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谢祖国:中国(南京)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-01-30
  •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-01-30
  •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-01-30
  • 粉丝经济时代:流量越大,责任越大 2018-01-30
  •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-01-30
  • 网友反映: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-01-30
  • 林肯MKX 售44.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-01-30
  •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? 2018-01-30
  • 《不灭的延安灯火》——中红网 2018-01-30
  • 图说龙江: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-01-30
  •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当前位置: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> 修真小说 > 灵域 > 第一百三十六章高超伎俩?

    第一百三十六章高超伎俩?

  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.24x25.com     石楼内,如下过一场冰雪,石凳、石桌上、石地上冰霜凝结,酷寒气息让人通体冰冷。

        外面阳光高照,湖水波光浩淼,气温宜人,楼内如严冬时分,简直和外面就是两个世界,让唐思琪神色一变,禁不住惊叫起来。

        结冻的小作坊中,秦烈眼神漠然,没有一丝情感波动,似乎根本不知她的到来。

        秦烈依然在利用简单工具敲碎骨头,碾磨骨粉,从头到尾也没抬头看她一眼,当她是空气……

        唐思琪从小到大都在关爱中成长,来到器具宗后更是受所有人瞩目,是所有男青年的梦中情人,她走到那里都是焦点,惹火美艳的身影往往被一束束目光追随着,从不曾被人如此无视过。

        从秦烈身上,她没感受到正常男人应有的炙热目光,秦烈眼中的冷漠之意,让她非常不舒服,让她觉得像是受到羞辱。

        然而,她垂头去看木桶内骨粉的时候,明眸又是微微一亮。

        木桶中,秦烈碾磨出来的骨粉如黄纸烧成的灰烬,是真正的粉末,没有一个颗粒状。

        唐思琪忍着楼内的冰寒,来到木桶处,伸出一根晶莹玉指探入捅中,轻轻搅拌了一下。

        她眼睛愈发明亮起来,心中轻呼:“完全符合我的要求!就算是我亲自研磨,也就只能做到这种程度!”

        她最近的确需要一批优质骨粉来融入几件灵甲。

        身为器具宗内宗弟子,就算是天赋出众的她,也需要按时为器具宗炼一些灵器,一方面是为了保持炼器的手法娴熟,另外一方面,也是为了增加器具宗的收入。

        器具宗分发到各大器具阁的灵器,都是器具宗弟子和长老炼制出来的,得来的灵石又用在宗门上,购买各种各样的稀缺灵材,以供门内弟子长老们钻研炼器,提升炼器师的品阶。

        唐思琪原先让秦烈帮忙碾磨骨粉,并没有抱有太大期望,她让人送来的骨粉来历也比较特殊——大多来自于玄阴之地。

        玄阴之地的骨头,内部容易形成磷毒,容易伤害到磨粉者,还容易让磨粉者精神失控。

        对秦烈碾磨的骨粉,她本来没打算采用,因为她知道在五天时间内,要将那么多的骨头碾磨成粉末有多么的不容易。

        就算是成功了,磨出来的骨粉也绝对不可能达到她的要求。

        所以,她其实另有安排——她已经让童济华另外找了几个老一点的外宗弟子,帮她来碾磨骨粉。

        来这边前,她先看过那些原来的外宗弟子磨成的骨粉——也达到了她的基本要求了。

        她这趟过来,主要是为了羞辱和刁难秦烈,要让秦烈付出代价。

        ——对秦烈的骨粉,她一开始就没有想法,根本就没有准备采用。

        然而,如今她的一根玉指,在秦烈木桶内的骨粉中搅拌了一会儿后,唐思琪瞬间就改变了主意——她要用秦烈磨出来的骨粉!

        秦烈这里的骨粉,要比那些人磨出来的质量好了太多,大大超过了她的要求,也最为符合她灵甲的制作。

        “有好的用,干吗还要差的?”

        她小声嘀咕了一句,仔细去看小作坊内的骨材,发现运过来的两厢骨材,如今只剩下九根,其余都被磨成骨粉,她又检查了另外几个木桶内的骨粉,发现所有骨粉都是那么优质。

        “倒是个认真的人,在炼器上的态度……还算是可以,比很多敷衍了事者强了太多?!碧扑肩靼蛋档阃?,对秦烈的观感稍稍有了一点改变。

        也在此时,秦烈从无法无念的境界醒转过来,满屋子的森寒气息,随着他眼神的变化迅速收敛起来。

        “唐师姐?!鼻亓依淠?。

        唐思琪娇躯一颤,被他的忽然出声吓了一跳,旋即哼了一声,点了点头,说道:“你磨出来的骨粉质量还算可以,但你还有九根骨头没有完成,我先前说过,我要你五天内将所有骨头都磨成粉!”

        “还不到五天,我还有半个时辰?!倍俗诺那亓?,抬头冷然看向她,眼神嘲弄:“你好像记错了时间?”

        唐思琪被他漠然眼神一看,心中怒火腾腾就冒了出来,又忽然想起了那天的场景,“你,你什么态度?”

        “我就是这个态度?!鼻亓医绞稚喜频纳床冀饪?,手臂和手背上的血口子显现出来,“研磨带有磷毒的骨粉,原本应该有专门的手套分发,以免磨粉者伤到自己?!彼聪蛱扑肩?,脸色更冷了,“我的手套呢?”

        唐思琪看着他手上的血口子,气势忽然一弱,“我,我不知道,我只是给出任务,相应工具的分发我才不管,也,也懒得去管?!?br />
        秦烈皱眉,低头沉默了一会儿,忽然挥手,如赶苍蝇一般满脸不耐,“请你离开这里,不要浪费我的时间,打搅我的工作。我还有半个时辰,我要在半个时辰内,将剩下的活做完做好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你,你很好!秦冰!老娘算是记住你了!”唐思琪跺脚,艳丽的脸蛋涨的通红,咬着牙退了出去。

        如一团火,她来到莲柔的雅致阁楼,怒气冲冲坐下,“气死我了,那混蛋气死我了!”

        “秦冰?”莲柔手拿一块木质灵板,正在内部刻画灵阵图,见她满俩怒容而来,就放下灵板笑问起来,“今天你是要去收货的对吧?怎么样?他是不是以最消极的态度研磨骨粉,弄几桶碎骨头给你?”

        莲柔和她想的一样,都当秦烈不会认真对待,会敷衍了事,以碎骨头来抵抗她的针对。

        “不是那样,那家伙碾磨出来的骨粉,比我让童叔找人弄的优质很多?!碧扑肩髌墓牡?,“就算是我亲自动手,也就能做成那样,不会比他弄出来的骨粉好——他这家伙的确很用心,弄出来的骨粉挑不出任何瑕疵?!?br />
    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生气?”莲柔微微动容,身子也坐直了,心里面愈发好奇。

        “他,他的态度,他看我的态度!和我讲话的态度!”唐思琪气急败坏,美艳的脸上写满了怒意,“在他眼中,我好像不是一个女人,不,不对,在他眼中我好像根本就不是一个人!他都没正眼看过我,拿我当空气一样,好像我连他屋子内的石凳石桌都不如!那混蛋,还说我克扣了他手套,关我什么事呀?都是那些外宗弟子分发的,我又没多嘴一句,他凭什么怪到我头上?”

        “思琪,你不是那么容易动怒的,但现在好像特别容易生气?!绷嵘钌羁醋潘?。

        “自从碰到那混蛋,被他烧着衣服起,我就觉得一肚子气,看谁都好像不顺眼了?!碧扑肩饕ё叛?,美眸内似有火焰涌动,“不行,我要制服他,我要他乖乖听话,要他绝不敢顶嘴!哼!”

        莲柔表情怪异起来,“思琪,你可真笨!”

        “什么?”唐思琪莫名其妙起来。

        “这是一种手段??!一种专门引起你注意的手段,就像是那神经病以渊当面要我选他一样,秦冰也是用这种方法让你留心他,你看,你不是着道了么?——这都是男人的伎俩!”莲柔一副很内行的样子,“和以渊的手段比起来,这秦冰要高超不少啊,你看,他都让你心乱了?你一旦乱了心,就可能被动,就要被他给吃住了!”

        此言一出,唐思琪像是回过神来,“你是说……他和以前的那些家伙一样,都是专门为了我而来?所不同的是,他采用了全新的手法,以点燃我怒火的方式,来吸引我的注意?”

        “就是这样!”莲柔很肯定。

        唐思琪微愣,旋即咯咯娇笑起来,艳丽的脸上神采飞扬,“原来是这个样子,有趣,真有趣!好久没碰到这么厉害的家伙了,哈,那我可要好好陪他玩玩了!”话到后来,她又咬起牙来。

        “注意一下梁少扬,他应该也是为你而来,可别着了道儿?!绷嵩俅翁嵝?。

        “那个早知道了?!碧扑肩鞯阃?,“我站在他旁边,稍稍动了动手段,他就心乱了,肯定是心里有鬼!”

        “诗诗的哥哥……对你好像也有点想法?!绷嵴遄昧艘幌?,轻声说道。

        “庞峰?”唐思琪黛眉一皱,然后摇了摇头,“应该不会,他很少主动和我接触,心里面只有他妹妹,他大多时间都在苦修武道,一心想成为外宗长老,你可能想太多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希望是我想太多了?!绷嵋裁患绦馐拖氯?。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“哥,你应该主动一点,你不稍稍表露心迹,她永远不可能知道的?!毖婊鹕缴浇畔?,那波光熠熠的湖泊旁边,庞诗诗看着湖面,轻声说道:“那么多人追求唐师姐,很多她可能连名字都不记得,你要是不说,她什么时候会看向你?”

        湖边,庞峰如铁石般朝湖静坐,沉声道:“诗诗,我的事情你不用操心,你将精力用在炼器上就行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怎么能不操心?”庞诗诗秀气的皱着鼻子,“不说以前的那些家伙,也不说内宗的一些师兄了,就说这趟新加入的人,那梁少扬和秦冰也都是为唐师姐而来,梁少扬是暗影楼影楼楼主的小儿子,境界不比你低,相貌也不弱于你,他竞争力可不差呀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还有那两百三十号秦冰,我现在还没打听到他的出身来历,但这家伙手段了得,虽然卑鄙无耻了一点……可他已经成功达成了目的,直接就被唐师姐选定为助手,以后接触唐师姐的机会将越来越多?!?br />
        “……人家说日子久了也会生出感情来,他现在优势很明显,比梁少扬还要高明一点。能想出那种无耻主意的家伙,一定是个非常阴险的家伙,他过来时肯定就有全盘计划了,要是给他经常在唐师姐旁边转悠,那你可真是危险??!”

        “我说了,你少为**心!”庞峰沉喝道。

        “算了,不管你,哼!”庞诗诗气恼地甩头走了。

        “两百三十号,秦冰……”在她离开后,庞峰皱了皱眉头,看着湖面嘀咕了一句。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另一边,一个和秦烈、以渊布局一样的石楼中,梁少扬神色阴郁。

        器具宗内宗弟子尹浩也在屋内,他几天前挑选了梁少扬为助手,此时在面对梁少扬的时候,他不但没有一点倨傲架子,神色中竟然还有一丝谄媚,“少扬,楼主最近身体还好吗?”

        “多谢师兄惦记,父亲一切安好?!绷荷傺锘毓窭?,“劳烦师兄将那秦冰的来历给我弄清楚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少扬放心,我正在让人调查?!币频阃?,然后说道:“唐思琪引起了两根灵纹柱的变化,深得现任宗主和内宗第一长老墨海的器重,她本身也真是炼器天才,不出所料的话,未来定然会是新的宗主?!?br />
        他看向梁少扬,“如果少扬你能打动她,和她结成连理枝,将来器具宗就会成为暗影楼的灵器库,所有器具宗的炼器师都会为暗影楼服务,让暗影楼的实力瞬间攀升到新的高度!”

        “我自然明白?!绷荷傺锇寥坏阃?,“我来器具宗的目的,就是为了这个,为了她唐思琪!”

        “但你现在就有一个绊脚石?!币频?。

        “秦冰?我会尽快扫清这个阻碍!”梁少扬冷哼。

    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