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谢祖国:中国(南京)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-01-30
  •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-01-30
  •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-01-30
  • 粉丝经济时代:流量越大,责任越大 2018-01-30
  •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-01-30
  • 网友反映: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-01-30
  • 林肯MKX 售44.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-01-30
  •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? 2018-01-30
  • 《不灭的延安灯火》——中红网 2018-01-30
  • 图说龙江: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-01-30
  •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当前位置: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> 穿越小说 > 悍戚 > 第352章 瓦亭(四)

    第352章 瓦亭(四)

  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.24x25.com     百度搜索 本书名 +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

        “子丹,此去瓦亭,虽然子林是先锋,但你还是要尽心尽力才行.

        我知道你生姓谨慎,原本是前锋军的最佳人选。奈何这次二公子出面恳请,元让也是言辞诚恳。子林轻佻,但毕竟跟随主公多年,熟读兵法,想来也不会出大错。你尽力配合他,需谨守瓦亭。下寨必当要道之处,是闯儿兵马急切不能偷过。安营之后,便画四至八道地理形状图送来我看,凡事还要商议停当而行,绝不可冒然行动。此次若瓦亭守住,则西进凉州第一功非你二人莫属。这次委屈了你,但入凉州之后有大把机会,你也不要心生怨恨?!?br />
        回到阴槃之后,曹仁立刻找来曹真,向他反复解释。

        曹真原本是信心满满,以为这入凉州第一功非他莫属……谁料想,曹丕横插一杠子,也使得他只能屈从副将。

        若说心里没有怨念,那必然是假话。

        不过,曹仁既然把话说到了这个地步,曹真也不好再说什么。

        对夏侯惇,他非常尊敬。

        只是那夏侯楙……曹真和他不算太熟悉,但不管怎样,都属于曹二代的序列,也不好薄了颜面。

        再者说了,这里面还牵扯到了曹丕和夏侯惇,曹真也能理解曹仁的难处。

        “将军放心,真心里明白?!?br />
        他拱手领命,也让曹仁松了口气。

        说实话,曹仁也害怕曹真因为这件事生出不满的情绪。

        见曹真答应尽力辅佐夏侯楙,曹仁如释重负般出了口气,伸手拍了拍曹真的肩膀,不再赘言。

        第二天,夏侯楙抵达阴槃,与曹仁合兵一处。

        曹仁立刻下令,拜夏侯楙为先锋,曹真为副将,率五千兵马先行出发,赶赴瓦亭屯驻。

        “三天之内,我必率大军抵达瓦亭?!?br />
        临出征时,曹仁把夏侯楙叫来面前,“此次瓦亭之战,乃我等进入凉州的关键。

        三天之内,绝不可有任何闪失,若失了瓦亭,你便提头来见……此外,凡事需与子丹多商议,切不可自作主张。我猜想,那刘闯绝不会坐视我占领瓦亭,必然会派出大将前来征战。

        今刘闯在凉州兵马之中,黄忠身在河湟,屯驻西海之畔;赵云坐镇牧苑,需防止韦端兵马;马超正全力攻打那木乘谷,也抽不出身来。所以我以为,徐庶一定会派逢义山的夏侯兰前来……那夏侯兰骁勇善战,更追随刘闯多年,久经沙场,兵法出众。你切不可小觑此人?!?br />
        夏侯兰跟随刘闯的时间很久,曹仁对他当然了解。

        从徐州到许都,再到辽东……这夏侯兰可谓是刘闯手中一支利刃。

        其麾下无当骑,更先后参与过刘闯在北疆的诸多战役。虽则这两年他屯驻朔方,没有参加冀州之战??墒嵌圆苋世此?,他对夏侯兰的了解,远胜过赵云的了解。所以在他看来,夏侯兰的威胁也远远大过赵云。毕竟,赵云至今也只有河湟一战的威名,的确是比不得夏侯兰声名响亮。

        夏侯楙,维维是诺。

        他点起五千兵马,和曹真一道离开阴槃。

        只是,他前脚才离开阴槃,后脚便有些不高兴的说:“子孝叔父未免太过谨慎,竟惧那闯儿如斯?

        依我看,闯儿不过是运道好,哪有什么真本领。

        至于那夏侯兰,当年也不过是吕虔将军帐下一小骑耳。若不是跟着闯儿,哪来那许多威名?”

        夏侯楙心里对夏侯兰,极为轻蔑。

        虽说都复姓夏侯,可是在夏侯楙看来,夏侯兰根本不配这个姓氏。

        一介**民,不过是搭上了那刘闯才有了名声……想当初还不是如丧家之犬般,四处流浪?

        这种人,怎配得上‘夏侯’姓氏。

        曹真眉头一蹙,心中有些不快。

        不过他看在夏侯惇和曹丕的面子上,并没有驳了夏侯楙的面子。

        夏侯楙见曹真不符合,心中顿时有些不喜。

        可他却不敢找曹真的麻烦……毕竟,曹真是曹**的干儿子,而且很得曹**重视。莫说他,就算是曹丕也不敢太招惹曹真。而今曹二代开始崛起,曹朋曹真曹休三人,更是极为亲密。

        在这种情况之下,曹丕也想要拉拢曹真等人,只是曹**犹在,曹朋三人对曹**忠心耿耿,曹丕也不敢太过露骨。也正是这个原因,曹丕迫切希望能扶植几个可用之人。素来与曹丕亲善的夏侯楙,也就是曹丕要努力扶植的对象。此次西进凉州,曹丕自然希望夏侯楙能夺得首功。

        所以,夏侯楙不喜曹真,但也不敢过分。

        只是这心里面便有了芥蒂,总觉得曹真太过骄傲……

        两人兵到瓦亭之后,夏侯楙看了地势,忍不住笑道:“子孝叔父何故多心?这瓦亭之险,西凉兵如何敢来?”

        曹真见他有些懈怠,连忙道:“子林切不可掉以轻心。

        瓦亭是关中屏障,也是西进凉州之扼要。西凉兵马必不会坐视我等占领瓦亭,还要小心防范才是。当务之急,需在这四至八道总口处下寨,才能提前做好准备,防备那西凉军偷袭?!?br />
        哪知道,夏侯楙却笑了。

        “子丹所言虽有道理,却非良策。

        当道又岂是下寨之所?到时候根本无缓冲之地……我观此地,侧边有一高山,四面皆不相连,且树木极广,是天赐之险,可在山上屯军。兵法有云,凭高视下,势如劈竹……若西凉军敢来,定叫他片甲不留?!?br />
        曹真听罢,却不禁眉头紧蹙。

        “我虽司空经阵,每到一处,司空都会尽心指教。

        我观此山,乃绝地也……若西凉兵断我汲水之道,辅以火攻,军士不战自乱?!?br />
        夏侯楙听罢,脸色变得极为难看。

        “子丹,你莫要用主公压我,更不要胡言乱语。

        孙子曰:置之死地而后生……如果西凉军果然断了我汲水之道,我兵士岂不死战?可以一当百。

        我熟读兵书,便子桓也颇为称赞,你为何却要与我作对?

        莫非是看我夺了你先锋之职,故而心生不满,才故意反对与我吗?”

        曹真闻听,脸色一变。

        他强压着怒火,“子林此话怎讲?我不过是与你就事论事,何来与你作对?

        若你执意在山上下寨,我也不拦你。这样吧,你分我两千兵马,与山下下一小寨,可与你成掎角之势。若西凉兵到来,我们也能够相互呼应,免得首尾不能相顾。此我肺腑之言,绝无半点私心杂念。你我皆为司空效力,西进凉州事关重大,我又怎可能些许小事而罔顾大局?”

        就在这时,有斥候来报:“西凉军已夏侯兰为主将,统兵三万,正逼近瓦亭?!?br />
        夏侯楙见说不动曹真,心里也格外恼怒。

        “你不听我的命令,我也没有办法。

        这样吧,我与你一千兵马自去下寨……不过,待我破了西凉兵,斩了那夏侯兰,你可别与我抢功?!?br />
        一千兵马?

        曹真这心里,顿时怒火中烧。

        可是夏侯楙态度坚决,又是先锋官……他也清楚,如果再争辩下去,说不得反而会让这家伙更加恼怒。到时候连一千兵马都不给自己,岂不是更加麻烦?想到这里,曹真一咬牙,自领了一千人离开,在山下扎营。

        同时,他又派人画了地理形势图,将夏侯楙下寨之所告之曹仁。

        只是这心里面,却感到极为不安……

        夏侯楙看不起那夏侯兰,可是那夏侯兰跟随刘闯南征北战的时候,你夏侯楙还在家中读书。

        一个如此刚愎自用之人,如何对付得了夏侯兰这等悍将?

        曹真,感到无比头疼!

        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        夏侯兰得了命令之后,立刻率部自逢义山开拔,直奔瓦亭而来。

        快到瓦亭的时候,他突然得到消息,曹仁先锋军,已经抵达瓦亭……夏侯兰闻听,顿时露出震惊之色。

        “未想到曹**动作,竟如此迅捷?”

        他以为自己的动作已经够快了,哪知道曹军的速度比他还要快。

        这也让夏侯兰感到万分头疼,咬着牙半晌不语。

        曹**占领了瓦亭,势必会严防死守。

        自家虽带着三万大军,可是在那等险要之所,根本摆不开阵型。想要强攻,必然损失惨重……这可不是夏侯兰所愿看到的结果。但问题是,曹**占领了瓦亭,夏侯兰除强攻之外,再无其他办法。

        “将军何故面露苦恼之色?我观瓦亭,却不难攻取?!?br />
        夏侯兰抬头看去,确是参军庞淯。

        这庞淯,是酒泉表氏人……杨阜归降以后,向马超推荐了此人。

        不过马超姓子倨傲,对书生不甚欢喜。但徐庶对此人却极为喜爱,于是便讨要过来,推荐给了夏侯兰。

        他在给夏侯兰的信中说:“子异义士,有大才,不可怠慢?!?br />
        徐庶那是什么人?

        堂堂大将军府军师中郎将,更是刘闯身边三大谋主之一。

        他如此推崇此人,足见这庞淯有真才实学。夏侯兰自从做了这无当骑主将之后,便苦于身边没有幕僚。他想要找刘闯要,可问题是刘闯身边都缺人,又能从何处给他调拨?普通人,夏侯兰看不上;有真才实学的,刘闯肯定要先据为己有……好在这次入凉州之前,孟建对他说:凉州,义士何其多也。只要衡若能耐心寻找,必然可以找到适合之人,何苦为难大将军?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