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谢祖国:中国(南京)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-01-30
  •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-01-30
  •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-01-30
  • 粉丝经济时代:流量越大,责任越大 2018-01-30
  •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-01-30
  • 网友反映: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-01-30
  • 林肯MKX 售44.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-01-30
  •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? 2018-01-30
  • 《不灭的延安灯火》——中红网 2018-01-30
  • 图说龙江: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-01-30
  •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当前位置: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> 修真小说 > 灵域 > 第一百八十四章我要她们活着!

    第一百八十四章我要她们活着!

  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.24x25.com     傍晚时分。

        童济华拿着一片血布,看着布片上血淋琳的字,脸色渐渐冰冷。

        “唤以渊过来?!毕肓艘换岫?,童济华对外面低喝一声,让麾下去办事。

        十分钟后,以渊神态恭敬站到童济华面前,“童长老你找我?”

        童济华将染血的布片递给他,“半个时辰前,唐思琪和莲柔去逛自由商道,被影楼的血影生擒住。这是血影给出的条件,让我们拿秦冰的人头,亦或者将秦冰送到他手中,来换取唐思琪和莲柔的性命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莲柔?!”以渊一向温和的脸上,突然崭露一丝骇人杀机,“影楼的血影?三大影卫之一?”

        “你也知道?”童济华诧异起来。

        以渊不答反问,“童长老唤我过来,是想让我怎么做?”

        “你?”童济华眯眼,摇了摇头,“你又不是秦冰,我让你过来,并不是想要你做什么,只是要你将这个消息通知宗主,让宗主来决定这件事的走向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为什么让我送这个消息?”以渊眼中闪过亮光。

        这个消息,任何人都可以送往宗主,童济华手中可用的人手极多,常年有血卫供他差使,他完全不需要专门找以渊来办此事。

        以渊当年在紫雾海的时候,就以聪明闻名,他从童济华的吩咐上,瞧出了一点端倪。

        “思琪和莲柔这两个丫头,我一直都很喜爱,我不想她们死?!蓖没聊艘幌?,慢悠悠说道:“我了解宗主,我知道他会如何选择,如果让别人去送这个消息,那两个丫头就死定了?!?br />
        以渊神情阴冷下来。

        “你和秦冰比较熟悉,这个消息……你能让秦冰知道?!蓖没钌羁醋潘?,“如今整个宗门,也只有秦冰,或许能够改变宗主的决策。而血影,点明索要的人,也是他,此事他有权知道?!?br />
        以渊明白了过来。

        按照童济华所言,换了别人去通知这个消息,应兴然都不会告诉秦烈,直接就吩咐血矛的人击杀血影。

        ——应兴然绝不会拿秦烈的命去冒险!

        “我去找宗主?!币栽ㄍ溲?,朝着童济华深深鞠躬,轻声道了一声谢,这才离开。

        他一路来到焰火山的山巅,打着童济华的旗号,经过数次守卫的盘问,花费了半个时辰,终于在议事大殿见到宗主应兴然。

        他说明了来意,递上了血影让人送来的血布。

        应兴然捏着血布看了一眼,神情也凝重起来,皱着眉头不讲话。

        以渊默默等候。

    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应兴然咳嗽了一阵子,声音有些疲惫,挥手说道:“你也是血矛的对吧?”

        以渊点头。

        “嗯,你去后山通知一下琅邪,将这件事告诉他,让他去处理?!庇π巳患枘炎龀鼍龆?,“让琅邪杀了那血影,如果能救出唐思琪和莲柔,那最好不过。实在没办法,哎,那也只能算她们命运不济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此事,要不要通知一下秦冰?”以渊一颗心沉入谷底,最后又挣扎了一下。

        应兴然脸色一变,厉声道:“此事绝不能通知秦冰!我要秦冰从头到尾不知道此事!”

        以渊默默点头,心中渐渐冰寒起来,答了一声:“明白?!?br />
        他收敛了一贯的温和笑容,从焰火山的山巅下来,在前往后山和山腰的分岔口,他脚步停顿了一下。

        “谁也休想伤害我的莲柔!”以渊沉声低喝,避过山巅守卫的耳目,忽然往山腰掠去。

        不多时,他来到秦烈修炼的岩洞,在洞口用力叩门,喝道:“秦冰!是我!以渊!”

        还在揣摩灵阵图的秦烈,皱了皱眉头,将手中灵板放下,打开来洞门,放以渊进来,漠然道:“找我何事?”

        顿了一下,秦烈有些愕然,说道:“你脸色很差?!?br />
        以渊从来都是笑呵呵的,今天脸色阴沉,眼中缭绕着一股子隐讳的疯狂,让秦烈很是意外。

        “唐师姐和莲柔在自由商道被影楼血影生擒,血影提出了条件,要么器具宗直接拿出你的人头,要么将你活着押运到他面前,由他亲手斩杀?!币栽ɑ肷矶剂髀冻鑫O盏钠?,“我先去了宗主那边,宗主已经发话了,要琅邪去杀血影,唐师姐和莲柔的命,能救则救,不能救就舍弃?!?br />
        他深深看向秦烈,冷笑道:“宗主严厉任何人将这个消息告知你,希望你从头到尾都不知情!”

        “血影,血影……”秦烈嘀咕了两声,慢慢明白了过来。

        梁忠前些日子传来讯息,说明了血影已经来到器具城,让他小心一点。

        而这段时间,他一直都在器具宗内,在岩洞内揣摩灵阵图的构造,所以血影始终没有找到下手的机会,兴许是着急了,这才对唐思琪莲柔下手。

        “看来,你已经违反了宗主的命令了,你不怕?”秦烈扫视了以渊一眼。

        “我来器具宗,一方面是为了进入血矛苦修,但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为了莲柔?!币栽性套派被?,“对我来说,莲柔比我加入血矛重要无数倍!为了莲柔,别说是违背宗主的命令,必要的时候,即便是背叛宗门我也在所不惜!”

        秦烈神情一震。

        他不由重新审视起以渊,他发现这一刻的以渊,和往常的时候截然不同。

        当脸上一贯的温和笑容收敛,当以渊阴沉起来,他从以渊的身上,仿佛感觉到了高宇的那种阴森邪恶气味。

        他忽然明白,这以渊和他以前所想的不一样,这家伙如一柄收入刀鞘中的利刃。

        利刃在鞘子里面的时候,看不出什么特殊之处,可一旦利刃从刀鞘中拔出,就会立即露出锋芒,会展现出真正的凌厉。

        “我和你去后山,我们一起去见琅邪大人?!鼻亓艺玖似鹄?。

        “算你小子还有点人性?!币栽ㄉ钗豢谄?,脸上的阴沉之色,稍稍减退了一些。

        一个时常后。

        秦烈和以渊两人,一同来到焰火山后面的山林,一同见到了琅邪和冯蓉。

        “血影?”冯蓉听完消息后,艳丽的脸上闪现一丝忧色,“这家伙在影楼属于元老级别的强者了,是上一代影楼楼主训练出来的死士,是真正嗜血疯狂的野兽。和血影相比,那灰影和黑影根本不值一提,简直就是凑数的,从某些方面而言,这血影,可能比梁央祖还要难对付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宗主是什么意思?”琅邪语气平静。

        以渊说明了应兴然的态度。

        冯蓉愕然,她深深看向以渊,道:“这么说,你已经违抗了宗主命令?你将此事通知秦冰,难道不想在器具宗待下去了?”

        “对我而言,莲柔的性命重于一切,为了莲柔我可以舍弃一切?!币栽ǖ屯返?。

        冯蓉暗暗动容,“你这小子,别的方面不怎么样,可单凭对自己喜爱的女人不顾一切这一点,就让我觉得还不错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多谢冯教官夸奖?!币栽ü淼?。

        “宗主不允许秦冰知晓此事,自然是不想秦冰分心,更不想秦冰参与进来?!狈肴赜行┩诽燮鹄?,“你小子敢不顾一切,敢违背宗主的命令,我们……还真有点怕,这件事还真的有点麻烦?!?br />
        话到这里,冯蓉、秦冰和以渊,都不由看向琅邪。

        他们都清楚,琅邪的态度,对他们来说至关重要,只有琅邪点头了,有些事情才能去做。

        “琅邪……”冯蓉轻呼。

        “恳请大人救莲柔一命!”以渊单膝着地跪下,垂头恳求。

        “我要她们活着?!鼻亓也还?,只是直直看着琅邪。

        “我不敢保证她们能活,但如果你肯冒险,我可以试试。血影要活的你,我可以将你活着交给他,只要他不能一击杀死你,我就能保你不死?!崩判俺聊艘换岫?,深深看向秦烈,“你要想她们活着,就以自己的命来冒险,你可愿一试?”

        冯蓉、以渊又去看秦烈。

        “我去?!鼻亓业阃?。

        “好?!崩判把壑杏辛艘凰吭扌?,“这件事如果成功,我们都不会遭受宗主惩治,但如果出现了意外,我们都将面临宗主的雷霆怒火。所以你们最好有个心理准备,最好在真正决定后,能保证自己不会后悔胆怯?!?br />
        冯蓉、以渊、秦烈齐齐点头。

        “等,等天黑,天黑后我们出发?!崩判白讼吕?,“秦冰,我提醒你一句,血影应该是通幽境中期修为,他的一击之力,应该没有任何人一个万象境武者可以承受。而你,只是开元境后期,还没有达到圆满,你最好有心理准备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将你所有能够保命的手段,都提前准备好,做好硬抗一击的打算!”冯蓉喝道。

        “秦兄,今天这件事,多谢了!”以渊重重道。

        秦烈点了点头,在琅邪面前坐了下来,闭着眼静候天黑的到来。

        “如何硬抗通幽境中期武者一击之力?”秦烈的脑子里,不断想着这个问题,发现他找不到任何办法。

        开元境和通幽境之间,还隔着一个万象境,一个境界差距都已经难以跨越,何况两个?

        他穷死苦想,发现找不到任何方法来保证自己能不死,他还在苦苦思量着。

        但时间不等人,天色,已经渐渐漆黑了。

        “秦冰,可准备好?”许久后,琅邪最后问了一句。

        “走吧?!鼻亓矣沧磐菲ふ玖似鹄?。

    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