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谢祖国:中国(南京)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-01-30
  •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-01-30
  •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-01-30
  • 粉丝经济时代:流量越大,责任越大 2018-01-30
  •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-01-30
  • 网友反映: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-01-30
  • 林肯MKX 售44.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-01-30
  •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? 2018-01-30
  • 《不灭的延安灯火》——中红网 2018-01-30
  • 图说龙江: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-01-30
  •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当前位置: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> 修真小说 > 灵域 > 第九十二章 所向披靡

    第九十二章 所向披靡

  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.24x25.com     “银焰蜘蛛的眼睛你要不要?”

        “不要,蛛脚给我吧,可能有点用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好吧,我要它吐出来的蛛丝,韧性很足,也算是不错的灵材?!?br />
        “牙齿给我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嗯?!?br />
        “……”

        被溶解掉的银焰蜘蛛旁边,秦烈和高宇半蹲着,拨动着灵材,讨论着分配的方式。

        很快,两人将这头二阶的银焰蜘蛛给分完。

        秦烈腰间的布袋鼓胀鼓胀的,已经装满了灵材,高宇也是一样,随身携带的布袋也塞的满满的。

        几根银焰蜘蛛的蛛脚,还在地上,两人无论如何都没办法将其收走。

        “如果我们有一枚空间戒,所有灵材都可以不浪费,而且携带还会方便的多?!鼻亓铱醋乓桓裰拾愕闹虢?,不无遗憾地说道:“现在真是无奈,明明也是不错的灵材,就是没办法带走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整个冰岩城,也只有三个人持有空间戒,我们就别想了?!备哂畲蚧鞯?。

        “如果有朝一日,你们这两个小子能进入森罗殿,能够身居高位了,就能拥有空间戒?!绷褐业纳艉鋈幌炱?,声方落,那玄冥兽倏然而至,“现在你们俩别给我浪费时间,都给我上来,我们要往里面挺进了?!?br />
        玄冥兽身上,梁忠衣着暗褐色的甲胄,胸口、肩部、双腿甚至连脖颈部位,都覆盖着那种褐色坚硬的甲胄,那甲胄不像是金属,而像是某种奇特木片。上面还有着细密的木纹存在。

        覆盖大半身的甲胄。让梁忠猛一看气势森严冷峻?;肷砹髀冻鲆还缮闳似?。

        “忠叔,你身上的甲衣很好看?!鼻亓以尢?。

        “好看?”梁忠神色怪异,“这褐木甲衣也是灵器的一种,由森罗殿的卢大师淬炼,这灵甲不单单只是好看,防御力也是不错。我就算是站着不动,你们两个小子全力出手,也未必能破开这褐木甲衣。信不信?”

        “不信?!备哂钜⊥?。

        “上来试试吧?!绷褐艺惺?,示意两人都坐上玄冥兽,“我们要冲向石林深处,快点!”

        秦烈、高宇忽视一眼,不再啰嗦,先一起坐上了玄冥兽。

        幽冥战场的玄冥兽,要比最彪悍的马还要大上一号,三个人一起坐上去也不显得拥挤。

        因为玄冥兽够大,所以高宇坐在梁忠身后,秦烈在高宇之后。三者之间还有点缝隙,这让他们并非胸背紧贴??占湎嗟背湓?。

        “褐木甲衣……我试试看?!备哂钌焓?,按在了梁忠背后的暗褐色甲片上,灵力突然涌出,如剑一般刺入!

        “嘭!”

        灵力如刺在厚厚的皮球上,竟然没有刺破甲衣,反而猛地回弹,将高宇震的浑身摇晃。

        他阴寒的脸色,忽然变得惊奇起来,“这褐木甲衣居然真的这么坚硬,我都没办法刺破,秦烈,要不你来试试看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好??!”秦烈也兴致盎然,见高宇侧过身子来,他也是凝炼力量。

        只见他掌心一团青幽电光渐渐炽烈,一个青蒙蒙的雷电球一点点成形,一股狂暴霸道的雷霆波动,悄悄浮现出来。

        “换个位置,先换个位置!”高宇一看这架势,脸皮子一颤,赶紧让梁忠放慢玄冥兽的脚步,他从秦烈身前移到身后。

        他深知雷电球的威力惊人。

        “轰!”

        高宇才让开,那雷电球就在梁忠后心爆开,梁忠被爆炸震的一个跄踉,差点从玄冥兽身上跌落。

        然而,他后心虽一片焦黑,可那褐木甲衣依然没有被炸开洞口。

        反倒是高宇,因雷电球的爆炸,因秦烈后背往后的突然一撞,被一下子顶飞了出去。

        “好神奇的褐木甲衣!这甲胄真是厉害,穿上这甲衣,岂非刀枪不入?”秦烈没注意高宇的飞出,而是满脸惊异地叫道。

        “等等我!”高宇忽然尖叫起来。

        梁忠放缓玄冥兽的步伐,待到高宇重新坐上来,他回过头看向秦烈,道:“你小子下手够狠的啊,要不是褐木甲衣足够坚韧,要不是我……早有防备,非要吃个大亏不可!”

        瞪了秦烈一眼,他哼哼道:“不是褐木甲衣厉害,而是你们两个小子境界太低。才炼体境而已,灵力连一遍都没有真正淬炼过,威力有限的很。如果你们俩突破到开元境,褐木甲衣就未必能够百分百防御住我的身体,要是你们突破到了万象境,我自然更加不敢没有防备的任由你们攻击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在森罗殿,褐木甲衣也只是稍微珍贵一点的灵甲,只是卢大师炼制出来的而已。小姐身上穿着的‘乌鳞甲’才是真正高级的灵甲,比我这褐木甲衣要厉害多了,一会儿你们就能看到了?!?br />
        梁忠简单解释了一下,玄冥兽突然速度加快,如一缕灰烟般掠向石林深处。

        途中,秦烈和高宇看到水月宗的那诺等人,还有那赤炎会的熊霸等人,也都在往石林深处前行。

        秦烈注意了一下,发现那诺身边少了两个姐妹,那诺和那些少女也都是脸色沉重,没有一人还能笑得出来,如经历过悲痛的事情。

        “他们的运气没你们俩小子好,你们俩不但没有受伤,还杀了一些灵兽?!绷褐仪崽?“水月宗死了两人,赤炎会死了两个,碎冰府也死了三个,只有星云阁各个伤势不轻,却没有人员伤亡……”

        秦烈、高宇听他这么说,神情也都凝重起来,没有再说什么。

        石峰迅速被掠过,玄冥兽呼呼前行,很快,前方传来烈马的嘶叫声。

        秦烈、高宇凝神一看,发现前方有十几匹变异的独角马,独角马是烈马和龙角犀混种而成,它有马的温顺,又有龙角犀的健壮和韧劲,属于森罗殿战将标配的坐骑。

        独角马身上,班鸿等森罗殿的武者都是一身甲衣,那种甲是由灵兽身上的硬皮制成,名为“兽皮甲衣”,是普通战将的标配,制作较为简单,防御力也有限,属于较为低级的甲衣。

        秦烈、高宇见不但梁忠穿上“褐木甲衣”了,连班鸿他们也都换上“兽皮甲衣”,就知道森罗殿的人准备血战了,也能猜测出身为众人领袖的谢静璇,估计也换上了梁忠所说的“乌鳞甲”了。

        果然,待到玄冥兽越过独角马,在班鸿等人“梁先生”的喝叫声中,秦烈、高宇也看到队伍最前方的谢静璇。

        白衣不见,谢静璇换了一身紧身黑色武者服,衣服上裹着厚厚的乌黑甲衣乌鳞甲。

        那是一种鳞片般的甲胄,每一片甲都只有巴掌大小,紧密敷贴在她的黑衣上,在那乌黑透亮的鳞甲上,闪耀着冰冷的金属光泽。

        片片细密鳞甲,覆盖在她肩膀、腰腹、酥胸和双腿上,和她的黑衣混为一体,令她一身漆黑,流露出森严酷冷的气息,如一个黑色幽灵。

        另有一个制成狰狞恶鬼模样的黑色面具,和乌鳞甲成一个整体,将她那张绝美的脸庞也给遮掩,让她如处在浓浓黑暗当中……

        魔鬼面具,冰冷漆黑的鳞甲裹身,身下骑着来自于幽冥战场的玄冥兽……

        此刻的谢静璇,如同成了收割灵魂的死神,一马当先冲在前方,杀向石林深处,如要屠戮掉一切所见生灵。

        这些日子,四方翘楚一直在联手将围在噬魂兽周边的灵兽群引开,事实上的确一大半的灵兽都活动起来了。

        然而,也并非所有灵兽都离开了那一块区域,如今依然还有少部分灵兽牢牢守在原地。

        谢静璇和森罗殿的挺进,惊动了很多留在原地的灵兽群,随着玄冥兽的低声嘶叫,三头金鬓猿率先冒头,浑身金色鬓毛如刺竖直,捶胸咆哮着,兽目金光如剑,猛地朝着众人冲击过来。

        最大的一头金鬓猿身高四米左右,兽体如金色铁石堆砌而成,嗷嗷狂叫着周身金光熠熠,气势惊人之极。

        一把近两米长的钩镰刀,忽然在谢静璇手中崭露,那钩镰刀比她身躯还要长,透体幽亮,寒气森森。

        单手挥舞着钩镰刀,谢静璇冲向金鬓猿,钩镰刀半空划出一个优美的圆弧。

        弧光炫目。

        “喀嚓!”

        身如铁石的金鬓猿,被弧光一分两半,脏腑被破开,鲜血淋漓落地,成了两大块死肉。

        那钩镰刀依然幽光闪亮,不染一丝血迹,似乎都没有触碰到金鬓猿。

        “哧!”

        又是一道瑰丽的弧光虚空凝现,弧光惊鸿一现,倏然消失。

        另外两头冲向半空的金鬓猿,在弧光消失之后,突然四分五裂落地,再次被切割成数截。

        一个个优美的弧线,随着钩镰刀的旋动,在谢静璇前方呈现出来,一具具血肉模糊的兽体,接连分裂落地。

        谢静璇身下玄冥兽继续前行。

        秦烈、高宇两人看着她挥舞着钩镰刀,以神奇技艺切割着灵兽,所过处一地的碎肉块,两人都觉得背脊发凉,心里面也是寒气直冒。

        任何挡在她前方的灵兽,不论一阶还是二阶,不论一头还是几头,只要稍稍冒头,立即四分五裂落地。

        钩镰刀始终不沾鲜血,她身上乌鳞甲也是锃亮依旧,她似乎从头到尾都没有和灵兽有过实质上的接触。

        可灵兽却不断被分裂,不断被屠戮,没有一头能稍稍阻碍她前进的步伐,不能令她眼神有那怕一点波动。

        谢静璇所向披靡。

    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。手机用户请到阅读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