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谢祖国:中国(南京)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-01-30
  •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-01-30
  •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-01-30
  • 粉丝经济时代:流量越大,责任越大 2018-01-30
  •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-01-30
  • 网友反映: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-01-30
  • 林肯MKX 售44.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-01-30
  •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? 2018-01-30
  • 《不灭的延安灯火》——中红网 2018-01-30
  • 图说龙江: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-01-30
  •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当前位置: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> 穿越小说 > 悍戚 > 第386章 不知死活(二)

    第386章 不知死活(二)

  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.24x25.com     天使?

        刘闯眉头微微一蹙,眼中旋即闪过一抹戾色.

        终于还是来了??!

        那些个家伙以为迎奉了天子,便可以对我来指手画脚吗?

        自始皇帝中央集权以来,皇权天授,至高无上。不过在经历了东汉末年接连不断的动荡之后,汉家威严早已经荡然无存。各路诸侯表面上尊崇天子,可实际上早就不把汉帝放在眼内。而今,刘协甫一自由,便想要对刘闯指手画脚。没错,刘闯是汉臣,当年若无汉帝承认他皇叔的身份,后来也不可能一帆风顺。但说到底,刘闯是靠他的双手打出了今时今曰的地位。试问曹艹和袁绍,还有那高句丽王位宫,南匈奴单于呼厨泉,东部鲜卑大人燕荔游,哪个把汉帝真正放在眼里?刘闯能够杀出一条血路来,可不单单是靠着那皇叔的名头。

        刘闯,深吸一口气,稳定了一下情绪。

        “元复,去把文若先生和公达先生请来?!?br />
        太史享答应一声,便匆匆离去。

        不一会儿的功夫,荀彧和荀攸联袂而来。

        哪怕荀彧已经表明态度,在事态平稳之后,会告老还乡??墒窃谀壳暗男问葡?,他还是愿意为刘闯出谋划策。

        听了刘闯的叙述以后,荀彧沉默了。

        半晌,他扭头向荀攸看了一眼,却见荀攸脸上,露出一抹不屑之色。

        荀彧知道,荀攸这一抹不屑之色,是因为他而流露出来……说起来,荀攸和荀彧之间有些矛盾。论辈分,荀彧是荀攸的叔父,但荀攸的年纪,又大过荀彧。曹艹崛起之后,荀攸更看好曹艹,所以尽力辅佐;可是荀彧呢,一方面认为曹艹是中兴汉室的不二人选,另一方面又对汉室存着一种莫名的忠诚。这也就造成叔侄二人的分歧越来越大。荀攸认为,天子无人主之相,甚至算不得真命天子。真命天子是少帝刘辩,而刘协却是董卓一手扶立起来。

        既然你们都认为董卓是歼臣,他扶立的天子又怎能算真命天子?

        换句话说,而今汉家已无天子,正是群雄逐鹿之时……

        荀攸的想法在荀彧看来,是大逆不道;荀彧的想法在荀攸眼中,简直是幼稚可笑。

        所以,当刘闯从曹艹手中接过基业之后,荀攸二话不说便答应辅佐刘闯。群雄逐鹿,刘闯这个大汉皇叔更是名正言顺。你既然说是忠于汉室,想要中兴汉室。而今眼前就有一个能够中兴汉室的人,你却要去告老还乡?荀彧的这种做法,在荀攸看来简直就是不知所谓。

        荀彧沉吟片刻,轻声道:“以皇叔所见,当如何是好?”

        刘闯冷笑道:“又当如何?自然无法遵从?!?br />
        荀彧却笑道:“可皇叔若不能遵从天子诏书,岂不是大逆不道?”

        “那以先生之见,当如何是好?”

        荀彧道:“曹公奉天子以令诸侯,对汉室忠心耿耿。

        今为宵小算计,不幸落难?;适迥瞬芄呐?,自当秉承曹公所愿,以中兴汉室为宗旨……既然如此,皇叔何不清君侧,讨逆不臣?荡平朝中歼妄,以还朝堂清明?此方为上上策?!?br />
        刘闯顿时笑了!

        所谓清君侧,早在汉景帝的时候就已经变成了一个笑话。

        至东汉末年,诸侯起兵,每每都会打着清君侧的旗号讨伐敌对势力。此前,刘闯也是打清君侧的旗号……不过现在,曹艹已经命不久矣,这清除的对象,自然也要做一些改变才是。

        “此亦是皇叔安抚曹氏众将的一种方法?!?br />
        曹艹手下的那些将官,有人离开,但也有不少人留下。

        这些留下来的人,若说心里没有忐忑,肯定是不太现实的事情……毕竟,他们是曹艹的手下,而天子现又不在曹艹手中,弄个不好,他们便要成为逆臣??扇绻醮炒蚱鹎寰嗟钠旌攀亟鸬t等人,情况便会出现扭转。到时候,他们便不是逆臣,而是讨伐逆臣的功臣。

        自古以来,成王败寇。

        谁的拳头大谁就有话语权,哪个又会在意这期间的过程?

        刘闯听了荀彧这一番话,忍不住哈哈大笑。

        便是卢毓也在一旁暗自称赞,忍不住开口道:“先生所言,与我家军师的主意正不谋而合?!?br />
        刘闯已经知道,诸葛亮抵达官渡。

        现如今,汉军大营便是诸葛亮和司马懿两人执掌。

        不过让他感到高兴的是,这两个死对头在这一次并没有对着干,而是精诚合作,也让刘闯颇为开心。

        荀彧眼睛一眯,“子家所言军师,可是那诸葛孔明?”

        “正是?!?br />
        荀彧露出若有所思之色,半晌后开口道:“有道是兵贵神速,今逆贼把持朝堂时曰尚短,刘皇叔此时出兵,正是最佳时机。若是拖延的久了,只怕会惹来其他不必要的麻烦,到时候反而不好收场?!?br />
        金祎毕竟是名门之后,金家的声望也颇为不弱。

        若让金家在朝堂上久了,说不定会聚集起一股力量来……而这,恰恰是刘闯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。他现在是希望速战速决,而后尽快收拢、消化曹艹的力量为己用,再图谋天下一统。

        所以,他和荀彧商量了片刻,便站起身来。

        “既然如此,我这边返回官渡,兵进许都?!?br />
        荀彧点头道:“我会着严匡打开鄢陵通路,助皇叔清除朝中歼妄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如此,这边的事情,便要拜托先生?!?br />
        刘闯说完,向荀彧躬身一揖,荀彧也连忙起身,沉声道:“皇叔放心,我自会尊曹公所命,安抚众人,令局势迅速平稳?!?br />
        “那我先去向丈人辞行……”

        刘闯说完,便带着卢毓等人离去。

        看着他离去的背影,荀彧轻轻叹了口气。

        他突然问道:“公达,你以为刘皇叔,真的合适吗?”

        荀攸愣了一下,旋即冷笑一声道:“到了这个时候,文若以为还有其他选择不成?

        刘皇叔是不是中兴之主我不知道,但我却清楚,而今北方之局,已尘埃落地,绝不会再有变数?!?br />
        荀彧听罢,沉默了。

        片刻,他突然对荀攸道:“公达,我有一件事情,想要拜托于你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哦?”

        “你带上伯益,立刻启程前往燕京,而后设法与奉孝相见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奉孝?”荀攸愣了一下,而后露出恍然之色,轻轻点头道:“你这个主意倒是不错,我这边向皇叔恳请?!?br />
        郭嘉,而今还在燕京大将军府里当阶下囚。

        虽则从燕京传来的消息,说刘闯对郭嘉颇为礼遇,他在燕京过的也还算自在??墒侨裘挥辛醮车牡阃?,莫说是荀攸,就算是荀彧过去,也休想混入大将军府见到郭嘉……据说,那大将军府守卫森严,府中更坐镇两名高手,一个是王越,一个是童渊,等闲人根本无法靠近。

        荀攸明白荀彧的意思,所以这一次也就没有反对。

        见荀攸答应,荀彧心里的石头总算是放回肚子里,如释重负般的长出一口气……

        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        刘闯拜会了曹艹,只是曹艹整个人已经是昏昏沉,头脑不在清醒。

        无奈之下,刘闯只好向卞夫人说明了情况。好在卞夫人也能够理解,更反复叮咛,要刘闯小心。

        “孟彦这次去许都,还需谨慎行事。

        逆贼狡诈,且心狠手辣,所以更要多加防备?!?br />
        卞夫人怀中,抱着一个女娃,看年纪也就七八岁模样。这女孩儿名叫曹节,是曹艹的三女儿。历史上,她将许配给汉帝成为皇后,即便是曹丕篡位之后,曹节也始终跟随在汉帝左右。

        “我有一件事,想要拜托孟彦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请母亲吩咐?!?br />
        卞夫人轻声道:“子桓已经抵达陈留,我想让他随孟彦一同入许都,将那歼妄小人诛杀?!?br />
        曹丕已经回陈留了?

        想想似乎也在情理之中……自家老爹姓命垂危,他又怎可能稳坐钓鱼台?

        而今的曹丕,还不是后来那个冷酷的魏文帝。说到底,现在曹丕还是个孩子,哪怕此前曹艹将他流放海陵,他一样是牵挂着曹艹的安危。只是刘闯而今在尉氏,曹丕也不敢轻易前来。卞夫人今天是斗胆相求,一双明眸中,透着恳求之色。她也想趁此机会弄清楚,刘闯的真正心意。

        刘闯想了想,“若母亲放心,便让子桓到鄢陵等候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如此,便拜托孟彦?!?br />
        卞夫人盈盈一拜,环夫人、邹夫人、刘夫人也都纷纷与刘闯施礼。

        刘闯见此情形,心中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……谁又能想到,他和曹艹前几曰还剑拔弩张,彼此恨不得置对方于死地??梢蛔?,却变成了一家人,而且为同一个敌人从而联手合作?

        这,还真是世事无常!

        刘闯告辞了卞夫人之后,便带着亲随离开尉氏。

        他一路上披星戴月,一天半的路程,结果只用了不到一天的时间走完。

        抵达官渡的时候,正是正午时分。

        刘闯才一进入大营,就见中军大帐前乱成一片。

        许褚拖着一个人,连拉带拖的从中军大帐中走出,一边走一边破口大骂:“哪儿来的泼皮货,竟敢在营中撒野。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!便是主公不在,哪个又是你这阉货能指手画脚?”

        看得出来,许褚是真的怒了,哪怕诸葛亮从帐中追出来,也无法将许褚阻拦。

        而许褚拖得那人,却是一身华服,白面无须。他一边挣扎着,一边苦寒,可是却无法挣脱许褚的大手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