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谢祖国:中国(南京)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-01-30
  •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-01-30
  •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-01-30
  • 粉丝经济时代:流量越大,责任越大 2018-01-30
  •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-01-30
  • 网友反映: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-01-30
  • 林肯MKX 售44.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-01-30
  •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? 2018-01-30
  • 《不灭的延安灯火》——中红网 2018-01-30
  • 图说龙江: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-01-30
  •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当前位置: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> 穿越小说 > 悍戚 > 第403章 迁都(四)

    第403章 迁都(四)

  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.24x25.com     正如邓艾所言,叛军在遭遇包围之后,军心已经涣散.

        虽然挂着矢锋骑的名头,可实际上这些叛军的战斗力与矢锋骑相比,有天壤之别。

        当李应决定向外突围的时候,已注定了叛军无心再战。

        一场突如其来的叛乱,只持续了半个时辰便尘埃落地,五千叛军几乎全军覆没,无一人得以逃脱。而李应则在突围的时候,被太史享斩杀,更使得叛军迅速溃败投降。

        刘闯在辕门外观战,从头到尾都未曾参战。

        对于这场战斗,他显然兴趣不大。不过说实话,如果不是贾诩预先觉察到了那批天雷火的动向,并顺藤摸瓜的找到了线索,说不得这一次,刘闯真会有姓命之忧。但既然刘闯已经觉察到了汉帝的动作,汉帝所有的行动也就不再构成威胁。

        他跨坐马背上,冷冷看着那些被俘虏的叛军,脸上浮现出一抹森冷的杀意……

        看起来,自己对汉帝还是有些放纵了!

        想到这里,他拨转马头便返回中军大帐。

        李应被消灭,也预示着汉帝再无手段。至于颍川李氏,刘闯更不会放在心上。

        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        章华寺的爆炸,许都自然也不可能没有觉察。

        事实上,汉帝从一大早就在安乐宫中等待消息。他比任何人都感到紧张,因为他非常清楚,这次如果不能够将刘闯杀死,那么接下来他必然会面临更加凄惨的结局。

        刘闯是什么人?

        汉帝心里又怎可能不清楚。

        正因为他清楚,所以才不愿意听从刘闯的安排前往燕京。

        要知道,那燕京是刘闯一手建造起来,从城中官员到城门小吏,更全部以刘闯马首是瞻。这种情况下,汉帝到了燕京又怎可能有好果子?他留在中原,还有机会反败为胜??扇羰侨チ搜嗑?,相信用不得太久,中原便不会再有人记得他的存在。

        所以,汉帝才要和刘闯来一场鱼死网破的争斗!

        哪怕汉帝心里非常清楚,这场争斗的结果,很可能会使得汉家气运彻底消亡,但他还是要搏上一回。这世上,没有人愿意甘做傀儡!他和董卓斗过,和李傕郭汜斗过,和曹艹斗过……而今,那些和他争斗过的人都已经死了,他又怎可能甘心继续做刘闯的傀儡?

        坐在安乐宫中,汉帝表面上似乎很平静,可是心里却是无法平静。

        李贵妃也坐在一旁,贝齿轻咬朱唇,露出紧张之色。

        这一次,她可是用李家的存亡生死一搏……如果失败了的话,迎接她的会是什么,她心里面也非常清楚。心里面,甚至隐隐有些后悔!她这般孤注一掷,甚至拿李家的未来孤注一掷,如果杀不死刘闯的话,李家恐怕从此之后,便要烟消云散。

        章华寺的爆炸,即便许都距离尚远,汉帝仍能够感受到地面的颤抖。

        “梓童,你可感觉到了?”

        当安乐宫发生轻轻摇晃,书案上的一枚琉璃镇纸掉落地上,啪的摔成粉碎。汉帝猛然长身而起,显得有些激动。

        李贵妃吞了口唾沫,轻声道:“陛下,臣妾感觉到了!”

        就在这时候,门外忽然传来急促脚步声,一名内侍匆匆闯进宫中,大声喊道:“陛下,大事不好,章华寺招引天雷轰击……刘皇叔前往章华寺上香,生死不明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再探!”

        汉帝强按心中的激动,大声喝道。

        待内侍离开后,他看了一眼李贵妃,突然间仰天大笑。

        近一载光阴,他被刘闯压制的几乎要喘不过气,甚至一度感到了绝望。而今,他终于有机会翻转,甚至可能得以执掌朝堂。一想到这些,刘协就再也无法保持平静。他站在丹陛上大笑不止,“梓童,直到今曰,朕方品尝到为天子的滋味?!?br />
        李贵妃强笑一声,起身向汉帝道贺。

        只是在这一刻,女人那与生俱来的直觉让她有一种不祥的预感。

        她说不清楚是什么原因,按道理说如此突然的袭击,刘闯断然没有逃生的机会??梢幌氲搅醮车姆⒓沂?,李贵妃又觉得,刘闯并不是那种可以轻而易举被除掉的人。在没有得到最后的确切消息之前,李贵妃觉得,最好还是不要太过得意。

        可这话,又该如何说出口呢?

        汉帝兴致勃勃,在大殿中来回踱步。

        本来,他打算立刻召集文武百官,宣布他执掌朝堂的事实。但是在李贵妃的劝说下,他只能再等一等。天雷火的威力,再加上事先安排好的死士,刘闯插翅难飞。而李应反戈一击,只要夺取矢锋骑的兵权,就可以迅速杀回许都,掌控局势。

        再等一等,左右已经等了这么久,汉帝觉得,也不差这么一点时间。

        就这样,刘协在安乐宫中等待消息。

        可左等没有消息,右等没有动静……派出去打探消息的内侍,加起来有十几二十个,可是传回来的消息却是:许都城中并无搔动,一切都非常正常,很平静。

        “那矢锋骑呢?”

        “回禀陛下,矢锋骑似乎也没有动静,不过执金吾已派出人手在城中巡逻?!?br />
        执金吾行动了?

        刘协感到有些不太对劲,这似乎不是他所预料的那种结果。

        难道说……

        就在刘协坐立不安的时候,一名内侍匆匆跑进了宫中,“启禀陛下,矢锋骑,矢锋骑来了!”

        “???”

        刘协先是一惊,旋即心里腾起一种莫名的欢畅。

        他狠狠朝掌心砸了一拳,而后兴致勃勃道:“梓童,随朕前去迎接国舅凯旋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陛下!”

        李贵妃心里也非常高兴,忙站起身来。

        心头的一块石头,也随之放回肚子里。她整理了一下衣冠,正准备和汉帝一同出去,又有一名内侍冲进宫门,噗通便跪在了地上,颤声道:“陛下,大事不好了……矢锋骑入城之后,直奔皇城而来。如今皇城大门洞开,矢锋骑大军已经进入皇城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什么?”

        汉帝心里一咯噔,脸色顿时苍白。

        这不是他设计好的情节,按照汉帝的设计,矢锋骑进城之后,应该先控制大将军府才是??墒窍衷?,矢锋骑竟然闯入皇城……难道说,国舅的刺杀行动失败了?

        先前的欢愉,顿时烟消云散。

        汉帝向李贵妃看去,却见李贵妃粉靥苍白如纸,不见半分血色……

        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        安乐宫中,一阵搔乱。

        汉帝心惊肉跳的坐在宫中,耳听宫门外传来的哭喊声,脑袋里是一片空白。

        马蹄声传来,在宫门外止住。紧跟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,汉帝目光呆滞的向外面看去,就看到一个魁硕身影出现在宫门外,正大步流星的闯入安乐宫中。

        刘闯!

        即便是挫骨扬灰,汉帝也认得来人。

        心里面先是一阵愤怒,但旋即便产生一种莫名的恐惧。

        刘闯一身戎装,手里提着两颗血淋淋的人头,迈步走进宫门,那从人头上滴落的血滴落在地上,显得格外醒目。

        蓬!

        刘闯扬手,把两颗人头丢在了丹陛之下。

        “皇叔,这是何意?”

        汉帝颤声问道。

        他原本打算厉声呵斥,可是话出口,却变得毫无底气。

        刘闯没有回答,目光阴冷的看向坐在汉帝一旁的李贵妃,突然厉声喝道:“敢问贵妃,可识得这两个反贼?”

        李贵妃娇躯一颤,目光落在那两颗血淋淋的人头上,猛然发出一声尖叫!

        她怎不认得那两颗人头,赫然是她的长兄李应和少兄李挺。李应这时候,应该是掌控着矢锋骑,而李挺则是奉命刺杀刘闯。现在两颗人头都在,而刘闯毫发无伤的站在丹陛下,岂不说明,汉帝的计划彻底破灭?那她李家的命运,可想而知。

        “刘皇叔,你这是做什么?”

        刘协终究是久为天子,在这个时候还是维持着天子的尊严,拍案而起大声喝问。

        虽然底气不足,但他不得不站出来。

        李应和李挺,他也认得,不过却必须装作不认识。

        刘闯目光落在汉帝身上,手扶巨阙剑,冷冷看着汉帝。那目光森冷,充满了杀意。哪怕刘协强作镇定,可是在刘闯目光的注视下,依旧感到了莫名的寒意……

        “陛下,有道是君要臣死,臣不得不死。

        臣为汉室宗亲,为大汉江山呕心沥血,方有今曰中兴之局面。陛下若要杀臣下,便只管开口就是??墒钦獍惆才畔》?,先是用天雷火炸毁章华寺,又派人冲击矢锋骑大营,试图夺取兵权……臣自问未曾有亏于陛下,陛下何以要置臣于死地?”

    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汉帝张口结舌,半晌后强笑一声道:“皇叔是不是弄错了,朕何事派人害过皇叔?”

        “如此说来,这是歼臣妄为?”

        “对,是歼臣妄为?!?br />
        刘闯看着惊慌失措的汉帝,冷冷一笑之后,目光又落在了李贵妃身上,“可这两个人,便是谋害臣下的凶手。臣已命人查证,今曰在章华寺偷袭臣下者,皆颍川李氏家族,也就是贵妃的家人。莫非,此事与陛下无关,乃李氏擅自行动吗?”

        刘协张了张嘴巴,却不知道该如何解释。

        那两颗血淋淋的人头就摆放在眼前,他即便想要为李氏推脱,恐怕也推脱不得。

        “既非圣命,便是歼贼谋反。

        李氏身为贵妃,却伙同家人谋逆,刺杀朝中大臣……敢问陛下,如此罪责,当如何处罚?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