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谢祖国:中国(南京)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-01-30
  •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-01-30
  •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-01-30
  • 粉丝经济时代:流量越大,责任越大 2018-01-30
  •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-01-30
  • 网友反映: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-01-30
  • 林肯MKX 售44.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-01-30
  •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? 2018-01-30
  • 《不灭的延安灯火》——中红网 2018-01-30
  • 图说龙江: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-01-30
  •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当前位置: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> 穿越小说 > 悍戚 > 第367章 鸡肋(一)

    第367章 鸡肋(一)

  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.24x25.com     百度搜索 本书名 +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

        是夜,风雪漫天。

        梁期城外却是灯火通明,三十余座高约有五米余的柴垛熊熊燃烧,火光冲天,把梁期城外照映的通通透透。那巨大的篝火堆噼啪乱响,不时从火堆里迸溅出火星子,散落篝火四周。

        汉军顶着风雪,列阵于梁期城外。

        一座座云梯,一辆辆井阑,一台台投石车,一具具绞车弩陈列在阵前,透出一股难言的肃杀。

        程昱站在城楼上,神色间有些憔悴。

        自被困梁期,转眼间已数日光景。这几天来,汉军在诸葛亮张辽庞德三人的指挥下轮番攻城,令梁期守军死伤惨重。当初他们在滏水河畔遭遇伏击,便折损了大半兵马。三万人跟随程昱等人逃到梁期县城的,也不过寥寥数千。哪怕是在梁期又并了梁期守军,依旧不过五六千人。

        而汉军随着吕旷大败,从巨鹿、从常山源源不绝的向梁期挺进,把梁期围困的风雨不透……

        梁期是个小县,人口并不多。

        骤然到来这么多的兵马,不仅是粮食出现问题,城中的武备也无法跟上。

        三天之后,箭矢几乎告罄。

        在整个县城里搜索,也不过万余箭矢,甚至顶不住半天使用。

        城中的房舍被强行拆除,搭建房屋的大梁也被抬到了城头上用来守城。此时,县城几乎如同一座废墟,近万人无家可归,在风雪中瑟瑟发抖。程昱已经下令,把城里的马匹全部杀死,但依旧无法让士兵填饱肚子。要说起来,程昱绝对是一个狠人!他竟然下令让人把死尸烹制成肉脯给士兵裹腹……同样的事情,他程仲德几年前在徐州做过,已经是天怒人怨。

        不过当时曹操势大,即便是程昱这么做了,也没人敢跳出来抱怨。

        可是现在……

        曹休苦劝却没有效果,也使得城中的百姓和士兵,心中慢慢积满了怨气……这种怨念,伴随着汉军凶猛的攻势越发强烈。程昱站在城头上,依旧可以感受到周围士兵对他的深深恨意。

        他甚至可以想象,如果不是曹休带着人?;に?,只怕那些曹军士兵早就对他动手了!

        可,那又如何?

        梁期县城的城墙,在汉军的猛攻之下,已经有多处坍塌。

        好在程昱早有准备……他知道,以梁期的城墙,根本抵挡不住汉军的攻击,所以便准备了许多土木,专门用来填堵城墙的缺口。而今,城中已无物可以填堵,可谓是到了弹尽粮绝的地步。

        看汉军这架势,显然是要速战速决了!

        程昱表面上看去似乎毫不在意,可是心里面却腾起一种莫名的绝望。

        “文烈,咱们城下说话?!?br />
        程昱突然拉着曹休,顺着驰道往下走。

        他身高八尺五寸,虽年迈,但身体看上去比之曹休还要壮硕。

        两人从城上下来之后,程昱轻声道:“傍晚时汉军又添援兵,士气旺盛。

        而城中已粮草断绝,辎重告罄……儿郎们士气低落,城墙也多处损坏。依我看,咱们难以撑过今晚?;诓惶娜糁?,以至于有今日下场。不过,我却不怕,了不起便是战死而已?!?br />
        “程公何出此言?”

        曹休闻听,大惊失色,连忙道:“休愿死战,掩护程公突围?!?br />
        程昱忍不住笑了,“那诸葛小儿要的是我,我若是走了,咱们谁都别想逃走?!?br />
        “那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你听我说?!?br />
        程昱见左右无人,低声道:“我之前已经命人在城门楼上准备了大量的干草枯柴,并浇上了火油。待会儿我会在城头上督战,你带人在南门守候。见这边火起,你就立刻带人突围?!?br />
        曹休激灵灵一个寒蝉,想都没想道:“休怎能弃程公而独活?”

        他怎听不出程昱的意思,显然是打算吸引汉军的注意力,以死相拼。

        程昱闻听笑道:“我已过知天命的年纪,眼见就到耳顺之年。

        自我为主公效力,虽说未有寸功,但怎地也算是尽心尽责……我这个人,性子刚愎,眼睛容不得沙子,更看不得人不用心做事。所以,我也没什么朋友。就算以前有,而今也差不多得罪完了。我死,不足惜!而文烈你却不能够陪我送死,因为我还有要事,要你转告主公?!?br />
        说完,程昱压低声音道:“我知主公对文若一直存有忌惮。

        但请转告主公,文若或许忠于汉室,然则其心性纯良,对他忠心耿耿,绝不会存有二心。文若所做之事,皆出于公义。有时候或许会有些偏激,但请告诉主公,他并没有什么恶意?!?br />
        这是遗嘱的节奏??!

        曹休心中悲恸,但却极为用心的听程昱说完每一句话。

        “自主公与闯儿开战以来,即便是闯儿连番取胜,然则主公也好,我也罢,始终对闯儿存轻视之心。

        文烈,你要告诉主公,闯儿之害,尤甚于袁本初。

        此人有霸王之勇,更有光武之姿……此人眼光甚远,洞察世事若于指掌之间,绝非等闲之辈。而今他之声势,已胜于袁绍。故而主公要向与之相争,还需更加大胆,不必太过拘泥。自我们交锋以来,主公每每被闯儿抢占先机……若在与之战,绝不可由着他的路子来,否则必然危险……可惜,我已无法再为主公出谋划策,不能看主公成就大事,实为憾事!”

        程昱说的是轻描淡写,似乎根本不把自己的安危放在心上。

        曹休一边流着泪,一边默默记下了程昱说的这些话。

        “好了,该说的都已经说完了,我也要去督战了!

        文烈,快去做准备吧……我死不足惜,而你若出事,我又有何面目去面对主公?况且,小武在下面已等我多时。我若再不去,只怕他又要惹出什么麻烦……呵呵,我这心里也不放心啊?!?br />
        小武,便是程武。

        几天之前,邺城告破,程武战死邺城。

        程昱已经知道了程武的死讯,虽然这几日看上去好像没什么,可是曹休却知道,程昱每到夜深人静时,便会在屋中默默流泪。人非草木,孰能无情?别看程昱以前对程武极为严厉,可程武是他唯一的儿子,他对孩子的溺爱,并不比其他做父亲的少。只不过,他的溺爱是用另外一种方式来表达出来……曹休默默看着程昱,而程昱则整了整衣冠,便转身离去。

        看着程昱登上了城楼,曹休抹去脸上的泪水,一咬牙,转身朝南门走去。

        程昱已萌生死志,想要劝说他改变主意?估计这世上除了曹操之外,无一人能够让他回心转意。

        他而今所做的事情,便是把程昱的这些话带回去,如实转告曹操。

        就在曹休刚离开不久,北门外忽然间战鼓声隆隆,喊杀声震天……

        诸葛亮、张辽和庞德三人一齐督战,命汉军狂攻梁期。

        巨大的礌石呼啸砸向梁期城头,一具具绞车弩机枢激发,弩箭飞射向城墙。汉军在弓弩礌石的掩护下,如同潮水般向梁期城头涌去。而程昱站在城头上,从容自若,指挥曹军抵抗。

        大约半个时辰,只听轰的一声响,城墙坍塌一隅。

        紧跟着城门被汉军撞开,数以千计的汉军士兵呐喊着朝城中扑来。

        “君侯,快走吧?!?br />
        程昱的亲随大声呼喊,可是程昱却恍若未闻。

        他手中持一支火把,突然间奋力将火把丢进门楼之中。一蓬烈焰呼的一下子腾起,瞬间席卷整座城墙。城门楼下,更堆积了各种引火物,如一座座小山。程昱不顾亲随阻拦,冲入火场里,而后将火把向门楼下投掷。呼,呼……一团团大火腾空而起,将梁期城头包围。

        梁期城墙并不坚固,加之连日遭受汉军的攻击,早就承受不住。

        当火势腾起片刻后不久,那城楼轰然倒塌。

        程昱坐在火场里,脑海中却浮现出过往的一幕幕景象……

        少年时在东阿求学;黄巾之乱时与反贼王度激战;初评中,兖州刺史刘岱征辟程昱,却不肯听从他的主意,最终程昱请辞;后来,他又投效了曹操。当时所有人都不理解,可是在程昱心中,却视曹操为成就大事之人。他曾做过一个梦,梦到自己在泰山之上双手捧日……

        程昱原本叫程立,曹操听说他这个梦以后,便为他改名为程昱。

        犹记得他投奔曹操的时候,曹操当时高兴的拉着他的手说:“卿当终为吾腹心!”

        也就是从那时起,程昱成为了曹操的谋主……

        一晃,逾十载。

        程昱跟随曹操十余年,眼见着他一步步的壮大,有了而今声势。

        却不想,哪里冒出来了一个刘皇叔。

        当初刘闯到许都的时候,程昱就劝说曹操,要杀死刘闯和刘备两人,但曹操都没有能听从。

        今刘闯已经崛起,而刘备……

        对了,刘备!

        程昱突然想起来,他忘了叮嘱曹休,让他转告曹操,要小心那刘玄德。

        心中无比后悔,他猛然起身,却不想这个时候,城楼上一根巨大的房梁砸下来,正砸在程昱的头上。

        程昱大叫一声,倒在火海之中!

        曹休把梁期之战的过程陈述一遍后,放声大哭。

        “程公为掩护我,而死于梁期。

        若非要把程公的交代转告与主公,休恨不得与程公同死……今程公遗言我已带来,只求一死?!?br />
        说着话,曹休仓啷啷拔出宝剑,便要刎颈自尽。

        曹彰手疾眼快,健步上前一把攫住了曹休的手腕,“文烈,你若死了,那岂不是让程公九泉之下难以瞑目?”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(本站)订阅,打赏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