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谢祖国:中国(南京)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-01-30
  •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-01-30
  •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-01-30
  • 粉丝经济时代:流量越大,责任越大 2018-01-30
  •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-01-30
  • 网友反映: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-01-30
  • 林肯MKX 售44.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-01-30
  •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? 2018-01-30
  • 《不灭的延安灯火》——中红网 2018-01-30
  • 图说龙江: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-01-30
  •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当前位置: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> 修真小说 > 灵域 > 第九十五章 凶魂!

    第九十五章 凶魂!

  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.24x25.com     噬魂兽的破阶之路,才刚刚开始,就因为谢静璇启动八极离火阵而不得不中止。

        所有准备被净化的分魂,随着它本体的咆哮怒吼声,在天上不断凝结,衍变成一头头凶戾狂暴的凶魂。

        一头头凶魂身高数米,浑身漆黑如墨,携带着狂乱、压抑、残暴种种波动,接连从天上冲击下来,要将始作俑者撕碎吞没。

        谢静璇闭着眼,依旧在集中精力点燃其余沟壑内的日耀石,不被从天而降的凶魂影响。

        然而,梁忠、班鸿和那些森罗殿的武者,却是如临大敌。

        他们都是神情凝重,尽全力释放灵力,形成各种流光溢彩的光盾,构建成严密不透风的防线,阻止凶魂的渗透。

        “杀!杀!杀杀杀!”

        高宇脸色狰狞,猛然站起,瞳仁中布满疯狂暴戾之色,鬼脸戒上一团团怨灵凝结浮现。

        他朝着最近的班鸿突然下手。

        “呼!”

        一条由灰蒙蒙怨灵形成的灰色河流,从他两手掌心飞逸出来,径直流向班鸿胸口方位。

        正全力催发紫色灵蛇,组成紫色灵光防线的班鸿,神色一冷,抬手就准备粉碎那烦人的灰色河流。

        万象境的班鸿,如果不分轻重的下手,高宇就算是不死,也将会立即受重伤。

        “别!交给我!”

        秦烈惊叫,不等班鸿真正出手,忙挡在他身前,左手内的木雕用力一挥。

        青幽电流如针般刺出,将那冲向班鸿胸口的灰色河流截住,一条条怨灵倏一碰到炽烈闪电,纷纷凄厉叫喊着缩回。缩入高宇指头上的鬼脸戒。

        “高宇!醒来!”

        秦烈上前一步,指尖一抹青幽闪电惊鸿一现,在高宇后颈处隐没。

        高宇身子颤栗起来,如被电击,眼中茫然也慢慢消褪,渐渐清醒过来。

        数秒后,高宇彻底醒来,他对着秦烈轻轻点头,忽然又坐了下来。凝神调整起来。

        “那些凶魂恶鬼不能冲破光盾防线,不过它们聚集起来的邪恶精神意识,却不受光盾的防御影响?!绷褐沂适辈寤?,“我们组成的防线挡不住精神入侵,所以你们俩最是要小心一点。免得被它的邪恶意识掌控了,反而来对我们进行攻击?!?br />
        被梁忠称呼为“青月”的灵器,悬在众人头顶,如一轮青色弯月,释放出蒙蒙青光。

        青光如海水荡漾的波纹,一层层一圈圈蔓延,凝为一个青幽的光盾。

        也是最外层的光盾。

        青幽光盾的存在。像是一个冰莹的青色罩子,将大家裹在里面。

        一头头凶魂冲撞在青色光罩上,撞的罩子嘭嘭直响,却未能破掉罩子进入。

        青色罩子下面一圈。为紫色灵蛇凝结的紫色光罩,这一层由班鸿负责。

        再往下,还分别有冰蓝色、暗绿色两层光罩,由别的森罗殿武者合力聚集而成。

        此刻。梁忠、班鸿还有那些森罗殿的武者,都是浑身光熠闪闪。不断催发丹田灵海的灵力,以灵器进行增幅释放,不断为那些光罩护盾提供能量。

        “我们的灵力只能起到防护作用,无法伤害到那些凶魂?!绷褐抑迕?,“这些由噬魂兽分魂衍变出来的凶魂,常规的利刃、刀砍、剑刺等**上的攻击,根本无法对它造成影响。灵力护盾也只能阻止它的迅速渗透,只有炙烈的火焰,还有狂暴的雷霆闪电,才是它的真正克星?!?br />
        他在讲话的时候,谷内那石洞内,噬魂兽本体的狂躁声越来越大。

        谷内一根根石柱剧烈摇晃,一股恐怖的气势,随着石洞内冰寒气息的外溢,渐渐从中蔓延而出。

        “不好!它本体要出来了!”梁忠脸色一变。

        秦烈众人也都紧张起来。

        “你们继续以护盾防御凶魂对小姐的冲击,我去应付它的本体?!绷褐疑袂橐唤?,叮嘱了众人一句,突然从层层光盾中走了出去。

        他一出来,漫天凶魂皆是疯狂,都朝着他冲击过来。

        “嗤嗤嗤!”

        悬浮在梁忠头顶的青色弯月,顿时光芒大盛,束束青色冷电朝着四面八方射出,虹光熠熠。

        所有扑杀而来的凶魂,如深陷泥沼当中,被那青色虹光照耀的嗷嗷怪叫。

        梁忠没有去看那些凶魂,眼睛直勾勾盯着冒着森寒气流的石洞,快速朝着洞穴靠近。

        “梁先生小心!”班鸿惊叫。

        “嗷!”

        一头身高五六米,长十几米的奇异凶兽,怒吼着突然从洞穴内飞跃出来。

        这一头从幽冥战场逃出来的噬魂兽,猛一看像是一个巨大的蟾蜍,暗褐色的兽体表层布满很深的皱褶,在那些皱褶上面有着一个个拳头大小的丑陋疙瘩。

        随着它身体的呼气,那些疙瘩都鼓胀起来,吞吐着浓浓的黑色气流。

        三个人头一般大的碧绿眼睛,呈三角形处在它肿瘤般的怪头上,分别流露出冰寒、阴森、邪恶的目光。

        它张口咆哮,口中一排排锋利牙齿如阔剑,寒光四溢,让人心惊胆颤。

        蟾蜍形状的噬魂兽倏一出来,三只阴森冰冷的眼睛,同时看向谢静璇的方向,并且立即朝着这边冲击过来。

        “你哪里都去不了!”

        梁忠冷着脸,伸手一指那青月,青月倏然变幻,竟然又变大一号,如磨盘般大小。

        “呼呼呼!”

        旋转着的青色月牙,边缘锋刃凌厉,溅射着束束剑一般的光芒,朝着噬魂兽脑袋撞去。

        噬魂兽震怒之极,浑身丑陋的疙瘩一鼓,忽然如水箭般,射出一条条绿色水线,每一道水线都腥臭味扑鼻,仿佛蕴含剧毒。

        青月被那绿色水箭射中,沾上了绿色毒汁。青幽的光芒忽然变得黯淡起来。

        梁忠脸色凝重,瞳仁忽呈青色,一簇簇青色光芒从他体内绽放出来,瞬间和青月的光亮混为一体。

        青月光华又亮熠起来。

        秦烈等人,此刻都聚精会神看向梁忠和噬魂兽本体一战,然后突然耳膜轰隆隆直响,抬头一看,才发现那些凶魂正疯狂冲击那些光盾。

        “别看我,全力?;ば〗?!”梁忠在那边大叫起来?!胺只昝挥斜皇栈刂?,噬魂兽本体很弱,我完全可以应对。你们都只管护着小姐,让她在完全启动阵法之前,不要被噬魂兽的凶魂给侵入!”

        “明白了!”班鸿肃然?!按蠹叶几壹芯?,都将能量施加在头顶护盾上,就算死,也不准任何凶魂进入!”

        “是!”森罗殿的战将齐声应诺。

        “那边!快往那边冲!咦?森罗殿,是森罗殿人!”

        “终于逃脱掉灵兽群的追杀了!”

        “大家快看!那里面,那里面是什么灵兽?”

        “……”

        就在此时,从山谷的外围传来惊异声。脚步凌乱的声音也慢慢响起。

        秦烈、高宇最是轻松,两人留神一看,发现这时候水月宗的那诺和赤炎会的雄霸等人,已经悄悄靠拢过来。

        更远处。碎冰府的严子骞和星云阁的屠泽等人,也从另外一个方向接近。

        这些人,大多数身上都有轻重不等的伤势,很多人都是精神萎靡。水月宗的那诺等人脸色灰暗,眼神也是黯然无光。

        好像还没有从姐妹丧生的悲痛中走出。

        她们到来后。一看到这边山谷的情况,都是神色惊愕,下意识地就打算靠拢过来。

        “你们所有人都不准进入山谷!”班鸿立即出声阻止,“山谷外围也是噬魂兽的领地,它的存在让别的灵兽群绝不敢进入,你们去我们独角马的位置,那边就是安全区,不会有灵兽群胆敢过来?!?br />
        “都别进入山谷!”另一边,梁忠和噬魂兽本体战斗着,还不忘厉声叮嘱。

        此刻,谷内的八极离火阵启动了一般,碗口形状的谷内,外围的石柱赤红如烙铁,还释放出火焰连接在一个个沟壑口,在山谷上空交织成一个火焰巨网。

        那火焰巨网的存在,不但能让噬魂兽的分魂无法遁出,困着它那冰冷邪恶的意识,还能焚灭无处不在的压抑、沉闷、令人疯狂的邪恶情绪。

        只要那诺、熊霸等人不进入山谷,交织起来的巨大火网,就能让噬魂兽的邪恶意识无法全部脱离山谷,也就没办法快速入侵他们的灵魂。

        然而,一旦他们不听话踏入山谷,他们很可能极快被那些负面波动勾起心底邪念,从而被噬魂兽给影响,如先前高宇一般失去自我,化为疯狂的凶兽扑杀身边的同伴——这会导致谷内形势发生太多变数。

        “我们不会进来?!蹦桥德氏缺硖?,她带着那些姐妹来到独角马的位置,黛眉深锁着,远远看着谷内的巨大动静,看着一头头凶魂在冲击班鸿他们构建的光盾,看着梁忠和噬魂兽本体激斗,喃喃道:“傻子才进去送死呢?!?br />
        屠泽也靠拢过来,他和卓茜、康智等人都是浑身干枯的血迹,那些血迹也不知道是他身上的,还是杀死的灵兽身上的。

        “秦烈,你没事吧?”他问道。

        “我自然没事,你们呢?”秦烈反问。

        屠泽咧嘴灿然一笑,“我们都受了重伤,不过大家都没有死,都活的好好的,你看,我们一个都不少?!?br />
        他这么一说,水月宗的那诺等人,还有赤炎会的熊霸,包括碎冰府的严子骞都是神色不自然。

        “哼!”严子骞冷着脸。

        “呜呜!”水月宗的一名少女,想起死去的姐妹,忍不住低泣起来。

        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