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谢祖国:中国(南京)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-01-30
  •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-01-30
  •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-01-30
  • 粉丝经济时代:流量越大,责任越大 2018-01-30
  •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-01-30
  • 网友反映: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-01-30
  • 林肯MKX 售44.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-01-30
  •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? 2018-01-30
  • 《不灭的延安灯火》——中红网 2018-01-30
  • 图说龙江: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-01-30
  •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当前位置: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> 修真小说 > 灵域 > 第八十三章 接刀!

    第八十三章 接刀!

  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.24x25.com     谢静璇和梁忠坐在玄冥兽身上,眉头微皱,冷眼看着山谷内的战斗。

        屠泽胸襟鲜血如红钻,殷红血珠结冻后,竟然有着一种妖异的美感,衬托上屠泽略显苍白的脸色,愈发让人觉得怪异。

        严子骞手中的冰螭剑,那一道亮银冰线蠕动着,竟传来微弱的龙威。

        冰螭?;佣?,束束亮银色光芒寒光熠熠,那些光线很多都瞄准屠泽脖颈、心脏部位,只要那些要害被击中,屠泽怕是很难存活下来。

        显然,严子骞下手并没有丝毫留情,是怀着将屠泽格杀当场的念头!

        冯凯也同样如此,一副要将卓茜斩杀的架势,剑剑夺命!

        玄冥兽身上,一身白衣的谢静璇黛眉微蹙,澄净透亮的眸子内,流露出一丝冷意,“难道下属势力间的内斗,都已经激烈到了这种程度?”

        她是知道森罗殿一些内幕的。

        为了保持下属势力的活力,森罗殿允许附庸势力相互竞争,默然它们之间的争斗。

        只有争斗,才能适应残酷的环境,才能出现更多出众的武者,为森罗殿输送更多具有战斗力的新鲜血液。

        只是,附庸势力间的战斗,已到了不死不休的程度,真是森罗殿想看到的么?

        “小姐,并不是所有附庸势力的战斗,都是这么激烈。大多数的附庸势力,还都在可以控制的地步,不会去生死决斗?!绷褐仪瞥鏊裆牟辉?。急忙解释:“碎冰府和星云阁有点特殊……”

        他说明其中缘由。

        谢静璇目露诧异,“这么说。碎冰府和星云阁一直都存在激烈矛盾了,那为什么殿内没有人去化解?”

        梁忠苦笑一声,“……碎冰府和大殿主走的较近,而屠漠的父亲屠世雄,则是二殿主麾下的统领。你也知道,大殿主和二殿主之间,关系……也不见得多和睦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原来如此?!毙痪茶热?,旋即幽幽一叹?!鞍?,不论在何处,果然都存在斗争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小姐,我们要不要插手?”梁忠看着山谷内的战斗,微微鞠身请示。

        “先看看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好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屠大哥!茜姐!”

        秦烈一脸暴躁疯狂,两条手臂上缠绕着青幽闪电,手持木雕。怒吼着冲了过来。

        “秦烈!”

        “秦烈来了!”

        “你小子怎么过来了?”

        战斗中的诸人,一见他忽然出现,都是微微一震,神情各异。

        全面占据上风的严子骞,眼神一变,眉头不由紧皱起来。

        他清晰地记得。两年前在极寒山脉中秦烈牵引漫天雷霆闪电,将他逼迫的狼狈不堪,不得不暂避锋芒一事。

        冯凯、严青松脸皮子也都是一抖,表情难看。

        数月前,灵材商街和南城石桥上。那从天轰落的粗长闪电,将两人击成重伤。让他们半月前才恢复过来……

        对秦烈,他们也同样记忆犹新,一样恨入骨髓!

        反观屠泽、卓茜众人,则是神情一震,斗志似乎都提升一筹,秦烈的到来,仿佛让他们瞧见了某种希望契机。

        “秦烈!去帮卓茜,帮卓茜对付冯凯!我这边,暂时还能应付!”屠泽喝道。

        “别听他的,你去帮屠泽,他快撑不住了!”在冯凯剑芒下,一味退缩闪避的卓茜,也忽然高呼叫嚷。

        “噗!”

        讲话间,冯凯的剑芒,在她手臂上多添加一道伤口,鲜血迸射。

        一时犹豫的秦烈,立即找准目标,咬着牙冲了过来,“冯凯!我活剥了你!”

        木雕中电网陡然炫目,炽烈电流激射交汇,青幽幽的电光如蛇游动,还伴着轰隆隆的雷鸣爆炸音。

        秦山的雕像,头部一根根头发,皆是刺出电芒!

        尽数涌向冯凯!

        将卓茜逼的左支右绌的冯凯,一见电芒激烈射来,脸色一变,不得不分心应付,让卓茜压力大减。

        “咦,这个突然过来的愣小子是谁?好像没听过星云阁有这么一号人物呀?”

        “严子骞、冯凯、严青松三个家伙,似乎……有点忌惮他,这是怎么一回事?”

        “那诺姐,你知道这个叫做秦烈的家伙吗?”

        水月宗的少女,见局势发生变化,都将注意力落到新来的秦烈身上,忍不住纷纷议论起来,想要弄清楚秦烈的来历。

        “不认识?!蹦桥狄揽孔乓豢槭?,神色如常,摇了摇头,“看样子是星云阁的,不过还真没有听过,应该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家伙,不然我一定有所耳闻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嗯,看他的境界修为,也只是炼体境界而已,难怪那诺姐不清楚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是呀,炼体境的家伙,怎可能入那诺姐的法眼?”

        “……”

        一群少女唧唧喳喳。

        这时候,那诺的目光,已经落到不远处玄冥兽身上的谢静璇和梁忠身上。

        她从头到脚将谢静璇和梁忠打量了一番,暗暗动容,眼中也闪出一丝惊异之色,似乎瞧出了两人的不凡。

        她很快又收回目光,没有多说什么,脸上却多了一丝凝重,也没有继续笑着评头论足。

        “上次雷电从天降落,才救了你小子一命,你这次可没那么好运!”冯凯抬头,看着高照的太阳,稍稍放下心来。

        然后他手中银剑光芒大盛,密集的攻势如细雨,连绵不绝的落向秦烈和卓茜周边。

        在秦烈和卓茜眼中,身旁如有银色细雨落下,每一条雨线都是锋利剑芒,稍有不慎就将皮开肉裂。

        好在,秦烈手持的木雕。形成了一片大范围的电网。

        那交织的电网,凝为一个厚实严密的壁障。一旦剑芒进入,立即被雷霆闪电击的崩灭。

        也是如此,他和卓茜两人没有落在明显的下风,看起来和冯凯斗了个势均力敌。

        而屠泽,可就没有那么好运了……

        “噗哧!”

        冰螭剑的剑锋,在他左肩挑飞一块血肉,若非他闪避及时,那剑锋会落到他脖颈上!

        若是那样。他脖子的动脉将会被斩断,屠泽也将惨死当场。

        在屠泽心惊胆颤之时,那赤红长刀上的一个大缺口,被冰螭剑又是一剑斩中。

        “喀嚓!”

        不堪重负的长刀,终于断成两截,再没有一丝灵力波动浮现。

        “连灵器都毁了,你还怎么和我斗?”严子骞神情阴寒?!澳浅さ端淙徊皇呛苁屎夏?,但至少也能用用,现在呢?”

        这般说着,他眼睛骨碌碌转了转,看了看周边,想看看有没有森罗殿的人在。

        他没有看到石林内森罗殿的人。反而看到谢静璇,严子骞眼睛明显亮了一下,也被谢静璇的美貌给惊讶到,不过只是一霎,他就缓过神来。眼中杀机缭绕,低声说:“这里没森罗殿的人。所以,今天你屠泽要死在这里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我就在这里,你来吧!”屠泽低吼,准备做困兽之战,已经心存死意。

        “秦烈,快去帮屠泽!屠泽顶不住了!”卓茜听到了两人的对话,娇躯轰然一震,她眼眶立即湿润了,发疯般地叫嚷,声音中带着泣音,“屠泽,你别犯傻!你他妈给我好好活着,别拿命来拼!”

        “那诺姐,不对劲??!他们,他们这是,这是要真的杀人??!”

        “他们疯了!这是要真正互相残杀,这不是争执,不是一般的争斗!”

        “森罗殿严令禁止的!”

        “怎么办?那诺姐,你说怎么办?”

        水月宗的少女,本来都是笑盈盈观看,这时候也都是耸然变色,一个个惶恐惊叫起来。

        此刻,屠泽、卓茜还有星云阁的人,都是浑身是血,严子骞、冯凯已经表露出明显的杀机!

        这场战斗,和她们所想的已经完全不同了,已超出她们的想象!

        “别叫!都别叫,也别管!都给我冷静下来,谁都不准动!”那诺脸上一贯的笑容也没了,神色凝重之极,严厉地喝道,让她们都保持原地,不准任何人插手。

        她很清楚,这时候不是她们乱动的时候,一旦引起了不必要的误会,她们也可能要牵扯进去。

        “屠大哥!别想不开??!千万别真的拼命,不值得!”

        “屠大哥!先忍忍,这次先忍忍,这是你说的!下次,下次等灵器到手,你定然能一雪前耻!”

        “别冲动??!”

        康智、褚鹏、韩枫等人,也都咆哮起来,一个个疯狂挣扎着,不顾身上多出新的伤口,拼命要往屠泽身边靠拢。

        “灵器?灵器!我带来的灵器!”

        本来气血上涌,也准备冲杀到屠泽身旁拼命的秦烈,忽然间反应过来,立即想起他过来的主要目的。

        ——他是为屠泽、卓茜送灵器而来的。

        他猛地冷静下来,突然看向梁忠,用他能喊出的最大声音吼道:“忠叔,请把油布裹着的东西给我扔过来!求你了!”

        他和梁忠之间相隔近百米,可如今屠泽形势已危急到了极点,或许下一秒就会被杀。

        他没时间来回跑一趟去取东西。

        可他知道,只要梁忠愿意,百米距离根本不是问题!

        所以他恳切哀求!

        “小姐你看?”梁忠一脸莫名其妙,他至今不知道油布内裹着什么,所以不理解秦烈的急躁。

        “给他?!毙痪茶坏?。

        她也同样不清楚油布内包着什么,也同样好奇,好奇为什么在这个时刻,就在屠泽将死之时,秦烈竟然还记得油布内裹着的东西。

        到底是什么东西?

        她想看看。

        于是梁忠照做。

        梁忠伸手一抓,随手一抛,那布团被一层蓝光裹住,呼呼飞出,两秒横跨百米距离,就在秦烈头顶稳稳往下落。

        直接落到秦烈手中。

        撕开油布,两样精美的灵器陡然呈现出来,一柄长刀,一根龙骨鞭,正是他从屠泽、卓茜手中索要走的所谓残次品。

        “茜姐,龙骨鞭给你,我给屠大哥送刀!”

        秦烈抽出龙骨鞭,趁卓茜忽然后撤一截,将鞭子缠在她纤细如蛇的腰肢上,然后提着长刀以最快速度冲走。

        “秦烈,没用的,那刀是残次品!连灵器都不是,还不如断的那把!”卓茜叫喊。

        然而,也只是喊了一声,她就被冯凯逼的连话都没办法说——秦烈走开后,她压力大增,处在了绝对下风。

        “屠大哥!给你一把新刀!”

        秦烈冲了过来,远远将那柄长刀掷出,扔向浑身缀满血珠的屠泽。

        那血珠,都是由鲜血冰冻而成,晶莹妖异,却是他身上恐怖伤势最残酷的象征!

        “这就是卢大师为你炼制的那柄刀?”严子骞眼见长刀抛飞过来,居然并没有狂攻阻止屠泽接刀,相反,他还稍稍缓了缓攻势,放任了屠泽去接刀,他冰冷的脸上写满了嘲弄,“失败的灵器,才能衬托你现在的境况,你就拿着残次品去死吧?!?br />
        无刀可用的屠泽,怀着有武器在手,总比什么都没有强的心思,伸手接刀。

        长刀入手,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,忽然跃入屠泽心头!

        那刀,如同成了他身体的一部分,像是成了他手臂的延伸,成了他的四肢!

        那是一种器物和手掌、手臂、血肉真正完美契合的绝佳感受!

        这一生,屠泽至少把玩过数十件不同等级的灵器,可却从未体会过如此美妙绝伦的感觉!

        惊奇之下,他运转星云诀,将其注入长刀之中。

        下一刻,屠泽身躯轰然巨震,双眸倏地爆出摄人心脾的精光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