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谢祖国:中国(南京)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-01-30
  •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-01-30
  •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-01-30
  • 粉丝经济时代:流量越大,责任越大 2018-01-30
  •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-01-30
  • 网友反映: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-01-30
  • 林肯MKX 售44.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-01-30
  •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? 2018-01-30
  • 《不灭的延安灯火》——中红网 2018-01-30
  • 图说龙江: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-01-30
  •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当前位置: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> 修真小说 > 灵域 > 第四章 无法无念

    第四章 无法无念

  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.24x25.com     药山上。

        凌家家主褪下面具后,沉着脸将他在山洞中的发现,和对秦烈的两次出手试探详细说了一遍。

        “大哥,你没看错吧?突增了十倍的石道?这怎么可能?”凌承志不敢置信的摇着头,喝道:“只凭他们爷孙俩?就算没日没夜的开垦,也不可能凿开那么多石道???!”

        “如果,如果秦山是一名强大的武者,真实的境界在破碎镜左右,那你觉得有没有这个可能性?”凌家家主肃然道。

        “??!”凌承志猛然惊叫起来,只觉得嘴唇都干涩起来,他两眼暴突着,声音沙哑道:“大哥,他,他怎么可能达到那么高的境界层次?真要是这种级别的人物,来我们凌家镇干什么?”

        “除此之外,我想不到别的可能性?!绷璩幸狄彩怯锲恫?,“只有达到那种超绝境界的强者,才有能力在那么短时间内,凿开那么多的石道!其实,我很早就在怀疑秦山……族内很多小辈以为修复灵器比炼制灵器容易很多,可你应该知道,能成功修复别人淬炼的灵器的人,绝对要比炼器者本身技艺高超的多!”

        “你是说?”凌承志暗惊。

        “秦山绝不简单!兴许,就连他的死都只是一种掩饰……”

        凌家家主思路渐渐清晰,“现在想来秦山的病死疑点颇多,他病因不明,也不让我们找人医治,而且死亡的速度很快,死前还叮嘱我们必须水葬,我们将他尸身投入大河后,自然无法继续查探下去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你怀疑他假死?”凌承志叫道。

        “有这种可能?!绷杓壹抑鞯懔说阃?,“爷爷不简单,孙儿也奇怪,别的现在还无法断定,不过秦烈那看似弱小的身体却极其强壮!我觉得杜恒、杜飞两兄弟的体魄,都不见得比他强!”

    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杜飞炼体五重天境界,杜恒八重天境界,岂会不如他?”凌承志讶然。

        “看样子以后我们要多多留意秦烈了,你的猜测很有可能是对的,药山药草的枯萎,极为可能真就和秦烈有关?!绷杓壹抑魃袂楦丛拥乃档?。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“姐,你说那白衣人什么来历?他怎么会对一个傻子下手?这人真无耻!”

        “谁知道呢?希望爹爹和三叔能擒住他,我们凌家镇这么偏僻,很少有高超武者过来,的确非常奇怪?!绷栌锸辶酥逑赋さ拿纪?,两手扣着背上秦烈的腿,眼神古怪。

        身姿高挑曼妙的凌语诗,,要比秦烈大两岁,个子也要比此时的秦烈高上一些,又是炼体七重天境界,按道理背着一个瘦削的秦烈,本应该轻松无比,可只有她自己知道,她其实有些吃力……

        这让她内心疑惑越来越重,却没有在此地多说,还语气随意的调侃起身旁的小妹,“你这丫头倒是没有让我失望,那白衣人对秦烈袭击的时候,你第一时间和我一起出手追击了。呵呵,我还以为你会袖手旁观,期望那白衣人杀死秦烈,这样你的烦恼就直接解决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真是的,我是不满爹爹的做法,可也知道和这傻子没关系呀。这傻子也真是挺可怜的,我才没那么恶毒无耻呢?!绷栎孑娼可?。

        两姐妹声音清脆的交谈着,离凌家镇越来越近了,凌萱萱从始至终没留意过秦烈,凌语诗在最初看了他一眼后,也没有再次回头,只是在意和小妹的谈话,和脚下崎岖的山路。

        两女并不知道被她们忽视的秦烈,不知何时起已经睁开眼,那双眼亮若寒星,清澈明晰,再没有一丝一毫的空洞茫然!

        时隔两年,秦烈再一次从深沉修炼中醒来!

        上一次是秦山离开前主动唤醒他,而这一次,却是被凌承志的袭击刺激给惊醒。

        听着两姐妹的柔声细语,嗅着凌语诗颈部的如兰幽香,秦烈双眸神采渐渐收敛,感受了一下身体的状况,又重新阖上眼睛。

        闭着眼,一幅幅画面却在他脑海中飞掠,最近两年的记忆如潮水般涌了过来……

        他和爷爷秦山一直相依为命,他只记得十岁以后的记忆,十岁之前的记忆被封印在眉心的镇魂珠当中,按照秦山所言,那些记忆连他都无法洞开,只能由秦烈凭借自己的努力,一点点的开掘出来。

        秦山告诉他,找到他的时候,他的记忆就被封印了。

        有关他的身份、来历、父母等种种过往,秦山一概不说,只告诉他那些东西封存在他自己的脑海当中,在将来,由他自己慢慢来解开。

        五年前,秦山带他来到凌家镇,传授他“天雷殛”,以凌家镇药山内的特殊之处助他修炼“天雷殛”。

        烙在他眉心的镇魂珠,除了封印了他十年记忆外,同样妙用无穷,那珠子令他能处在最佳的修炼状态——无法无念!

        所谓的无法无念,就是指人在修炼之时进入到了一种特殊的境界,传说中,进入无法无念境界的武者,精神都会脱离肉体,然后在一个奇异的空间中,还可以观看到自己的肉身。

        而那时脱离了精神控制的肉身,就会将自己修炼过的武学完美的演绎出来,以精神,也就是武者所谓的意识,来观看修行。

        在那神秘境况中,修炼会事半功倍,这是所有武者梦寐以求的修炼状态!

        无法无念修炼境界,还有一个神奇之处——它能大大增强武者的痛苦承受力!

        “天雷殛”是一种极为霸道恐怖的灵诀,引动九天上的雷霆霹雳来淬炼打磨肉身,常人修炼“天雷殛”往往会在极致的痛楚中不堪忍受,要么灵魂碎灭,要么变成白痴,就算是大毅力者,也很难持续修炼下去。

        只要是人,几乎都无法长时间忍受雷击的痛苦,尤其是刚刚修炼的武者,就更加难以承受了。

        “天雷殛”还必须从炼体境开始修炼,这就导致“天雷殛”的修炼,一直都只是个美好构想……

        因为入门的武者身体孱弱,无法承受雷霆电击的痛苦折磨,所以“天雷殛”从来没有人能真正修炼成功过。

        然而,无法无念的神奇修炼境界,可以让武者精神灵魂脱离肉身,这样就大大减弱了神经对痛楚的感受。

        “天雷殛”配合起无法无念来修炼,令“天雷殛”这种霸道的功诀,终于有了成功炼成的可能!

        而秦烈,因为镇魂珠的奇特作用,修炼“天雷殛”已经整整五年时间。

        这五年来,他始终处于无法无念的奇异状态,灵魂意识脱离肉身,令肉身依循潜意识的那些习惯,艰苦的修炼着“天雷殛”。

        “天雷殛”的修炼,要以灵力导引雷霆闪电,一遍遍淬炼肉身、筋脉、骨骼,他这些年聚集的灵力,都在修炼中混入雷霆闪电散溢骨骸筋脉。

        就算是不修炼,因为身体被雷霆电击,身体的痛楚创伤也需要灵力的梳理温养。

        所以他每每炼出一些灵力,要不了多久,就会荡然无存。

        先前他从矿洞出来时,早将身上的灵力耗尽了,这也是凌承业父女无法从他身上查探到灵力存在的原因。

        由于无法长时间保留灵力,他不知道他现在究竟处在炼体境的几重天,期间,因为灵魂的飘离,他眼神空洞茫然,就如同傻子白痴,被所有人无视,甚至厌恶。

        五年来,他总共只醒来过两次。

        第一次是在两年前,秦山唤醒了他,说要离开一趟,可能要很久才会回来,说也可能一去不回……

        这次是他第二回醒来。

        “快了,还有三个月天雷殛的基础就能真正打下了,到时候就不用继续缩在药山矿洞修炼。我要比爷爷预期的速度还要快,可惜爷爷已经离开两年,两年了,也不知道爷爷怎么样了……”

        闭着眼,趴在凌语诗柔软丰腴的背上,秦烈默默地想着。

        “两位妹妹,你们怎么从药山的方向回来了,咦,语诗,你怎么背着秦烈?”

        凌家镇镇口,杜恒兄弟和几名杜海天安排在凌家的武者闲散站着,杜恒一看到凌语诗曼妙身姿上竟然趴着傻子秦烈,他那尚算英俊的脸上突然写满了阴沉。

        他极早就知道他真正的父亲是杜海天,而不是死去的凌承辉,自然也就知道他和凌家姐妹没有一丁点血缘关系,而从小就美貌不凡的凌语诗,随着年岁的增长,越来越身姿诱人,越来越惹人遐思,也让他暗自垂涎,生出觊觎之心。

        一看到凌语诗背着秦烈走来,他像是吃了苍蝇一样难受,恨不得将那傻子轰成碎片。

        “我们去药山那边寻点药草,途中看到有人袭击秦烈,他受了伤,我们先送他回来……”凌语诗从未喊过杜恒大哥,她简单解释了一下,就准备越过杜恒众人,没打算多搭理一句。

        “真是有趣了,什么人会去袭击一个傻子?”杜恒沉着脸,扬声道:“看你背着费劲,这傻子我帮你弄回去吧!”

        话罢,也不等凌语诗回应,杜恒身影一闪,极快来到凌语诗身旁,不由分说的就去拉扯秦烈。

        闭着眼,秦烈心中冷哼,等杜恒下手的时候,还稍稍用力,主动靠向他。

        “呃??!”

        杜恒将秦烈带到身上后,旋即便是一声惨叫。

        他根本没有料到秦烈居然如此之重,他觉得仿佛一座山峰轰然压迫下来,猝不及防下,杜恒摔的头晕目眩,一身锦衣上沾满灰尘,模样极为狼狈。

        杜飞和周边那些杜海天安排过来的武者,都知道杜恒的手段,一个个笑嘻嘻的,还准备着看笑话,此刻却忽然噤声。

        “不用你帮忙?!绷栌锸奂彩挚?,在杜恒茫然的时候,赶紧将秦烈重新背起,对凌萱萱使了个眼色,两姐妹急急跨过众人离开。

        “大哥,你这是闹的哪一出???”半响,杜飞愕然问道。

        杜恒终于反应过来,远远看向渐行渐远的凌语诗和她背上的秦烈,他忽然沉喝:“那傻子重的离谱,他身上一定有极其沉重之物!五年来,那傻子都在药山矿洞当中,莫不成他有所发现?一定是这样!不然凌家姐妹不会这么殷勤!傻子身上怕是有宝!”

        此言一出,杜飞和周边武者愈发惊讶。

        ……ps:恳求推荐票~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