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谢祖国:中国(南京)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-01-30
  •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-01-30
  •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-01-30
  • 粉丝经济时代:流量越大,责任越大 2018-01-30
  •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-01-30
  • 网友反映: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-01-30
  • 林肯MKX 售44.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-01-30
  •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? 2018-01-30
  • 《不灭的延安灯火》——中红网 2018-01-30
  • 图说龙江: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-01-30
  •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当前位置: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> 修真小说 > 灵域 > 第一百九十五章 封禁

    第一百九十五章 封禁

  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.24x25.com     焰火山山巅。

        “咳咳!”

        应兴然脸色苍白,他拿着手巾捂着嘴,剧烈咳嗽着。

        那手巾上,隐隐传来一缕淡淡的血腥味……

        罗志昌、房奇、蒋皓三大供奉,墨海、谭东陵等七大内宗长老,此刻全部处在一块山顶岩石上,在俯瞰着整座山脚下的城池。

        此刻,器具城的地火水风四大街区,很多繁华的街道上,都有火焰燃烧。

        从焰火山的山巅望去,仿佛有一条条火龙在器具城城内游荡着,那些火龙所在的位置,时而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。

        许多身穿不同衣衫的武者,在四大城区游荡着,对器具宗客卿和血矛武者进行追杀。

        器具城到处都有战火,很多区域断壁残垣,很多街道上惨叫连连……

        在下方器具宗外围,更有很多武者聚集,将整个器具宗,甚至焰火山都给围着。

        “暗影楼!森罗殿!云霄山!七煞谷!紫雾海!”应兴然一边激烈咳嗽,一边咬着牙沉喝,眼中闪烁着刻骨的仇恨。

        “东陵,还没有琅邪、冯蓉的消息?”大供奉罗志昌喝道。

        谭东陵神色黯然,“还没有回来,兴许……出了意外也说不定?!?br />
        所有人脸色都沉重起来。

        琅邪和冯蓉为血矛的顶梁柱,负责调度血矛对外杀敌,如今,身为主心骨的琅邪、冯蓉踪迹不显,让三大供奉和七大内宗长老都有种瞧不见希望的感觉。

        他们只是炼器师,将一生都奉献给炼器之道。他们没有在武道上浸没太长时间。

        真要拼死决战,他们根本无法起到什么作用,一个同等级别的武者,就足以令他们一个个折翼溃败。

        “琅邪不会有事的?!贝蠊┓盥拗静参孔疟鹑?。也安慰着自己,“他比你们所想的还要强大,除非八极圣殿和玄天盟内派遣强者,否则他若想要走。应该无人能拦住他!就算是五大势力最强者出动,也未必就能击杀他,琅邪,比他师傅当年还要强大!”

        众人神情微震。

        “秦冰也不见了,不知道出了什么意外?!苯┣崽?。

        “定然是因为唐思琪和莲柔一事出了宗门!”应兴然沉着脸,“我特意吩咐过,不让任何人打搅他的炼器,他能知晓唐思琪、莲柔被擒拿一事,定然是有人通知他的!那个叫以渊的。来自于紫雾海对吧?”

        “不错。他从紫雾海过来?!蹦K档?。

        “肯定是他了!”应兴然哼道。

        众人都暗暗点头??醋畔路匠浅啬诘幕鹧?,看着山脚下的各方势力武者,他们都神色凝重。

        “他们围而不攻。是想要生擒我们,他们还需要我们炼器?!狈科娉烈髁艘换岫?。叹息道:“这个时候,他们在城内四处追杀外宗有战斗力的客卿,击杀血矛的人,是在来断我们的爪牙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一旦血矛覆灭,一旦具有战斗力的客卿一一被杀,只是炼器师的我们,就没了任何抵抗之力,只能任由他们摆布了?!苯┎寤?。

        “等吧,等琅邪和冯蓉能回来,如果血矛真的被灭,器具宗……恐怕真就不复存在了?!贝蠊┓盥拗静采钌钐鞠?。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器具宗宗门口的一条街道。

        秦烈背着唐思琪,在街角的阴影处站定,远远看着器具宗的宗门。

        乌拓和云霄山的武者,还有那史景云,这时候就在器具宗的外宗宗门口,两人守在那一块,还在沉声交谈着。

        一看到乌拓,秦烈就心底一沉,知道想踏入器具宗,几乎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事情。

        唯恐乌拓、史景云发现他,只是略一停留,他就悄悄往后缩,缩回后面很远处一栋黑魆魆的石楼。

        一进来,他就闻到一股浓烈的血腥味,凝神一看,他发现这栋青岩山建造而成的石楼内,有着六具死了不久的尸体。

        从衣着来看,他们应该也是外宗客卿,而且应该是具备很强战斗力的那一类。

        显然,此地也被清理过,周边器具宗的那些客卿,都被清理者击杀干净了。

        绕过那些血淋琳的尸体,秦烈背着唐思琪来到里面幽暗的厢房,解开捆缚唐思琪的皮绳,把她身子放正后,说道:“我看了一下,前往焰火山的道路被封死了,我们现在想回宗都不太容易了?!?br />
        从看到乌拓起,他就知道对方打着什么样的心思。

        在城内将器具宗的战斗力给掐灭,先将器具城掌握在手中,然后瓮中之鳖的,将焰火山的炼器师全部擒获。

        很明显,他们不想那些炼器师死,而且他们对器具宗这么多年积累的财富也很垂涎。

        秦烈想了一下,就猜测等城内事情处理完了,五大势力的首脑将会齐聚焰火山的山脚下,会正式会面商议如何瓜分器具宗的那些资源。

        ——灵材、灵石、灵药的资源,城池、器具宗和焰火山的分配,炼药师如何瓜分。

        那些人,需要当面来讨论清楚,然后才会真正踏入器具宗。

        在此之前,那些供奉和长老们,都会被困在焰火山,都不会允许他们踏出一步。

        事实上,这时候的城内,到处都是杀戮,那些长老只要不傻,应当知道焰火山还算是安全的。

        唐思琪眨着眼睛,神色有些着急,似乎有话要说。

        但她说不出来。

        “我不知道你想说什么?!鼻亓抑遄琶纪?,“现在我也无计可施,我也不知道该何去何从,这时候器具城到处都是五大势力的人,各大城门应该处于最严密的防御状态。想这时候出城,恐怕不太容易?!?br />
        他看向唐思琪。又道:“回宗的路,也被封死了,我们冒然现身有极大可能被生擒活捉。所以,这条路也走不通。如此一来,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了,只能在城内先找个藏身之地了,你看呢?”

        唐思琪的美眸。直勾勾看向一个点——她洁白手指上的空间戒!

        “你戒指里有东西?我能拿???”秦烈试探问道。

        唐思琪连忙眨了三次眼。

        “那我试试?!鼻亓毅等?,伸出一根指头点在那一枚空间戒上,他一缕精神意识忽然渗透其中。

        一枚红宝石般圆润光滑的丹丸,第一个映入他心神之中,他也忽然明白唐思琪想他干什么了。

        念头一变,那一枚宝石般的红润丹药落入他掌心,他捏着这一枚丹药,又问:“这枚丹药可以解你的禁制?”

        唐思琪赶紧又眨眼。

        秦烈点了点头,凑上前嗅了一口。他嗅到一股浓浓的血腥味。这丹药。如以特殊鲜血凝成,气味……很刺鼻。

        “你肯定?”秦烈再问。

        唐思琪脸显急切之色,继续再次眨眼。以此来表明那丹药没有问题。

        秦烈不再多言,他一只手扶着唐思琪小巧秀美的下巴。一只手将那红润丹药,塞入了唐思琪的红唇中。

        “咕哝?!碧扑肩饔行┘枘训难氏碌ひ?。

        一阵很明显的气血波动,从她体内散发出来,那气血如引动她凝滞的鲜血,让她血路重新活络起来。

        “咳咳咳!”不多时,她忽然剧烈咳嗽,僵直许久的身躯,也终于能活动开来。

        “这是血矛惯用的血禁之术,活血丹是最对症下药的解禁方法,我用了那么长时间,才以一缕意识将活血丹给拨动了一下?!碧扑肩餮劬Φ稍擦?,显得还有些难受,过一会儿讲话才利索了,“这里有密道能直接进入器具宗!”

        “这里?”秦烈愕然。

        唐思琪瞪了他一眼,娇呼道:“宗主将宗门的那些秘典交给你,难道你没有细看?”

        “还没来得及看?!鼻亓业阃?。

        “我能知道这条密道,也是因为有一本秘典内记载过?!碧扑肩骰疃攀纸?,美艳的脸上渐渐被愁云覆盖,“只是隔了一天,宗门就发出了如此惊天之变,哎,希望宗主他们有办法吧?!?br />
        这么说着,她毫不避嫌,一把抓住了秦烈的手,扯着秦烈出了这间厢房,往后方一片假山区行去。

        被她温润的小手牵着,秦烈初始有点不适应,不过见她神情急切,秦烈也就老实跟随。

        很快,唐思琪带着他来到后方假山,“就在假山里面的小山洞,最里面,应该有一块大石头堵着洞门,掀开后,就能通过石道直接进入宗门。这个通道,是前几代一名多情的宗主找人打通的,是为了方便他悄悄离开幽会外面的情人……”

        唐思琪撇嘴解释。

        秦烈和她一同进入假山里面的山洞,这个假山区本就不大,里面的小山洞更是狭窄。

        山洞仅容一人通行,两人进入后,还需要缩着头弯着腰,身子几乎贴着身子,脚步很缓慢的才能往里面移动。

        “大人有令,清理过的区域,一个时辰后重新检查一遍,你们进去看看!”就在这时,外面传来一声冷硬的吩咐。

        旋即,有沉重的脚步声,从石楼门口传来。

        假山里面的秦烈,脸色一变,在黑魆魆的小洞穴内,他忽然一把楼主了唐思琪,想要凑到她耳畔小声吩咐她,让她先停下来。

        然而,在黑糊糊的狭窄山洞中,两人又都弯着腰,他这么忽然凑上前,似乎没有凑准目标……

        “你,你亲我干吗?”唐思琪蚊蝇般低呼,在黑暗的山洞中,她脸颊发烫。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ps:

        ps:很艰难的挂在周推荐榜上,请大家继续推荐票支持,拜托拉,把推荐票投给《灵域》吧,感激不?。?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