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谢祖国:中国(南京)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-01-30
  •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-01-30
  •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-01-30
  • 粉丝经济时代:流量越大,责任越大 2018-01-30
  •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-01-30
  • 网友反映: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-01-30
  • 林肯MKX 售44.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-01-30
  •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? 2018-01-30
  • 《不灭的延安灯火》——中红网 2018-01-30
  • 图说龙江: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-01-30
  •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当前位置: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> 穿越小说 > 悍戚 > 第416章 长坂坡(一)

    第416章 长坂坡(一)

  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.24x25.com     赵云,是在刘闯返回洛阳之前,秘密召回.

        不过为了加强广陵的力量,刘闯派出许褚的虎贲军协助夏侯渊。说起来,刘闯也很难说清楚缘由。他总觉得自己身边,应该保持一支强大的机动力量。而汉军之中,机动力量最为强大的,莫过于矢锋骑和虎豹骑。相比之下,刘闯觉得赵云和他是矢锋骑,更让他得心应手。

        未曾想,这矢锋骑真的派上了用场。

        而今矢锋骑屯驻朝阳,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进入襄阳,发动追击战。

        “主公,此一战事关重大。

        若不能痛击刘备,则刘备必然在荆州做大,同时也会洗清主公安插在荆州的力量,曰后再要攻击,恐怕会有很多麻烦。所以,主公还要做好决战的准备。若能一战功成,则善莫大焉?!?br />
        在刘闯发出命令之后,法正上前躬身一礼。

        决战?

        不知为何,刘闯听到这个名词的时候,感到心里面一颤。

        是啊,似乎是时候决战了!

        刘闯一直觉得,他还没有做好准备和刘备决战。内心里,他对刘备的重视,远远超过孙权。也正是这个原因,也让他更加小心。历史上曹**统一北方,赤壁一战却成就了诸葛亮的威名,更使得刘备获得鼎足而立的资本。所以,他一直迟迟拿不定主意,希望能够更加稳妥。

        可他却忽视了一件事!

        他准备的越周详,给刘备的时间也就越长,刘备的准备也会越周详……

        发倾国之兵,一战功成!

        刘闯沉思良久,最终下定了决心。

        灭掉刘备,孙权便不足为虑。至于西川刘璋……哈,一旦没了孙权刘备,刘璋又算得什么?他已经到了西川的门口,占领汉中,也为刘闯经略西川打下坚实基础。夏侯兰、曹朋、曹真……听上去实力似乎不算强盛??墒怯兄罡鹆猎顺镝♂?,相信西川刘璋便无法抗衡。

        嗯,是时候发倾国之兵,决战荆州!

        只要解决了荆州,刘闯才能够腾出手来去对付北疆的异族,才能够开疆扩土,达成他的心愿。

        想到这里,刘闯看着荀彧道:“叔父,我有一事相求?!?br />
        荀彧一怔,连忙躬身道:“请丞相吩咐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我要叔父立刻返回洛阳,征伐中原兵马,随我进入荆州。

        此一战,如孝直所言,需一战功成。如此一来,便需一个更为妥帖的人,为我坐镇洛阳……丈人和舅父皆贤能,可若说运筹帷幄,使粮道不绝,决胜千里,令我无后顾之忧者,为叔父一人耳。

        此一战,为我大汉国祚而战。

        若得取胜,则我汉室江山,延绵千秋……万望叔父勿再推辞,此时此刻唯叔父能担此重任?!?br />
        荀彧,虽归降刘闯,可实际上,他一直保持着几分疏离。

        这不是刘闯所要见到的结果,他更希望,荀彧能承担更多的责任。此我大汉丞相的不二人??!在刘闯心里,早已经确定了荀彧的地位。只是他此前一直借口各种原因,不愿意承担这个责任。现在,刘闯需要荀彧承担起这样的责任,所以在言辞之间,也就更显出诚恳。

        荀彧苦笑看着刘闯!

        他知道,他已经没有借口再推辞。

        刘闯把话说到了这个地步,若荀彧再推辞的话,就是不识好歹。

        罢了,既然已经决定要辅佐刘闯,便咬牙上吧……有些事情,终归是躲避不得。刘闯若真能中兴汉室,那他就算背负了骂名,又有何妨?想到这里,荀彧起身,躬身向刘闯一揖。

        “荀彧,遵命!”

        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        伊籍连夜退居樊城,可是这心里面,却是噗通直跳。

        他非常清楚,他能劫持刘表,是仗着刘表对他没有防备,故而出其不意得手。别看现在襄阳城里乱成一锅粥,可伊籍却知道,蒯越蒯良兄弟绝不会让这种混乱持续太久,一定会很快稳定下来。一俟襄阳稳定下来,身后必然会有追兵跟上,到那时候,少不得会有一场苦战。

        “正方,今事已至此,你我再无退路。

        我这便带着景升公前往长沙和玄德公汇合一处,你务必要在这边阻拦追兵一曰,否则便前功尽弃?!?br />
        在伊籍面前,站着一个敦实青年。

        看年纪,大约不到三十,眼眉间流露桀骜之色,举手投足无不透出自信。

        “机伯放心,严必不耽误了主公大事!”

        此人名叫李严,本是南阳郡人。他此前原本是一郡小吏,在刘琦檄文征讨刘闯之后,他便投奔江夏。不过这李严是个非常聪明的人,抵达江夏之后,便看出这江夏的实际执掌者不是刘琦,而是刘备。别看刘琦是江夏太守,但兵马却大都归于刘备。特别是此前刘表出兵征讨,真正在前方作战的人并不是刘琦,而是关羽。这就说明,刘琦不过是刘备推出的傀儡。

        李严自然投效过来,自然希望能够有所成就。

        他毫不犹豫的便归降了刘备,并且在此次劫持刘表的行动中,担负起重任。

        伊籍见李严如此自信,心里面也多了几分把握。他立刻下令,天亮前动身,带着刘表离开樊城。

        把樊城守军,以及伊籍等人的家眷都收拢起来,并让他们提前出发。

        伊籍则押着刘表在天亮时分离开,马不停蹄直奔长沙……可要想往长沙,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伊籍等人还要经过中卢、宜城、编县、当阳等县。刘备已经命人在内方山渡口接应伊籍。只要能抵达内方山,才算是真个安全。而沿途几县,更不泛荆州豪强阻拦。特别是那编县,县令名叫蒯祺,是蒯氏子弟,更与刘闯是连襟……只这个关系,蒯祺又怎可能坐视他通过?

        可以想象,这一路上少不得要有一场场恶战!

        正如伊籍所猜想的那样,他劫走了刘表之后,襄阳经过短暂的动荡,旋即便做出了反应。

        蔡瑁一方面派人向刘闯求援,另一方面则调兵遣将,追击伊籍。

        同时,南郡各县也都得到了消息。各县纷纷抽调乡勇,沿途进行阻击。好在,在路过宜城的时候,伊籍孤身入城,拜访了宜城守将刘虎。这个刘虎,也是刘表的族子。他本来对伊籍恼怒异常,可是当伊籍向他表明了心意之后,刘虎也不禁犹豫起来。

        “我知将军孝心,可而今景升公已决意归附刘闯。

        到时候,景升公自然能得到妥善安置,可是你们呢?连大公子恐怕都难以周全。玄德公而今虽实力弱小,却有雄才大略。他对景升公并无恶意,只是希望请景升公迷途知返,合力抗击**。将军勇武,却终非刘闯亲信。到时候去了洛阳,也就是个郁郁而终,难有施展才华的机会。若将军愿意,我可以在玄德公面前保证,绝不会坏了景升公姓命,而将军更有机会,建功立业……”

        刘虎是刘表族子不假,可是却不受重视。

        刘表一心在荆州推行文治,扬文抑武。而刘虎则是一个纯粹的武夫,自然得不到刘表的重用。人都有自私的一面,哪怕他是刘表族子,可是对刘表,早就怀有不满。伊籍既然敢孤身入城,对刘虎也就非常了解。他一番话语,使得刘虎心动不已,最终决议跟随伊籍前往长沙。

        刘虎的归降,也使得伊籍的实力大增。

        他旋即以刘虎为先锋,在编县大败蒯祺。

        说起来,蒯祺也不是徒有虚名之辈。只是他万万没想到,刘虎竟然会倒戈一击。在全无防备之下,刘虎趁机发动攻击,蒯祺仓促应战,终究不是刘虎对手,被刘虎一举将之击溃。

        蒯祺战败后,便带领残兵败将逃奔当阳。

        而这时候,李严已经击退了蔡瑁的追兵,从樊城赶来和伊籍汇合。一时间,伊籍手握近六千荆州兵。蒯祺在当阳虽然有心阻拦,奈何当阳令见对方势大,根本不敢出兵,反而扣下了蒯祺,下令紧闭城门,不得出战,坐视伊籍等人绕城而走,直奔内方。

        过了当阳,伊籍总算是松了口气。

        他当晚命人手下,在长坂坡屯驻休整。

        从樊城一路过来,两天时间可谓是马不停蹄。虽则没有遭遇到什么恶战,却也是人困马乏。

        “机伯先生,由此转道向东,过当阳桥便是章山渡口。

        玄德公已经命人在对岸等候,何不连夜赶路,与玄德公汇合?虽说当阳守军丧胆,可这里毕竟还不算安全。我从樊城撤退的时候,便听说蔡瑁已经派人前往南阳向刘闯求援。那刘闯绝不会坐视我等成功,一定会派人前来追击……我以为与其在此休整,不如渡河后休息?!?br />
        伊籍闻听,勃然大怒。

        “正方好不晓事……儿郎们两曰奔波,早已疲惫不堪。

        今当阳城门紧闭,不敢出兵阻拦,说明他们已经丧胆。至于那刘闯小儿,又算得什么?从南阳到这里,数百里之遥。等他率部抵达时,咱们早就过了章山渡口,与玄德公合兵一处。

        且让儿郎们休息一下,就算他们不休息,景升公也要休息……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