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谢祖国:中国(南京)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-01-30
  •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-01-30
  •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-01-30
  • 粉丝经济时代:流量越大,责任越大 2018-01-30
  •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-01-30
  • 网友反映: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-01-30
  • 林肯MKX 售44.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-01-30
  •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? 2018-01-30
  • 《不灭的延安灯火》——中红网 2018-01-30
  • 图说龙江: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-01-30
  •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当前位置: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> 修真小说 > 灵域 > 第一百九十九章 陈年旧事

    第一百九十九章 陈年旧事

  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.24x25.com     “严池!严池怎么还没死?!”

        宗主应兴然尖叫,“当年,我亲眼看着他被你和琅邪打成重伤,看着他被轰落焰火山。事后,在焰火山的山脚下,还找到了他血肉模糊的尸骨,他怎可能还活着?”

        “那具尸骨应该不是他的,他真还活着,而且比以前更加可怕?!狈肴乜嗌?。

        也在此时,秦烈和唐思琪走了进来,两人一现身,应兴然和三大供奉的注意力,一下子被吸引过来。

        “你们回来就好,回来就好?!庇π巳恍闹行断轮氐?。

        从冯蓉过来后,他和三大供奉都在追问秦烈的消息,等他们从冯蓉口中知道秦烈带着唐思琪离开了,他们还是不放心,生怕两人被擒拿,亦或者在混乱中被杀。

        对他们而言,秦烈和唐思琪乃宗门未来的希望,是器具宗崛起的关键。

        在他们心中,他们可以死,他们可以被擒拿,但秦烈和唐思琪绝对不能有事!

        “冯教官,严池是谁?”秦烈走过来,神色冷峻,“就是之前的血影?你和琅邪大人当年为什么要杀他?”

        “秦冰,这种琐事你无需关心?!庇π巳凰档?。

        “嗯,都是一些陈年旧事,和你没什么关系?!狈肴仄1沟?。

        “我想知道!”秦烈沉喝,“我要知道有关血矛的那些旧事,想知道游宏志这个人,我要知道血矛和游宏志、严池到底有什么冤仇!”

        他说出游宏志这么名字后,殿内众人都是神色微变。但众人并不觉得奇怪。

        他们想当然的认为,秦烈也观看了宗门秘典,所以才知道游宏志的存在,知道此人和血矛的纠葛。

        冯蓉看向应兴然。

        应兴然想了想。点了点头,说道:“宗门的未来,早晚都要落到他身上,有些事情他应该知道。你说吧,现在这里也没有外人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关于……师傅的事情,你知道多少?”冯蓉又吞服下一枚丹药,然后才询问。

        秦烈将唐思琪说的那番话,重新描述了一遍,“都是秘典记载的,没有记载的事情,我都不知道?!?br />
        应兴然和三大供奉暗暗点头。

        “师傅,师傅死在琅邪手中?!狈肴厍嵘?。

        “为什么?”秦烈问。

        “当年。游宏志被拴在一根灵纹柱。以烈火焚烧来惩治他的恶行?!贝蠊┓盥拗静适辈寤??!傲一鹚坪趺挥心芊倜鹚谋╈?,惩治结束不多久,他不知道从何处学得一种血腥灵诀。修为突飞猛进,实力越来越强?!?br />
        罗志昌眼显忌惮?!凹改旰?,他的境界和实力,就超过了当时的火矛矛主。此人身具有一种特殊人格魅力,在火矛的那些年,有相当一部分武者极为崇拜他,当他的境界和实力都强过当时火矛矛主后,他当面挑战,将火矛矛主击败,从而顺利登顶?!?br />
        “然后他接管了火矛,将火矛变成血矛。之后,他开始招收新的成员,传授他修炼的血腥灵诀,还创造出以血池来大幅度提升武者实力的方法。因为他的存在,血矛的实力越来越强,血矛在周边势力中的威名也令人胆颤?!?br />
        话到这里,罗志昌看向冯蓉,说道:“严池、琅邪和冯蓉,都是他教导的第一批成员,严池还是琅邪和冯蓉的大师兄,严池的修炼天赋,其实要差琅邪和冯蓉一筹,但此人的脾气非常像游宏志,简直和他一个模子刻出来的,所以他非常器重严池,严池也极为崇敬他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他为什么会被琅邪杀了?”秦烈再问。

        “因为,因为琅邪发现师傅修炼走火入魔了,琅邪亲眼见到他吸食人血!”冯蓉脸上浮现惊恐之色,“在一次战斗中,我也看到了,他啃食人肉!吞咽人血!他变得越来越恐怖,越来越不像一个人!”

        唐思琪脸色煞白,身躯微颤,心神震动巨大。

        “吃人?”秦烈也是神情一变。

        “师傅在后期,变得越来越疯狂,脾气越来越暴躁。不少师弟,有时候事情没有做好,都会被他直接拧断脖子?!狈肴氐痛棺磐?,“当时人心惶惶,有不少师弟甚至悄悄逃遁出血矛,结果都被他派出严池斩杀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在琅邪发现师傅吸食人血后,他就决定杀了师傅,然后我和琅邪找到宗主和三大供奉,将师傅的诡异情况说明?!狈肴乜戳艘谎塾π巳?,“宗主和三大供奉商讨后,都觉得师傅太危险了,害怕师傅有一天失控,所以……”

        顿了一下,冯蓉道:“所以我们先以慢性毒素侵蚀他的身体,又趁着他修炼之际突下杀手,终将他成功击杀。师傅死亡消息流露出来后,严池杀上了焰火山山巅,要找宗主和三大供奉报仇,然后被我和琅邪打成重伤后,将其轰落山崖?!?br />
        冯蓉和大供奉罗志昌两人,将那一段隐秘旧事给说了出来,说清楚了游宏志、严池和血矛的关系。

        这件事,连内宗几名长老都不太清楚,他们也是第一次弄清真相。

        和秦烈唐思琪一样,那几个长老也是脸色微白,表情都有点不自然。

        吸食人血的游宏志,在他们眼中已经不是人,变成了比野兽还要可怕的异类。

        加上游宏志后期独断独行,杀了不少血矛弟子,而且对他们也渐渐不再尊敬,应兴然和三大供奉深思熟虑后,唯恐有一天游宏志失控后大开杀戒。

        所以,他们联合琅邪、冯蓉,暗中筹划了一段时间,终将游宏志除去。

        “严池死没死?”许久后,在众人都沉默的时候,秦烈再问。

        冯蓉眼神黯然,摇了摇头?!八踩晃揄?,我反而受了伤。现在的严池,实力之强怕是不弱于琅邪!没料到伤的那么重,他还有那么强的战斗力。在暗影楼的这些年,他一心想着报仇雪恨,应该从没有停歇过修炼。而我,在遇到阿海后。这些年的确懈怠了?!?br />
        她承认她已经不是严池的对手。

        这让应兴然和三大供奉更加不安。

        他们很清楚,严池不是帝十九,不是梁央祖,也不是元天涯。

        此人视游宏志为生父,对暗害了游宏志的应兴然和三大供奉,他是刻骨仇恨着。

        若是给严池登上了焰火山,众人就不是被生擒,不是被囚禁起来炼器了。

        ——而是会被他直接斩杀!

        如今,冯蓉承认不是严池对手。而真正能够和严池一战的琅邪。如今踪迹全无。

        要是严池这时候杀上来。谁人能当?

        谁人能活?

        众人都有些绝望。

        “秦冰,你留在这里,我们准备一下。将宗门所有秘典整理出来,由你保存在空间戒中!”过了一会儿。应兴然当机立断,喝道:“我们这次可能凶多吉少,但宗门的香火不能断!只要秦冰活着,只要他好好钻研宗门秘典,器具宗就不会灭亡,未来还有重整的希望!”

        此言一出,三大供奉和七大长老都是神情一震,都将目光看向秦烈。

        “那五方势力,需要一段时间来将器具城控制住,他们应该不会立即进来?!庇π巳辉诩唇途〉瓶莸氖焙?,依然很理智,“我们还有时间,还有时间将宗门最宝贵的东西整理出来,大家尽量在短时间将自己的炼器心得都给弄好?!?br />
        三大供奉和七大长老齐齐点头。

        “秦冰,你就在这里等着,等我们将东西整理好,你和思琪再按照原路逃回地底通道!”应兴然喝道。

        秦烈眉头深锁。

        他和唐思琪艰难回到器具宗,是希望应兴然和三大供奉有方法化解宗门?;?,但现在来看……是他们痴心妄想了。

        正如以渊和庞峰所说,器具宗完了,谁也救不了在五大势力围攻下的宗门。

        “或许,或许……”秦烈这么想着的时候,眼中突显奇光,他沉吟了一下,说道:“宗主,我去我岩洞中,将我的一些东西收好。然后,然后我会去山脚下的广场,在最后一根灵纹柱下面等待你们?!?br />
        在应兴然和三大供奉要阻拦的时候,他又道:“十二根灵纹柱内部的灵阵图,才是宗门真正的精髓和核心!这次事了,十二根灵纹柱要么被毁去,要么被瓜分,我将再无机会多看一眼?!?br />
        “离开宗门前,我想最后试试,看看能不能将最后一根灵纹柱的灵阵图带走!我想为宗门保住所有精华!”秦烈掷地有声道。

        应兴然和三大供奉,还有那七大内宗长老,听他说出这么一番话来,都是神情微震。

        “好!你最后试试!”应兴然沉喝道。

        于是秦烈转身离开。

        在唐思琪惊讶的目光下,他迅速出了山巅议事大殿,先去了山腰的岩洞,将一个熔炉收起,将这里的许多灵材也给存入空间戒。

        扫了一眼岩洞,发现没有什么东西留下后,他又迅速离开。

        他从山腰上,一路纵身飞跃着,很快重新来到山脚下的广场,重新在那一根灵纹柱底下坐定。

        深吸一口气,他冷静下来,将所知的那些消息串联起来。

        过了一会儿,他终于看向面前的灵纹柱,又一次凝聚精神意识,又往灵纹柱内部钻去。

        他的一缕意识,重新没入那片奇异空间,又看到了那形同干尸的老人。

        “我知道你还会过来?!崩先艘踱?。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ps:  ps:三更了,求下推荐票,求下月票,请喜爱《灵域》的朋友,能够给以支持,谢谢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