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谢祖国:中国(南京)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-01-30
  •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-01-30
  •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-01-30
  • 粉丝经济时代:流量越大,责任越大 2018-01-30
  •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-01-30
  • 网友反映: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-01-30
  • 林肯MKX 售44.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-01-30
  •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? 2018-01-30
  • 《不灭的延安灯火》——中红网 2018-01-30
  • 图说龙江: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-01-30
  •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当前位置: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> 修真小说 > 灵域 > 第一百二十章 横冲直撞

    第一百二十章 横冲直撞

  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.24x25.com     星云阁。

        柳云涛端坐在硬木椅上,一只手轻轻敲打着桌子,沉着脸在等候着什么。

        森罗殿的元天涯早已被安排在贵宾楼歇息,屋内如今只剩魏兴在一旁作陪,眼见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,柳云涛神色越来越冷了。

        “还有多久天亮?”他忽然出声。

        “两个时辰?!蔽盒肆⒓椿卮?。

        “今天是我第一天坐上星云阁的阁主位置?!绷铺伪鹜?,看着魏兴说道:“很多人都在看着你我,今夜秦烈如果不死,你我都将颜面无光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明白?!蔽盒说阃?。

        两人旋即沉默。

        十分钟后,一名柳云涛麾下堂主匆匆而来,倏一进门便恭声低喝:“杜娇兰、杜飞母子在杜家宅院内被斩杀,杜恒……在杜副阁主尸身旁边,被一箭射死!秦烈……现今还活着,如今正往内城方向躲藏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咔嚓!”

        柳云涛椅子扶手被捏断,他霍然站起,脸色变得无比难看,沉喝道:“魏兄!劳烦你亲自走一趟!”

        魏兴点头,二话没说,直接就出了星云阁。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冰岩城一角。

        凌承志和凌峰等一众凌家族人,被城内的嘈杂声惊醒,睡眼惺忪地来到院子口,听着外面的惊叫声和武者奔跑声,一行人都暗暗警惕。

        “今夜城内是不是出事了?”凌峰皱眉。

        “柳云涛和杜海天双双坐上阁主的位置,今晚是他们最意气风发的时候,莫不成他们想借机立威。做些什么事情?”凌家族老凌康安忧心忡忡。说道:“大家都小心一点。最好紧闭房门,对外面任何事情都不要去管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该来的迟早会来,杜海天敢杀我大哥,自然也不会放过我们?!绷璩兄久嫒羲阑?,有气无力的说道:“希望能躲过今夜,只要今夜凌家无事,我们明日一早就立即出城,和七煞谷的人汇合?!?br />
        他们讲话之时。不远处传来衣玦飘动声,这让凌家族人纷纷变色。

        “糟糕!”他们都当厄运将至。

        “可是凌家的兄弟?”刘延的声音远远传来,过了一会儿,就见他带着刑堂的一帮兄弟赶来。

        “刘大哥!”凌峰惊叫,“你怎么会半夜过来?”

        “出大事了?!绷跹右膊徽谘?,“秦烈当街挑战杜海天,直接将杜海天斩头了,现在又杀了杜娇兰、杜飞,连杜恒也被他一箭射死。杜海天一家子,被他在两个时辰内全灭了。如今全城震动,都在追杀他。我怕你们凌家会被波及,就赶紧过来通知一声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他,他杀了杜海天一家?”凌承志结结巴巴的问道。

        “嗯,杜海天全家已经死绝了,秦烈这家伙已经疯了,现在整个冰岩城都被他给搅的天翻地覆?!绷跹颖砬槌林?,“我听说七煞谷的人找过你们,所以希望你们如果有门路,就趁早离开冰岩城,免得凌家受到余波冲击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全死了,凌家仇人全死了!”凌承志已经听不到刘延说的别的话,整个人手舞足蹈,眼中流出了热泪,竟喜极而泣了。

        “天可怜我!天可怜我凌家!”凌康安也是老眼含泪。

        “秦烈!”凌峰浑身微震,双手紧紧握拳,脸上都是激动之色。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“杀!杀!杀!”

        一个个泯灭人性的声音,在秦烈脑?;氐醋?,渐渐地,他双眸满溢嗜血狂暴杀念。

        “轰隆??!”

        一声接着一声的雷霆轰鸣之音,不迭从他胸腔骨骸内震荡而出,他沿街往内城灵材商街而去时,周边区域电闪雷鸣,不断有响雷炸开。

        “在那边!就在那边!”

        三名炼体境九重天的星云阁武者,就在附近巡视着,听到雷霆之音后,急忙追赶过来。

        三人都是杜海天麾下武者,曾经去过凌家镇,亲眼见过秦烈。

        一看到满身鲜血的秦烈,神色疯狂的在街上赶路,三人想也不想就堵在前方,一人暴喝道:“秦烈!你今天必死无疑!”

        “滚开!”

        一股狂烈暴躁的波动,倏地从秦烈身上涌现,他双眸中杀意凝结,如同嗜血野兽脱困而出,疯狂扑向前方三人。

        “啪啪啪!”

        三团青色幽光蒙蒙的雷电球,在他胸口迅速集结形成,如三团星辰般飞射出去。

        雷电球正中目标!

        只听三声骨骼粉碎爆响,三名炼体九重天境界武者,便如炮弹般抛飞上天,浑身溅血的落地。

        秦烈看也不看气绝而亡的三人,快速越过他们的尸身,继续往前冲击。

        一路上,这已经是第七波死在他手中的追杀者了,在他经过的路上,现今留下了二十多具尸体。

        “不对劲!身体不对劲!”

        神色狰狞,眼中满是狂暴疯狂的秦烈,内心在狂吼着。

        他只觉得浑身胀痛,在本该油尽灯枯的时候,他竟然出奇的亢奋起来!

        一股新生的力量,似乎正一点点从镇魂珠内流逸出来,那些力量让他浑身的血液如同汹涌燃烧起来,烧的他头晕脑胀,让他满脑子都是疯狂杀欲,有种想要毁灭一切的冲动!

        那力量,像是点燃了他,让他变得亢奋难耐,要让他疯狂杀戮到底!

        “我是裴安,我们在李记商铺见过一面,但今天我受命杀你?!鼻胺浇稚?,一名身穿大红披风,体格魁梧的男子傲然站着,手提一柄阔剑,对着秦烈冷喝道。

        七名魏兴麾下武者,在他左右两端站定,也是手持灵器,冷眼看向秦烈。

        “裴堂主小心,这一路上,他已经杀了二十多人?!逼渲幸蝗顺鲅蕴嵝??!澳憧此难劬湍苤?。这家伙已经彻底疯了。疯子……是不要命的,也是最可怕的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二十多人么?”裴安咧嘴一笑,“有意思,很久没碰到这么有趣的人了!来吧!”

        裴安大笑着走向秦烈,那阔剑在地上拖动着,石地上火光飞溅,如一条火龙被他拽着走,让他看起来气势磅礴。

        “呼!”

        阔剑扬起。浓烈火焰成河,如炼狱火河内的不灭火灌泄,往秦烈头顶浇来。

        “滚!”

        秦烈爆吼,抬起左臂轰出。

        “轰隆??!”

        臂膀内骨骼雷音阵阵,如筋脉内有雷龙嘶吼,一股雷霆炸天的波动,在他掌心陡然爆发。

        天雷圣体的肉身之力!

        雷力如山崩,如地裂,从他掌心直达头顶火河!

        “蓬!”

        火河瞬间碎裂,无数火星子飞溅。雷声依然不休,雷力依然狂暴。如暗涌冲向裴安胸前。

        “咚!”

        裴安胸口如擂鼓被捶击,传来一声惊人的闷响,旋即他脸色一红,魁梧身躯贴地倒飞十米。

        在他脚下,一条深入石地数寸的划痕清晰可见,如刚被铁车碾压而过!

        “啪啪啪!”

        炒豆子般的脆响,从秦烈浑身骨节处传来,本来瘦削俊美的秦烈,此刻如突然长高了一截,浑身流露出狂暴彪悍的疯狂气势。

        一丝丝一缕缕的奇异力量,又从镇魂珠内渗透出来,秦烈体内新生力量再起!

        “锁!”

        他两手虚空交叠,变幻出奇妙手诀,便见十道幽亮闪电如锁链,分别从他十指尖飞出。

        十道粗如手指、长如两臂的晶莹闪电,链条般扣在裴安魁梧身躯上,闪电“嗤嗤”跳动着,裴安禁不住惨叫起来。

        秦烈蛮横靠近,雷拳连续轰出,拳拳落到裴安胸腔。

        裴安胸腔如被巨锤夯击,直接深陷了几分,整个人气色变得灰暗异常,眼中神采一点点消失。

        “裴,裴堂主!”

        他麾下几名武者,皆是惊骇欲绝,眼见秦烈冲来,竟不敢抵挡,纷纷往后退避。

        此刻秦烈如从远古深渊走出的蛮兽凶神!

        “滚!”

        秦烈沉喝,继续往前飞掠,没有多看他们一眼。

        一丝丝阴森冰凉的能量,又从镇魂珠内飞逸出来,这力量在他体内散逸开来,继续保持着他的战斗力。

        “这力量,为什么有一点噬魂兽的气息?”秦烈眼中浮现一丝迷茫。

        从拥有镇魂珠起,珠子就从来不曾反馈过任何力量给他,内部只有重重未知的封印,封印着一扇扇神秘的门,阻挡着他对记忆的探知索求。

        然而,自从上次在石林内镇魂珠将噬魂兽主魂吸吮走以后,他就隐隐感觉到珠子内部有所变化。

        具体什么变化他并不清楚,也无法探知到噬魂兽主魂的位置,但他只知道珠子内部似乎渐渐多出一点奇异力量,那力量他能感觉,却没办法捕捉……他没有太过在意。

        没料到在关键时刻,在他力量枯竭之时,他隐隐从镇魂珠内感受到的力量,竟然散逸出来,开始让他亢奋,让他又重新有了战斗力!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“小姐,你怎么了?”一个幽静的庭院中,梁忠忽然走出来,看着院子内的谢静璇。

        这时候谢静璇应该在屋内修炼或者歇息。

        “我心有点乱,想一个人出去走走,你不要跟过来?!毙痪茶淮鹆艘簧?,旋即如暗夜幽灵般悄然离开,一会儿就没了踪迹和气息。

        只留梁忠在院子内愕然不解。

        半个小时后。

        一袭白衣的谢静璇,出现在秦烈的眼前,她看着杀气冲天,眼中都是暴戾疯狂的秦烈,微微皱了皱眉头,冷硬道:“在石林中我已经说的很清楚,再有任何噬魂兽的气息动静,我不会去问原因,而是会直接杀了你!”

    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