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谢祖国:中国(南京)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-01-30
  •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-01-30
  •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-01-30
  • 粉丝经济时代:流量越大,责任越大 2018-01-30
  •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-01-30
  • 网友反映: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-01-30
  • 林肯MKX 售44.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-01-30
  •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? 2018-01-30
  • 《不灭的延安灯火》——中红网 2018-01-30
  • 图说龙江: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-01-30
  •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当前位置: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> 修真小说 > 灵域 > 第一百八十五章破局

    第一百八十五章破局

  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.24x25.com     深夜,一条偏僻街区,一座布满蛛网的大宅。

        这是影楼在器具城设立的那个据点。

        半年前,谢静璇、梁忠带着森罗殿的高手,前来此地对梁少扬展开追杀,在这里歼灭了众多影楼死士,曾血洗过这里。

        之后,黑影也在这个宅子里,被血矛强者给杀死。

        时隔半年,这里地面落满了灰尘,到处都是蜘蛛网,明亮的月光下,这宅子显得死气沉沉。

        一棵棵大树环着的院子内,瘦小的血影带着狰狞面具,静静坐在灰尘覆盖的地面上。

        旁边一棵大树上,唐思琪和莲柔两人,被一根蛇捆住了腰肢,被勒在了树根上,被布团塞住了嘴。

        血影闭着的眼睛忽然睁开,他看向门口方向,一双如毒蛇般阴毒的眸子中,流露出令人心悸的寒光。

        “嘶嘶!嘶嘶!”

        一条条赤红色小蛇,从院子阴暗的角落冒出来,在月光照耀下,那些小蛇显出五彩的身体。

        小蛇吞吐着信子,一部分聚集在唐思琪和莲柔的脚下,一部分往门口游去。

        唐思琪和莲柔口被堵住,见小蛇聚集过来,美眸都显出惊恐之色,“呜呜”的叫喊,娇躯剧烈摇晃着。

        可惜,不论她们如何努力,也没办法从一条灵蛇的束缚下挣脱。

        荒寂许久的大宅,在夜色下显得有些阴森可怖,血影则是和整个环境融为一体,仿佛那阴森可怖,皆是因他而起。

        “半年前,我在这里将黑影杀死,本以为不用再来了,没料到还要再过来一趟?!?br />
        冯蓉神情自若,无奈的摇了摇头,像是不太喜欢这个地方,但还是硬着头皮第一个踏入大院。

        秦烈和以渊并肩跟在她身后。

        琅邪,则是在暗中潜藏着,在默默观察着局势。

        “血矛的冯教官?”血影沙哑的声音传来。

        他阴毒的眼睛中,闪过一丝令人心悸的恨意,“很好,人带来就好?!?br />
        他看向秦烈和以渊,目光最后凝聚道秦烈的身上,点了点头,说道:“你的命,来换那两个女娃的命,你可想好换还是不换?”

        这时候,唐思琪和莲柔眼睛都猛地亮了起来,她们没料到秦烈和以渊竟然会来。

        身为器具宗的内宗弟子,她们很清楚应兴然的脾气,知道应兴然为了宗门的兴旺,连他本人都肯牺牲,更何况是她们俩?

        从被血影擒住,从血影说要以她们俩人的性命,来换秦烈的命起,她们当时就肯定她们必死无疑了。

        因为她们清楚,应兴然绝对会舍弃她们,绝对不会允许秦烈涉险。

        事实上,她们猜的一点没错,应兴然的确放弃了她们。

        可现在秦烈竟然出现了,这让唐思琪和莲柔很是费解,她们并不认为应兴然转性了,她们很快明白这肯定不是应兴然的意思。

        于是她们都看向了秦烈。

        秦烈没有答话,他回头看了一眼莲柔,忽然径直朝着血影走去。

        他两手举起,示意自己空着手过来,还将胸口衣襟解开,让那血影能看到他里面没有穿戴铠甲,表明自己是来求死的。

        血影眼神阴毒,嘿嘿怪笑,“小子,你不用做这个架势,以你开元境的修为,不论你有没有穿戴盔甲,不论你有没有拿着神兵利器,我要杀你,都只是一眨眼的功夫?!?br />
        秦烈不吭声,脸色淡漠,不急不缓,一步步走向血影。

        “琅邪呢?”血影忽然问道,他看向了冯蓉,“琅邪在旁边是吧?我知道他想杀我,我知道他一定回来!”

        血影眼中突显一丝疯狂之色,猛地狞笑起来,“琅邪,我等你来杀我!”

        声音一落,一条条纯粹由灵力凝为的灵蛇,有数百之多,突然从血影身体内狂飙而出。

        每一条灵蛇都身长三五米,都是两指粗细,如一道道彩虹,如划破虚空的冷电,发出惊人的啸声。

        数百条灵蛇,也朝着冯蓉、以渊冲了过去,往大院子的各个角落飞入。

        只有十条翠绿色的灵蛇,嘶嘶怪叫着,朝着秦烈的胸口、眼睛、小腹处飞来。

        “嘭!”

        一股沉闷压抑的力量,忽然从天而降,将秦烈瞬间扣住。

        那力量,如山岳压在身上,让秦烈双膝一弯,几乎瞬间跪倒在地。

        在那压力之下,他根本无法动弹,只能眼看着十条灵蛇飞来,看着灵蛇要射入他的胸腔,射入他的心肺。

        “寒冰之眼!”秦烈心底暴喝。

        一溜冰光,忽然在秦烈全身缭绕,在那十条灵蛇飞逸进来之前,秦烈身如冰球炸碎,随着冰莹碎光突然消失。

        他远遁极寒山脉地底!

        这是秦烈一路上苦思,最后终于想出的破解之法!

        既然无法硬抗,既然连一击都无法承受,那就,不去承受!

        下一刻,秦烈就在极寒山脉地底冒头,从器具城内失踪,从血影的眼皮子底下消失!

        “嗯?”

        血影那残忍的眼睛,在秦烈停留之地看了一下,忽然愣住。

        他脸色一变,不由以精神意识扩散开来,在那一片区域不断搜查。

        没有一丝波动,没有一丝生机,没有一点点的生命迹象!

        秦烈彻底消失!

        血影心神巨震,“怎会莫名消失?怎么突然遁离?这大地的下方,这周边的区域,都由结界封印,他如何逃的?”

        血影简直不敢相信。

        也在此时,从这宅子旁边的一栋高楼顶端,传来了琅邪的声音:“冯蓉,以渊,离开那宅子,立即返回器具宗!”

        以一面百花圆盾,将所有冲击过来的灵蛇挡住的冯蓉,目露惊容。

        琅邪要她退?琅邪竟然要她退?

        她不敢相信!

        “帝十九在,梁央祖在,元天涯也在?!崩判叭嗽谂员吒呗ド?,他居高临下看着血影,语气冷静的没有一丝情感:“他们设的这个局,不是为了对付秦冰,而是为了你和我?!?br />
        冯蓉骇然。

        以渊也惊骇欲绝。

        “你叫以渊是吧?”一个声音从地底传来,“你可以走,紫雾海要你活着,所以你能活?!鄙衾醋杂谏薜畹拇蟮钪髟煅?。

        “琅邪师兄,你真要走?”忽地,血影声音由沙哑变得尖锐刺耳,那声音很奇特,如钢针摩挲刀面,极其难听。

        已经动身离开的琅邪,脚步猛地一顿,他突然回头,沉声道:“你到底是谁?”

    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