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谢祖国:中国(南京)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-01-30
  •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-01-30
  •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-01-30
  • 粉丝经济时代:流量越大,责任越大 2018-01-30
  •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-01-30
  • 网友反映: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-01-30
  • 林肯MKX 售44.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-01-30
  •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? 2018-01-30
  • 《不灭的延安灯火》——中红网 2018-01-30
  • 图说龙江: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-01-30
  •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当前位置: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> 修真小说 > 灵域 > 第五十七章 李记商铺

    第五十七章 李记商铺

  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.24x25.com     秦烈碰壁碰了一下午,也不在乎回客栈前多碰壁一次,便迈步走向这家奇怪的店铺。

        “小朋友,今天不早了,我要关门了,你明天再来吧?!彼形刺と敕棵?,屋内摇椅上的人,竟然主动开口,示意他都不用进来了。

        秦烈讶然,抬头看了看天色,发现离天黑还有一段时间,远处许多商铺还都在营业,更远处的器具阁更是人流湍急,正是热闹的时分。

        “我不是来买东西,是打算卖东西,希望你能看一下?!鼻亓铱涂推?。

        屋内,竹子编织的摇椅上,一名中年大叔懒散躺着,眯着眼摇晃着身子,看着他淡然道:“这条商街那么多商铺,就数我的最偏僻,亏你能找到我这里。怎么?是不是所有商铺都试过了,没有人对你的东西有兴趣,临走前不死心想试试我这里?”

        他一句话揭穿了秦烈心思。

        秦烈尴尬起来,坦然点头,“是这样的,算了,你估计你也没什么兴趣,是我冒昧了,抱歉,打搅你休息了,我这就走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拿来?!敝心耆讼嗝财涫灯奈∫?,只是衣着邋遢,他缩在摇椅中朝着秦烈伸出手,没有要下来的意思,兴致显然也不高,“都进来了,我便看看吧,也好让你彻底死了心?!?br />
        这间店铺乱七八糟,旁边堆积着各种沾满灰尘的灵材,看样子等阶都不高。

        中年人的摇椅,倒是占了很大一块地方,他两边几个橱柜内,零散摆放着几块不知名的石头和一些锈迹斑斑的木材,还有几件破损的灵器,看起来也都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,难怪店里无人光顾。

        扫了一眼店铺的情况,秦烈便大失所望,知道怕是来错了地方,已经心生退意。

        不过那大叔眯着眼,手都伸出来了,他也不好掉头离开,便将一块他刻画了聚灵阵图的灵板取出,递给了这神态懒散的大叔。

        “……灵板,练习刻画灵阵图的低级材料,难怪无人问津了?!贝笫逖凵窆殴?,随意接过那块灵板,眼睛微眯,似乎暗中查探了一下。

        然后他眼睛幽幽一亮,看着那块灵板,忽然就沉默了下去。

        好半响,在秦烈等的不耐烦的时候,他才开口问道:“这块灵板有什么用?”

        秦烈解释了一遍。

        “只能增强周边四分之一的天地灵气,对有灵石修炼的武者,还有那些大势力的家伙而言,显然没有太多的帮助?!彼迕伎聪蚯亓?,两根手指夹着灵板把玩着,说道:“我不知道会有什么人有兴趣,也不知道能不能卖掉,所以不能给你明确的价格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那就算了吧?!鼻亓以缰崛绱?,失望的轻叹一声,心道也终于可以死心了。

        伸手拿过那块灵板,冲此人说了一声打搅了,他转身准备离开。

        “等一下?!敝心甏笫褰辛艘簧?,待到秦烈转身后,他淡然说道:“我不知道谁有兴趣,不过你可以试着去卖,看能不能卖出去,嗯,东西……其实还是不错的,有点用,就看有没有人买了?!?br />
        在秦烈诧异不解的时候,他又道:“你可以留在我店铺内,由你自己去卖,能不能卖出也看你自己,如何?”

        秦烈挠了挠头,心里面觉得有些莫名其妙,他又打量了一下这个商铺的情况,苦笑道:“还是算了吧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怎么?嫌弃我的小店?嫌太偏僻,怕无人问津?”大叔呵呵一笑,眯着眼懒洋洋说道:“虽然位置的确不好,不过每天也有十来个愣头青会过来,譬如你,不就是找来了?至少,你可以试试看,总比烂在手里强吧?”

        “那我明天来试试?!鼻亓蚁肓艘幌?,也的确有点不死心,就答应了下来。

        “我叫李牧,你可以叫我李叔,我看你拿着包裹布袋,应该初来冰岩城不久吧?你住什么地方?”他问道。

        “附近的一家客栈?!鼻亓依鲜荡鸬?。

        “我这里还有一间房空置着,就是有点脏乱,要是不嫌弃的话,你可以先住着?!崩钅烈槐咭』嗡囊∫?,一边懒洋洋地说道:“那房间内还有一些空白灵板,你要是想练习刻画灵阵图,可以先用那些灵板。嗯,等你把你的东西卖出去了,然后等价还我就行,真要是还不上,就帮我看店抵债也可以?!?br />
        秦烈愣愣看着他,好半响,才道:“你是认真的?”

        “废话!”李牧叱了一句,指向身后小门,那里有一个小小的庭院,有两三间小屋,“东边的那间,你可以先住着,里面还有一些空白灵板,你翻出来可以先用着。白天,你就来这里试着卖你的东西,卖不卖的出去,就看你自己,如何?”

        “行!”秦烈大喜,道:“我的东西都带在身上呢,就不回客栈了,现在就住可以么?”

        “可以?!崩钅谅辉谝獾?。

        秦烈点了点头,呵呵笑了笑,越过了李牧,从他后面的小门进入庭院,来到他所指的那间小屋。

        刚推开门,灰尘便忽然扑面而来,呛的秦烈大声咳嗽。

        在这房间内,布满了蛛网,房内的一个小木床上,堆积着各种木块、碎石头、不知名的金铁等物,看起来都不是等阶很高的灵材,也不知道放了多久了。

        墙角边上,有着数十块沾满灰尘的灵板,那些灰尘似乎比灵板还要厚实。

        “小店本小利薄,请不起人,你就自己打扫吧?!崩钅恋纳?,从外面店铺传来。

        “哦?!鼻亓矣Τ辛艘簧?,便着手开始打扫。

        一直忙到半夜,他才将小房间收拾整齐干净,将他那些低等级的灵材都放置好,然后取出一块空白灵板,眼神熠熠地开始着手练习灵阵图的刻画……

        一晃九天过去了。

        白天,他和李牧一起在前面商铺内,向偶尔闯进来的路人叫卖他的灵板,晚上则是继续练习刻画聚灵阵图。

        他很快发现他被骗了……

        九天来,一共只有十来人进入李牧的店铺,而且还都是低等级的武者,过来后只是看上一眼店铺内的摆设,然后就神色古怪的离开。

        ——根本没人对这店铺的东西有兴趣。

        秦烈连找人叫卖的机会都没,往往才张开嘴,人家已转身离开,留他在后面讪讪干笑。

        若非小屋内有空白灵板供他练习,他怕是早就受不了离开了,他知道这商铺生意不会好,但是也没有料到竟然会差到如此地步。

        小店生意出奇萧条,也难怪李牧天天躺在躺椅内闭目养神,没有个做生意的样子。

        对于他不断消耗灵板一事,李牧没有多问多提,也没有和他算灵板的账,而且对他的来历和身份也是只字不问,这让秦烈暗暗放心,也就继续住了下来。

        “李叔,我已经用了你十二块板子,如果我的东西还一直卖不出去,要如果偿还你?”这一天,秦烈忍不住主动询问。

        “我还没想好,你继续用吧,我想好了会告诉你?!崩钅寥绱嘶卮?。

        “李叔,铺子里东西太乱太杂了,也显得脏……”秦烈语气委婉,说道:“要不要我打扫打扫,好好整理整理?这样可能生意会好一点,人家不会一进来就走,你说呢?”

        “不识货的家伙,爱走不走,不用搭理他们?!崩钅梁吡艘簧?,说道:“你别管,我就喜欢这种脏乱的环境,太干净了我反而受不了,你做好你的事情就行了,别的事你不用多管?!?br />
        秦烈哑然苦笑。

        在李记商铺的第十六天。

        这天,秦烈和往常一样在商铺内,也神情懒散坐在一个椅子上,两手托着下巴,思量着增幅灵阵图的灵线细节。

        最近,他的五块灵板,都连续成功的刻画出聚灵阵图,而且最后一块灵板的刻画,他仅仅只用了三个时辰的时间。

        他还记得,第一次刻画成功的时候,他耗费了整整七天时间。

        如今,他渐渐真正掌握了聚灵阵图的刻画,因为熟练了,他刻画的速度也明显变快。

        他认为他已经算是掌握了聚灵阵图的刻画,所以将精力转移,准备尝试对增幅灵阵图下手了。

        “李记商铺?这地方竟然还有一家商铺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小姐,这家商铺就不用去看了吧?进去也是纯粹浪费时间,这么偏僻,这么破旧,肯定没什么东西能看的?!?br />
        “都走到这边了,就过去看看吧?!?br />
        外面传来谈话声,不多时,一名身姿高挑的美丽女子,带着一名中年家仆走了进来。

        白衣女子二十岁的样子,一身宽松的雪白武者服,衣服颜色和她赛雪的肌肤相得益彰,此女凤目明亮,鼻梁很高,看起来个性强势,她那张精美的脸上有着天然的漠然,似乎习惯了高高在上,正??慈说氖焙?,都像是在俯瞰着别人。

        “一老一小,都坐着发呆,你们不做生意了?”中年仆人进来后,皱着眉头冷哼道。

        李牧淡然一笑,冲秦烈点了点头,示意他来应付,自己还是懒洋洋缩在躺椅内,依然眯着眼养神。

        “你们可以随便看看?!鼻亓移鹕?,诧异的看了看那白衣女子,暗赞此女美丽出众,就是神情太冷漠了一点。

        “你是店员吧?”白衣女子漠然点头,道:“给我介绍一下你们店里最稀罕的东西,稀松平常之物就不要说了,我没有什么兴趣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好啊?!鼻亓胰〕隽怂晒袒鼍哿檎笸嫉牧榘?,摆在了白衣女子身前的桌台上,然后很干脆地说道:“我们店最有趣的东西,就是这个了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你个混小子?!崩钅烈涣齿付?,讶然嘀咕了一句,摇头失笑。

    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