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谢祖国:中国(南京)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-01-30
  •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-01-30
  •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-01-30
  • 粉丝经济时代:流量越大,责任越大 2018-01-30
  •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-01-30
  • 网友反映: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-01-30
  • 林肯MKX 售44.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-01-30
  •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? 2018-01-30
  • 《不灭的延安灯火》——中红网 2018-01-30
  • 图说龙江: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-01-30
  •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当前位置: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> 穿越小说 > 悍戚 > 第360章 斩将(一)

    第360章 斩将(一)

  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.24x25.com     百度搜索 本书名 +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

        蓬!

        一声闷响。

        一块礌石轰在邯郸城墙上,却见火星飞溅,但邯郸城墙却没有丝毫损坏,只留下一个白印子。

        水泥凝固之后,邯郸城墙极为坚硬。

        而且正值隆冬时节,诸葛亮命人在城墙上浇灌冷水,一夜成冰。溜滑的城墙,使得以往那些攻城手段都失去了作用。云梯根本无法在城墙上搭靠,上面的士兵只要用推杆一推,就可以轻而易举把云梯推开。至于弓箭,投石车之类的器械,在坚固的邯郸城墙面前,似乎也威力大减。

        诸葛亮手持一把羽扇,身穿鹤氅,卓尔不群立于城上。

        城外,曹军如cháo水般向邯郸发起一**凶猛的攻击,但却被诸葛亮从容不迫的化解。

        “军师,井阑车……曹军出动了井阑车?!?br />
        诸葛亮顺着身边扈从手指的方向看去,眼睛一眯,嘴角微微一翘,勾勒出一抹森然冷意。

        “传令,大弩上弦!”

        一排女墙后早就架好的床弩,已张弦yùshè。

        这大弩,又名‘绞车弩’,原本应该是唐代才出现的产物。

        但是随着刘闯设计出轴承图录之后,经黄承彦和马钧多年研究,并不断完善,设计出这种力达十二石的强弩。以轴转车,也就是用绞车张弦开工。弩臂上有七条矢道,居中一支巨箭,长三尺五寸,粗约有五寸,以铁叶为翎,而后在左右个安置三支小箭。轰击机括,诸箭齐发,威力巨大。根据南山书院的实验,这种绞车弩五百步之内,可将碗口粗细木桩一举折断。

        诸葛亮此次来邯郸,便带了近二百架绞车弩。

        据说,马钧而今已经开始设计第三代大弩,到时候shè程可达八百步,威力较之绞车弩更大。

        不过,这第三代大弩何时能够生产,尚不太清楚。

        如今这第二代绞车弩,便足足领先这个时代近五百年,刘闯已经非常满足。

        眼看着十数辆井阑车进入shè程,诸葛亮眼睛一亮,大声喝道:“放弩!”

        每一架绞车弩,需十人cāo作。五十名大力士同时抡起大锤,狠狠砸在机括之上,三百五十只大弩呼啸着从城头上shè出。两辆井阑车被大弩击中,只听一连串咔嚓声响,车体顿时崩塌。而那些跟在井阑车后的曹军躲闪不及,被大弩shè中。弩箭上巨大的力量,直接把曹军士兵shè为两段。那血腥的场面,即便是久经战阵的程昱和曹休看到,也不禁为之sè变,心中惊恐。

        一名曹军士兵被shè成两段之后,并未立刻死去。

        他的双腿仍站在地上,可是上半身却在血泊中挣扎哀嚎,直令周围曹军将士为之心惊肉跳。

        程昱这次兵临邯郸,便做好了强攻邯郸的准备。

        那些曹军士兵,也预感到会有一场血战,可谁又料想到,会是如此景象。

        “州牧,不能再打了!”

        曹休脸sè发白,轻声道:“邯郸有如此利器守城,军卒们已经被吓破了胆。

        更何况他们手里很可能还有天雷火,如果逼急了他们,定然会投放在战场上,儿郎们会失去斗志?!?br />
        程昱的脸,也是一片惨白。

        他何尝不清楚,邯郸明显是打算和自己来一场消耗战。

        不过,他也清楚,邯郸兵力不足,就算手中握有守城利器,可一旦死伤过重,必然无力支持。

        更不要说,汉军的大弩也让程昱眼红不已。

        若他手中有这等利器,何愁曹公不横扫天下?这个时候,他绝不能退!一旦退缩,势必会让士气更加低落。想到这里,程昱便摇了摇头,“文烈,慈不掌兵……而今局面已容不得我们退缩。我知道你的心思,可这时候若收兵的话,只怕会让儿郎们更加恐惧,唯有强攻!

        传我命令,再上两营兵士,我就不相信这邯郸能坚持多久!”

        曹休听了这话,点点头,一咬牙厉声喝道:“传令,再上井阑,与我猛攻邯郸,临阵退缩者,斩!”

        一句话,曹军立刻齐声呐喊。

        战鼓声隆隆敲响,直让人热血沸腾。

        诸葛亮在城门楼上依旧一脸平静,他轻轻摇动羽扇,片刻后沉声道:“与我点起狼烟,命文远将军出击!”

        “喏!”

        军卒连忙跑去释放狼烟,而诸葛亮则命令弓弩手继续放箭。

        绞车弩威力巨大,但是shè速不快。

        必须要用绞车把弓弦张开之后,放上大弩,而后调整角度,在轰击机括,才可以发shè出去。但这也是无奈之中的无奈!碍于这个时代的科学技术,想要让床弩如同连珠箭一样shè出,肯定不太现实。这床弩的目标,主要是那些井阑车。在一轮施shè之后,弓弩手已冷静下来,连忙转动绞车,填放弩箭,而后瞄准缓缓驶来的二十余辆井阑车,伴随着诸葛亮一声令下,大弩shè出,将冲在最前面的三辆井阑车shè中。

        井阑车威力巨大,可同样的,行进速度缓慢。

        三辆井阑轰然倒塌,引起曹军一阵慌乱。

        “继续施shè,绝不可使井阑靠近城墙?!?br />
        一时间,邯郸的战况越发激烈。

        一边是程昱不顾一切,想要速战速决;另一边则是诸葛亮沉着应对,将曹军的攻势一次次化解。

        当双方激战正酣的时候,埋伏在城外的张辽和庞德二人突然杀出,侧击曹军两翼。

        当天将黑时,双方终于停止了攻防。

        张辽庞德的攻击,的确是给程昱带来了一些麻烦。不过,程昱早有防备,所以并未有太大损失。但总体而言,曹军首rì攻城并不算顺利。死伤人数,几近千人,而且死状极为凄惨。

        最重要的是,程昱损失了八辆井阑,让他心痛不已。

        “诸葛小儿,想要步骑夹击,里应外合,故而命张辽庞德二人埋伏城外。

        这更说明他手中兵力不足……邯郸今rì抵抗虽然非常坚决,可实际上是外强中干,坚持不得多久。

        文烈,命儿郎们暂且休息,明rì一早咱们再攻邯郸!”

        曹休其实不太想攻打邯郸,因为在此之前,他曾受到荀彧的书信,也是让他尽量守住邺城即可,不必计较邯郸的得失。在荀彧眼中,只要邺城在手,曹cāo在河北便有一个回旋的余地,足以牵制汉军兵马。邯郸虽然重要,但是和邺城相比……其重要的程度似乎远远不够。

        可惜,程昱却不愿意接受邯郸的丢失。

        他一力要夺回邯郸,在他来说,理由同样充分。

        夺回邯郸,邺城就能有一道屏障。若邯郸丢失,邺城便要直面兵锋,退无可退,绝非上上之选。

        双方都有道理,曹休也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        他只能让人前往许都,把程昱的决定告之荀彧。

        而后尽力帮助程昱,若能夺回邯郸固然是一件好事,如果夺不回来,那就坚守邺城,阻挡汉军。

        但是在内心里,曹休却隐隐约约感到了一丝不安……

        邯郸之战拉开序幕,双方僵持不下。

        与此同时,刘闯秘密抵达高城,与太史慈和许褚汇合之后,便下令以太史慈为先锋,强渡马颊水,偷袭乐陵。

        本来,许褚想要为先锋,但却被刘闯劝住。

        “仲康所部,悍勇无敌。

        然老罴营多步卒,且皆披重甲,行军速度缓慢。

        子义所部皆为骑军,而且历经塞北之战以后,行军速度奇快。有道是兵贵神速,此次咱们对乐陵用兵,就在于一个‘奇’字。乐陵是青州门户,又有马颊水为天堑,若不能一战功成,战局势必焦灼。我们要用最快的时间夺取乐陵,方能起到奇兵效果。而这一方面,恰恰是老罴营所不具备的优势。不过,老虎哥不必担心,占领乐陵只是开始,害怕没有机会立功吗?”

        许褚不是不讲道理的人,只是立功心切。

        自上次刘闯驰援袁尚失败之后,许褚就没有太多机会走上疆场。

        而今,凉州之战打得如火如荼,夏侯兰赵云黄忠魏延履立战功,也让许褚眼红不已。他是刘闯的心腹,可是却没有足够的战功。这也让许褚感到非常不高兴,一门心思想要建功立业。

        好不容易等到冀州之战,却依然没有他的份儿。

        张辽、庞德二人参战,偏偏他要在一旁坐视……若不是刘闯准备对青州用兵,说不得许褚非闹将起来不可??伤舷氲?,到了渤海之后,这青州第一战却被太史慈抢走,也让他更加着急。

        刘闯一番却说,总算是安抚住了许褚。

        不过,他依旧是跃跃yù试,咧着嘴道:“主公,你可不能欺负老实人,平原之战,非我莫属?!?br />
        你还是老实人?

        刘闯忍不住笑了……

        也许是受三国演义的影响,在后世很多人的眼里,许褚和张飞相差不多,都是那张莽撞之人。

        可事实上,不管是许褚还是张飞,心眼儿都不算少。

        特别是许褚,更是小心思不断,看上去似乎很粗豪,实则心思细腻。

        刘闯道:“老虎哥,我怎可不敢欺负你……若不然的话,你又跑去找我叔父告状,我少不得又要被斥责?!笔只皆亩燎敕梦?http://i./

        http://i./

        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