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谢祖国:中国(南京)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-01-30
  •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-01-30
  •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-01-30
  • 粉丝经济时代:流量越大,责任越大 2018-01-30
  •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-01-30
  • 网友反映: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-01-30
  • 林肯MKX 售44.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-01-30
  •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? 2018-01-30
  • 《不灭的延安灯火》——中红网 2018-01-30
  • 图说龙江: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-01-30
  •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当前位置: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> 修真小说 > 灵域 > 第一百六十三章抹杀天骄!

    第一百六十三章抹杀天骄!

  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.24x25.com     器具宗的宗门口。

        不少器具宗的弟子进进出出,很多兜售灵材的商人也守在这里,盯着从中出来的门人。

        秦烈就这么站在门口。

        从他身上流荡出的生人勿近寒意,让那些在门前来往的人,都神色惊变,都暗暗诧异打量着他。

        “咻咻咻!”

        灵器在虚空急速飞荡的啸声,远远传了过来,很多武者闻声变色,下意识地看向啸声传出的方向。

        一个青色月牙释放出蒙蒙青光,从远处一条巷子口陡然飞出,犹如划破苍穹般的长虹,朝着器具宗这边射来。

        漠然站定的秦烈,眼中突然射出奇光,猛然看向那青色月牙,“青月!梁忠的青月!”

        “嗡嗡嗡!”

        青月发出怪啸,在炎炎烈日下,飞射出束束青色光刃,如星雨落向一个方向。

        在那里,梁少扬正在极速逃窜,飞驰间鲜血飞溅,在石地上开出一朵朵鲜艳的血花。

        “梁少扬!那是内宗的梁少扬!”

        “光天化日之下,竟然有人胆敢在器具城追杀梁少扬,我没看花眼吧?”

        “听说器具宗的宗主,已经选定梁少扬为接替人了,连宗门秘典都交给他保存了,谁这么猖狂,胆敢在器具宗杀人?”

        宗门口,也有不少别的势力武者,他们看到那场景后,也立即停了下来,满脸骇意。

        这时候,秦烈眼中的冰寒也更重了,他直勾勾看向迅速掠来的梁少扬。

        “龙鳞甲!”

        梁少扬人在奔驰间,忽然一把将身上外袍撕碎扔掉,将贴身的珍奇甲胄给显露出来。

        那是一件以深海水玉龙的龙鳞编织而成的甲衣,当年由器具宗宗主应兴然亲手炼制,这件玄级四品的龙鳞甲,在器具宗也都小有名气。

        眼见青月袭来,梁少扬右手一拳捶在他的心脏处,自己也是闷哼一声。

        出奇地,那龙鳞甲瞬间碎散,一片片银灿灿的鳞甲,从他身体疾飞上天,组成一面银色盾牌。

        青月的光刃,都射击在那面银色盾牌上,打的那盾牌火光熠熠。

        梁少扬没多看龙鳞甲一眼,趁势逃走,他以一件玄级四品灵器的报废,来换取逃生的希望。

        青月终究还是棋差一招,没有能够在他进入器具宗之前,将他给灭杀掉。

        巷子口,一地尸身肉块散落,血腥味刺鼻。

        除了黑影遁入地底逃走,所有随同梁少扬出现的影楼武者,这时候都被森罗殿杀光。

        谢静璇提着鲜血滴落的镰刀,和梁忠在巷口阴影处站定,一起看向远处器具宗的宗门。

        “失败了?!绷褐疑艏枭?,“他回去只要说明是我们动的手,器具宗的血矛马上就会对我们展开追杀,现在我们立即出城,兴许还能有一丝希望?!?br />
        谢静璇眼神冒着刻骨的恨意,“我想冲进去杀了他!”

        “那是送死?!绷褐乙痪?,忙道:“在器具宗内,我们休想动梁少扬一根毫毛,过去也只是白白将我们暴露在血矛的视线下?!?br />
        谢静璇也知道这么做不理智,暗中运转灵诀,她强行逼迫自己冷静下来,说道:“立即撤离器具城!”

        梁忠点头,“好!”

        “梁少扬!今天我要你的命!”就在此时,从器具宗的宗门口,传来了一声冷喝。

        “嘭!”

        只见那就要冲入器具宗宗门的梁少扬,飞奔的好好的,突然一头跌落在地,摔得一脸鲜血。

        “重力??!数倍的重力??!”很多人惊叫起来。

        已经转过身子,正准备立即撤出器具城的谢静璇和梁忠,听到惊叫后,下意识回头。

        他们看到梁少扬竟在器具宗的宗门前被人给拦下!

        于是,两人抬起的脚步又停了下来,一起愣然看向杀气腾腾的秦烈,看着他在梁少扬还没有站起时,疯狂冲击而来。

        “咚!咚!咚!”

        秦烈每踏出一步,脚下坚硬的石地都如被锤击的皮鼓,发出很强烈的震动。

        谢静璇和梁忠境界高深,他们略一感知,都不由看向脚下,惊奇道:“大地的脉动!”

        “寒冰之刃!”

        一柄晶亮的冰刀,从秦烈手上凝结出来,寒光熠熠,锋刃异常。

        冰刀一划,一条冰莹寒光陡然射出,朝梁少扬脖颈切割而来。

        围观者全部变了脸色,从秦烈这一击的动作,他们都看出秦烈不是口出威胁,而是真准备击杀梁少扬。

        这人疯了吗?

        很多人清楚梁少扬的身份,知道他如今在器具宗有着何等尊贵的地位,何等受宗主和三大供奉的器重。

        在器具宗的宗门口,在这么多人的眼睛下,竟然有器具宗的弟子,敢对梁少扬痛下杀手?

        这是何人?

        “秦冰!你这是自寻死路!”

        梁少扬猝不及防下,被突然加强的重力给扭倒,抬头后,发现一条寒力冷芒划来,心底一狠,张口就吐出一缕绿芒。

        那是一柄极小极小的剑。

        剑名“碎芒”,玄级五品灵器,乃大供奉罗志昌当年的得意之作!

        绿色小剑如绿色柳叶,轻如无物,在空中随风飘荡,灵动轻巧,却蕴含着碎石裂金的恐怖能量!

        “嗤!”

        森寒冷电被碎芒碰触,瞬间消散,绿色小剑威力不减,继续前行!

        “冰盾!”

        一面由坚冰厚厚凝实的盾牌,晶莹透亮,折射着太阳光亮,挡向绿色小剑。

        “喀喀喀!”

        冰盾倏一被碎芒射中,一霎那化为数百冰块,竟不能挡下绿色小剑的一击。

        秦烈变了脸色。

        在这一刻,他忽然意识到他手中没有灵器可用,秦山留给他的木雕,勉强算他唯一的一件灵器。

        但木雕不能曝光,否则他的真实身份立即就呈现出来,会惹来森罗殿元天涯的击杀。

        碎芒凝为一点绿色芒光,凌厉气势紧紧锁定他,刺透金石铁玉的锋芒,让秦烈浑身汗毛都竖立起来。

        “玄级五品灵器!”秦烈终于明白为何各大势力都畏惧器具宗的血矛了。

        “梁少扬!”

        他爆吼,一双眼瞳中雷电奇光交织,体内暴烈雷声轰轰。

        一股殛灭灵魂,抹杀生灵痕迹的精神冲击波,从他眼瞳内投射出去。

        梁少扬和他对视了一眼。

        只是一眼,梁少扬眼睛突然刺痛,如被钢针扎了,灵魂疼痛至极,如被冷箭穿透。

        心神瞬间失守!

        名为碎芒的绿色小剑,半空剧烈抖动,一下子失去了目标,没能继续盯着秦烈追杀。

        梁少扬心神对秦烈的锁定,至此宣告失败,他眼睛短暂失明,一惊后,忙全力防备。

        “炎狮火璃罩!”

        汹涌蓝色火焰,从他空间戒中蔓延出来,蓝火阴森诡异,凝为一头咆哮着的狂狮。

        狂狮蹲在他身前,无声的叫喊着,做出扑杀的姿势来。

        一层层纱帐般的蓝色光罩,在梁少扬身上凝结起来,将他给牢牢裹在里面,能帮助他抵挡任何攻击。

        梁少扬眼睛火辣辣的痛,什么都看不见,但却一点不怕,冷哼:“炎狮火璃罩是玄级四品灵器,我就算是一动不动,你也轰不破罩子!等我能看见你了,我会重新以意识锁定你,让碎芒杀了你?!?br />
        秦烈没有答话,他眼中电蛇收敛,灵诀重新变幻过来。

        冷漠冰寒的气息,从他周身扩散开来,炎炎烈日下,如忽然刮起了寒风。

        运转着寒冰诀,秦烈调集元府冰寒之力,让森白寒雾从全身毛孔喷涌而出,他精神念头逸入寒冰之意衍变的图画中,感悟寒冰彻骨的意境,助涨着自身气势。

        他步步朝着梁少扬走去。

        以他为中心,十步之内的空间寒冽如严冬,一层晶莹冰霜,先在他头发上凝结,很快覆盖他全身。

        “咔!”

        脚下结出冰块,森寒意境释放开来,天地如要冰冻。

        “好冷!”

        “怎么回事?天地要冰冻了一般?这是,这是意境?”

        “天哪,竟然是意境!”

        器具宗宗门口,许多围观者紧了紧衣衫,都生出一种来到冬日的可怕感,纷纷离秦烈远去。

        只要和秦烈拉远距离,他们就会发现寒意大幅度减退,又能重新从烈日处感受到炎热。

        秦烈心魂和寒冰之意融为一体。

        一层厚厚坚冰在他身上形成,化为天然的寒冰盔甲,一柄锋利的寒冰之刃,重新又凝结出来。

        他来到了梁少扬身前五步。

        梁少扬眼睛恢复视觉,他终于看到了秦烈,看到了大地的冰冻,看到了空气中的寒流。

        也看到了一柄劈来的寒刀。

        炫目寒芒灿灿,寒刀带着寒冰天地封印诸天的气息,刀芒所向,空间都被冰冻。

        炎狮火璃罩的蓝色火焰,在寒刀落下之前被寒气侵袭,白茫茫寒雾弥漫而来,蓝色火焰迅速熄灭,那一头咆哮的火焰狂狮,如飞灰消散。

        梁少扬身体忽然一僵。

        他血液流动不畅,筋脉被冰冻,灵海如结冰的海洋……

        寒冰之刃落下。

        “喀嚓!”

        梁少扬头骨碎裂,从眼睛、嘴角飞出的鲜血,都变成晶莹的红宝石。

        ——鲜血被冻住了。

        “秦冰!停手??!”

        唐思琪和莲柔、以渊冲到门前,看着此刻的场面,几乎都惊恐大喝。

        秦烈来到了梁少扬身前,像是没有听到三人的惊叫,没有一丝犹豫,将手中寒冰之刃刺入梁少扬的心脏。

        冰刃的另一端,从梁少扬后心突出,在烈日照耀下,冰刃尖端的寒光显得愈发摄人。

    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