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谢祖国:中国(南京)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-01-30
  •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-01-30
  •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-01-30
  • 粉丝经济时代:流量越大,责任越大 2018-01-30
  •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-01-30
  • 网友反映: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-01-30
  • 林肯MKX 售44.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-01-30
  •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? 2018-01-30
  • 《不灭的延安灯火》——中红网 2018-01-30
  • 图说龙江: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-01-30
  •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当前位置: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> 修真小说 > 灵域 > 第一百五十一章对面相逢不识君

    第一百五十一章对面相逢不识君

  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.24x25.com     漆黑深夜,雷声轰轰,闪电在天上蜿蜒扭动着,肆虐着夜幕,震慑着大地。

        电闪雷鸣中,磅礴大雨落下,像是天河倾泻了,雨珠串成线,一条条从虚空垂落下来。

        暴雨雷霆中,谢静璇如一缕白色幽灵,脚尖轻点一下湿漉漉的地面,身子便如柳叶般轻盈飞起,半空掠动数十米后,才会再一次落地,又一次飞起。

        恶劣的天气,又是深夜,器具城各大城区都人影寥寥,各条街道上几乎都不见行人。

        就连器具宗外宗一些负责巡逻的武者,在这暴雨下也都偷懒松懈下来,缩在各个据点躲避着暴雨。

        也是如此,幽灵般在街上掠动的谢静璇,并没有引起注意。

        她不时抬头看着天上劈射的雷霆闪电,一边辨别方向,一边悄然朝着秦烈的位置接近。

        “看雷电落下的架势,和他当时在石林山谷内对付噬魂兽有些相似,但他已经消失了快一年了,按道理应该不会在器具城出现……”

        谢静璇清冷的眼眸中,流露出疑惑之色,也觉得她的怀疑有点没来由。

        森罗殿要护送一批珍贵灵材前来器具城,要将那批灵材交给器具宗,因为数额较大,为了防止中途出现意外,加上她本身也有事情来器具城,所以她主动揽下任务,负责这次灵材的护送。

        从秦烈和李牧离开冰岩城算起,如今快有一年过去了,这一年时间,谢静璇利用森罗殿的情报网也在搜寻秦烈和李牧的踪迹,可惜到现在还是一无所获。

        森罗殿的元天涯,也不断安排人打听李牧的来历和消息,但也是没有一点进展。

        秦烈和李牧两人,仿佛凭空消失了,找不到一丝蛛丝马迹。

        她昨天刚到器具城,准备歇息一下,过两天亲自前往器具宗内宗,今夜正向麾下战将吩咐别的事情,猛地看到城内一处雷电异常,就起了心思,孤身一人前来查探。

        “会不会是他?”谢静璇皱着眉头。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“劈哩啪啦!”

        院子内,一道道闪电劈射下来,如刺目的闪电鞭子,狠狠地抽打在秦烈身上。

        秦烈全身光电耀目,如成了眩目的宝石明珠般,在漆黑的夜晚,他如日月般灿烂。

        端坐在石地上,他神色肃然,集中所有精神意识运转天雷殛,将在他体内冲击的雷霆闪电之力,一一汇入灵海。

        灵海中,一个璀璨夺目的雷电光团,如被苍天之手攥着搓揉夯实,变得越来越牢固。

        雷电元府!

        秦烈以心神观看着灵海内的变动,将四肢百骸内的雷霆能量抽取出来,如蚕丝般一遍遍缠绕在雷电光团上。

        “轰隆??!”

        雷霆暴烈之音,突地从雷电光团内部轰鸣出来,秦烈神情猛地一震,瞬间睁开了眼睛。

        “成功了!”秦烈眼睛亮的刺目,在他的眼瞳中,有条条细小闪电疾射。

        倾盆大雨落下,他全身湿透,脸上却都是惊喜,他一边感受着元府的形成,一边兴奋看着夜幕。

        看着夜幕中的道道闪电!

        他运转天雷殛,身如磁石,引动更多闪电劈射,以肉身来容纳雷霆闪电之力。

    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雷霆闪电渐渐消隐在九天云霄,雨势却更加可怕,如要淹没天地一般啪啪落下。

        “嗯?”

        就在他收手准备回屋换衣的时候,在此时变得灵敏的感知力,忽然觉察到一股强悍的生命波动接近。

        脸色微变,他立即变幻灵诀,以寒冰诀来聚集力量。

        只是一瞬间,他气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整个人都如同彻底改变了。

        先前运转天雷殛的时候,他是一种刚烈狂暴的气势,和雷霆闪电一般,像是随时都能爆炸开来,要以无比的疯狂来轰杀所有敌人。

        但现在,当他运转寒冰诀的时候,他像是变成了一块厚厚的寒冰。

        冰冷、阴寒、冷酷的气息,从他身上释放出来,让院子内的雨水迅速结冻。

        就连从天坠落的雨滴,也在快要落到他头顶之前,凝成小小的冰晶,打在他的身上时,传来“啪啪”的脆响。

        ——他身体表面也凝成了一层薄薄的冰晶。

        气质骤然一变的他,站在院子中,眼神冷冽没有一丝情感,冷冷看向前方一个屋顶。

        他瞳孔骤然一缩!

        “谢静璇!”他在心中惊叫起来。

        前方屋顶,淋淋大雨中,谢静璇身上蒙着一层亮银色光晕,她一袭白衣傲然站着,清冷的眸子,就这么凝视过来,落到了秦烈的身上。

        隔了快一年时间,两人在这个雨夜,在器具城再次见面。

        秦烈心境迅速平复下来,他沉默着,也不开口讲话,保持着寒冰意境在身,冷眼和她对视。

        “不对,身上的气息截然不同,面貌也不一样……”

        谢静璇看了一会儿,发现下方的青年和她所知的秦烈并不同,那种冰寒彻骨的冷意,和以前秦烈的气息几乎截然相反。

        两人都沉默着,对视了一会儿,谢静璇忽然点了点头,化为一道白色光影离去。

        秦烈不敢松懈,还是暗运寒冰诀,过了许久,等他确定谢静璇肯定走远了,他才回了屋内换衣服。

        “她有没有认出我?”秦烈不确定。

        “气息不同,长相也不同,分明不是一个人?!毙痪茶谟暌沟慕值郎戏陕幼?,眼中浮现一丝疑惑,“可为什么感觉像是一个人?奇怪……”

        半个时辰后,她回到原先的府邸。

        梁忠和十来名森罗殿的战将,这时候都回到屋内避雨,见她回来后,一行人神情都很迷惑,不知道在这么大的雨夜,谢静璇刚刚究竟去了何处。

        “今天就这样了,大家都好好歇息,明天雨要是停了,就把器具宗要的那一批灵材送过去?!毙痪茶木巢黄?,也就不打算继续多说下去,一过来就要结束谈话。

        她麾下的那些森罗殿战将躬身退下。

        只有梁忠还留在屋内,道:“小姐,为什么突然离开了?从那些密集的闪电位置,可看出什么蹊跷?”

        “不是他?!毙痪茶懒褐蚁胛适裁?,“和他差不多年龄的一个青年,修炼的是一种极寒之力,并非雷霆灵诀。那些密集的闪电,或许只是自然扭结而成,和那人应该没什么关系?!?br />
        梁忠也觉得不可能,点了点头,说道:“秦烈已经消失了快一年,我们和元天涯都在打听他的消息,至今都没有任何进展,的确不太可能出现在器具城?!?br />
        谢静璇手上空间戒一亮,一块增强型聚灵牌从她玉手掌心闪现,她两指捏着这块增幅聚灵牌,说道:“明天我们去一趟焰火山,找内宗的炼器大师问问看,看他们认不认得内部的灵阵图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卢大师看过后,说内部的两个灵阵图只是基础的聚灵阵图和增幅灵阵图,但复杂程度远远超过他对这两种灵阵图的认识。他很震惊,可他不能从中看不出什么,也就没办法确定炼制者的身份来历?!?br />
        梁忠回想起森罗殿卢大师当时的表情,也是暗暗惊异,“器具宗的那些炼器师,要比卢大师厉害太多,眼光和见识也肯定更加高超,说不定就能从那两个灵阵图内,看出炼制者的身份来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希望如此?!毙痪茶?。

        “还有那个梁少扬?!绷褐伊成醭料吕?,“查了那么久,才查到五年前的那件事,是由他一手主导!五年前他才十五岁,竟然就能那么阴狠,让我们损失的那么惨重!”

        “我亲自前来器具宗,一是为了护送灵材,一是为了让内宗炼器大师来辨别一下这聚灵牌,但最主要的还是来杀这梁少扬!”谢静璇冷然道。

        “影楼的三大影卫——灰影、黑影和血影,除了血影寸步不离影楼楼主,那灰影和黑影应该都在器具城,都在暗中?;ち荷傺?,听候他的吩咐和差遣?!绷褐抑遄琶纪?,“要对付灰影和黑影就已经很麻烦了,要杀梁少扬,还必须考虑器具宗的反应。他现在可不是外宗弟子,而是器具宗的新一代天才,深受宗主和三大供奉器重,被视为和唐思琪一样的宗主接替人……”

        梁忠叹了一声,“要是让器具宗知道我们杀了梁少扬,不但你我要承受血矛无休止的追杀,森罗殿可能都要面临器具宗的血腥报复。小姐,还请再慎重考虑一下吧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自然不能让器具宗查到是我们做的?!碧褐姨崞鹧?,谢静璇也是脸色微变,显然也对器具宗的血矛极为忌惮。

        “如果不能确保万无一失,最好就不要轻举妄动,不然,让消息走漏会非常麻烦?!绷褐矣秩?,像是不太赞同此事。

        “我心中有数!”谢静璇冷声道。

        梁忠暗叹,见她心意已决,也就没有继续多言,点了点头,就躬身退了出去。

        第二天,雨过天晴,万里无云。

        一大早,秦烈就返回器具宗,他来到宗门口的时候,神情微震,一眼看到梁忠正吩咐森罗殿的那些战将,把一个个大箱子运到外宗里面。

        童济华在门口微笑着,和梁忠有一搭没一搭的讲着话,看起来似乎挺熟。

    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