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谢祖国:中国(南京)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-01-30
  •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-01-30
  •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-01-30
  • 粉丝经济时代:流量越大,责任越大 2018-01-30
  •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-01-30
  • 网友反映: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-01-30
  • 林肯MKX 售44.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-01-30
  •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? 2018-01-30
  • 《不灭的延安灯火》——中红网 2018-01-30
  • 图说龙江: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-01-30
  •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当前位置: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> 穿越小说 > 悍戚 > 第377章 官渡(二)2/3

    第377章 官渡(二)2/3

  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.24x25.com     “传我命令,发射绞车弩!”

        “绞车弩准备,绞车弩准备!”

        当汉军停止攻击,缓缓退回本阵之后,刘闯再次下令,发射绞车弩。

        三百架绞车弩早已准备妥当,三百名力士手持木槌,在整齐的号令声中,同时敲击机括。九百支大弩呼啸着离弦而出,射向虎牢关。好不容易击退了汉军,虎牢关上的曹军士兵正兴奋的大声叫喊。更有几名曹军士兵站在女墙上手舞足蹈,抒发着胜利之后的喜悦之情。

        可是没等他们庆贺完毕,汉军的绞车弩便开始攻击。

        一名曹军士兵被袭来的枪弩射中,身体被巨大惯性带起来,蓬的便从女墙上飞起,被钉在大纛旗杆之上。

        曹朋先是一怔,旋即大声喊叫:“闪避,闪避!”

        曹军士兵匆忙间躲到了女墙之后,却看那枪弩从头顶上掠空而过。

        更有一支儿臂粗细的枪弩,射中一根碗口粗细的旗杆上。那旗杆被巨大的冲击力拦腰击断,轰隆倒塌下来。两个躲在女墙后的曹军士兵躲闪不及,被旗杆砸中,倒在地上惨叫不停。

        “这又是什么武器?”

        夏侯惇忍不住破口大骂。

        他没有领教过汉军的绞车弩,可是曹朋却是亲眼见过。

        他脸色发白,轻声道:“叔父,这便是汉军绞车弩……去年我们在冀州曾见识过这种弩箭的威力,非常厉害,可覆盖七百步射程。而且在三百步内,能够贯穿铁甲,根本无法防御……去年我们在辽东的时候,也曾想过盗取这绞车弩的秘密,可惜后来被刘闯觉察,功亏一篑?!?br />
        三百步内,贯穿铁甲?

        夏侯惇脸色微微一变。不禁苦笑道:“闯儿何来这许多古怪的武器?”

        “据说,这些东西都是出自刘闯之手,为此他还培养了一大批有奇巧淫技的工匠……我当时还听说,刘闯正在设计一种名叫‘八牛弩’的武器,其威力较之绞车弩更大,可在五百步内贯穿三层铁甲,射程达一千步之距……他们这次没有使用八牛弩。想来是还没有研制成功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一千步……”

        夏侯惇呆愣许久,轻声道:“若是如此,还打个什么?

        打造出一千具八牛弩,只管射箭,恐怕就没有多少人能够抵挡,他刘闯岂不是已天下无敌?”

        曹朋没有发表意见。因为他也不知道,该如何发表意见。

        夏侯惇所言有些夸张,但未尝不是一种可能……如果八牛弩的威力真如此巨大,那还打个什么?两军列阵,一千步的距离便是近七百米。这一轮轮射下来,等靠近对方军阵,估计也死伤殆尽。

        想到这里。曹朋忍不住用力甩了甩头,把这种消极的念头丢掉。

        “叔父何必涨他人志气,灭自己威风?

        这虎牢关城高墙厚,莫说他那劳什子八牛弩,就算是十牛弩,百牛弩也休想攻破……我等只需死守虎牢,他刘闯便奈何不得咱们。当务之急,还是要安抚儿郎们士气。防止刘闯偷袭?!?br />
        夏侯惇这时候也清醒过来,连连点头。

        是啊,这个时候,自己怎能流露怯意呢?

        想到这里,他朝着曹朋摆了摆手,偷偷从女墙后探出头来向外面看了一眼,而后用力呼出一口浊气。

        绞车弩三轮射击。共发射出近三千支枪弩。

        其中有一部分射到了城上,但更多的枪弩则没入虎牢关城墙。

        刘闯见三轮射击结束之后,再次下令冲锋……这一次,十数架井阑也随同上阵。向虎牢关缓缓靠拢。曹朋一见,连忙下令曹军用弓箭阻拦汉军的冲锋,同时在城中的投石车也抛射出一枚枚巨大的礌石,试图制止井阑靠近。

        汉军的第二轮攻势,随之拉开了序幕……

        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        虎牢之战,从晌午一直持续到了天黑。

        见天色已晚,刘闯下令收兵。

        今日一场恶战,双方死伤都颇为惨重……刘闯从冀州调拨过来的三千枚天雷火,消耗了近三分之二,绞车弩也因为连续发射,损毁了二十余架。不过,也正是因为这些武器的连续使用,才使得汉军虽数次被击退,但是死伤比之守城兵马还要少一些??杉幢闶钦庋?,汉军也折损了近千人。同时,三辆井阑被彻底击毁,根本无法修复,更不要说继续投入战场之中。

        夜幕降临之后,汉军大营中篝火熊熊。

        医护兵奔走于后营之中,为伤兵进行诊治。

        刘闯则召集了众将,在大帐之中商议军情……从日间这一场恶战之中,大家对虎牢的情况,也基本上清楚。

        “如此强攻,伤亡实在是太大?!?br />
        法正沉声道:“虎牢关有曹朋和夏侯惇两人,都是精通兵法,久经战阵的大将。

        主公若这般攻击,恐怕就算是攻克虎牢,也无力继续南下……与主公而言,未免得不偿失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可是,若不能攻破虎牢,何以南下?”

        高顺忍不住开口,脸上流露出不快之色。

        法正笑道:“孝恭将军莫生气,正并不是说不去虎牢,而是说要尽量智取虎牢,减少伤亡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如何能智取虎牢?”

        法正犹豫一下,轻声道:“虎牢关而今陈兵两万,又有曹朋和夏侯惇这样的大将坐镇,强攻绝非易事。不过,曹军既然在虎牢陈兵,相信荥阳的兵力必然空虚。若可以夺取荥阳,虎牢必然出现动荡。最重要的是,那荥阳若能够攻克,便可以免去主公侧翼之忧,避免曹军夹击?!?br />
        在座的,都是知兵之人。

        张郃高顺也都熟读兵法……

        他们马上醒悟过来,若不能占领荥阳,一旦曹军大军抵达,势必会形成对刘闯的夹击。

        “那……”

        刘闯犹豫一下,轻声道:“我并非不想夺取荥阳。只是那荥阳守将徐晃,也非等闲之辈,想要拿下荥阳,恐怕并非易事?!?br />
        法正立刻起身道:“正自投主公帐下以来,甚得主公所重,却无寸功在身。

        我愿立下军令状,前去谋取荥阳。为主公抵挡东面之敌……还请主公应允?!?br />
        说实话,刘闯对虎牢开战,也的确是有些忧虑荥阳之敌。

        而今法正愿意前去,刘闯在犹豫了一下之后,也欣然同意。法正的才干,刘闯非常清楚?;蛐泶耸钡姆ㄕ姑挥写锏嚼飞嫌恿醣溉氪ㄊ钡哪侵值夭?。但也不可以令人因此小觑。

        法正是个很沉稳的人!

        他既然说要谋取荥阳,想必已经有了万全之策。

        既然是这样,刘闯当然不会阻止,反而饶有兴趣道:“却不知孝直需几多兵马,要谁人相助?”

        “我只需五千兵马,请俊乂随行即可?!?br />
        张郃猛然抬起头,愕然向法正看去。

        他没想到。法正居然会选择他为副手……要知道,张郃虽然被刘闯拜为十大将之一,可是论其功勋,远不足以独领一军。事实上,张郃这个人,属于大器晚成,越老越妖的那种。

        在历史上,张郃年轻时除了为袁绍手下河北四庭柱之一之外。并没有太多显赫功勋。

        而他在投降曹操之后,一开始也是屡经败仗??烧飧鋈松朴谘?,也能够吸取教训。从最开始只是一个战将,演变到最后,成为连诸葛亮也要为之忌惮的大将,这是一个成长的过程。

        若说搏杀两军阵前,冲锋陷阵。张郃倒是一把好手。

        但他却不明白,法正为何选择了他……

        “俊乂有智谋,但是却少有施展的机会。

        此次谋取荥阳,俊乂便是关键……有俊乂助我。定可夺取荥阳?!?br />
        见法正说的信誓旦旦,刘闯也没有拒绝,于是向张郃看去,“俊乂,却不知你可愿意前往?”

        “末将听从主公吩咐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既然孝直这般看好你,那就请你随行吧?!?br />
        刘闯想了想,便同意了法正的请求。

        而后,他又叮嘱了张郃几句,便让众人散去……刘闯有一个习惯,大战之后,一定会巡视兵营。这次他渡河攻打虎牢关,对手更是曹朋夏侯惇这样的人物,刘闯更不会掉以轻心。

        他带着董俷,在大营中巡视了一圈,还在后营中探望了一下伤员,这才返回大帐休息。

        刚把盔甲卸掉,却听大帐外亲兵禀报:“法正先生求见?!?br />
        刘闯听了也是一愣,刚散会没多久,法正怎么有回来了?不过,他却没有怠慢,连忙道:“快请他进来?!?br />
        不一会儿的功夫,法正走进大帐。

        他向刘闯躬身一揖,“正深夜前来,实在是有一件事情,必须要与主公商议。

        之前,人多嘴杂,正不好开口。如今只主公和正两个人,正心中有一疑问,还请主公释疑?!?br />
        刘闯听了这话,心里不由得一咯噔。

        他示意法正坐下,而后走到大帐门口,对正打算进大帐休息的董俷道:“阿丑,我有些事情要和孝直先生商议。你带人在外面守候,三十步之内,不得有闲杂人等靠近。若无我命令,任何人都不得进来?!?br />
        “知道了!”

        董俷是有点呆傻,可是对刘闯的命令执行起来,确是非常彻底。

        刘闯吩咐完了董俷之后,便回到了大帐里。

        他为法正到了一杯水,而后自己也坐下来,笑呵呵的看着法正问道:“孝直刚才说的太严肃,连我都有些紧张了……好了,现在咱们可以畅所欲言,却不知道孝直心中,有何疑问?”

        法正犹豫了一下,轻声道:“主公,与那河内司马氏,究竟是什么关系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