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谢祖国:中国(南京)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-01-30
  •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-01-30
  •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-01-30
  • 粉丝经济时代:流量越大,责任越大 2018-01-30
  •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-01-30
  • 网友反映: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-01-30
  • 林肯MKX 售44.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-01-30
  •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? 2018-01-30
  • 《不灭的延安灯火》——中红网 2018-01-30
  • 图说龙江: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-01-30
  •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当前位置: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> 穿越小说 > 悍戚 > 第363章 战将(十)2/7

    第363章 战将(十)2/7

  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.24x25.com     百度搜索 本书名 +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

        是夜,风雪停息。

        乌云并未散去,但白茫茫一片雪原,却让视线好转许多。

        郭表在屋中整了整衣甲,带好了兜鏊。

        他站在一面铜镜前,看着镜中的自己,良久后深吸一口气,一把抄起放在案上的宝剑,大步流星走出房间。

        屋外,站立着一男一女。

        男的大约在三旬左右,生的矮矮胖胖,笑起来好像弥勒佛一般。

        此人,叫刘奉林,大名刘淇。据说,他原本是汉河间王之后,不过伴随着家道没落,便转而为商人。如今,他在邺城经营着一座珍宝阁,里面有各种自西域乃至于珊蛮波斯运送来的珍奇物品,在冀州士人当中颇有名望??墒撬膊恢?,这刘奉林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身份。

        黄阁记事!

        听起来似乎是微不足道,但实际上他就是黄阁所属,在邺城,乃至于整个冀州的总负责人。

        黄阁而今一共七大记事,除了刘闯之外,只有司马懿清楚。

        刘奉林本为汉室宗亲,却因为家道中落,穷困潦倒……他的情况和刘备颇为相似,只不过境遇较之刘备那种织席贩履的情况又好不少。至少当司马懿找到他的时候,他在邺城还有一家商行。虽然生意极为冷清,偌大个商行连带着刘奉林一家五口人,也只有八个人而已。

        可是,他毕竟有这个底子。

        建安五年末,刘奉林加入黄阁,并且在建安六年底前往幽州,拜见过刘闯。

        刘闯和他论了族谱,如果按照辈分,刘奉林还要唤刘闯一声叔父……可别小看这一声‘叔父’,也让刘奉林死心塌地的为刘闯效力。河间王主家还在,如今却在许都苟延残喘度日。而刘奉林得了刘闯的支持,摇身一变成为珍宝阁的掌柜,更成为冀州高层的坐上嘉宾。

        刘奉林很清楚,只要有刘闯的支持,他兴复家业便不是一件难事。

        所以出任黄阁记事之后,刘奉林颇为用心。

        他祖上从河间分出来以后,便定居在巨鹿广宗。而郭表恰恰也是广宗人,两人是同乡,也就多了交往。

        一个是邺城大豪,一个是家道中落,在偶然间才做了城门校尉的破落户。

        郭表自然不会看不起刘奉林,说实话他也没资格看不起刘奉林,因为刘奉林的财富让他非常眼红。

        “宝仁,准备好了?”

        刘奉林看郭表走出房间,笑呵呵问道。

        宝仁,是郭表的表字。他轻轻点头道:“女王说的不错,富贵荣华在此一搏。

        左右我郭家而今也不剩下什么,而我更没有什么靠山可以依持。若得皇叔所重,说不得日后能飞黄腾达。为了我郭家,也为了女王日后的幸福,我这个做哥哥的,怎么也要拼一回?!?br />
        在刘奉林身边的少女走上前,为郭表整了整衣装。

        少女名叫郭寰,是郭永的亲生女儿,小名女王。

        “兄长放心,过了今夜,咱们老郭家一定能够再次崛起。

        有仲达在后面支持兄长,兄长又何愁没有靠山?刘先生,你说是也不是?”

        刘奉林闻听,连连点头。

        少女生得千娇百媚,如花似玉??墒橇醴盍秩床桓叶运霭氲阗翡轮?。原因嘛……非常简单!这少女是他顶头上司司马懿看中的女人。虽然刘奉林叫刘闯族叔,但如果要刘闯在他和司马懿之间进行选择的话,刘闯肯定会站在司马懿一边。要知道,司马懿不仅仅是黄阁主簿,刘闯的耳目和爪牙,更是刘闯的表弟,曾舍弃家业跟随刘闯,建功颇重。

        郭寰有这么一个人罩着,刘奉林还真不敢生出杂念。

        说起来,司马懿和郭寰能够相识,还要亏得刘奉林的功劳……天晓得司马懿怎么就与郭寰一下子看对了眼,两人居然很快走到了一起。刘奉林能够说服郭表,也多亏了郭寰的帮助。

        有道是女生向外,郭寰虽然没有嫁给司马懿,可是这心思已经放在了司马懿的身上……

        郭表用力点点头,“妹妹放心,我晓得轻重?!?br />
        说完,他朝刘奉林看去。

        刘奉林笑道:“宝仁大可不必如此紧张,今日之事早就已经安排好,根本不会有任何危险。

        我珍宝阁麾下八百死士可以随时听候调遣……子时过后,宝仁只要在城内点起篝火,而后打开城门,便大功告成?!?br />
        这个工作,倒是的确没什么危险。

        郭表长出一口气,“既然如此,我也该道城门巡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我陪你一起去?!?br />
        刘奉林说完,扭头对郭寰道:“郭娘子,今天晚上城里不会特别安全。

        主簿传信说,请郭娘子到珍宝阁避难。我那珍宝阁虽然算不得铜墙铁壁,但三五千人想要攻破,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我已经命人备好了车仗,就在隔壁巷子里,请郭娘子前往?!?br />
        郭寰闻听,展颜而笑。

        她这一笑,却让人顿时眼前一亮。

        果然是个狐媚子,这等美人却不是我能够消受,还是留给主簿为妙。

        “如此,便烦劳先生?!?br />
        郭寰款款一揖,向刘奉林道谢。

        刘奉林连忙还礼,与郭表一同走出府邸大门。

        两人上了马,直奔城门而去。

        而郭寰则收起脸上的笑容,径自出门而去,直奔旁边的巷子里。

        她倒是非常果决,甚至连衣物包裹都不去收拾。不过,若非她这种果决的性子,恐怕也难以被司马懿看中。郭寰在巷子里上了马车,也不与车夫赘言,只摆了摆手,马车旋即驶动。

        过了今晚,谁还敢在笑话我‘女王’之名?

        那双妩媚的凤目中,透出一抹精芒。郭寰仿佛自言自语,娇靥浮起一抹灿烂笑容……

        抵达西南门时,郭表已恢复了平静。

        左右已经决定要造反,又何苦瞻前顾后?刘皇叔而今大有横扫冀州之势,他日必将成就大事。自己这时候选择投奔刘皇叔,而且妹妹又有了依靠,从此以后这荣华富贵,必能滚滚而来。

        想到这些,郭表此前的种种不安都烟消云散。

        他装作浑然无事的模样,在刘奉林的陪伴下,装模作样在城头上巡视一番之后,便回到了门楼。

        时间,在一点点的流逝。

        就在这时候,城下突然一阵喧哗。

        一队车马从城内行来,在城门下要求出城。

        “这时候出城?少将军有令,全城夜禁,绝不许打开城门?!?br />
        一名副将厉声喝道:“尔等深夜出城,蹊跷颇深……依我看,定然是奸细,还不与我拿下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慢着!”

        就在这时候,郭表从城头上下来。

        他看了看对方,一眼就认出来,这些人就是刘奉林的手下。

        也亏得刘奉林的手段高明,居然能够使动关系,夜禁之时居然可以在城内通行无阻。

        “车上是什么?”

        “回禀将军,这车上都是些杂物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既是杂物,这么晚了急着出城,一定是有急事……赵将军,这深更半夜的出行,大家都不容易。便开城门让他们出去就是,左右也没什么事情?你又何必在这里大惊小怪呢?”

        副将闻听,正色道:“郭城门此言差矣,少将军说过,深夜夜禁,八门紧闭。

        这些人行色可疑,居然在城中畅通无阻,其中必有蹊跷。依我看,应该把他们拿下,严加拷问才是。郭城门食君俸禄,何以说出这种话来?慢说没有少将军的吩咐,也不能让他们出城?!?br />
        郭表眼睛一眯,闪过一抹戾色。

        他没有靠山,在自己的地盘上,连个副将都不把他放在眼里。

        只不过,他并没有露出愤怒之色,而是慢悠悠走上前道:“看你说的,做一个少将军,又一个少将军,莫非少将军……啊,少将军!”

        他突然变了脸色,露出恭敬表情。

        那副将一怔,回头看去,身后却空无一人。

        他顿时反应过来,可没等他回身,耳边传来一声绷簧响。

        郭表拔剑出鞘,一剑刺中这副将的心口,“少将军是你老子不成?”

        说完,他拔出宝剑,一脚把那副将的尸体踹到在地。与此同时,那八百死士蜂拥而上便扑向城门。

        十辆马车,忽然燃起了大火。

        原来那马车上的堆放的都是枯柴,上面还浇了火油。

        刘奉林一摆手,便有人把马车上燃起的枯柴倾泻在驰道旁边。驰道两边堆满了干柴,遇火顿时熊熊燃烧。郭表厉声喝道:“曹贼大逆不道,刘皇叔大军到来,还不与打开城门……”

        驰道被烈焰封锁,城头上的军卒,一个个惊慌失措,却无法冲过来。

        与此同时,八百死士一拥而上冲到了城门下,将守在城门两边的门卒砍翻在地之后,打开了城门。

        邺城西南门火起,隔得老远都能看得清楚。

        城头上的军卒总算是反应过来,立刻高声呼喊……

        郭表心里顿时紧张起来,大声喊道:“刘奉林,皇叔大军何在?”

        话音未落,城门外传来一阵喊杀声。只见从雪地中呼啦啦窜出无数身影,为首一人身披白色大氅,手持一杆大枪,健步如飞便城门冲来。原来,城外不知何时已埋伏了无数人马,只等打开城门。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(本站)订阅,打赏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