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谢祖国:中国(南京)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-01-30
  •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-01-30
  •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-01-30
  • 粉丝经济时代:流量越大,责任越大 2018-01-30
  •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-01-30
  • 网友反映: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-01-30
  • 林肯MKX 售44.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-01-30
  •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? 2018-01-30
  • 《不灭的延安灯火》——中红网 2018-01-30
  • 图说龙江: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-01-30
  •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当前位置: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> 修真小说 > 灵域 > 第一百八十八章地裂!

    第一百八十八章地裂!

  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.24x25.com     血影胸口塌陷,骨骼几乎全部碎断,还有一根根骨刺从皮肉中突出来。

        那模样简直惨不忍睹,他像是被妖魔撕扯过,全身都是碎骨头,那些碎骨头,皆是来自于他本身。

        血影低估了寂灭玄雷的恐怖威力。

        寂灭玄雷爆炸后,形成的超强震荡波,不但将血影瞬间重创,还将这一块的冰冻之地震的崩碎。

        大地的冰冻,厚厚的冰块,结成冰晶的灵蛇,在爆炸过后,皆是化成冰渣滓。

        一个深陷地底数米的巨大地洞,也硬生生在院子中央形成,如巨兽张开的血盆大口。

        “咔咔咔!”

        大地震荡中,唐思琪、莲柔头顶上树叶上的碎冰,如冰雹般纷纷砸下来。

        冰块砸在以渊的身上,让以渊神情巨震,猛地去看身后。

        以渊旋即呆住。

        血影浑身血骨突出,出奇地,他伤的那么重,身上竟然没有流出大量鲜血。

        那张狰狞的面具,也被炸碎,将血影的真正面容显露出来——那是一张被削掉鼻子、耳朵的可怕脸庞!

        “以渊!带上唐师姐,离开此地!”秦烈的冰冷声,忽然从地下传来。

        以渊凝神一看,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起,秦烈现身在院子内被炸开的大洞中。

        一股浓烈的大地气息,又从秦烈的身上释放出来,让秦烈气质又是陡然一变,变得沉稳如山,身上传出一股厚重而令人放心的感觉。

        “裂!”

        秦烈站在深陷的大洞中,运转地心元磁录,突地沉喝。

        地底深处,忽然传来一种非?;牒窨衩偷牧α?,如大地之心颤抖了一下。

        “咔嚓!咔嚓!”

        血影所在的位置,那脚下大地泛出惊人的裂纹,一股强烈的吸扯力,从地心内涌了出来。

        血影重伤的身体,在大地裂开沟壑后,被强烈的重力场给猛然吞没进去。

        进入了一道深深地缝之中!

        以渊脸色又是一变,如第一次认识秦烈,目显惊骇之色。

        “带唐师姐和莲柔走!”秦烈再次喝道:“不知道为什么,这血影非常虚弱,体内血气甚至连万象境强者都不如!这应该不是他真正的实力,你现在别发呆,不然一等他脱离险境,你我都将必死无疑!”

        秦烈有一种很强烈的直觉——此刻的血影,绝对不是正常的状态,绝对不是巅峰时刻!

        因为李牧曾经说过,寂灭玄雷虽然爆炸力恐怖,但要想重创真正的通幽境强者,几乎不太可能。

        先前,他引爆寂灭玄雷的时候,血影还没有伸手将玄雷抓住。

        也就是说,血影根本没有全部承受寂灭玄雷的爆炸波。

        可就是这样,血影也被重创,也伤的一副奄奄一息的模样,连身体内的骨头都碎断了,这明显不合常理。

        以渊给秦烈这么一提醒,突地想起了什么,他从怀中取出一柄蓝汪汪的匕首,一刀将拴紧唐思琪、莲柔腰肢的灵蛇斩断,然后喝道:“血影施展出了血之凝形术,所以他本体力量不足三成,那血之凝形术以他体内七成的鲜血,以他一半的灵魂为核心,以他的影子为躯体凝炼而成,那影子,带走了他七成的鲜血和力量!”

        讲话时,以渊将莲柔扛在肩上,然后立即发现莲柔体内被一种禁术禁住。

        就在他伸出另外一只手,要将唐思琪一并带上的时候,一条猩红血影,忽然厉啸着,从远处疾速返回!

        和那一道血影一道回来的,还有冯蓉!

        “糟糕!”

        以渊心神大惊,见那模糊的血色影子,直朝着他杀来,赶紧将去抓唐思琪的手收回,忙将他那一把大雨伞撑开来。

        一点点紫色光熠,在那雨伞上游动着,如紫色星光般瑰丽。

        那把被以渊视为第二性命大雨伞,被他突然旋转起来,在旋转中,一道道凌厉的紫色虹光,从伞沿飞射出去。

        如一柄柄紫色飞剑!

        “咻咻咻!”

        紫色虹光四处飞射,返回的血色影子,在掠来的时候,被紫色虹光击中,冒出一缕缕血红色烟雾。

        “血奴!给我杀了所有人!”地底裂缝中,传来血影本体的厉喝。

        “给我合!”秦烈疯狂催动地心元磁之力。

        裂开的大地缝隙,以一种能将山峰挤压粉碎的力量,竟一点点的合拢!

        被夹在缝隙中的血影本体,浑身碎断的骨骼,被这么一挤,又传来炒豆子般的爆碎声。

        血影发出不似人类的惨叫声,“小子,我要将你脆骨扬灰!”

        “干得好!”冯蓉赶了过来,手中抓着一个银色头钗,那银钗子上透出浓浓精神之力,带着强烈的禁锢之意。

        她挥舞着银色头钗,不断以意识去锁定那血奴,要以其中的禁锢之意将其封锁。

        以渊全神贯注,不断摇动着大雨伞,以凌厉飞剑般的紫色虹光,连绵不绝的冲射血奴。

        血奴在紫色虹光的冲击下,冒出一缕缕血烟,还在躲避着冯蓉的禁锢,明明就要飞向以渊的时候,又因为秦烈以大地之力,将血影本体挤压的粉碎,导致它仿佛也受到巨大影响,最终成一团血光在虚空不断的剧烈摇晃起来。

        “以血遁归位!”血影见血奴迟迟不能得手,又一次厉喝起来。

        “噗哧!”

        那血奴如一团鲜血爆炸,随着他的一声厉喝,化为七条血色光线,从不同方向掠向那地底缝隙。

        一一隐没向血影的本体!

        每当一条血色光线落入血影身体,他那奄奄一息的精神就会恢复一分,等七条血色光影,全部融入了血影本体,血影身体上突起的骨头,竟然被他硬生生重新收入皮肉之中。

        他那虚弱的眼睛,也重现摄人血光,仿佛力量纷纷回归。

        “我让你们全部死光!”

        血影仰天怒啸,化为一缕猩红的烟雾,从地底缝隙中冲天而起。

        一股浓稠如血的恐怖能量圈,忽然从天际笼罩下来,将整个大院子都给裹住。

        “我倒要看看谁先死!”冯蓉冷笑,“收回血奴的你,以本体之力作战,真以为还能胜过我不成?”

        冯蓉咬破手指,以一滴精血点向她眉心,然后,一柄手掌大小的血刀,被她从眉心内一点点拔了出来。

        血刀一出,冯蓉气势陡然一变,身上竟然流露出一股比血影还要浓烈的血腥味。

    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