• 谢祖国:中国(南京)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-01-30
  •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-01-30
  •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-01-30
  • 粉丝经济时代:流量越大,责任越大 2018-01-30
  •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-01-30
  • 网友反映: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-01-30
  • 林肯MKX 售44.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-01-30
  •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? 2018-01-30
  • 《不灭的延安灯火》——中红网 2018-01-30
  • 图说龙江: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-01-30
  •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当前位置: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> 修真小说 > 灵域 > 第二百零二章 禁魂!

    第二百零二章 禁魂!

  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.24x25.com     正如秦烈想通过灵魂掌控血厉一样,血厉,也想将秦烈的灵魂奴役。// //

        血煞宗有一种淬炼血奴的秘术,施法者通过灵魂的腐蚀,一点点将灵魂煞气融入被施法者本魂之中,慢慢从灵魂上对血奴进行掌控,最终将被施法者变成嗜血的异类,彻底的迷失自己。

        血厉,释放出的四分之一灵魂,在秦烈脑海中施展的就是这种秘术!

        一旦秘术奏效,秦烈心智将会渐渐沉沦在血腥世界,一点点被血厉控制,化为血厉的嗜血奴隶”“。

        在他来看,以他四分之一的灵魂,要控制住秦烈这种小武者,根本就没有任何难度。

        可惜,他没料到秦烈不但修炼专灭灵魂的天雷殛,而且脑海之中还暗藏着镇魂珠这种奇宝。

        镇魂,镇魂,镇魂珠之名,本就是为了镇压灵魂!

        从镇魂珠内释放出来的净化之光,对所有灵魂类能量,都有致命的镇压威慑!

        在那光芒照耀而出的霎那,血厉就意识到不妙,本能的感觉到恐惧,他第一时间就准备撤离。

        然而,等他准备遁出镇魂珠时,却发现这深藏秦烈脑海的异宝,绝非他所想的那么简单。

        镇魂珠内部的空间,已关闭了离开之门,将他死死束缚在当中!

        他甚至有一种直觉:镇魂珠对灵魂的束缚力,比那灵纹柱内一幅幅灵阵图形成的禁锢,还要恐怖得多!

        于是他不断挣扎,却始终无法逃出镇魂珠的天地。灵魂在那净化之光的照耀下。更是越来越虚弱无力。

        这时候。他对秦烈的侵蚀力,也在不断消褪着。

        秦烈也终于从血海迷镜中挣脱出来。

        倏一恢复心智,秦烈所做的第一件事,便是御动天雷殛,以雷霆霹雳对血厉这一部分灵魂进行轰击。

        天雷殛的雷霆闪电,能诛万邪,能灭凶魂怨灵,对灵魂异类有着致命危险。

        “轰隆??!”

        雷霆爆鸣中。血厉这四分之一灵魂衍变的残影,冒着缕缕血色烟雾,在凄厉惨叫。

        血厉首次惊惧起来。

        他怎么也没有预料到,秦烈不但修炼罕见的雷霆之力,而且脑海中还暗藏着镇魂珠这种瑰宝。

        他这一缕血影残魂,在如今镇魂珠内部世界禁锢下,根本逃之不掉,又被雷霆闪电这般轰杀,魂飞湮灭只是早晚的问题……

        “小子!停下!给我停不下来!”血厉残魂惨叫。

        秦烈心念一动,那些劈射进来的雷霆闪电。陡然间凝炼起来。

        在他自己的世界中,秦烈的灵魂意识凝为一缕模糊白影。白影为秦烈的本体模样,周边一条条闪电环绕,头顶炸雷隐而不发。

        秦烈的魂影,就在血厉的血色残影pangbian,冷冷看着他,道:“老前辈,你似乎没有按照约定,乖乖将灵魂交给我禁锢?看来,你并不值得我信任,我只能诛灭你这一缕灵魂,而你的本体,就永远被禁锢在灵纹柱吧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我承认我败了!小子!我认输!”血厉残魂扭动着,“我会开放这一部分灵魂,彻底服输,任由你禁锢囚禁起来!”

        “现在服软情况又不一样了?!鼻亓乙孕哪畈僮葑爬做恋?,一点点靠拢向这一缕血色残魂,“这是你四分之一的灵魂,只是四分之一便如此之强,让我差点瞬间就沦陷了。嗯,我觉得只是四分之一的灵魂,也并不稳妥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小子,你别得寸进尺!”血厉咆哮。

        “前辈,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?!鼻亓颐挥幸凰壳楦械乃档溃骸耙?,你再乖乖交出四分之一的灵魂,和你现今的灵魂融在一起,由我进行禁锢。要么,我灭掉你这一缕灵魂,你的残魂和本体,继续被封印在灵纹柱,你继续等候,等候千年,亦或者数千年后,还有一个和我一样的家伙,能帮你全部解除封禁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你敢!”血厉这一缕残魂疯狂扭动。

        秦烈二话不说,重新御动天雷殛,又以雷霆闪电对这一缕血色残魂进行轰杀。

        “轰隆??!啪啪啪!”

        在炸雷轰击,在闪电疾射中,血厉正厉叫着的血色残影,冒出缕缕血雾。

        那些血雾,都是他的本魂能量,血雾一散出,立即被镇魂珠内部空间吸收,而隐没在他眉心的漆黑珠子,也渐渐闪出一点猩红光泽。

        秦烈也暗暗震惊。

        他发现血厉这四分之一的灵魂,竟然比四阶吞魂兽的主魂还要恐怖,吞魂兽的主魂进入镇魂珠之内,瞬间就没了踪迹,被直接吸纳向珠子更深处的空间。

        吞魂兽的主魂,在镇魂珠内,似乎没有任何反抗之力。

        可这血厉,仅仅只是四分之一的灵魂,在这镇魂珠都能存在如此之久!

        “这老妖,真实的境界修为,恐怕有点骇人听闻?!鼻亓艺饷聪胱?,愈发不敢掉以轻心,集中了所有jingshen来以雷亟轰落。

        过了一会儿,血厉的血色残魂厉声惨叫渐渐虚弱,他虽凶厉无边,但在镇魂珠内部天地中,在没有肉身的情况下,以灵魂来承受天雷殛的轰杀,他也是不堪重负。

        这还是秦烈的境界不高,天雷殛并未修到真正精湛状态的情况。

        若是秦烈能直接引动九天神雷落下,只是一下,血厉这一缕残魂恐怕就会魂飞魄散。

        “小子,你赢了!你赢了!我再交出一部分灵魂给你!”血厉凄厉惨叫。

        他不得不服软。

        他感觉到,就这么一会儿功夫,这一缕灵魂就有溃散消亡的趋势,这部分灵魂若是破灭,他想要重新恢复过来,至少需要数百年时间!

        “这不就行了?”秦烈见好就收。立即停下攻势。并且还主动缓解他的压力?!扒氨?,我并非要永远禁锢你的一半灵魂,我只需要你跟我三十年。我可以立誓,在三十年后,我会将你的灵魂还给你,重新给你自由!”

        “三十年?只是三十年?小子,你是说真的?”血厉怪叫起来。

        “不错,就三十年时间!”秦烈肯定。

        “你不早说!”血厉怒骂起来?!安还甓?,这点时间我还是等得起的!”

        这般说着,他灵纹柱内部的本体,脸上也露出如释重负的神情,“三十年而已……”

        又是一缕赤红如血的线,从他本体眉心飞逸出来,飞出了灵纹柱,钻入了秦烈的眉心,进入秦烈脑中的镇魂珠。

        “嗤!”

        血线一入镇魂珠,立即衍变成另外一道血色残魂。两道血色残魂渐渐相容,过了一会儿。就变成血厉的灵魂模样。

        这灵魂,已经是血厉主魂的一半了,一半的灵魂,足以让血厉不敢乱来,也能让秦烈真正放心。

        “你放下所有戒备?!鼻亓业?。

        血厉的这一半灵魂,慢慢变得透明,变得越来越淡薄……

        秦烈于是变幻灵诀。

        在镇魂珠内,一个冰晶凝成的球,先一步形成。

        然后,冰球外面覆盖上一层土huangse光圈,这是大地之力。

        再然后,一道道细密的闪电,凝着天雷的狂暴能量,在huangse光圈外层又凝结起来,形成第三轮的封禁。

        将这一切做完,在闪电交织雷电轰鸣的光球中央,又多出一个指头大小的洞穴,“你自己钻进去吧?!?br />
        血厉那变得透明的灵魂,盯着那光球看了看,旋即老老实实从指洞内飞逸进去。

        当他灵魂隐没之后,那指洞一点点愈合,光球也变得严密无间。

        内层为寒冰,对血厉灵魂无伤,外层为大地之力,最外层为雷霆闪电之力。

        这三层禁锢,如果在外界,根本无法禁锢血厉的一缕灵魂,血厉能随意遁出。

        但在这个镇魂珠的天地,血厉的灵魂被镇着,如被巨山压着,根本出不了珠子,只要稍有一点动静,秦烈就能立即感知……

        这么一来,他施加的三层禁锢,在镇魂珠内部天地,就能让血厉不敢妄为。

        “现在,我就可以放心帮你破禁了?!鼻亓艺趴?,取出一枚凝神丹吞咽下去,看向眼前的灵纹柱。

        “秦冰,刚刚,刚刚有一条血线钻入你的眉心?”唐思琪一见他睁眼,忙询问道。

        “我没事,你放心好了,如果后面宗主和三大供奉过来,你就说我悟透了最后一根灵纹柱的奇妙,正在其中钻研,让他们给我点时间?!鼻亓抑崃怂簧?,又合上眼睛。

        唐思琪一肚子疑惑,想问个明白,却觉得无从下手。

        而此时,已经到了正午时分。

        一行身影,渐渐从各个方向聚集到器具宗外宗的宗门口。

        七煞谷的史景云,云霄山的乌拓,还有暗影楼的梁央祖,森罗殿的元天涯,也都一个个现身。

        “元殿主,琅邪可被击杀?”乌拓在元天涯到来后,立即走上前,询问他最关心的事。

        史景云神色凝重,也看向元天涯,明显也极其关心此事。

        “琅邪重伤逃了?!痹煅纳袂榈?,身后跟着他麾下的统领,“短时间内,琅邪应该没有再战之力。我们接下来针对器具宗的行动,他应该无法干预?!?br />
        “琅邪不死,始终都是隐患!”梁央祖插话,他阴沉着脸,“他是器具宗最可怕的一人,给此人活着,我们即便灭了器具宗,以后也将没有安宁日子过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不,琅邪危险不了我们,他再强,能强的过我们上面的人?”元天涯抬头看天,淡然说道:“对器具宗下手,是上面授意的,琅邪这个麻烦,如果我们真解决不了,上面自然会派人来亲自处理?!?br />
        此言一出,这里的所有人都神色轻松下来,忽然觉得琅邪再也不是危险。

    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……ps:ps:继续祝大家节日快乐,另拜求推荐票~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