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谢祖国:中国(南京)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-01-30
  •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-01-30
  •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-01-30
  • 粉丝经济时代:流量越大,责任越大 2018-01-30
  •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-01-30
  • 网友反映: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-01-30
  • 林肯MKX 售44.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-01-30
  •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? 2018-01-30
  • 《不灭的延安灯火》——中红网 2018-01-30
  • 图说龙江: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-01-30
  •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当前位置: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> 修真小说 > 灵域 > 第一百九十六章 撩动

    第一百九十六章 撩动

  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.24x25.com     如兰似麝的幽香,从唐思琪酮体上缓缓传来,逸入秦烈鼻孔,令秦烈心神一乱

        黝黑的山洞深处,两人弯着腰,身子紧贴着,秦烈还伸手搂住了她

        听着她的一声娇嗔,秦烈脸色微变,立即意识到刚刚他嘴唇碰触的地方有些敏感

        “别讲话,有人来了”他压低声音解释

        黑暗中,唐思琪赶紧噤声,也认真聆听起来

        她也听到了武者踱步而来的声音,听到了那些人不耐烦的交谈,然后她便明白她误会了秦烈

        “重新搜查一遍,说不定有漏网之鱼潜藏了起来,还有可能有人返回”外面首领叫道

        “知道了大人”有武者懒洋洋答话

        有人渐渐往石楼后面的假山行来

        秦烈慢慢调整呼吸,令心率跳动都放缓,将灵魂意识收敛,并且降低生命波动

        他悄悄晋入无法无念的境界状态

        这种状态下,他仿佛能够和天地融为一体,能化身天地一部分,像是虫类处于休眠的状态,很不引人注意

        即便是境界高过于他的武者,在他进入无法无念状态后,也很难察觉到他的存在

        唐思琪在武道的修炼上没有下过苦功,但她本身境界极高,处于万象境,她还要强过秦烈一筹

        应付现今的局面,她虽然不能进入无法无念的状态,但她也有她的方法

        她的方法非常简单直接吞服一枚凝神丹

        一枚丹药入腹,她的心跳、血液流动、生命波动都明显放缓她竟然也达到类似于秦烈无法无念的状态

        两人一个依靠奇境一个依仗着丹药身子紧贴着缩在假山石洞中

        外面武者的交谈声,时不时传来一两句,搜寻者在一个个石楼厢房内寻找,也在院子里检查了一番,却没有人留意这一座假山,更没有人尝试深入假山内部狭窄的石洞找寻

        过了一阵子,奉命前来搜查的一拨人,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又渐渐离开

        秦烈和唐思琪没有立即重新活动

        他们身子靠拢着,一动不动,他们还在等候着,他们害怕那些人会杀个回马枪

        许久许久过后,唐思琪酮体都有些僵硬了,才稍稍动了动玉臂,她轻轻捅了捅秦烈,“你怎么样?”将嘴唇凑了过来,她小声询问

        秦烈嗅着她身上的香味,心神一乱将灵魂念头重新聚拢,淡然答了一句:“我没事”

        “那我们继续走?”唐思琪征询他的意见

        秦烈点头“好”

        于是唐思琪动身,然后她忽然轻呼一声,一下子软倒在秦烈身上,那丰腴惹火的身躯,也直接紧密无间的又粘了过来

        “半蹲着,蹲的太久,我的腿麻了……”她羞赧道

        秦烈没有动,也没有答话,只是保持着自己的姿势不变

        一具曼妙诱人的身姿,就这么紧靠着他,即便是他对唐思琪没有什么心思,也忍不住心猿意马起来……

        他呼吸有些急促,他怕他控制不住,所以他更加不敢动

        唐思琪解释了一句后,也没有继续说话,她身子依偎在秦烈身上,一条小腿轻轻踢踏着

        她在试着慢慢活动

        随着她的踢腿运动,她那玲珑诱惑的身子,和秦烈时而忽地紧贴,时而忽地分开

        如一下下撩拨着秦烈的心……

        每当她的曼妙酮体,从秦烈的身上挪开,秦烈就没来由的心生怅然,有点恋恋不舍当她身子又忽然贴了过来,秦烈又会心神荡漾,心生一种很奇妙的满足感

        “秦师弟,你说这次我们能不能活下来?”黑暗中,唐思琪忽然幽幽问道

        她换了一条腿活动,还是一次次伸展,慢慢的踢着腿,在活动着血液

        她被血影的血禁之术凝滞了鲜血,虽然吞下了活血丹,可血液还是没有能达到正常流动的状态

        也是如此,在山洞内蹲了一会儿,她才会两腿酸麻,几乎站都有点站不稳

        这是血禁之术短期形成的后遗症

        “我不知道”秦烈沉声道

        “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?”唐思琪又说

        “你问”

        “你为什么要杀梁少扬?是因为我么?”

        黑暗中,唐思琪停止了踢腿活动,她一双美眸闪亮,她手上的空间戒释放出蒙蒙幽光

        凑着微弱的幽光,她看向秦烈的脸庞,她半边身子还贴着秦烈,她似乎不急着挪开……

        “他不死,我夜不能寐”有了一丝微光的山洞中,秦烈神色平静,淡然道:“他先以阴蚀虫害我,后在自由商道突下杀手,我差点两次丧命我再回器具宗,第一件事便是杀了此人,因为我不敢保证在他的暗算下,我还能第三次幸运的活下来”

        “和我没有关系?”唐思琪明亮的眼睛中,有着浓浓失望,“真就不是因为我?”

        “也有一点”沉默了一会儿,秦烈才轻轻点头,“我不想你孤零零离开器具宗,我也不想看着你被他所害,那些本该属于你的东西,我想给你讨回来”

        唐思琪美眸亮熠起来,她眼中绽出神采,她嘴角有了一丝喜意,“那,那我在你杀梁少扬的动机中,占了几成因素?”她又一次问道

        “两三成吧”秦烈坦然道

        “那也够了!”唐思琪嘴角美艳的笑容荡漾开来

        在秦烈没有反应过来之前,她忽地凑上前,她那丰泽的香唇,在秦烈脸上蜻蜓点水般碰了一下,旋即她嫣然笑道:“这是奖励你的哈!”

        秦烈呆楞住

        他傻傻看向唐思琪下意识地摸了摸被她亲过的脸庞神情有些懵然

        “走吧,堵住石道的石头就在前方,我已经可以看见了”唐思琪脸上迷人的笑容没有消褪,她似乎心情不错,她又一次动身走向前头

        她手上的空间戒持续释放出蒙蒙微光,在漆黑的山洞中,那微光将她撩人的身姿隐隐映照出来……

        狭窄山洞中,她弯着腰丰臀微微翘着,那臀部呈水蜜桃似的完美形状,诱人至极

        秦烈在后方怔怔看着,不觉间,就发现心底火气腾腾冒了出来

        在脑海中,他将唐思琪在山洞内扭臀缓缓行进的性感姿势深深烙印了下来,烙印在他脑海深处,还在不断回放着,调皮的好像怎么也挥之不去了……

        他忽然有点口干舌燥

        “嘭!”

        在他还发呆时,他听到前方传来石头落地声然后才发现唐思琪已经移开石块,正在前方欣喜招呼他

        “秦师弟!快点过来呀那秘典上说的一点没错,真有一个石道呢!器具宗前几代的那个宗主,看来还真不是好东西,专门挖个石道出去幽会情人,这老不修的……”唐思琪喋喋轻呼道,似乎颇为看不惯那一位老前辈的劣行

        秦烈不得不运转寒冰诀,才能将脑海杂念压住

        他又深吸了一口气,定了定心,然后走了过去

        唐思琪脚下,果然有一个石道,石道通往地底,黑魆魆的,从中还传出一股腐味

        “我先下去,你在上面等一下,我让你下来的时候,你再下来”秦烈皱着眉头,纵身落向那石道

        石道比他所想的宽敞,至少要比假山内的山洞要宽阔不少

        在他落下后,石道旁边还有宝石闪闪发亮,让这石道要比上面明亮不少

        在石道内,他观察了一下,发现没有什么异常,然后才对上面的唐思琪道:“你下来吧”

        “好”唐思琪低低娇笑,然后忽然从上方跳跃下来

        秦烈一愣后,下意识伸手去接,然后,然后唐思琪就直接落入他怀中

        他的一双手,正好托着先前唐思琪那令他口干舌燥的完美翘臀,那丰满滑腻的触感,令他心中某种火焰骤然变得汹涌起来

        他发现他愈发口干了

        他感觉到一股火焰在燃烧,在燃烧着他的身心,正在焚灭着他的理智

        他两手不由地用力抓紧,抓在那令他血脉喷张的美臀上,在略略宽阔的石道中,在那两边宝石亮光的照耀下,他脸上有了一抹失去理智的癫红

        他的眼睛,也释放出原始野兽才应有的光芒

        “唔……”

        唐思琪轻声呓语,她美艳的脸上,泛出醉人的潮红色,勾魂夺魄的美眸中,波光熠熠

        “秦师弟,你,你弄疼我了”她忽然咬着红唇,白了秦烈一眼,水汪汪的眸子凝视着秦烈,羞赧道:“别这样,我们还有正事要办呢……”

        秦烈一惊之后,忽然醒转过来,他发现他寒冰诀营造的心境,竟然在先前破碎了

        他赶紧又默运寒冰诀,他甚至将元府内的寒冰之力导引出来,绕着全身筋脉流转一圈

        然后,他体内邪火才慢慢熄灭,他这才真正恢复清醒

        然而,他发现他两手还在托着唐思琪的丰臀……

        他急忙松手,脸色有些狼狈,吱吱唔唔道:“刚刚,刚刚,我……”

        他语塞了,他没办法解释,也的确找不到一句有力的话语解释

        “没事,是我,是我自己活该,是我自己乱来引起的……”唐思琪抿着嘴,羞着脸,美眸却流出一丝促狭笑意,“呵,我还当秦师弟真就坐怀不乱呢,一年前,秦师弟在入门测试时,不知道多么正经呢,没料到现在……哈,这次我怎没看到火星子溅射过来呢?”

        秦烈一呆

        都已经隔了一年了,这女人竟然还记得那件事,她那心结竟然一直都没解开

        这次,终给她逮到机会,终给她找到借口来反击了

        “女人心啊……”

        秦烈摇头苦笑,不再搭理她的后续调侃,掉头往石道深处行去

        唐思琪如打了胜仗一般,一路咯咯娇笑着,心情愉悦地跟了过来

        两人仿佛浑然不知宗门正处在生死存亡之际

    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