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谢祖国:中国(南京)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-01-30
  •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-01-30
  •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-01-30
  • 粉丝经济时代:流量越大,责任越大 2018-01-30
  •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-01-30
  • 网友反映: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-01-30
  • 林肯MKX 售44.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-01-30
  •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? 2018-01-30
  • 《不灭的延安灯火》——中红网 2018-01-30
  • 图说龙江: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-01-30
  •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当前位置: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> 修真小说 > 灵域 > 第一百三十五章 庞峰

    第一百三十五章 庞峰

  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.24x25.com     金色光团如滚石,烟花绽放般灿烂,轰然砸向以渊手中撑着的雨伞。

        “蓬蓬!”

        以渊手中雨伞华光飞溅,一股沉重万钧的压迫力,从伞面上透射而来,如山岳镇压。

        以渊闷哼一声,身子颤抖了几下,脸上显出不健康的红润。

        伞下面的秦烈,也是被震的膝盖一软,好像被人狠狠按了一下,差点就承受不住的一屁股坐下来。

        “庞峰师兄!”

        “庞峰师兄来了!”

        先前被以渊伞面紫色虹光射击的那些器具宗外宗弟子,忽然惊喜叫了起来,眼中隐隐带着一丝敬畏。

        一名身高超过一米九,相貌英伟雄阔的青年男子,身穿一件金灿灿的甲衣,突然在饭堂门前现身。

        他倏一出现,饭堂内都流荡着五行金锐之力,他本人也如出鞘的利剑般,给人一种锋芒毕露的锐利感。

        “庞峰……”以渊看向突然到来的青年,皱着眉头将雨伞收起,低声对秦烈道:“小心一点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刚刚就是你口出狂言?紫雾海的以渊?”庞峰阔步走来,身上流露出一种狂烈霸道的气势,他沉着脸,冷眼看向以渊,又盯着秦烈看了一眼,道:“每一年都有新弟子入宗,但是像你们一样跋扈者倒是不多,没有通过考核前,就敢调戏内宗弟子,简直不知天高地厚!”

        “我们爱怎么做,那都是我们的事情,不劳庞峰师兄操心?!币栽ㄐθ菸潞?。

        “看来这次真有不少刺头进来?!迸臃搴吡艘簧??!吧砦忝堑氖π?。我有义务教教你们规矩?!?br />
        庞峰两手握拳。拳头上套着两幅精美华贵的金色拳套,两幅拳套明显为他度身量造而成,恰好将他两手紧紧包裹住。

        他撞击了一下拳头,拳套上金光四溢,一股沉重狂烈的气势轰然爆发出来。

        “金石陨落!”

        庞峰低喝,突然施展出一种拳法,两手拳头挥动间,金灿灿的拳印凝为金色滚石。

        一块块拳大的滚石。皆是金光耀目,以纯粹金锐灵力凝结而成,仿若陨石坠落一般,狠狠砸向以渊、秦烈两人头顶。

        “雾结!”

        以渊脸上笑容依旧,他运转灵诀,身上忽然涌出浓浓紫色烟雾。

        紫色烟雾波涛般翻滚着,神奇凝为一个模糊的紫色灵兽,那灵兽张口做出吞咽的姿势,竟将一块块金色滚石给吃了下去。

        “啪啪!”

        秦烈就在以渊身旁站着,他看到从以渊的袖口之中。跌落团团金光,金光落到地上。让饭堂内石板地上的石块纷纷炸裂爆碎。

        当浓浓紫色烟雾凝结,旁人眼中的以渊和秦烈便消失不见,也只有秦烈离的如此之近,才知道以渊虽然表情轻松,其实已经运转了全身灵力,来抗衡庞峰那滚滚落来的金色陨石。

        他也看出了以渊的疲态……

        “庞峰开元境后期修为,离破开万象境也只有一步之遥,金色灵力浑厚至极,我硬抗不过他?!痹谇亓易急覆迨质?,以渊压低声音说了这么一句,然后又道:“算了,我们先走?!?br />
        浓浓紫色烟雾忽然一收,那烟雾凝为的灵兽也往最近的一扇门挪移去,“庞峰师兄,我们有事先走一步,你不用送了?!毖涛砟诖匆栽ㄉ?,等声音飘忽到饭堂外面的时候,紫色烟雾也就慢慢消散掉。

        充斥在饭堂内的恶臭味,也自然而然没了,这时候庞峰才回过头,对身后一人说道:“诗诗,那两个混蛋走了,臭味也散完了,过来吃点东西吧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嗯?!币幻Q崛醯纳倥?,和庞峰有着七八分相似,乖巧的从外面走了进来。

        “原来是诗诗也从内宗回来了,难怪庞峰师兄会突然这么愤怒,对那两个新人大发雷霆?!庇腥嘶腥坏?。

        “庞峰师兄最痛爱他这个妹妹,他是为了怕妹妹被人欺负,才陪同妹妹来的器具宗。那两个混蛋一身臭味的来饭堂搅乱,让诗诗无法踏足饭堂,自然就激怒了庞峰,不然以庞峰师兄的沉稳性子,不见得就会多管闲事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嗯,活该他们倒霉?!?br />
        众人议论纷纷。

        秦烈和以渊两人,这时候回到了秦烈的石楼,以渊叹了一口气,道:“本来只是想震慑一下别的外宗弟子,没料到碰到了庞峰这家伙,也算是我们倒霉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庞峰?”秦烈低着头,想了一下,说道:“此人九个元府力量充沛,身体坚如铁石,修炼的灵诀强悍霸道,的确是个人物?!?br />
        “那是当然?!币栽ǹ嘈?,“庞峰是云霄山这十年最有天赋的家伙,他在云霄山‘金石诀’的造诣上非常精湛,被誉为云霄山的一块‘浑金’,也被云霄山的山主寄予了厚望。他当时表明态度要尾随妹妹来器具宗的时候,整个云霄山都急了,据说云霄山的山主还亲自找了他谈话,希望他能留在云霄山,说云霄山会倾尽全力栽培他……”

        秦烈凝神倾听。

        以渊旋即摇了摇头,“庞峰的爹娘以前都是云霄山著名武者,可惜很早就战死了,他也没什么亲人,只有一个妹妹庞诗诗。这么多年来,他都是和妹妹相依为命,几乎是一个人将妹妹拉扯大,在庞峰眼中,妹妹庞诗诗就是他的全部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庞诗诗对炼器有兴趣,想成为炼器师,要来器具宗,庞峰也就跟了过来。为此,他甚至拒绝了云霄山山主的挽留,拒绝了云霄山的倾力栽培……”

        以渊停顿了一下,说道:“这种家伙值得钦佩,他今天暴怒出手,必然是庞诗诗也在外面,要进饭堂吃饭。你我两人的气味……应该是影响了庞诗诗。所以才会激怒了他?!?br />
        以渊不好意思起来?!斑??;褂芯褪俏也灰欢ㄊ桥臃宥允?,本来也理亏,能避开他就避开吧?!?br />
        秦烈暗暗点头,对以渊这个人有了一点好感,也记住了庞峰这个人物。

        “庞峰和庞诗诗一起来的器具宗,一开始两人都是外宗弟子,但很快庞诗诗在炼器上的天赋展露出来,顺利进入了内宗。被内宗各大长老看好?!币栽ㄓ纸樯芰似鹄?,“庞峰对炼器没有兴趣,一心想在武道一途上有所建树,他在器具宗外宗进步也很快,被外宗长老青睐,可能会在将来成为外宗长老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外宗的长老,不一定都喜爱炼器,不一定有什么炼器上的能力?!币栽ń馐?,“器具宗分散在各地的器具阁,需要有实力的人物坐镇。灵器的运输也需要有强者护送,一部分内宗弟子精通炼器。但不喜战斗,外出时也需要专人进行?;ぁ?br />
        “因此,器具宗必然需要强者坐镇,需要强大武力来支撑,器具宗的外宗长老,就充当这种角色。庞峰从一开始进入器具宗,就是奔着外宗长老的位置而来,准备以武力在将来?;っ妹门邮?,让庞诗诗能够无忧无虑的专心炼器?!?br />
        以渊笑看着秦烈,“我对炼器也没兴趣,也就是最近半年临时找我们那边的炼器师学了点炼器知识,来应付一下入门的测试。我其实和庞峰一眼,也是盯着外宗长老的位置过来的,他是为了亲情,为了?;づ邮?,而我是为了爱,为了将来能?;の业牧帷?br />
        “你呢?你是真想学习炼器,还是为了唐思琪而来?”以渊忽然道。

        “为了炼器?!鼻亓掖鸬?。

        以渊呵呵笑了笑,点头说道:“学习炼器和追求美人儿并没有冲突,我看你为了唐思琪更多一点,哈哈?!彼牧伺那亓壹绨?,语重心长道:“秦兄的道路比我艰难,那唐思琪身为器具宗最美的明珠,不知让多少人垂涎欲滴,她要比莲柔难追求多了,你的竞争者,也要比我的多很多。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,那暗影楼的梁少扬……也是为唐思琪而来,秦兄还是早有心理准备的好?!?br />
        秦烈脸色漠然,没有接以渊的话。

        接下来五天,秦烈以纱布将两手和手臂都缠住,忍着骨头内磷毒的乱神气味,专心致志地研磨骨粉,一丝不苟的将骨粉磨成比细沙还要细小许多倍的粉末,以比唐思琪的要求还苛刻的态度做事。

        这五天,他暂时停止了武道上的修炼。

        他专心碾磨骨粉时,尝试进入无法无念的状态,以灵魂在镇魂珠内感悟寒冰图卷的奇妙。

        他在工作时,如同一具冰雕,浑身生机隐匿,体内寒气外溢,让小作坊内冰寒彻骨。

        有时候,他的灵魂意识飘飘忽忽的,仿佛进入了寒冰图卷的天地……

        他仿佛瞬间到达了极寒山脉的地底,如赤身裸体的站在漫天冰雪之中,体悟着寒意腐蚀骨头肌肉,一点点侵蚀心灵的冰寒感。

        “寒冰图卷,或许可以试试在灵板中描绘出来,如刻画灵阵图一样,将它绘制在灵板内……就当灵阵图对待?!痹谖薹ㄎ弈畹淖刺?,他眼中没有情感波动,机械地碾磨着骨粉,脑海中的波动却非常强烈。

        “两百三十号,叫秦冰,总算是知道你的名字了!”唐思琪怀着看秦烈难堪的心思,容光焕发地站到门前,娇喝一声后,就推开石门闯了进来,“秦冰!五天过去了,我看你有没有能完成任务,要是没完成,你一个贡献点也得不到!”

        彻骨寒意扑面而来,唐思琪浑身一个激灵,娇躯都颤栗起来。

        她看了一眼石楼内的场景,禁不住捂嘴惊叫起来,美眸中满是浓浓异色。

    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……)

        ps:ps:今天最少三更,求一下乱七八糟的票,什么都行~~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