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谢祖国:中国(南京)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-01-30
  •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-01-30
  •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-01-30
  • 粉丝经济时代:流量越大,责任越大 2018-01-30
  •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-01-30
  • 网友反映: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-01-30
  • 林肯MKX 售44.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-01-30
  •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? 2018-01-30
  • 《不灭的延安灯火》——中红网 2018-01-30
  • 图说龙江: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-01-30
  •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当前位置: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> 修真小说 > 灵域 > 第一百七十八章第七元府

    第一百七十八章第七元府

  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.24x25.com     血池中。

        秦烈身躯突然剧烈抖动起来。

        一股沉重如山的大地之力,仿若从地底深处喷涌而出,仿佛全部依附在了秦烈身上。

        冯蓉和琅邪都有种脚一弯,要深陷地底的错觉,他们忽视一眼,立即意识到周边重力又一次暴涨。

        重力场变强,导致人、树木、树叶一一坠落,就连许多粗如手臂的树枝,都纷纷折断。

        ——被地心之力的可怕拉扯力吸的。

        此刻,秦烈丹田灵海中,无数昏黄色光芒交织,凝为一个黄光熠熠的光团。

        那光团释放出强烈的磁场,和地心磁力隐隐呼应着,不断增强着重力场。

        这是要新形成的元府!

        秦烈全神贯注,心神意识聚集在灵海之中,一边疯狂运转地心元磁录,一边吸纳着血池内的血水奇力,继续千锤百炼地打磨着身体。

        他赤luo的身体,突然见泛出明黄色的光泽,那种光泽带着点金属色,有种冰冷坚硬的质感。

        “啪啪啪!”

        一阵阵沉闷的爆破声,接连从他体内传出,炸的血池内血水翻滚着,向池外溅出许多血迹。

        “第七元府!”

        秦烈心中沉喝,他在运转地心元磁录的时候,从血池下方地心火焰之中,抽离出一丝丝精纯浑厚的大地之力。

        那大地之力,原先结成明黄色的膜,在他体表形成奇异壁障。

        而此时,那“膜”被忽然融化,形成了浓烈浑厚的大地之力,如一条条溪流般,疯狂汇涌向他丹田灵海,全部凝结在那明黄色的元府上方。

        此刻,他的身体,如成了海绵,也在快速吸纳血池内的血水。

        在极短时间,他裸露在外面的身体,也成了血红色,一股浓浓的血煞气息,无法遏制的从他体内喷发出来!

        琅邪眼睛一亮,突然道:“很好!”

        冯蓉也惊异起来,“当年你我能将血水的能量消化,从身上释放出血煞气息的时间,好像要比他漫长许多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他底子比我们深厚太多了?!崩判暗阃?,“他虽然境界略低,但在身体的淬磨上,比庞峰下的苦劲都要多。我不知道他通过何种方法炼体,但我可以肯定,那种灵诀绝对强过云霄山的金石诀!”

        “那当然?!狈肴匾驳阃?。

        两人讲话间,秦烈身上土黄色光芒爆亮,另有一股猩红血煞气息,如一条赤红戾龙般,直接从他头顶的天灵盖冲天而起。

        “嗷!”

        秦烈怒啸一声,一股疯狂爆裂的能量,如狂风巨*般席卷整个血池。

        “啪啪啪!”

        血池发生剧烈爆炸,边沿的一块块玉石纷纷粉碎,有一条条血水如蟒蛇般飞涌出来。

        “轰!”

        池子彻底碎裂,血水全部溢出,很快血池就干了。

        血池下方的石地,如烧红的烙铁,赤红骇人。

        而秦烈,此刻就在那被地心之火焚烧的石地上坐着,周身泛出醒目的明黄色光芒。

        丝丝缕缕的黄色气流,从地心之中喷涌出来,渐渐将秦烈覆盖。

        很快,秦烈的身体表面覆盖了一层土甲,如泥浆被烤干,大地之力凝为的天然盔甲上,还有着很明显的龟裂纹。

        土球如一个大茧子,把秦烈包裹住,让人看不见里面的场景。

        “这是什么灵诀?”冯蓉骇然。

        琅邪也目露奇光,“他在运转那灵诀时,仿佛和地心磁力形成了呼应,能将大地之力从地心给牵引上来?!?br />
        “焰火山本就是直通地底的火山,地心之火,也就是从下方升腾出来的……”冯蓉暗暗动容,说道:“看样子这个地方,对这秦冰的修炼,当真有着巨大的好处了!”

        两人暗暗惊奇。

        土黄色的大土球中,秦烈被紧紧包裹着,如被封印着。

        依然有更多土黄色的气流从下方涌出来,继续往那黄色土球上汇聚,让那土球越来越大,越来越厚实。

        同样的,在秦烈的丹田灵海之中,另外一个土黄色的大球也在慢慢变得厚实。

        那是第七元府!

        只有突破到开元境后期,才能凝结第七元府,这个元府的形成,意味着秦烈的境界修为再进一步!

        大土球中,秦烈专心运转地心元磁录,在构建他的第七元府。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“童长老,我要带两个朋友去求器殿,秦冰要帮她们亲自炼器,他让我找你说一下?!币栽ㄕ业酵没?,说明他的来意,说明秦烈的目的。

        童济华皱眉,“真是秦冰的吩咐?”

        以渊苦笑,“当然是他,不然我可不敢违背宗门规矩,不敢私自送人进来?!?br />
        “那好,你三天后把人领到求器殿就行,只要秦冰来了,那就和你无关了?!蓖没阃?。

        以渊松了一口气。

        三天后。

        以渊来到器具宗的宗门口,发现欧阳菁菁带着陆璃,还有那凌语诗、凌萱萱早早在等候了。

        “以渊,事情办的怎么样了?”欧阳菁菁问。

        “没问题,你可以带凌语诗和凌萱萱进来,我领着你们去求器殿,秦冰会亲自过来?!币栽ǖ?。

        “秦冰亲自过来?”欧阳菁菁讶然,“他来干什么?”

        “他,他要亲自帮凌家姐妹炼器?!币栽ㄐθ蒉限?。

        “他?”欧阳菁菁脸色一冷,“他承认他天赋惊人,但他之前可曾炼过器?我们和他一起进入的器具宗,这一年来,他都在帮唐师姐打下手,他虽然以后必当会是宗门最强炼器师,但现在他怎么能行?”

        “呃,他反正是这么吩咐我的?!币栽ㄒ涣澄弈?。

        他也同样对秦烈的吩咐不解,以秦烈在器具宗如今的份量,只要他随便发句话,自然就会有内宗长老将凌家姐妹的事情解决了,为何还要主动揽下此事,为何非要这么去做?

        以渊想不通。

        “算了,一会儿见到秦冰,我会主动要求内宗长老来炼器?!迸费糨驾剂成惶每?,“至于他?我看还是算了吧,至少暂时他的炼器手段我信不过!”

        以渊苦笑。

        于是欧阳菁菁带着凌语诗和凌萱萱,就往宗门行去,那陆璃也是冷然跟来。

        门前的守卫,早被童济华吩咐过,这次没有任何人敢阻拦,都一声不吭准备放行。

        “抱歉?!币栽ㄍ蝗欢略诹寺搅У纳砬?,不好意思的说道:“凌家姐妹可以进入宗门,但陆璃不行,她不被允许踏入宗门一步?!?br />
        此言一出,欧阳菁菁勃然大怒,“以渊!你做的什么事情?我有没有吩咐清楚,有没有和你说明白?你难道没有向秦冰提起有三个人?”

        陆璃脸色也冷冽下来。

        她是鸠琉瑜的亲传弟子,在阴煞谷身份尊贵,在整个七煞谷都很少有人敢招惹。

        一直以来,都是她傲然对待他人,很少有人敢将她拒之门外。

        这器具宗,上次已经拒绝过她一次,没料到如今又来一次了,这让陆璃极其恼怒。

        “我和秦冰提过了?!币栽ㄓ沧磐菲せ卮穑骸安蛔悸搅と胱诿乓徊降?,恰恰就是秦冰的意思,他还刻意叮嘱过我了,我真是没办法啊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原来是未来宗主的吩咐?!泵徘暗钠骶咦谑匚?,听他这么一说,神情微微一震。

        于是,这两人神情严肃起来,都站到门口,谨慎的看向陆璃,一人道:“那这位小姐,你真就不能踏入宗门一步了,不然让未来的宗主知道我们失职,我们可承担不起责任,所以我们只能对你说声抱歉了?!?br />
        他们表明了态度,摆明了不敢得罪秦烈,所以只能不让陆璃踏入宗门一步。

        “我得罪过那个秦冰?”陆璃冷傲的脸上,写满了怒容,冰冷道:“在我的记忆中,应该没有这么一号人物,我很想知道他为何要特别针对我?”

        “以渊!是不是你在搞鬼?”欧阳菁菁也怒了。

        “真不是我?!币栽ㄐθ菀嗫嗌陀卸嗫嗌?,“一会儿你们见到秦冰,你可以自己去问,这真是他的意思??!”

        “他又不认识陆璃师姐,为什么会这么做?”欧阳菁菁喝道。

        “我真不知道?!币栽ń性?。

        “你们去吧,我就在外面等,等你们的消息?!甭搅钗豢谄?,高耸的**微颤,说明了她内心的动荡激烈,她脸上也写满了冷意,眼中却有一丝无奈,“你顺便帮我问一下那秦冰,我是杀了他全家,还是曾断过他五肢?”

        “五,五肢?”以渊哑然。

        陆璃冰冷如剑的目光,忽然在以渊裆部扫了一眼。

        然后,以渊立即明白陆璃所说的第五肢在何处了,他浑身一颤,下意识地收拢两腿,脸色变得很是难看。

        “要进去就快一点,别一直堵着门!”侍卫不耐道。

        “走,我非要问个清楚,问问这秦冰到底什么一个意思!”

        欧阳菁菁脸色森冷,心中将秦烈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,和凌语诗、凌萱萱一道儿,往外宗的求器殿行去。

        以渊愁眉苦脸,心中也是疑惑不明,也想知道秦烈那么做的原因。

        “秦冰,秦冰,又是一个姓‘秦’的!”

        器具宗门口,陆璃在守卫揶揄的目光下,俏脸冰冷无比,心中默默念叨着。

        她幽冷的眼眸,释放出凌厉的寒意,让进出宗门的不少武者都心底暗惊,都在好奇究竟是谁得罪了这么一个冰冷的美丽女子。

    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