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谢祖国:中国(南京)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-01-30
  •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-01-30
  •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-01-30
  • 粉丝经济时代:流量越大,责任越大 2018-01-30
  •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-01-30
  • 网友反映: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-01-30
  • 林肯MKX 售44.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-01-30
  •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? 2018-01-30
  • 《不灭的延安灯火》——中红网 2018-01-30
  • 图说龙江: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-01-30
  •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当前位置: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> 修真小说 > 灵域 > 第一百七十七章我亲自出手!

    第一百七十七章我亲自出手!

  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.24x25.com     “呜??!”

        以渊的惨叫声,听起来像是被屠宰的猪羊正做垂死挣扎,听的秦烈都有点毛骨悚然。

        “**,今天要多浸泡三个时辰,不知道还能不能活着回去?!币栽费肋肿?,脸色涨的通红,一副要憋气憋死的惨样。

        秦烈脸色漠然,眼中却流露出笑意,他默默运转着地心元磁录,不断以大地浑厚之力聚集成膜壁,一边继续吸取血池内的灵血精华,一边随意问道:“你宁愿多浸泡三个时辰来见我,到底有什么重要的事情?”

        “哎,还不是为了讨好莲柔那婆娘?!币栽ㄉ碜右徊徊?,一脸的咬牙切齿,将事情经过简单介绍。

        “你说什么?!”秦烈突然截断了以渊下面的话,眼中绽出惊人神光,沉喝道:“阴煞谷的凌语诗、凌萱萱姐妹,如今就在器具城?她们前来此地,是想让器具宗帮忙炼两件趁手的灵器?”

        “你这么激动干什么?”以渊有些莫名其妙。

        秦烈立即意识到自己失态了,他深吸一口气,连忙调整心境,让自己迅速冷静下来。

        “三年了,已经三年没见了……”他心中掀起剧烈风浪。

        三年前,鸠琉瑜途径凌家镇,看中了凌家姐妹的特殊体质,找凌承业谈起收徒一事。

        凌承业受宠若惊,一口答应下来,甚至守在镇口,请求他主动和凌语诗解除婚约,为凌语诗、凌萱萱能投入鸠琉瑜门下扫清障碍。

        他清晰记得凌语诗在那小屋憔悴的模样,清晰记得他狠心让凌语诗走,清晰记得他对凌语诗的承诺,清晰记得陆璃当时的傲然,记得陆璃对他的嘲讽……

        而阴煞谷的谷主,从头到尾都傲慢坐在她的华贵马车中,连脚都没有踏地。

        当年,他连见鸠琉瑜一面的资格都没有。

        时隔三年,他如今乃器具宗千年不遇的绝世天才,内定的未来宗主,他的一句话能改变很多人的命运。

        为了他,器具宗正和暗影楼交战,双方已经死了不少人。

        而陆璃还是那个陆璃,依然只是阴煞谷鸠婆婆的弟子,依然还是原来的身份。

        今日,她带着凌语诗、凌萱萱前来器具城,来求到他的头上,需要他的点头,才能达成她们的目的。

        当真是世事无常。

        他感慨万千。

        “秦兄!秦兄!”以渊连声喝道。

        秦烈凌乱意识重聚,皱眉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        “我要你帮我这个忙,帮我随便找个内宗长老提一提,让他们能接下这个任务?!币栽ㄑ肭?,“秦兄,这是我以渊第一次求你,你定要答应我。我的莲柔,亲自对我下达了命运,让我务必把这件事办好?!?br />
        秦烈沉吟着,没有立即答话。

        “那凌家姐妹,都只是开元境而已,姐姐是开元境后期,妹妹是开元境中期,她们俩这种境界,只需要炼出达到玄级一品的灵器即可?!币栽ㄔ谘刂凶饕?,“随便一个长老动手,都可以轻易将这件事处理好,还请秦兄给我个面子,在这件事上讲一句话?!?br />
        秦烈继续沉默。

        以渊忽然停止了央求,他脸上泛出一丝苦意,心道:“是了,今时不同往日了,今天的秦冰再也不是以前的秦冰,我和他之间的那些交情,他未必就真的当一回事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这件事就不用麻烦各大长老了?!鼻亓页辽?。

        “果然如此,这家伙还真是现实,我真看错他了?!币栽ò蛋悼嘈?,以为秦烈婉拒了。

        “我亲自出手!”秦烈又道。

        以渊神情一震,惊诧不已地看向他,“你,你亲自动手?你难道真会炼器?”

        他有点看不明白秦烈的意思,不知道秦烈这是不是故意找借口不帮忙,因为据他所知,秦烈进入器具宗这么久,还没有真正将一件灵器完整炼制出来。

        “我当然会炼器,只是以前没怎么炼过?!鼻亓页錾砦?,“你不用担心,我虽然以前不怎么熟悉,但现在炼器应该没问题。那凌家姐妹的两件灵器,就当我在器具宗第一次炼制的灵器了,我会认真对待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这……”以渊苦笑,“人家要找的是长老啊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这个你不用管?!鼻亓倚闹兴剂孔?,说道:“你出去后找童长老亦或者程长老,就说是我的意思,三日后,你带凌家姐妹前往外宗的‘求器殿’,到时候我会过去,会详细问明她们的需求?!?br />
        以渊心里面七上八下,也不知道这样算不算达成欧阳菁菁的要求,但秦烈这么说了,他也没有别的办法,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,“那好,我出去后会找欧阳菁菁说明白,也会和童长老沟通一下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嗯?!鼻亓业阃?,“哦,对了,你只带凌家姐妹去‘求器殿’就行了,那陆璃……我不允许她进宗门一步?!?br />
        以渊又是一愣,觉得这次见到的秦烈有点奇怪,发现他如何任何也摸不准秦烈的心思。

        “好,我会向欧阳菁菁说明情况,保证那陆璃不能踏入宗门一步?!币栽ㄓΤ辛讼吕?。

        接下来,两人就血池内淬体方面深谈了一会儿,主要由以渊向秦烈说明血池的妙处。

        以渊说完后,发现秦烈所在的血池,竟然是专门针对万象境中期的时候,差点吓的他眼珠子掉下来。

        “**,我以为庞峰已经够变态了,没想到你这家伙竟然更胜一筹!”

        “庞峰开元境后期修为,能强忍着在针对万象境初期的血池浸泡,他已经是我们这一批加入者中的狂人了。没料到你开元境中期修为,竟然敢浸泡针对万象境中期的血池,疯子!你就是个疯子!”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清冷的月光,照耀在厚厚血云上,一片片猩红血光穿透云雾,落在下方山林。

        猛一看,整个山林如被鲜血泼洒过,蒙着一种残酷可怕的血色。

        夜色下,秦烈还浸泡在血池中,那血池内浓稠的血水,又变得稀薄起来。

        而秦烈,也渐渐适应血池内的血水侵蚀,浑身毛孔中,都锁着血珠,吸纳着里面庞大的血气。

        一股澎湃的生命波动,在秦烈运转地心元磁之力的时候,从他体内慢慢涌现。

        “哗哗哗!”

        周边几棵大树,枝叶突然剧烈摇荡起来,片片叶子如石头,狠狠地砸向地面。

        那一根根树枝,也往下面垂了下来,如变成了垂杨柳,如被无数绳子拴紧了,要拉扯到地底之中。

        林间,琅邪从远处走来,来到一棵树下。

        不断摇晃的树上,冯蓉眼睛明亮,居高临下看着血池内的秦烈。

        在琅邪到来后,冯蓉忽然说道:“他还兼修了大地之力,而且能引发地心元磁,让身边重力突增数倍。重力场的出现,导致树叶、树枝等一切实物都被地心拉扯,让磁场瞬间扭曲混乱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他杀梁少扬的时候,就以突增的重力,让梁少扬凌空猛然坠落?!崩判暗坏?。

        “你早知道?”冯蓉愕然。

        琅邪点头,“从你告诉我,有个内宗弟子的身体强悍程度,比那庞峰还要强悍的时候,我就留意了起来。在他对梁少扬动手之前,我本就在梁少扬身旁,我看着森罗殿的谢静璇和梁忠,带人去歼灭影楼的据点,看着谢静璇和梁忠杀死灰影,看着梁少扬以麾下死士的命,寻到了逃生的契机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这么说,你连森罗殿对梁少扬下杀手都知道?”冯蓉愈发惊讶。

        “在器具城内,很少有事情能瞒过我的耳目,从谢静璇和梁忠追踪梁少扬起,我就知道他们想干什么了?!崩判暗?。

        “你为什么没出手阻止?”冯蓉皱眉,“当时梁少扬还是内宗弟子,还是宗门希望,你就看着他被追杀?”

        “他不是活着突围到了门口?”琅邪反问,“暗影楼和森罗殿的死战,与我何关?灰影和黑影死不死,森罗殿会死多少人,和我没有一点关系。事实上,我倒是希望他们双方全部拼死,在梁少扬不会真被杀死之前,我何须出手?”

        “后来,梁少扬成功突围到宗门口,谢静璇和梁忠放弃了追杀。这时候秦冰突下杀手,那就是内宗弟子之间的战斗了,宗门内部的纠纷,我更加懒得多管。唯一让我诧异的是,秦冰以开元境中期的修为,竟然杀了浑身灵器,且达到开元境后期的梁少扬?!?br />
        “那寒冰意境,的确瞬间大幅度提升了他的力量,让他的寒冰之力如附有了灵性?!?br />
        琅邪顿了一下,看向远处的秦烈,最后说道:“那时候我就做出决定,对这个能领悟意境的宗门弟子,便是宗主和三大供奉要杀,我也会将其保下来。但谢静璇的一句话,适时点醒了宗主,以至于不需要我亲自出面,再后来,他让十二根灵纹柱齐亮,就更加出乎我意料了……”

        冯蓉从树上飞落下来,在琅邪身旁站定,沉默了一会儿,说道:“你越来越像师傅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你这是夸我,还是损我?”琅邪脸色微变。

    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?!狈肴乇砬楦丛?,“师傅从没把我们当过人,做事都从利益出发,为了他的目标,他能牺牲任何人。你像他,对器具宗来说是一件好事,因为这样成事的可能性更大,但对你身边的人来说,就不知道是不是好事了?!?br />
        琅邪眼神阴厉下来。

        “当年,你就是因为恨师傅的那些做法,所以你弑师,所以你亲手杀了他?!狈肴靥鞠⒁簧?,“而现在,你却越来越像他,慢慢变得精于算计,变得想任何事都只从利益出发?!?br />
        琅邪沉默了。

    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