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谢祖国:中国(南京)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-01-30
  •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-01-30
  •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-01-30
  • 粉丝经济时代:流量越大,责任越大 2018-01-30
  •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-01-30
  • 网友反映: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-01-30
  • 林肯MKX 售44.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-01-30
  •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? 2018-01-30
  • 《不灭的延安灯火》——中红网 2018-01-30
  • 图说龙江: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-01-30
  •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当前位置: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> 修真小说 > 灵域 > 第一百七十章血矛琅邪

    第一百七十章血矛琅邪

  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.24x25.com     秦烈引发十二根灵纹柱奇变的消息,像是疯狂病毒般蔓延开来,往森罗殿、七煞谷、云霄山、紫雾海、暗影楼等周边势力迅速覆盖。

        九百年来,一个个惊才绝艳之辈,一个个曾领袖一个时代的炼器大师,都是通过领悟灵纹柱慢慢崭露头角,最终一步步走向传奇之路。

        连器具宗立宗之主,也仅仅只是能让四根灵纹柱发生惊变,就一举奠定了他在器具宗地位。

        在此之前,从没有敢想象,这世上竟然有人能够让十二根灵纹柱同时发生惊变。

        秦烈如今做到了……

        如森罗殿、七煞谷一般的黑铁级势力,如星云阁、水月宗般的青石级势力,在他们各个角落,只要有武者出没的地方,都在谈论着一个名字——秦冰!

        秦冰这个名字,忽然变得炙手可热,成了所有人热论的对象。

        一个本来名不经传的人物,短短几天时间,让所有人铭记于心,让所有人为之震惊。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焰火山后方,一层层氤氲血雾覆盖山林,从天际看来,这片山林如笼罩在血云之中。

        器具宗的外宗,在焰火山前方山脚下,正对着器具城,而器具宗的内宗,则是处在焰火山的山腰和山巅。

        但焰火山背后,还有一片广袤的山林,却是很少有人知道。

        那片山林周边结界横生,禁制重重,别说外人了,就连器具宗内宗和外宗的弟子,都严禁踏足此地。

        这是一片禁区。

        “宗主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宗主?!?br />
        血色云簇覆盖下的山林入口处,四名赤luo着上半身,胸腔腹部和后背皆是纹着诡异猩红刺青的血矛武者,在应兴然走来时,忽然间化为四团血光浮现出来。

        四人恭敬行礼,撤掉入口处的防线,容应兴然进去。

        应兴然一来到这里,就不住咳嗽着,有点受不了此地的浓稠血腥味。

        他强忍着腹部的不适,点了点头,问道:“琅邪呢?”

        “大人在里面?!币蝗嘶卮?。

        应兴然于是走向山林,往内部前行,很快,一个个血池子在他眼中浮现出来,那些血池子只有一间房屋大小,散落在山林内,一块一块的,每一个血池里面都有着浓稠猩红的血水冒着汩汩的血泡。

        丝丝缕缕的血色烟雾,从那些血池子中蒸发出来,汇聚向山林上空。

        那些终年笼罩在山林上的血雾,就是由血池内的雾气凝结而成,山林内浓稠的血腥味,也都来自于血池的血水。

        不少血池子里面,都有赤luo着全身的武者浸泡着,那些人有男有女,年龄也都不等。

        他们在血池当中,脸上流露出痛苦至极的神情,很多人甚至发生野兽一般的嘶吼声,随着吼声,他们浑身肌肉绷紧,根根青筋浮现。

        应兴然凝神去看,发现很多人身体绽裂开来,发现丝丝浓稠血水渗透向他们体内。

        然后,那些人的惨叫声,就会变得愈发惊天动地。

        “宗主?!比烨霸诠愠∩舷稚淼男畚澳凶?,从山林深处走了出来,来到应兴然的身旁。

        他一过来,周边血池内的血水,如被煮沸了,突然冒出更多吓人的血泡。

        浸泡在里面的那些青年男女,纷纷惨叫连连,发出不似人类的叫声。

        应兴然脸色一冷,旋即喝道:“为了让血池之水保持充溢,器具宗每个月消耗的灵草灵药的价值,足足值三万玄级一品晶石!在外面,多少人希望能踏入此地,希望能在血池内浸泡,你们别辜负了器具宗对你们的厚爱!”

        血池中,一个个惨叫着的男女,龇牙咧嘴的点头,暴喝道:“必不辜负宗门厚爱!”

        应兴然满意点头,神色一正,冲那体型雄伟的男子吩咐道:“琅邪,在宗门之中,有些人来自于暗影楼,在城内,也有一些人属于暗影楼。我担心暗影楼的人,会对宗门有所想法,会想尽一切办法去杀秦冰,你也知道,暗影楼的人,在杀人上很有手段,许多方法花样层出不穷?!?br />
        名叫琅邪的中年男子点头,然后问道:“宗主的意思?”

        “我不希望在秦冰的身上,发生任何的意外,就算是发生意外的可能性,我也希望能提前掐灭?!庇π巳怀辽?。

        “我知道该怎么做?!崩判凹虻セ卮?。

        应兴然淡然一笑,一下子就放心了,“嗯,我来就是要说明此事,希望你能妥善处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宗主,我有一个不情之请?!崩判昂鋈坏?。

        “你说?!庇π巳簧袂橐徽?。

        “等秦冰从广场走出,请宗主将他送往这里,让我来调教他一番?!崩判坝锲涞?,脸色却极为认真,“血矛自然会悉心?;に?,但他本身如果也有一定的战斗力,那血矛会轻松许多,他的安全也能得到更大保证?!?br />
        应兴然皱眉,似乎有点犹豫,“他不应该在武道上多浪费时间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换了别的人,我绝不会提出这个要求?!崩判俺辽溃骸暗煌?。他只要花费很少的时间,就能在这里大幅度提升战斗力。而且,以他的天赋,将来必当会遭遇种种特殊针对,他需要一定的力量来?;ぷ约??!?br />
        应兴然沉默了。

        他知道琅邪说的没错。

        能领悟十二根灵纹柱的奇才,将来能带给器具宗何等局面,连傻子都能看明。

        那些和器具宗有着积怨,亦或者和器具宗存在竞争的势力,会眼睁睁看着器具宗迅速崛起?

        而要遏制器具宗的壮大,只需在最初的阶段,只要杀一个人就能实现,他们会怎么做?

        “好,等他将灵纹柱上的奇妙洞察,我会征询他的意见,看他愿意不愿意来这里待一段时间?!庇π巳坏阃?。

        “多谢宗主?!崩判暗?。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“昨天刘福炼器的时候,熔炉发生大爆炸,他直接被炸死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前两天赵玉外出办事,好像遇到一头灵兽猎食,在城外被咬死了。这是童长老说的,也不知道真假,奇怪,器具城的城外,怎么会有高阶的灵兽出没?”

        “王通好像也失踪五天了?!?br />
        器具宗的内部,有不少弟子平常讲话的时候,会忽然说起这些事情。

        器具城的城内。

        谢静璇和梁忠两人,都在等候和器具宗的交易达成,在等候的这几天,两人都尽量不出城,只是派人去打听消息。

        “之前被我们清扫的那庄园,又被人重新扫荡了一圈,黑影死了,就死在那里,我过去的时候,看到他尸身正在消融?!绷褐宜档?。

        屋内,谢静璇默不作声,冷眸却光熠闪烁。

        “风区一家名叫暗兰阁的店铺,昨夜所有店员被杀,没有一个人存活下来。根据我们的消息来看,那暗兰阁应该是暗楼的人掌控,和影楼一般都甚少来往?!绷褐壹绦?,“我收到消息,就在器具宗的内部,最近都不断有人莫名死亡。那些人,以前都是从暗影楼和他们下属地界走出来的,现在都一个接着一个死去?!?br />
        谢静璇轻轻点头,说道:“血矛开始清场了,不管宗门内,还是器具城内,只要和暗影楼沾上关系的人,都在被清扫的行列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为了这个秦冰,应兴然还真是能狠下心来,我听说有三个内宗弟子,都被直接抹杀了。那三人,也是器具宗倾尽心血造就的,有一人只是和暗影楼一名强者是叔侄关系,也都遭受了无妄之灾?!绷褐铱嘈?。

        “他一点风险都不想担?!毙痪茶芮宄π巳坏南敕?,“为了这个秦冰,他会铲除所有暗影楼的爪牙,以后也不会允许暗影楼的人进出器具城,在梁央祖没有明确表态,没有主动服软之前,器具宗绝不会对暗影楼解除戒备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梁央祖死了一个最疼爱的儿子,不知道会怎么做,不知道他能不能忍耐下来?!绷褐业?。

        “梁央祖如果能忍,他就不是梁央祖了,应兴然就是因为知道他的脾性,所以才毫不犹豫下手?!毙痪茶×艘⊥?,然后说道:“等和器具宗的交易结束,我们尽快出城,否则怕是会牵扯进去?!?br />
        “看来要起风波了?!绷褐腋刑?。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群山中,一座座楼阁坐落在山间阴暗处,那些楼阁明显分成两边。

        许多眼神冷漠阴寒的武者,在那些楼阁内走动着,彼此间见面都像看不到对方。

        他们从不会交流。

        那么多楼阁,那么多的武者,都在四处走动着,可其中竟然没有传来喧嚣声,仿佛那些楼阁内的武者,全部都是哑巴,都不会讲话。

        “少扬死了?!绷貉胱娲佑奥ダ吹桨德?,在一栋楼阁的地底密室中,冲着暗楼的楼主帝十九说道。

        帝十九瘦瘦小小,缩在密室的阴影中,如一缕残魂。

        “他是你儿子,你怎么做都可以,但和我无关?!卑德ヂブ鞯凼盼耷榈?。

        “让少扬前往器具宗,此事你也亲自点头的,如今少扬惨死,你难道一点不管?”梁央祖眼眶深陷,鼻梁却异常高挑,这让他显得阴鸷无比,给人一种阴狠枭雄的感觉,“我儿子被杀,若是暗影楼没有一点动静,以后暗影楼如何立足这片土地?”

        “暗楼和影楼,一直都是互不干涉,所以你影楼的事情,由你影楼自己解决?!钡凼鸥静晃?。

        然而,他这番话才落下,在他左手边上,一个铃铛突然响了一下。

        帝十九皱眉,一只枯爪般的手,将那铃铛扯在手里,聆听铃铛内部的讯息。

        过了一会儿,他脸色渐渐阴寒下来,自语道:“琅邪,你竟敢连我的暗兰阁都下手,你这是想逼着我找你一战吗?”

        梁央祖神情微震,期待的看向他。

        “那好,我就如你所愿,看看隔了这么久后,你是否还能胜我!”帝十九冷森道。

    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