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谢祖国:中国(南京)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-01-30
  •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-01-30
  •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-01-30
  • 粉丝经济时代:流量越大,责任越大 2018-01-30
  •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-01-30
  • 网友反映: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-01-30
  • 林肯MKX 售44.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-01-30
  •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? 2018-01-30
  • 《不灭的延安灯火》——中红网 2018-01-30
  • 图说龙江: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-01-30
  •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当前位置: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> 穿越小说 > 悍戚 > 第357章 冀州之战第三弹 十一 4/5

    第357章 冀州之战第三弹 十一 4/5

  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.24x25.com     百度搜索 本书名 +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

        刘闯在襄平停留了三rì,便决定返回燕京。

        管亥的身体并没有什么好转,在吃了吴普两服药之后,也仅仅是让jīng神恢复了不少。

        在刘闯离开的第二天晌午,他突然在太守府中召见田绍。

        田绍也不知道管亥找他有什么事情,不过一郡太守唤他前去,他自然也不能拒绝。自古以来,民不与官斗。没错,田绍是辽东大豪,家有良田千顷,奴仆僮客数千??墒窃诠俑难壑?,这根本算不得什么。没有一个出身,始终是田绍的一个软肋,让他没有足够的底气来对抗官府。

        “府尊唤绍来,不知有何吩咐?”

        田绍来到府衙之后,恭恭敬敬向管亥行礼。

        管亥的气sè并不是太好,整个人看上去也显得非常疲惫。

        他揉了揉太阳穴,示意田绍落座。

        “绍公,今rì请你来,是有一件事要与你商议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请府尊吩咐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大将军昨rì离开,行sè匆忙。

        他这次来辽东,主要是两件事……一来,大将军是探望我的病情;这二来嘛,今大将军与曹cāo用兵在即,更需要大量粮草。幽州今年虽然丰收,但这一年来,也增加了近二十万人口。

        加上冀州元气未曾恢复,需要从幽州调集大批粮草前去赈济。

        如此一来,前线的粮草便有些匮乏……至于并州那边,能自给自足便是庆幸,根本抽调不出粮草来。所以,大将军决意自三韩和高句丽抽调五十万斛粮草,以资助前方的粮草供应。这两rì,粮草便会送抵襄平,可是我手中牛马车却严重不足……我听说,绍公你家中牛马车颇丰,不知可否借三千辆与我使用?此关系前方战事,若可以的话,于绍公是大功一件?!?br />
        原来是借牛马车!

        田绍不禁松了口气,不过脸上却露出为难之sè。

        “三千辆牛马车,恐怕是有些多了。

        我手中现在能紧急找来的牛马车,最多不过一千二百辆,若再多的话,恐怕要从其他地方抽调?!?br />
        “那就抽调一下,尽量凑足最好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喏!”

        田绍躬身领命,准备向管亥告辞。

        哪知道,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。

        “大当家,不好了,不好了!”

        常胜神sè慌张的从外面一路小跑进来,一进门就大喊大叫道:“大当家,出事了!”

        管亥脸sè一沉,“乱喊个什么?什么大当家……你这家伙说了多少次,为何总不长记xìng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府尊,府尊!”

        常胜连忙改口,慌慌张张道:“府尊,出事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出什么事了?”

        “大……”

        常胜刚开口,却发现田绍坐在一旁,连忙闭上嘴巴,跑到管亥身边,在他耳边一阵低语。

        田绍支棱着耳朵,侧耳倾听。

        只是常胜的声音很小,以至于田绍听得不是特别真切。

        他隐隐约约只听到了‘爆炸’、‘受伤’、‘昏迷不醒’……之类的词语。哪知道,管亥听罢顿时脸sè大变,一把攫住常胜的胳膊,“你可别和我开这种玩笑,这好端端怎会爆炸?”

        他话出口,便意识到说漏了嘴,连忙向田绍看去。

        “绍公,你先回去。

        车辆的事情,还请多多费心?!?br />
        田绍本打算留下来探听一下消息,可管亥既然下了逐客令,他也不好继续留下来。

        他连忙告辞,起身向外走。

        却隐隐约约听到管亥问:“好端端怎么会爆炸?”

    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啊……好像是说大将军……准备渡河的时候,不知……就爆炸了。

        ……不醒,正返回襄平。元复和西平随行?;ぁ苎现匕?!”

        田绍走出衙堂,便再也听不清楚管亥和常胜的对话。

        他脑子急速转动起来,一边慢腾腾往外走,一边思索着方才常胜和管亥之间的对话。

        爆炸?

        什么爆炸?

        难道说……

        就在这时,管亥带着常胜从他身后匆匆跑过去。

        田绍刚要开口呼喊,却见管亥和常胜理都不理他,一阵风似地冲出了府衙的大门。

        紧跟着,蹄声阵阵,渐行渐远!

        田绍,心里不由得一动……

        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        回到府中,田绍便直奔西跨院而去。

        “田翁,你怎么来了?”

        “我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与都亭候禀报,还请通融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哦,请稍等!”

        守在西跨院门外的人点点头,便转身进了院落。不一会儿的功夫,他又出来,躬身请田绍进去。

        田绍随着那人走进院子,直奔中堂而去。

        中堂里,两名男子正在手谈。

        一名老者,一个青年,正杀得惨烈。

        “文和先生,朋公子!”

        田绍见那两人之后,连忙躬身行礼。

        青年,仍低着头看着期盼,苦思冥想。

        而老人则抬起头,朝田绍微微一点头,“田翁,快请坐?!?br />
        有随从忙搬来一张椅子,田绍的屁股才一落下,便急不可耐道:“文和先生,出大事了!”

        “哦?”

        “刚才我去府衙,管亥让我为他找三千辆牛马车,说是过两rì从三韩和高句丽送来五千石粮食,然后送往燕京。我离开的时候,却突然看到常胜跑进来,慌慌张张与那管亥交谈。他们的声音很小,我也听不太真切,之后管亥便匆匆忙带着常胜离开,连我与他招呼他都没理?!?br />
        老人眼中,眸光一闪。

        如果刘闯在这里的话,一定能够辨认出那青年正是曹朋。

        而这老者,也正是贾诩……

        贾诩露出和煦笑容,温言道:“那田翁都听到了什么?”

        “我只隐隐约约听到‘爆炸’,‘昏迷不醒’的字样。

        看管亥他们离开时候的模样,很可能是刘闯昨夜渡河时,队伍中发生了爆炸,刘闯昏迷不醒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哦?”

        曹朋一旁猛然抬起头,目光灼灼,沉声问道:“田翁,你所言当真?”

        “这个……我也只是猜测。

        不过我回来的时候,已经派人去打探消息,而且还让人去新昌打听情况,看看是不是刘闯临走的时候,从新昌带走了那天雷火?!?br />
        贾诩脸上,笑意更浓。

        “田翁果然心思缜密……嗯,你说的这件事,倒是很有可能。

        不如这样,你继续打听这件事,另外在打探一下,那五十万斛粮草,会在什么时候送抵襄平?!?br />
        田绍连忙答应:“文和先生放心,我这就去打探?!?br />
        田绍前脚刚走,曹朋便一把推开了棋盘。

        “友学,你干什么?”

        “我去问问那王子泰,天雷火若没有组装完成,也会发生爆炸?”

        贾诩摇头道:“方才田绍在的时候,你表现很好??稍醯厮蛔?,便沉不住气了?”

    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友学,咱们这次奉主公之名,打探天雷火的秘密。

        废了九牛二虎之力,从燕京到辽西,从辽西到辽东,总算是有了一些线索。如今,刘闯突然发生意外,颇有些突然。如果这件事是真的,那自然是一桩好事;可如果是假的呢?”

        曹朋激灵灵一个寒蝉,“那我们岂不是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所以,千万不要乱了分寸。

        不管这件事是好还是坏,咱们都不能乱了阵脚。

        这里是辽东,不是许都……这里是那闯儿的根基所在,所以咱们的一举一动,都要谨慎小心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多谢先生指点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好了,咱们去问问那王子泰?!?br />
        贾诩坐了一会儿,这才站起身,带着曹朋来到后面的一间厢房。

        厢房外,守卫森严。

        贾诩走到门口,轻轻敲门,“子泰,我有一件事想要向你请教?!?br />
        过了一会儿,房门打开。

        从屋中传来一股刺鼻的气温,一个中年男子从里面走出来,身上还沾染着浓浓的硫磺和硝石的味道。

        “子泰,实验的怎样?”

        中年男子名叫王子泰,原本是石臼坨的一名工匠。

        他也是配置火药,研磨火药颗粒的监令,掌握着黑火药制作流程里的一个重要工序。

        他摇摇头,“还是无法完成。

        我按照你们提供的那些方子配制,险些发生危险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子泰,我有一件事想要向你请教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        “这天雷火的药末在运送途中,有没有可能会发生爆炸?”

        王子泰愣了一下,“当然有可能爆炸……这玩意儿其实很危险,一个不小心就会爆炸?!?br />
        他说完之后,疑惑的看着贾诩和曹朋,“不过你们放心,我配制的时候非常小心,绝不会有纰漏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嗯……那我就放心了。

        子泰,你再试一下,若还是不成功,咱们便离开这里。

        我会让田绍再设法弄一些配方过来,争取找到最佳的方案。就算是无法成功,我也一定会带你前往中原?!?br />
        王子泰点点头,“那我继续去试验?!?br />
        说完,他便返回房间,随手关上了房门。

        贾诩和曹朋相视一眼,眼中不约而同的都流露出一抹兴奋之sè。

        他们回到中堂,曹朋便兴奋道:“如此说来,那闯贼真有可能遇到了危险?”

        贾诩沉默片刻,摇摇头,“在没有确认之前,最好是不要肯定。

        咱们再等等看,说不得田绍很快会有消息传来……那闯儿的运道一向很好,这次怎么会……我总觉得有些蹊跷。不过,如果真的是这样,那实在是天助曹公。刘闯如果出了事情,燕京必然大乱。到时候主公不但可以夺回冀州,便是横扫北疆,也不是一桩难事……友学,这个时候咱们都务必要冷静一些。先等等,然后看情况而定。刘闯真要遇险,说不得是我们的机会!”

        曹朋听罢,连连点头……RS

        ,请。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