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谢祖国:中国(南京)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-01-30
  •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-01-30
  •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-01-30
  • 粉丝经济时代:流量越大,责任越大 2018-01-30
  •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-01-30
  • 网友反映: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-01-30
  • 林肯MKX 售44.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-01-30
  •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? 2018-01-30
  • 《不灭的延安灯火》——中红网 2018-01-30
  • 图说龙江: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-01-30
  •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当前位置: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> 穿越小说 > 悍戚 > 第379章 官渡(九)

    第379章 官渡(九)

  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.24x25.com     “伯达!”

        就在司马朗转身准备离去的时候,却忽听到司马防开口唤他名字,“你病了,便不要再参与这其中的事情?!?br />
        “???”

        司马朗转身看着司马防,露出疑惑之色。

        可司马防却不解释,对司马馗道:“季达,送你大兄回房休息,不得我命令,任何人不得与之相见?!?br />
        “父亲!”

        “还不快去……”

        司马馗走到呆若木鸡的司马朗身边,“兄长……”

        说实话,他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模样,司马防突然变脸,莫说司马馗不明白,就算是司马朗也觉得有些糊涂。不过,司马朗毕竟是司马朗,隐隐约约猜出了司马防的用意。

        “父亲,你莫不是要……”

        司马防目光一凝,透出一抹厉色。

        司马朗话到嘴边,又生生咽了回去。他已经明白了!父亲显然是已经下定了决心,准备跟着刘闯一起干了。虽然司马朗觉得这很危险,但父亲既然做出了决断,那必然有他的道理。

        之所以把他扣押起来,并不是害怕司马朗背叛家族。

        说穿了,这也是司马防一种自保的手段,万一他起事失败,和司马朗也不会有太大的关系。毕竟司马朗是被他扣押起来,相信曹操知道了以后,也不会追究下去。这样一来,司马氏家族就能够保全下来……当然了,如果司马防获胜,司马朗更不会有性命之忧。相反,他还是可以为刘闯效力,这叫做皆大欢喜。只是世家豪门,绝不会做孤注一掷的事情……说到底,司马朗是司马防留下来的一个后手,也是为司马氏家族的未来,做一点小小铺垫。

        身为司马氏长房长子,司马朗怎可能不明白父亲心中的想法。

        对于司马防这种安排,司马朗并没有抗拒,相反他躬身一揖,随着司马馗退出房间……

        “父亲,我们该怎么办?”

        司马防挺起胸膛,深吸一口气道:“立刻请刘皇叔前来?!?br />
        关中,郿县。

        西凉军围城五日,攻势越来越猛。

        曹真苦苦支撑,但已经力不从心……郿县城墙出现多处倒塌,若不是曹真反应及时,只怕西凉军早就攻入城中??墒撬睦镆卜浅G宄?,郿县坚持不得多久。西凉军的攻势实在是太猛了,曹军根本抵抗不住。且不说西凉军投入大量绞车弩,令曹军士气已降至冰点……但只是徐庶亲自督战,黄忠夏侯兰翁婿联手,轮番发动攻击,直让城中曹军感到吃不消。

        郿县,是渭水重镇。

        但由于此前夏侯渊屯兵汧县,抽调了大量物资,囤积于渝麋。

        如今,渝麋失守,粮草和物资尽入西凉军手中。西凉军掉过头来,用曹军的辎重攻打郿县,想想就让人郁闷。最重要的是,郿县粮草不济,箭支也几近告罄。曹真虽然善战,可是在这种情况下,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。军卒伤亡惨重,士气低落;城中又无粮草辎重,这又如何坚守?

        幸好这个时候,杨修率部前来救援。

        他派人入城和曹真取得联系之后,在西凉军围城的第八天,曹真突然率部突围……

        汉军猝不及防下,被曹真杀出一条血路。

        夏侯兰得到消息后立刻率部追击,结果在中途遭遇杨修设伏,若不是黄忠及时赶到,险些命丧渭水河畔。

        经此一战之后,曹真和杨修汇合一处,退往武功。

        而西凉军则进驻郿县,进行短暂的休整。

        徐庶和黄忠等人进行商议之后,决意兵分两路。他命魏延和羊衜统领一部兵马,向茂陵逼近。徐庶则亲率大军,以黄忠为先锋,兵发武功。此时,曹真和杨修刚进驻武功县城,曹真可谓是惊魂未定。今天的情况实在是太险了……如果不是杨修接应及时,他恐怕就要死在路上。

        “德祖,这次可真是要多谢你了!”

        曹真洗漱之后,恢复了精神。

        他在中军大帐中宴请杨修,更连连向杨修表示谢意……

        杨修却微微一笑,“大家都是为曹公效力,何来感谢之言?

        不过,我们现在虽退到了武功,可是西凉军绝不会就此善罢甘休,用不得多久必然会兵临城下。今关中兵力不足,京兆尹正在长安征召兵马,估计也不太可能派出援兵。若我等再退,便是槐里……子丹,咱们现在已经无路可退,唯有死守武功,能撑过十天半月,说不得会有转机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十天半月?”

        曹真苦笑一声道:“德祖,不是我拆你的台,以武功县城的守备,莫说半月,恐怕连十天都撑不住。

        你是没有见过他们的绞车弩,威力实在是惊人。

        一枪三箭,三百步内可贯穿铁甲。郿县的城墙,或许比不得函谷关那样的雄关,但也算是坚厚??墒窃诮食靛蟮墓セ髦?,只三天时间就抵挡不住。若不是我提前做了准备,说不定早就破城。所以,要想守住武功,单凭这般坚守恐怕是难以奏效,还需要你我精诚合作?!?br />
        杨修道:“这是自然,我来的时候,子孝便命我听从子丹调遣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欸,这个时候,还说什么谁听从谁?

        我的意思是,咱们应该兵分两路。你率部坚守武功,我摔骑军在外接应,使西凉军无法全力攻击。若是让他们全力攻击的话,只怕咱们都抵挡不住?!?br />
        杨修听罢,连连点头。

        “既然如此,子丹不妨好好休息,今晚我在城中巡视。

        待明日,子丹出城,我来守城,你看如何?”

        说实话,在郿县坚守八天时间,曹真的确是筋疲力尽。

        虽然这并不是他第一次担任主将,可是这次面对的西凉军,却超过以往的任何对手。八天时间里,曹真可谓是提心吊胆,没有机会好好休息。如今暂时安全了,曹真也感到了莫名疲惫。

        所以在吃了晚饭后,曹真便回去休息。

        休息之前,他将兵符交与杨修,请杨修代为巡视城防。

        杨修,自然欣然答应……

        是夜,曹真是真的累了!

        他躺下来就呼呼大睡,睡得极为香甜。也不知道睡了多久,忽然间他心中生出一丝警兆。

        睁开眼,就见房间里灯火通明。

        他明明记得自己在睡前吹熄了灯,怎么会……

        曹真激灵灵一个寒蝉,本能的想要坐起身来,却骇然发现,自己被绳捆索绑。

        “德祖,你这是何意?”

        曹真看到杨修坐在一旁,不由得大惊,厉声喝问。

        却见杨修微微一笑,“子丹莫着急,我并无害你之意……只是主公吩咐下来,修也不得不听命而行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怎么可能……主公何以要拿我?”

        “呵呵,主公为什么拿不得你?凡是与主公为敌者,皆可擒拿。

        子丹,如果不是主公有令,不许我坏你性命,你这个时候早就身首异处……有什么问题,他日见到主公的时候,可以自己去问。只要你老老实实的待在这里,我可保证不会为难于你?!?br />
        曹真突然间沉默了!

        “你的主公,又是哪个?”

        他想起一件事,一直以来,杨修对曹操都是称之为‘曹公’,却从未称呼过曹操为‘主公’。

        他现在突然口出‘主公’二字,说得也定不是曹操。

        想到这里,曹真却冷静下来,目光沉冷的看着杨修。

        “我家主公,自然是大汉皇叔,汉大将军刘皇叔……不然子丹以为,谁会是我家主公呢?”

        曹真听罢,却没有流露出半点意外之色。

        他凝视着杨修,半晌后轻轻叹了口气,“既然如此,你为何不在途中杀我?却要前去救我?”

        杨修道:“子孝命我守武功,但实际上却对我有所防范。

        我人虽前来武功,却无虎符将令,根本无法调动武功兵马;而子丹你一路上也都保持谨慎,若没有十成把握,我怎敢轻易动手?我一直在等,等子丹你把虎符交给我,如此我方有机会。

        如今,武功城中,皆为我杨府私兵掌控。

        你的部曲,还有武功兵马都被我用你的虎符调出城外驻守……也正因这样,我才敢对你动手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        曹真突然间一声怒吼。

        哪知道,杨修却怒了,“曹操,国贼也,人人得而诛之。

        我杨氏一门忠烈,我父对朝廷更忠心耿耿,陪伴天子自长安逃离……曹贼深受国恩,却不思为国效力,将天子迎奉许都之后,视之为傀儡,对当年随同天子的老臣,更是大加残害。

        我父本无心和曹贼作对,所为者皆出于公心。

        哪知道,曹操竟假借袁术造反之事,污蔑我父为反贼,更抓入大牢,严刑讯问,大肆欺辱。我父后来虽逃出生天,却是身患重病。此国仇、家恨也!我不反你曹氏,难不成还要为你曹氏尽忠?”

        当年满宠缉拿杨彪的事情,曹真当然清楚。

        只是……

        他突然苦笑一声,“德祖,难不成那刘闯就是明主?此人野心勃勃,只怕对汉室也心存不轨?!?br />
        杨修笑了!

        “那又如何?”

        “什么?”

        杨修道:“刘皇叔乃汉室宗亲,更是当今天子的族叔。

        他乃高祖之后,与你曹家全然不同。若皇叔果真雄才大略,便行废立之事又有何妨?左右这都是皇族家事,与你我有何关系?这天下,还是大汉的天下,这江山,仍是高祖的江山。

        如此,足矣!”

        曹真被杨修这一番话说得目瞪口呆,不知道该如何反驳。

        良久,他咬牙切齿道:“德祖,你今日所为,难道就不怕惹来灭门之祸?”

        杨修眸光一凝,轻声道:“灭门之祸?只怕他曹子孝而今,自身难?!拥つ训烂挥蟹⑾?,主公帐下大将赵云赵子龙,自攻入关中以后,便音讯全无吗?想来,他此刻已抵达弘农?!?br />
        曹真,呆愣住了……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(本站)订阅,打赏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