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谢祖国:中国(南京)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-01-30
  •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-01-30
  •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-01-30
  • 粉丝经济时代:流量越大,责任越大 2018-01-30
  •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-01-30
  • 网友反映: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-01-30
  • 林肯MKX 售44.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-01-30
  •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? 2018-01-30
  • 《不灭的延安灯火》——中红网 2018-01-30
  • 图说龙江: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-01-30
  •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当前位置: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> 穿越小说 > 悍戚 > 第351章 瓦亭(二)2/3

    第351章 瓦亭(二)2/3

  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.24x25.com     百度搜索 本书名 +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

        马超也清楚龙耆城之战的重要xìng,所以毫不犹豫的点头道:“军师只管放心,超绝不令一个老羌进入凉州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如此,就要拜托将军?!?br />
        徐庶与马超商议妥当之后,当晚便准备动身,返回金城县。

        他之所以来写谷,也是为了查看金城局势。虽然此前刘闯已经吩咐,金城之战务必要以马超为主,不要轻易干涉。不过,徐庶也知道,马超这个人xìng情暴躁,或多或少沾染了一些羌胡习xìng。一旦他攻击不利,就很容易失去理智,甚至有可能下达屠城的命令,洗掠城镇。

        金城的汉人数量本来就不是很多,如果马超再洗掠一回,必然会产生严重后果。

        要知道,凉州士人对马超一直不太认可,此次之所以默认他和韩遂交锋,也是因为马超为父报仇,合情合理??梢坏┧绰映钦?,便容易被那些人抓到把柄。刘闯也说过,在不干涉马超的前提之下,尽量保证金城的完整。所以,徐庶对金城战况一直保持关注,一方面尽量为马超出谋划策,另一方面则尽力降低他的存在感,以免马超会因为他插手太多而反感。

        马超不是傻子,如何不明白徐庶的苦心。

        徐庶这是在维护他的颜面,这份情意他不能拒绝。

        所以,两人的合作也非常好,徐庶尽量不插手具体事务,只负责在幕后谋划;而马超对徐庶则始终保持尊重。他告诉马岱、马休和杨仆越吉等人,对待徐庶就如同对待他一样,绝不可怠慢。

        “将军,那阎行骁勇,韩遂诡诈。

        而木乘谷地势复杂,易守难攻,切不可力敌……我这里有主公送来的一个锦囊。如果木乘谷之战进行不利,可以打开锦囊查看。我今晚就赶回金城,听说曹cāo派出皇甫坚寿出使狄道,我担心那韦端会有变故,还要早作提防。龙耆城一战,务必尽快结束,还请将军费心?!?br />
        临行之前,徐庶递给马超一个锦囊。

        马超连忙接过来,非常谨慎的收好……他目送徐庶离去,这才返回写谷大营。

        “兄长,徐军师是不是太过小心了?”

        回到帐中,马休忍不住道:“韩遂已走投无路,只剩下龙耆城一座孤城。

        到这个时候,徐军师还如此谨慎,未免太小看了兄长。依我看,徐军师什么都好,就是胆子太小?!?br />
        哪知道,马超眼睛一瞪,“你给我闭嘴!”

        他看大帐中只有马岱和马休两人,才轻声道:“孟彦来信告诉我,元直胸怀锦绣乾坤,有经天纬地之才。你道孟彦是什么人物?会轻易称赞人吗?他既然这么推崇元直,就说明元直有真才实学。元直或许小心,但却每每料事如神……我们这次金城之战进展顺利,没有付出太多伤亡,便拿下整个金城??康氖鞘裁??除你我兄弟骁勇之外,更有元直在后运筹帷幄。

        搏杀疆场,一百个元直都不足为虑。

        可若说到运筹帷幄,料敌先机,你我远非他的对手。

        孟彦派他来,也确是费了一番心思……我再jǐng告你们,对待元直绝不能轻视,需怀敬重之心?!?br />
        马岱,是马超的心腹,从小跟着马超。

        而马休呢?

        也是从小害怕马超……马腾一死,马休对马超也就更加尊重。

        他眉头微微一蹙,看了一眼马超手中的锦囊,犹豫片刻后轻声道:“那韩遂,难不成还有回天之力?”

        马超一怔,看着眼前的锦囊,久久不语。

        半晌后,他突然笑道:“孟彦就是这样喜欢装神弄鬼,我倒要看看,那韩遂还有什么手段?!?br />
        他说着话,把锦囊贴身藏好。

        而后站起身道:“明rì一早,兵发木乘谷!”

        燕京,大将军府。

        刘闯依旧站在凉州沙盘前,直勾勾看着沙盘上的山川地形,脸上却透出几分凝重之sè。

        “兄长不必在担心金城之战。

        有元直和子衡相助,又有兄长那个锦囊妙计,孟起要斩杀韩遂,绝非一桩易事,何必担心?”

        “你不了解孟起!”

        刘闯叹了口气,扭头看着诸葛亮。

        “孟起心高气傲,甚至有些刚愎倔强。

        这与他早年经历有关……他母亲是羌人,身上流淌着一半羌胡血脉,以至于马腾对他一直心存不满。哪怕他再努力,甚至到而今炼神境界,也不得马腾所重。你看他好像信心满满,实则颇有些自卑。越是他这样的人,就越是骄傲!他不想被任何人看不起,也就养成唯我独尊的xìng子,刚愎自负。韩遂而今,如一头困兽。困兽犹斗……这急了眼的狗更加可怕。

        这次金城之战,是孟起复仇之战,不管是元直还是子衡,都不好插手太多。

        我可以让元直插手河湟,因为和孟起无关。

        可如果让元直直接插手金城,孟起这心里面未必会舒服……所以我才送了一个锦囊给他……

        不过我也知道,以孟起的xìng子,如果不遇到麻烦,绝不会拆那锦囊。

        他这人太过骄傲,而那韩遂却是老jiān巨猾……说实话,我的确是有些担心,孟起着了那韩遂的诡计?!?br />
        一旁,站着一个身穿灰袍,家臣打扮的男子。

        听到刘闯这一番话,他猛然抬起头,脸上露出诧异之sè。

        成公英没想到,刘闯对马超会如此了解!

        哪怕刘闯告诉成公英,他和马超是八拜之交,可成公英还是觉得,刘闯和马超始终是相互利用的关系。

        自从被关在大将军府里,刘闯说到做到,对成公英一如其他家臣。

        而成公英则一直相信,曹cāo会出兵援救韩遂,所以一直存有希望……他可不想背上那弃友之名,于是忍辱负重的在大将军府生活。一开始,他还有些不太习惯??伤孀攀奔涞耐埔?,他也渐渐适应了这大将军府杂役的身份。在慢慢适应新的身份同时,成公英也在观察刘闯。

        他一直不明白,刘闯这个人的脾气并不是很好,而且文采也不甚高深。

        除了出身和运气之外,这家伙似乎没有什么优点……可为什么能招揽到一大批人对他死心塌地?

        刘闯,很真!

        至少他对身边的人,非常真诚。

        这也让他的人格魅力获得极大提升,而他的勇武,他的出身,以及他早年间创下的传奇,更使得这个人的身上,笼罩了一层神秘光环。有的时候,成公英实在想不明白,刘闯为什么总能赌对?从青州开始,他的每一次决断都好像是赌博,可到头来却证明,他赌对了!

        一次是赌,两次是赌,三次是赌……

        可四次、五次、六次……成公英也不得不承认,刘闯除了运气好之外,更有一种常人无法觉察到的洞察力。而他对部曲的宽容,也是普通人无法理解。就比如马超这次金城之战,刘闯为了那所谓的兄弟情义,居然不肯插手具体事务。若换一个人,恐怕是很难做到吧!

        至少,文约便没有这样的胸怀!

        可你就知道,马超一定会听从你的计策?

        成公英心中晒然,复又低下头,认真的打扫房间……

        徐庶回到金城县之后,没等他坐下来喘口气,诸葛均却找上门来。

        河湟一行,诸葛均可谓是功德圆满。

        唐蹏起兵对抗柯最,诸葛均便不好继续留在河湟。

        用诸葛均的话,“从现在开始,河湟之战便是羌人之间的内斗。

        唐蹏也需要这一战,来证明他的能力……我为兄长所差,这时候若继续留在河湟,恐不太合适。

        若唐蹏这种情况下都无法取胜,那也说明此人不堪重用?!?br />
        所以,扎陵湖歃血为盟之后,诸葛均就随着赵云返回金城……同行者,还有唐驹和杨驹两人。

        这也是唐蹏和杨腾所托,希望唐驹和杨驹二人能够在徐庶身边多学些本事。

        二人到金城后,徐庶便把他们打发到了赵云帐下,命其屯驻牧苑。

        诸葛均行sè匆匆,手中拿着一纸书信。

        他走进来,便开口道:“元直,仲达来信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哦?”

        “曹cāo已决意出兵凉州,皇甫坚寿出使狄道,相信韦端必不会反对?!?br />
        徐庶闻听,不由得眉头一蹙。

        他沉吟片刻,轻声道:“那可曾探听到,曹cāo派遣何人入凉州?”

        “据说,是曹仁曹子孝?!?br />
        徐庶的脸sè,一下子变得凝重起来。

        身为刘闯身边三大谋主之一,徐庶非常清楚,刘闯的对手是什么人。所以,早在刘闯为还未席卷幽州的时候,徐庶便开始留意曹cāo的手下。曹cāo手下有什么人物?徐庶也心知肚明。

        曹仁……

        这绝对是曹cāo手下一等一的悍将。

        说其悍,并非是指他勇武,而是指曹仁智勇双全,兵法出众,谋略不凡。

        刘闯曾评价此人:几与文远相弗。

        一个和张辽相比也不遑多让的人,又岂是等闲之辈?

        曹cāo命曹仁统军,足以见曹cāo对凉州的重视。

        真正的决战,终于来了!

        徐庶突然感到无比兴奋,在他看来,什么韩遂韦端,都做不得他对手。而曹仁,无疑是一个分量足够的对手。也只有将这样的对手击败,才能够显示出他真正实力。内心中,倍感雀跃,身体里更好像有一团火在熊熊燃烧……

        徐庶长身而起,“来人,取地图来!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