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谢祖国:中国(南京)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-01-30
  •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-01-30
  •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-01-30
  • 粉丝经济时代:流量越大,责任越大 2018-01-30
  •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-01-30
  • 网友反映: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-01-30
  • 林肯MKX 售44.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-01-30
  •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? 2018-01-30
  • 《不灭的延安灯火》——中红网 2018-01-30
  • 图说龙江: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-01-30
  •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当前位置: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> 穿越小说 > 悍戚 > 第385章 托孤(一)

    第385章 托孤(一)

  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.24x25.com     尉氏,就在前方。

        刘闯带着董俷和太史享纵马上了一座高岗,举目调养,隐约可见地平线上,尉氏城池的轮廓。

        “元复,派人前去通禀,就说刘闯赴约?!?br />
        刘闯深吸一口气,扭头对太史享吩咐。

        只是,不等他话音落下,就听到远处传来一阵急促蹄声。

        铁蹄声越来越近,大地仿佛在颤抖。从尉氏县城方向疾驰来一队骑军,正向刘闯迅速逼近。

        太史享脸色一变,连忙道:“主公……”

        刘闯脸上却丝毫没有惧色,手搭凉棚查看一番,旋即淡定笑道:“不用担心,出不了岔子?!?br />
        可即便如此,太史享还是下令三百飞熊卫在山岗下列阵。

        骑队越来越近,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冷冽肃杀之气。

        刘闯依旧端坐象龙马上,双目微微闭合,犹如一尊石佛般巍然不动。而董俷则略显出几分兴奋之色,从马背上取下那一对大铁槌,跃跃欲试。太史享虽然竭力做出一副冷静姿态,可是心里面却七上八下,有些紧张。他取下铁胎弓,将胡禄挪到身侧,可以方便他取箭射出。

        说实话,对于刘闯这次看似极为莽撞的行动,太史享并不赞同。

        开玩笑,你身为一方诸侯,居然这么莽撞的跑来赴约,而且是和一个你的敌人赴约,实在是太过胆大。一开始,太史享是不太赞成刘闯前来??墒橇醮程燃峋?,并且不准许太史享通知其他人。这也让太史享颇为纠结,后来见刘闯主意已定,也只好答应随同前来。

        曹军骑队,越来越近。

        而冲在最前面的两个人,刘闯一眼就认出来其中一个,正是曹洪。

        他对夏侯廉不是特别熟悉,所以没有能够认出。不过,认出曹洪便已经足够,刘闯脸上旋即露出一抹笑容。

        看样子,曹洪不是来迎接自己。

        刘闯当然能体会到曹洪等人这时候的想法,憋屈!肯定是非常憋屈!

        但他更相信,曹洪也闹不出什么岔子。他是受曹操相邀而来,曹洪天大胆子也不敢做得太过分。

        千余铁骑呼啸而来,若排山倒海。

        飞熊卫虽然训练有素,可依旧为之色变。

        胯下战马,已透出不安之色。好在马背上的骑士骑术精湛,很快将战马安抚下来。

        正如刘闯所猜测的那样,曹军骑队在距离刘闯百余米的时候突然停下来,一阵人喊马嘶不绝。

        曹洪跃马而出,枪指刘闯,厉声喝道:“刘闯小儿好大胆子,竟敢孤身前来,莫不是欺我曹氏无人吗?”

        刘闯一笑,示意董俷和太史享稍安勿躁。

        他催马走下山岗,来到曹洪面前,在马上拱手微微一欠身。

        “子廉叔父,别来无恙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哈,叔父二字我可担当不起,今**既然自投罗网,那就休怪我心狠手辣。

        闯儿,若聪明的便立刻下马就缚,若不然我大军冲锋,你定然是死无葬身之地……”

        曹洪面色狰狞,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。

        刘闯反而更加轻松了,摇了摇头道:“叔父,我不是三岁孩子,被你三言两语就能吓到……莫说你这千百人,便是一万,十万,乃至百万,你看我可会畏惧?刘闯不才,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的本事还算精熟。若非这次是丈人派人邀请我过来,而我更不想大开杀戒,不然的话……嘿嘿,自我出世以来,什么险恶情况没有经历过,叔父人数虽众,却不在我眼中?!?br />
        曹洪闻听,勃然大怒。

        “小贼,你忒猖狂了!”

        刘闯嘴角一挑,勾勒出一抹古怪笑意。

        “叔父,莫非还想试试不成?”

        “那倒要看看你,究竟有没有这个本事……”

        曹洪怒吼一声,催马便冲向刘闯。

        而刘闯也不客套,厉声喝道:“阿丑,元复,休要插手,待我领教曹将军的手段?!?br />
        说着话,他反手就取出甲子剑,迎着曹洪冲过去。

        面对曹洪如闪电般刺来的一枪,刘闯不慌不忙,举刀相迎。他看似动作缓慢,但是在曹洪大枪到他跟前的一刹那,甲子剑刀口却狠狠劈在枪脊之上。只听铛的一声巨响,曹洪的脸色顿时大变。手中的大枪好像被千斤巨锤砸中一样,震得他两臂发麻,险些拿捏不住大枪。

        他连忙拨马抽枪,脸色铁青。

        “小贼,倒是有些门道?!?br />
        他一边说,一边举枪再刺。

        刘闯依旧是不慌不忙的勒马原处,任由曹洪大枪如疾风暴雨袭来,可是他恍若无事一般,悠闲的举刀封挡。曹洪枪法精妙,招招致命。但刘闯却一动不动,只坐在马上左右封挡,每每一个简单的动作,就让曹洪不得不中途变招。两人只打了十余个回合,曹洪便知道不妙。

        “子清,还不来助我一臂之力?!?br />
        夏侯廉在一旁观战,早就看出曹洪落在下风。

        不过,他也看得出来,刘闯似乎并没有起杀心,所以曹洪虽狼狈不堪,但是并无性命之忧。

        听到曹洪的呼喊声,夏侯廉犹豫一下,提枪便杀过来。

        刘闯依旧不慌不忙的和二人战在一处,三匹马,十二条腿,在疆场之上不断盘旋换位??杉幢闶遣芎橄暮盍?,刘闯依旧不落下风。三人一边打,刘闯还一边笑,甚至有精神指点曹洪枪法中的错处。

        “叔父,这一枪你的气力使大了,我只需压着你的枪一招顺水推舟,便可以断了你的手臂;不对不对,这一枪太慢了,便是我家铃铛使出来,也要比你快几分;叔父,你早上没有吃饭吗?若只有这些手段,怕是奈何不得我……快一点,再快一点……对嘛,这样才有些意思?!?br />
        三人交锋三十多个回合,夏侯廉突然跳出圈外。

        “子廉,不要再打了!”

        他面红耳赤道:“你我两人合战这小贼,却被他在这里戏弄,再打下去又有什么意思?”

        曹洪又不是那种不识好歹的人,哪能不知道刘闯根本没有用全力。

        他突然手上加快,大枪唰唰唰连环三枪,而后拨马跳出战圈,恶狠狠看着刘闯道:“小贼,你戏弄我等,莫非很有意思?”

        刘闯哈哈笑道,“叔父这话却错了,非是戏弄,只不过切磋罢了?!?br />
        曹洪面红耳赤,看着刘闯只喷粗气……

        夏侯廉在旁边连连摇头,却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        听闻刘闯前来,曹洪夏侯廉是真的很生气。这次和刘闯作战,实在是太过憋屈。双方还没有交锋,结果曹操就着了小人的道。随后曹操让他们收缩兵力,对于曹操的想法,曹洪大体上也算是有些了解。毕竟,曹洪是曹操的族弟,更跟随曹操多年,曹操的心思他怎能不知。

        可是……

        这真的很憋屈??!

        所以他便拉着夏侯廉想要教训刘闯一顿。

        说实话,刘闯勇冠三军,胜似虓虎的名声,曹洪也算是如雷贯耳。但是说来也怪,他和刘闯却从未有过交手。此前曹朋夏侯惇徐晃三人虎牢关前战刘闯,曹洪也听人说过,但并不相信。

        而今一见,这家伙真的是……

        只是,这口气想要发泄出来,恐怕是难了!

        “叔父,休要动手,休要动手!”

        远处,曹休纵马而来,满头大汗。

        他气喘吁吁来到两军阵前,却见曹洪瞪着一双眼,正怒视刘闯。

        曹休也吓了一跳,连忙道:“叔父,主公有命,让刘皇叔前去见他……”

        曹洪却不理睬,仍旧盯着刘闯一言不发。

        “叔父,主公说了,谁敢妄动,便以军法处置?!?br />
        说话间,曹休还取出一口宝剑,正是曹操随身佩戴的那口倚天剑。

        曹洪恶狠狠道:“小贼,这次是你命好,要不是主公有命,我今日一定不会放过你?!?br />
        刘闯收起甲子剑,在马背上一拱手,“如此,还要谢过叔父的宽宏大量,我还要前去拜见丈人,就不再与叔父寒暄?!?br />
        说完,刘闯一摆手,太史享与董俷便带着飞熊卫跟上。

        刘闯来到曹休跟前,微微一笑,“文烈,别来无恙?”

        曹休用复杂的目光看了刘闯一眼,苦笑一声道:“有劳皇叔挂念,真没想到会变成如今模样?!?br />
        两人寒暄过后,便并辔而行。

        看着曹休和刘闯离去的背影,夏侯廉催马上前,对曹洪苦笑道:“子廉,就这么让他走了不成?”

        曹洪脸色难看,瞪了夏侯廉一眼,“不然怎样,还真能杀了他吗?”

        刘闯和曹氏之间的关系,实在是太复杂了。

        双方既是对手,但又好像是朋友。打仗的时候,大家都是各用心计,各逞手段,你死我活……可是大战结束,又是礼尚往来,你送我些礼物,我给你些好处,实在是很难界定关系。

        刘闯不仅仅是曹操的对手,同时又是曹操的女婿。

        这个时候,若真的害了刘闯,接下来曹氏只怕就要面临灭顶之灾。

        只是这混账东西,忒猖狂了……曹洪心里面感觉着很不舒服,但是又不知道该如何说才好。

        如果刘闯真死了的话,曹氏的?;岣?!

        “子廉,主公难道真打算……”

        曹洪看了夏侯廉一眼,苦笑道:“主公的心思,我怎能知道?

        不过会不会如你我想的那样,怕还是要看待会儿那小贼和主公商谈的结果……子清,若真如此,你又会如何决断?”

        夏侯廉犹豫了一下,脸上露出茫然之色。

        是啊,若真的如他们猜想的那样,他又该做什么选择呢?

        夏侯廉看了看曹洪,却见曹洪也露出迷茫表情……心里不由得叹息一声:还是先看看,再做决断。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(本站)订阅,打赏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