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谢祖国:中国(南京)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-01-30
  •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-01-30
  •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-01-30
  • 粉丝经济时代:流量越大,责任越大 2018-01-30
  •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-01-30
  • 网友反映: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-01-30
  • 林肯MKX 售44.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-01-30
  •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? 2018-01-30
  • 《不灭的延安灯火》——中红网 2018-01-30
  • 图说龙江: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-01-30
  •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当前位置: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> 修真小说 > 灵域 > 第一百三十四章 苦差

    第一百三十四章 苦差

  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.24x25.com     “来,这边,把东西都搬过来!”唐思琪娇声招呼。

        她穿了一身玫红色紧身长裙,那长裙将她丰腴惹火的身姿全部勾勒了出来,让身后三名器具宗外宗弟子看的眼睛都要喷出火来。

        三名器具宗的外宗弟子,抬着两大箱子骨材过来,搬运到了秦烈的石楼门前。

        “你们下去吧?!碧扑肩骰邮?,将三个恋恋不舍的外宗弟子驱散,然后扬声叫喊:“两百三十号!两百三十号!”

        “叫你呢?!币栽ǖ氖ブ?,以渊幸灾乐祸地笑了起来,“我就知道她应该要过来了?!?br />
        秦烈皱眉,无奈从这边离开,返回自己了的石楼。

        石楼门前,堆放着两个大箱子,巷子内都是灰白色骨头,很多骨头光滑洁白,但也有一部分骨头腐朽了,表面灰白相间,隐隐有磷光闪烁。

        “帮我把这些骨头研磨成骨粉,要比细沙还要细,一斤骨粉兑换一个贡献点?!?br />
        唐思琪笑吟吟地看着他,美眸中满是不怀好意,“给你五天时间,超过时间了,就当你任务不能成功完成。那就……一个贡献点也得不到,嗯,你好自为之吧,五天后我会再来?!被鞍?,她咯咯娇笑着欢快离开。

        秦烈沉着脸,将两大个箱子搬回石楼,沉吟了一下,就着手行动起来。

        骨粉是一种常用的灵材,能融入很多器物内部,增强器物的契合度,让很多特殊器物变得坚硬。

        骨粉也能融入灵甲当中。让灵甲防御力增强?;鼓茏鲆?br />
        秦烈知道在三天前得罪了唐思琪。在器具宗的前期定然不会有好日子过,也早就有了心理准备,所以老老实实以现有的工具碎裂骨材,将那些碎骨头以磨具碾压成粉末,装入一个木桶中。

        “嗤!”

        一点磷火从一根骨粉内溅射出来,落到他手背上,他手背一块肉突然腐烂,刺痛异常。

        小作坊内传来磷火的难闻味。秦烈嗅了几口后,脸色变得微白,觉得心烦意乱,再也没办法静下来。

        “我那边太臭了,来你这里歇歇,顺便看看你的任务?!卑硎狈?,以渊带着冲天臭味过来,闯入了秦烈的石楼,一边说着话,一边去看秦烈在干什么?!把心ス欠??这活儿要轻松许多,那唐思琪没怎么样你???”

        “你再看看!”秦烈冷声道。

        以渊走上前来。凝神看向秦烈两条手臂,发现在秦烈臂膀和手背手心上,多出许多血口都是被磷火腐蚀的。

        “磷毒?”以渊脸色一变。

        秦烈点了点头。

        以渊神情难看起来,“看样子送来的骨材之中,有一部分来自于阴气极重之地,而且有了一定的年头,这样才能在骨材内部形成磷毒。磷毒腐蚀力非常强,一旦溅射到人身上,肌肤立即要溃烂,磷毒的气味……也容易让人心烦意燥,甚至会诱发走火入魔,导致人精神失控……”

        他深吸一口气,“看来你的活儿比我还要棘手?!?br />
        顿了一下,以渊点了点头,又道:“……这也难怪。你当着一百号人的面,差点让唐思琪衣裙全部烧掉,害的她明明恨你入骨,还不得不搂紧了你。这可能是唐思琪最耻辱的一刻,她要是简简单单饶过你,那才真正有鬼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我们必须要对她们的吩咐言听计从?”秦烈冷声道。

        “她们是内宗弟子,而且……她们还专门挑选了你我为助手,按照器具宗的规矩,我们还真要听她们的命令行事?!币栽ǹ嘈?,“除非你我也能成为内宗弟子,身份地位和她们同级,这样就无需听她们的命令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怎样才能成为内宗弟子?”秦烈再问。

        “要内宗的长老认可,要你证明你有成为强大炼器师的天赋,需要你在炼器上展现潜力……”以渊笑看秦烈,“当然,还有一个最简单的办法,也是最快的一条途径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什么?”

        “只要你能在十二根灵纹柱下面有所收获,能引起任何一根灵纹柱的变化……你就能立即踏入器具宗的内宗,而且还能得到内宗所有大人物的认同,将你当成器具宗未来的希望对待!”

        “灵纹柱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呵呵,我随便说说,你不用当真的。最近三十年来,器具宗也只有墨海、唐思琪两人在灵纹柱上有所收获,每天灵纹柱下面都有器具宗弟子观摩,但只是白白浪费时间。没有慧根,没有卓绝潜力,休想通过灵纹柱获取大机缘?!?br />
        以渊也不管他身上臭味冲天,自顾自坐下来,宽慰秦烈道:“先忍忍吧,那两个女人现在也是一时气愤,才拿我们俩撒气,等她们气消了,也就不会继续刁难我们了?!?br />
        秦烈沉默不言,脑海中又渐渐现出玄冰图卷来,心中对那十二根灵纹柱有了想法。

        半年前,他将储灵、聚灵、增幅、固韧中的固韧阵图成功刻画出来后,隐隐感觉到镇魂珠的第二扇门渐渐要解封了,觉得很快就能冲破封印,看到后面的一片天地。

        然而,因为寒冰之意衍变的寒冰图卷,忽然在那片天地凝为图画,快要打开的那一扇门似乎又被封死了。

        仿佛只有领悟了寒冰图画的精妙之处,将这片天的所有阵图、画卷都给了解透彻了,才能继续冲击下面的空间。

        “寒冰图画和十二根灵阵图很相似,如果能领悟到寒冰图画的精髓,或许也就能看明白十二根灵纹柱上刻画的图案,这样也就能轻松踏入器具宗的内宗?!鼻亓野蛋邓剂孔?,决定要花费更多心思在寒冰图画的领悟上。

        “走,先去弄点东西吃,饿死了?!币栽▎铝艘徽笞?,然后忽然来了这么一句。

        “吃饭需要贡献点吗?”秦烈回过神来。

        “这个倒是不用,嘿,包吃包住肯定是必须的?!币栽ㄈ魅灰恍?,扯着秦烈就往外面行去,“你跟着我就行了,我知道饭堂在什么地方,你我两人一道儿走,保证人神都要退避三舍?!?br />
        他摆明了不准备洗澡换衣,也不让秦烈将身上磷毒气味散掉,两个瘟神一道冲向饭堂。

        以渊身上一股灵兽胆汁的冲天臭味,秦烈手臂上还有磷毒腐蚀的血口,也是一股子酸味,他们俩往饭堂行去的时候,所有遇到他们的器具宗武者都是捂着鼻子,厌恶的远远躲开来。

        待到两人来到器具宗饭堂的时候,本来菜香缭绕的饭堂,立即就被臭味笼罩。

        “妈的,谁掉进粪坑后没冲洗就来了?”在饭堂吃饭的器具宗弟子,一个个轰然站起,捂着鼻子破口大骂。

        “是那天的九十七号!还有两百三十号!”一人脸色一寒,叫道:“各位师兄,就是这两人色胆包天的对唐师姐和莲柔师姐出言不逊,那两百三十号还对唐师姐下了毒手,该死一万次!”

        “妈的,原来就是这两个家伙!”

        “果然和身上的屎味一样,一看就是两个屎人,这俩混蛋估计特意来埋汰我们的,这是要臭死我们??!”

        “教训他们!”

        “早看这两人不顺眼了!”

        七八名器具宗的外宗弟子,撩起袖子就怒气冲冲过来,身上灵力涌动,手中许多零碎灵器已率先一步落来。

        “叮铃铃!”

        一串悦耳铃声响起,点点碎星般的寒光从天而来,仔细一看,发现碎星般的寒光来自于一种指甲盖大小的金属片。

        那些金属片磨的很薄,很锋利,寒光熠熠,还附有不弱的灵力波动。

        “嘭嘭!”

        金属片飞来后,落到石桌上,石块都被射的炸裂起来,一看就是威力不凡。

        秦烈心中掂量了一下,在犹豫要不要动用天雷殛的时候,以渊猛地上前一步,忽然潇洒撑开一把伞。

        那伞将他和秦烈一并挡住,雪片般落来的金属片,射在那伞面上,溅射出金灿灿火星。

        以渊脸上露出温和的笑容,眼中却有了一种锐意,低声对秦烈说道:“大概所有外宗的弟子,都将我们当成眼中钉,如果我们不能展现点实力出来,以后在器具宗小麻烦会接踵而来?!?br />
        话罢,以渊转动伞柄,伞边一束束紫色虹光突突飞射。

        紫色虹光如剑芒,如羽箭,朝着四面射出,瞬间让那些器具宗弟子变了脸,那些人都立即穿上了精美灵甲,很多灵甲一看都是品质不凡,比森罗殿的兽皮甲衣的质量都要好上很多。

        然而,一旦被紫色虹光射中,那些器具宗的弟子还是会跄踉后退,脸色立即苍白下来。

        有三个境界略低者,被紫色虹光正中胸口后,灵甲出现明显裂纹,嘴角也逸出了血迹。

        秦烈就在伞下面,他看到以渊转动手柄的时候,伞内面上的灵力如河流淌,也感受到以渊身上气势骤然一变,传来海一般广阔汹涌的波动。

        “开元境后期,九个元府,这以渊……不简单?!鼻亓野蛋刀?。

        “大家都是器具宗外宗弟子,干吗非要打打杀杀,和平相处不好吗?”以渊笑容灿烂,望向那些受伤的外宗弟子,道:“我这人不喜欢战斗,但也不喜欢别人一心想着害我,所以请各位以后能管好自己,不然我有时候也会很不客气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好大的口气!”在以渊威胁众人的时候,饭堂外面传来一声怒吼,一道身影暴烈冲出。

    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