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谢祖国:中国(南京)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-01-30
  •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-01-30
  •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-01-30
  • 粉丝经济时代:流量越大,责任越大 2018-01-30
  •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-01-30
  • 网友反映: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-01-30
  • 林肯MKX 售44.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-01-30
  •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? 2018-01-30
  • 《不灭的延安灯火》——中红网 2018-01-30
  • 图说龙江: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-01-30
  •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当前位置: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> 穿越小说 > 悍戚 > 第352章 瓦亭(六)3/3

    第352章 瓦亭(六)3/3

  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.24x25.com     百度搜索 本书名 +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

        三更毕,可求月票一张,推荐票数枚?

        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        自进入炼神境界之后,夏侯兰的枪法也渐趋成熟。

        和赵云的枪法一样,夏侯兰的杀法也是以刺杀为主,同样讲求速度。

        不过,他的枪法想必赵云,多了些刚猛和惨烈,枪出无回,不似赵云枪法圆融??烧庵植伊腋彰?,枪出无回的招数,正适合于夏侯兰的xìng子。把两名曹将刺落马下之后,他一眼便盯住了夏侯楙。夏侯楙见无法躲避,便硬着头皮上前。只是他的枪马功夫比之夏侯兰,有天壤之别。哪怕他老子是夏侯惇,可夏侯惇的一身武艺,夏侯楙连三成都没有学到,如何是夏侯兰的对手?

        只两个回合,夏侯兰突然使了一招丹凤朝阳,大枪奇诡刺出。

        夏侯楙已无处闪躲,举枪相迎。

        哪知道夏侯兰这一枪确是虚招,眼见两枪就要交击一处,却突然一振,奇诡的穿过夏侯楙的手臂,大枪紧跟着一扫,啪的便拍在夏侯楙的腰部,把他一枪从马上拍落。

        紧随在夏侯兰身后的刀斧手一拥而上,把夏侯楙死死按在地上。

        夏侯兰看了这家伙一眼,嘴角一撇,厉声喝道:“夏侯楙已被生擒活捉,尔等再不投降,格杀勿论!”

        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        “传令,三军加速行进!”

        曹仁站在路旁,面露忧虑之sè。

        他不断催促麾下兵马加速前进,可是他也知道,曹军已经是用最快的速度行进……

        接到曹真送来的书信和地理形状图,曹仁立刻觉察到不妙。

        这夏侯楙就是一个纸上谈兵的赵括……瓦亭地形,只要当道下寨,任凭西凉兵三万大军,也休想通过。

        可这家伙偏偏是自作聪明,还自高视下,势如劈竹……西凉军根本不需要和你交锋,只要断了你汲水之道,而后围山火攻,任你多少兵马都白搭。虽则此前凉州下了一场小雪,却不能缓解过去两个月的旱情。只要一点火,就能让你整座山烧起来,到时候曹军便死路一条。

        “元让误我!”

        曹仁收到书信后,忍不住捶胸顿足。

        哪怕他手下兵马尚未调集完整,却不敢再耽搁,急急忙忙率部赶往瓦亭。

        在出发的同时,他还写了三封书信。

        瓦亭没事还好,一旦有事,则整个西进计划都将受到影响,而凉州局势也会发生巨大变化。

        这种后果,曹仁也承担不起。

        所以他必须提前写信告之曹**,若真发生问题,也能有一个退路。

        同时,他还写信给夏侯惇和曹丕,把瓦亭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告知夏侯惇曹丕两人。如果,如果瓦亭失守,而西进凉州大计受阻的话,夏侯惇和曹丕也少不得要被责难,需提前通知。

        这种事情,他隐瞒不得,更不敢隐瞒。

        大军出青石岸,沿泾水抵达凡亭山。

        曹仁看曹军将士一个个疲惫不堪,也不好再催促他们赶路,于是下令休息。

        当晚,他们便夜宿凡亭山下,曹仁独自坐在大帐之中,守着一份凉州地理形状图反复查看。

        瓦亭如果失守,他必须要做出应对之法。

        是强攻瓦亭?

        亦或者是屯驻乌氏,必须要做好完整的计划。

        曹仁可以猜想到,如果瓦亭被西凉军占领,西凉军一定不会冒然发动进攻。只是他们便有了借口,一个可以向韦端发难的借口。你韦端不是说不插手金城战事吗?而今你同意曹**屯兵瓦亭,也就代表着凉州所谓的自主已不复存在。到时候,西凉军有足够的理由对韦端发起攻击……

        不行,瓦亭绝不容有失!

        想到这里,曹仁暗自祈祷,夏侯楙能够撑住一天。

        只是,就在他暗中祈祷的时候,忽听大帐外一阵喧哗。

        “启禀将军,曹小将军回来了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什么?”

        曹仁听罢心中一颤,连忙起身走出大帐。

        大帐外,人声鼎沸……

        曹真浑身是血,匍匐在大帐外,看到曹仁顿时放声大哭。

        “将军,真无能,瓦亭失守了!”

        曹仁倒吸一口凉气,紧走几步一把将曹真抓起来,厉声问道:“才一天,才一天怎么就失守了?”

        “子林不听劝谏,执意引兵在山上下寨。

        那夏侯兰抵达之后,派一支人马山道伏击我,而后又切断山上汲水之道,围山火攻。我带兵想要援救,奈何子林只与我一千兵马。西凉军人数占优,且稳扎稳打,我根本没有可乘之机。

        后来我被赶出瓦亭,又听说子林被夏侯兰俘虏……

        而今西凉军已进驻瓦亭,我不敢怠慢,所以连夜赶回来报信?!?br />
        曹仁闻听,心中一阵阵发冷。

        这夏侯兰可真是果断啊,上来就围山火攻。这件事,还真不能怪罪曹真,谁让他不是主将,手中更无兵马。他能够出兵援救,已经是尽了本份。而今被西凉军赶出瓦亭,实非曹真之过。

        这件事说到底,是自己的错!

        如果不是曹仁顾忌兄弟情义,临阵换将,也就不会有瓦亭之败。

        想到这里,曹仁轻轻拍打了一下曹真的肩膀,“子丹,此事非你过错,实我之过也。

        不过,瓦亭必须要夺回来,若不然西进凉州大计,必将付之东流……传我命令,三军连夜拔营,与我兵发瓦亭。西凉军新得瓦亭,立足未稳。我等无论如何,都要尽快将瓦亭拿下?!?br />
        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        西凉军占领瓦亭之后,凉州上下一片哗然。

        狄道刺史府中,更因为此事而争论不休……一直以来,凉州都保持着其超然的dú lìxìng。哪怕是曹**稳定了关中,也无法插手凉州事务??上衷?,韦端同意曹军驻扎瓦亭,令凉州此前的超然,一下子被打破。而刘闯入凉州一来,一直在遵循凉人治凉州的政策,或多或少赢得了不少凉州士人的认可。

        加之西域商路的开通,使得不少凉州豪强看到其中利益……

        这些个凉州豪强一直在观望,希望等待合适的机会,能够插手其中。

        如果曹**夺下瓦亭,西进凉州成功,这些个豪强或许也不会太过反对??上衷?,西凉军抢先占居瓦亭,夏侯兰凭借瓦亭之险,将曹军牢牢阻挡在瓦亭以东,也使得凉州豪强无法继续保持沉默。

        你韦端既然同意曹**进驻凉州,那我刘闯也可以插手其中……

        一旦刘闯大军进驻,凉州的局势必然会发生巨大变化。这个时候,凉州豪强们也知道,是他们做出决定的时候了。所以,最先跳出来反对便是天水四大姓的孔、王、薛、杨汉阳望族。

        而在此之前,天水四大姓对韦端,可谓是忠心耿耿。

        韦端对此,也是颇为头疼。

        他万万没有想到,事情会演变成这个局面。

        原本以为曹军可以轻而易举拿下瓦亭,西进凉州……谁料想,瓦亭之战竟然以曹**失败而告终。

        虽然曹仁率兵仍在和西凉军鏖战,可韦端心里却明白,失去了瓦亭的曹军,想要击败西凉军,可谓是困难重重。因为,就在瓦亭之战开始后不久,便有消息传来汉大将军刘闯命破虏将军魏延率部强渡大河,西进北地。而魏延大军的进入,也代表着凉州局势发生巨大变化。

        金城郡,木乘谷。

        阎行正独坐于大帐之中,愁肠满腹。

        马超屯兵写谷,很快就向木乘谷发动了攻击。

        最初,阎行凭借他强悍的个人武力,以及木乘谷复杂的地形,大败马休。

        若非马岱拼死相救,说不得马休便要被阎行斩于马下……之后,马超强攻木乘谷不得,只好暂时休战。

        论武力,阎行和马超在伯仲之间。

        阎行本来颇为自得,认为自己击败了马超,能够坚持下去。

        谁料想没过多久,便传来夏侯兰攻占瓦亭,把曹军阻于瓦亭以东的消息。而陇西方面,韦端也是焦头烂额。他倒是派出兵马想要救援韩遂,可惜在大夏遭遇西凉军阻拦。西凉军主将,便是之前扬威于河湟的赵云赵子龙。双方在大夏城外一场苦战,韦端所部不但是大败而走,更丢失了大夏、河关数城。也就是说,西凉军已成功进驻陇西,韦端无奈之下,只好命其长子韦康屯兵安故,希望能够阻拦西凉军的进击。不过,西凉军在占领大夏之后,便再无动作。

        阎行知道,这并非西凉军没有余力攻击,而是在等待机会。

        韦端现在是自顾不暇,凉州豪强对于他让出瓦亭,同意曹**西进凉州的决定非常不满,正对他大加指责。

        可以说,韦端现在是犯了众怒。

        连一向支持韦端的天水四大姓都改变了态度,足以证明他大势已去。

        这种情况下,木乘谷还能坚守多久?龙耆城又能坚持多久?

        卢水胡联军在河湟谷地可谓是连连告捷,老羌小王芒中被杀,柯最更被河湟联军打得狼狈不堪。

        而屯驻在西海的汉军大军,在振武将军黄忠的率领下长驱直入,已攻占盐池。

        其大军兵锋,已直指老羌王帐??伦罨鼓苤С侄嗑??恐怕连他自己都不清楚……

        丈人死守龙耆城,若是连柯最也败了的话,可就真的是穷途末路,再也没有任何的挽回余地。

        那时候,我又该何去何从?

        阎行想到这些,不免心中更加惆怅。

        想我一身武艺,勇力过人,在凉州算得翘楚。

        何以马超可以顺风顺水,而今人言锦马超,哪个不交口称赞?就连自家部曲,也对马超敬佩不已。

        端起酒碗,阎行一饮而尽。

        可这酒入愁肠愁更愁,他这心思,也随之变得更加纷杂……

        “将军!”

        “什么事!”

        “辕门外有一人,自称是敦煌周烈,说是和将军乃旧识,特来拜访,有要事相商?!?br />
        周烈?

        阎行听到这名字,不由得心头一动!(未完待续。)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