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谢祖国:中国(南京)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-01-30
  •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-01-30
  •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-01-30
  • 粉丝经济时代:流量越大,责任越大 2018-01-30
  •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-01-30
  • 网友反映: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-01-30
  • 林肯MKX 售44.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-01-30
  •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? 2018-01-30
  • 《不灭的延安灯火》——中红网 2018-01-30
  • 图说龙江: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-01-30
  •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当前位置: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> 修真小说 > 灵域 > 第一百七十九章重逢

    第一百七十九章重逢

  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.24x25.com     求器殿就在外宗的武道场旁边。

        从各方前来器具宗的武者,要订制专门的灵器,都需要来求器殿详细说明自己的要求。

        自身的境界修为,身高,体重,灵诀的特点,还有手掌的大小,对灵器的特殊要求都要说明清楚,然后炼器师才会根据求器者各方面的情况,来打造针对性极强的灵器。

        在这个过程中,很多武者都需要道出自己的隐私,譬如灵诀的运转方式,譬如保命的手段,譬如能扭转局面的杀手锏等等……

        为了让炼成的灵器,能百分百的适合自己,求器者往往还要开放自身的所有秘密。

        有些秘密绝对不能让外人听到。

        也是如此,求器殿又分成一个个单独的密室,好让求器者的隐私不被外人知晓。

        其中一个密室中,以渊、欧阳菁菁和凌语诗姐妹,各自坐在软塌上,静候秦烈的到来。

    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,秦烈迟迟没有现身,这让欧阳菁菁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。

        她终于压抑不住不满,冲以渊喊道:“你究竟有没有和秦冰沟通好?”

        “说好了啊,他说他会来的?!币栽ㄚㄚǜ尚?。

        “那人呢?”欧阳菁菁怒喝。

        “再等等,再等等吧,兴许一会儿就来了?!币栽ㄞ限尾灰?。

        “如果秦冰爽约,那你我之间的约定就取消了,莲柔的家族也休想从我们手中拿回矿场所有权!”欧阳菁菁冷着脸。

        以渊只能赔笑。

        “是九号密室吧?”就在这时候,外面传来唐思琪的声音。

        “嗯,以渊告诉我九号密室,说今天秦冰会过来?!绷峄卮?。

        最近半年,秦烈一直都在十二根灵纹柱所在的广场,去领悟那灵阵图玄妙,因为广场先前处于封闭状态,所以连唐思琪和莲柔都不能见他一面。

        等他从广场出来,又立即被应兴然带入焰火山的后山,去了血矛的训练地。

        后山,对外宗和内宗弟子而言,都是禁地,连唐思琪也无法轻易涉足,所以她一直没有见着秦烈。

        好不容易从莲柔口中,知道秦烈今天要来求器殿,唐思琪立即放下了手中琐事,和莲柔一并过来。

        听到莲柔和唐思琪过来,以渊神情一震,如瞧见了希望,忙打开了密室,放两女进来。

        “秦冰呢?”莲柔扫了一眼屋内众女,发现没有秦烈,不由暗暗皱眉,“以渊,他真答应你会过来?”

        “自然答应了?!币栽ǹ嘈?。

        “我反正不管,如果秦冰今天不给我一个说法,你们家族的两个矿场,休想重新拿回去!”欧阳菁菁倒是不怕莲柔,一脸坚决道。

        凌语诗和凌萱萱两女,见到器具宗内宗弟子过来,神色略显拘谨,忙起身行礼。

        她们本来自于凌家镇,来自于一个连青石级势力都不算的小势力,就算后来一步登天进入了阴煞谷,但是骨子里对这种大势力的核心弟子,还是心有一丝顾忌,所以她们显得有些放不开来,不如欧阳菁菁来的洒脱。

        “要不,让思琪帮你们俩炼器?”莲柔眼神一变,忙道:“思琪也能炼制玄级灵器,森罗殿那些统领级别的灵器,也都是思琪进行炼制的。她可能比内宗长老还差一点,但内宗弟子中,在炼器造诣上无人能比得过思琪?!?br />
        顿了一下,莲柔强调:“就连现在的秦冰也还不行!”

        “我答应过陆璃,一定会找到内宗长老来炼器,唐师姐虽然厉害,但还是不如长老?!迸费糨驾计涫刀牧?,不过还是态度强硬,“唐师姐自然也不错,可是和我当时的想法还是有出入的,另外,我要找秦冰讨个说法!”

        “找秦冰讨个说法?”看着莲柔的面子上,唐思琪本来都要点头答应了,一听欧阳菁菁要找秦冰讨个说法,她美眸不由眯了起来,“欧阳菁菁是吧?我知道你是玄煞谷谷主之女,但你要谨记一点,这里是器具宗,不是你们玄煞谷!”

        欧阳菁菁脸色一变。

        “梁少扬身份不比你低吧?他现在怎样?”唐思琪扬眉,冷声说:“他是梁央祖的儿子,先前还万众瞩目,被宗主和三大供奉视为未来的接替人,不论身份还是天赋,亦或者境界都要强过你,他死了不就是死了,秦冰可曾有事?”

        “唐师姐,我不是那个意思,我只是,只是觉得他不应该失信于人?!迸费糨驾贾ㄖㄟ磉淼?。

        “他就算是失信了也没什么,以他现在的身份和地位,连宗主和三大供奉都要等他,你就不能等?”唐思琪不客气道。

        欧阳菁菁于是不再多说什么,只是狠狠瞪了以渊一眼,和凌语诗姐妹再次噤声等候。

        这一等,就是一天,秦烈始终没有出现。

        唐思琪也在等候。

        第二天,连莲柔都受不了了,杏眼怒睁,冲着以渊呵斥:“你到底有没有弄清楚时间?”

        “约好的昨天?!币栽ㄒ欢亲佑裘?。

        “你去一趟后山,去找秦冰问问清楚?!绷岱⒒?。

        以渊脸色一苦,摇头说道:“还没到时间,离下次进入后山训练,还有半月之久。在这个期间,我们这些还处于观察期的成员,不可随便出入后山训练地,所以,我没办法去见秦冰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唐师姐,莲柔师姐,那我们先走了?!迸费糨驾颊玖似鹄?。

        凌语诗和凌萱萱姐妹,也无奈起身,要尾随欧阳菁菁一起离开。

        就在此时,一股森寒气息忽然从密室墙外渗透过来,仿佛有一块极寒岩冰突然出现。

        屋内的众人,都是心底一寒,都觉得室内温度骤降了数倍!

        以渊则是眼睛猛地一亮。

        唐思琪和莲柔也是神情动容,立即意识到秦烈过来了,忙打眼色,让以渊过去开门。

        “唐师姐,莲柔师姐,还有以渊和欧阳菁菁,你们都先出来一下?!泵苁颐趴?,传来秦烈冰寒的声音,“我要单独和两个求器者淡淡,征求一下她们炼器的特别要求,有些话你们不方便多听?!?br />
        以渊如蒙大赦,第一个冲了出去。

        唐思琪和莲柔忽视一眼,也相继出了密室,并肩来到秦烈身前。

        许久不见,秦烈还是和原来一样浑身阴寒,站在他附近的人,都觉得如忽然进入了寒冬,全身都不舒服。

        “秦冰,我找你有点事情?!碧扑肩餍θ蒎牡?。

        “好,一会儿我们聊?!鼻亓业阃?。

        欧阳菁菁也走了出来,她一点不客气,直接问话:“你会炼器吗?”

        “会?!鼻亓一卮?。

        “你能比内宗长老炼的好?”欧阳菁菁哼了一声。

        “不知道,但我觉得我可以炼好?;褂?,我这次就想找个人试试手,所以不论成功与否,她们炼器所需的灵材全部由我承担,我也不收取任何酬劳?!鼻亓冶硖?。

        此言一出,唐思琪、莲柔、以渊都目露惊容,连欧阳菁菁也愣住了。

        “你是说真的?材料由你承担?还不收取任何酬劳?”欧阳菁菁不确定地问道。

        “不错,一次失败,我会继续来,所有材料都由宗门来支付。我会一直炼到成功为止,为我第一次的出手,奠定一个好的基??!”秦烈肯定。

        欧阳菁菁惊讶了,她点了点头,于是不再多说什么了,放秦烈去了密室。

        九号密室内,秦烈从内部关闭石门,又伸手摸向一个石球旋转了一下。

        “嘎吱!嘎吱!”一条通往地底的石道,忽然从这个密室石地上裂了出来。

        秦烈指了指石道,“到里面谈,地底的密室才能完全隔绝声音,让任何人都听不到我们的谈话?!?br />
        凌语诗和凌萱萱依言走向石道。

        完全封死的地底石室,秦烈和凌语诗、凌萱萱分别坐在蒲团上,他深深看向凌语诗,眼中的冷意渐渐融化……

        时隔三年,凌语诗还是那么清婉动人,俏脸上还多了一丝成熟,让她显得比三年前的气质还要出众。

        那一身水蓝色的长裙,将她窈窕的身姿给衬托的恰到好处,和她淡雅如水气质很敷贴。

        她那双温柔明亮的眼睛,流转间如水波荡漾,让秦烈心海也掀起剧烈波涛,心情动荡的有些难以抑制。

        “秦冰,竟然也是姓秦,但是他和秦烈完全不同,这酷寒冰冷的气息,绝不是秦烈身上应该有的,不过,他看我的眼神有点奇怪……”凌语诗脸色淡然,在他的目光下微微皱眉,觉得他眼神略显放肆了一点。

        不过碍于秦烈的尊贵身份,她并没有表露出来,也没有出声提点。

        “你就是秦冰,那个引发十二根灵纹柱异变,并且领悟寒冰意境,以意境让天地发生变化的绝世天才?”凌语诗没有出声,凌萱萱倒是率先轻呼起来,她直勾勾看着秦烈,明眸中竟然流露出崇拜之意,“真的是你吗?”

        秦烈从深深回忆中醒来,视线从凌语诗身上挪移,落到她的身上,点头道:“是我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你真的肯帮我们炼器吗?你在外面说的那些话,我们都听见了,你是认真的对吧?”凌萱萱雀跃起来,“我们这趟虽然带了灵材过来,但是心里也很不安呢,要是一次失败了,我们准备的灵材就不够了,但你刚刚说,你会承担所有灵材,真的吗?”

        “嗯?!鼻亓矣忠淮蔚阃?。

        “你为什么会特别对待我们?”凌萱萱脸蛋微红,“听菁菁姐的意思,你只要点点头,就可以让内宗长老帮我们炼器了,但你却坚持亲自动手,你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

        她脸色有些羞赧,却叽叽喳喳问个不停。

    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