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谢祖国:中国(南京)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-01-30
  •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-01-30
  •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-01-30
  • 粉丝经济时代:流量越大,责任越大 2018-01-30
  •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-01-30
  • 网友反映: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-01-30
  • 林肯MKX 售44.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-01-30
  •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? 2018-01-30
  • 《不灭的延安灯火》——中红网 2018-01-30
  • 图说龙江: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-01-30
  •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当前位置: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> 穿越小说 > 悍戚 > 第348章 血战赐支河首(三)

    第348章 血战赐支河首(三)

  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.24x25.com     百度搜索 本书名 +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

        祝大家马年快乐,马到成功。

        新年第一更奉上!

        ++++++++++++++++++

        “该死的白虎文,我早就知道,这家伙不能相信?!?br />
        伊健妓妾重获自由之后,便抄起一杆铁矛,抢了白虎星的坐骑翻身上马。

        赵云只看了他一眼,你若是早知道白虎文不是好东西,还那么兴高采烈的跑去吃白虎文的酒?

        不过,这种时候他不可能去拆穿伊健妓妾,只沉声道:“老羌来犯,部落动荡。

        今我前去阻拦,你负责?;ぷ迦顺防?。方才有你族人治无戴已带人往扎陵湖撤退,你速与之汇合?!?br />
        伊健妓妾闻听,连忙点头。

        不过他才走了两步,便又拨转马头追上赵云道:“子龙大哥,大王家人被白虎文俘虏,特别是小王也为他抓住,若不救出小王,那白虎文必然会趁机机会要挟大王,我随你一同救援?!?br />
        伊健妓妾知道,他这次惹了大麻烦。

        唐蹏把族人交给他,结果却被白虎文袭击了营地。

        如果不把唐蹏的家人救出来,到时候唐蹏回来,又岂能善罢甘休?

        赵云闻听眉头一蹙,“大王家人在何处?”

        “便在王帐之中?!?br />
        赵云闻听,二话不说催马就往王帐方向而去。伊健妓妾不敢怠慢,连忙紧紧跟随在赵云身后。

        此时,老羌人马已经冲入唐蹏部落之中。

        整个部落都陷入动荡,唐蹏部落的羌民四处逃散??薜澳?。

        而烧当老羌的人马。追着那些逃散的羌民一通狠杀。乍看上去。他们和唐蹏羌民好像不是同种,更像是生死仇敌。杀起他们的同种,老羌兵马毫不留情?;鸸庵?,照映着一张张狰狞的面庞。羌民的惨叫声、哭喊声以及那些老羌张狂的大笑,在营地的上空回荡不息……

        赵云一马当先,一路厮杀。

        龙鳞枪下已不知死了多少人,一身雪白战袍,几乎被鲜血染红。

        远远看到。王帐外火光熊熊……靡靡细雨无法浇灭那松明燃起的火焰,在黑暗中更显一抹诡异。

        当赵云带着伊健妓妾来到王帐门口的时候,一队白虎羌迎面拦住。

        “来者何人?”

        赵云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,因为对方说的是羌人土语。不过看装束,他便知道对方是何方来历,所以也不答话,纵马上前拧枪就刺。那杆龙鳞枪翻飞,一道道枪芒在赵云身边掠过。

        枪芒过处,白虎羌兵纷纷落马。

        而伊健妓妾更如同一尊凶神恶煞,跟在赵云身后一阵追杀。

        白虎羌兵迅速向王帐集中过来。赵云见此情形,大河一声道:“伊健妓妾。进去救人,我来拦住这些狗贼?!?br />
        说话间,他手中大枪招数一变,变得更加迅猛。

        那杆枪在他手里翻飞舞动,宛如有了生命一样。一抹枪芒过处,必有一个白虎羌兵跌落马下。

        只眨眼功夫,便有二十多羌兵死于赵云枪下。

        与此同时,矢锋骑也跟上来,挥刀劈砍。这王帐周围的羌兵不过四五百人,被赵云几个冲锋过去,留下遍地尸首,余者四散溃逃。这时候,伊健妓妾?;ぷ乓蝗豪先醺救娲油跽手凶叱?。

        这些女人,大都是唐蹏的侍妾。

        别看唐蹏年纪已经不小,可是对女人的**却丝毫不减。

        他一共有三十多个侍妾,数量极为惊人。

        赵云看到那些被吓得脸色惨白的侍妾,眉头一蹙,沉声道:“伊健妓妾,我们?;に浅纷?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将军,我家王子被白虎文带走,说要送给老羌。

        大王年过五十,膝下只有这一个儿子,还请将军救他……”

        白虎文不在王帐?

        赵云向伊健妓妾看去,却见伊健妓妾苦笑着点头。

        唐蹏只有一个儿子,而且是爱若珍宝。赵云此前也曾见过那位小王,十四五岁的年纪,确是个非常聪明的孩子。最重要的是,那孩子对汉家颇为向往,能说得一口流利的汉话,还识文断字,背诵汉家经典。赵云对那孩子也颇为喜爱,听闻小王子被白虎位带走,也急了眼。

        “伊健妓妾,?;に浅吠?,我去救人?!?br />
        说完,赵云又从矢锋骑中抽调出四百人,让他们随行?;?。

        “伊健妓妾,撤退之时,尽量收拢族人……只要你们族人还在,就能保全元气,切不可因为要逃命,而对族人不闻不问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子龙大哥的吩咐,我岂能不遵?”

        这时候,伊健妓妾对赵云是言听计从。

        不说别的,只说这大帐外横七竖八百余具白虎羌兵的尸体,就让伊健妓妾不能不佩服。

        “白虎文带小王子去了何处?”

        “说是往老羌中军而去?!?br />
        赵云听罢,立刻拨转马头,催马就走。

        在他身后,还跟着不足百名矢锋骑……赵云此次入河湟,一同就带了八百矢锋骑。此前与老羌马贼交锋,死伤了几十人。诸葛均随同唐蹏去拜访其他部落,也带走了二百名矢锋骑。

        满打满算,赵云手中不过五百多人,之前一阵冲杀,也死伤了十余人。

        他又拨给了伊健妓妾四百人,手中兵马,已不足百人。

        伊健妓妾想要劝说赵云多带些人马,可是不等他开口,赵云已带着人匆匆离去??醋耪栽频谋秤?,伊健妓妾忍不住一声长叹,“子龙大哥艺高人胆大,我实不如也!汉家英雄如此了得,我羌种与之为敌,实非明智之举……大家都上马,跟着我们,切不可辜负子龙大哥美意?!?br />
        唐蹏的家人。纷纷上马。

        伊健妓妾则在四百矢锋骑的?;は?。一路向扎陵湖撤退。沿途更不停收拢逃散的族人,也杀了许多老羌羌兵。

        而赵云呢,却直奔老羌中军而去。

        只是他这次面对的,不再是那些白虎羌兵,而是老羌人马。

        对这些老羌,赵云更不会心慈手软。大枪翻飞,爪电飞黄所过之处,只杀得老羌人仰马翻。

        从部落辕门冲出去大约不足三五里地。迎面就见一支人马拦住赵云去路。

        “汉家贼,敢杀我族人,还不拿命来?!?br />
        一匹遍体黑亮,不生一根杂毛的神骏龙驹之上,端坐一个彪形大汉。

        那老羌身上披着兽皮衣甲,头戴兜鏊,掌中一口圆盘大斧,跳下马足有190公分左右的个头,生的孔武有力,若凶神恶煞。他胯下那匹战马的脖子上?;瓜底偶缚叛芰艿娜送?,看到赵云之后。老羌顿时露出狰狞之色,跃马便把赵云拦住。

        此人名叫宕蕈,是兴海胡大人。

        所谓兴海胡,便是位于赐支河曲兴海一地的羌人,依附于烧当老羌。

        这宕蕈在赐支河曲,声名极为响亮,号称有万夫不挡之勇,身为烧当老王柯最所喜。这次他奉命随芒中和注脂两个少当小王前来,为先锋军。一路上,这家伙杀了不少唐蹏部落的羌民。之前遇到白虎文的时候,得知唐蹏部落中还有一支汉家兵马,于是顿时产生了兴趣。

        在他看来,若杀了那汉家兵马,必能为柯最赏识。

        所以他匆匆赶来,迎面就遇到了赶来的赵云。

        赵云只看了这厮一眼,连话都懒得说,纵马拧枪而上。

        龙鳞枪刺出,发出一声撕破空气的锐啸。宕蕈只看到一抹残影掠过,吓得连忙举大斧相迎。

        铛的一声,枪尖正刺在那圆盘大斧的斧刃之上。

        宕蕈只觉一股巨力袭来,手中大斧险些拿捏不住。他心中一紧,连忙想要变招,哪知道赵云的大枪更快,唰的又是一枪刺来。宕蕈再次崩开赵云的大枪,二马错蹬的一刹那,龙鳞枪在赵云手中突然一转,唰的从肋下探出,犹如一条蓄势待发的毒蛇,狠狠便刺向宕蕈腰间。

        宕蕈再想闪躲,已经来不及了。

        大枪撕裂他身上的兽皮甲胄,直接就贯入他的腹腔。

        宕蕈在马上一声惨叫,而赵云则面不改色,手腕一振,啪的把大枪抽出来,直奔宕蕈身后老羌冲去。

        那宕蕈在马上栽两栽,晃两晃,噗通便掉落马下。

        整个五脏六腑被赵云那一枪搅的乱成一团,鲜血顺着伤口汩汩流淌,脏器也流淌出来……偏偏宕蕈又没有断气,那巨大的痛楚,让他一声声嘶吼惨叫,可是身体却使不出半点力气。

        明眼人一看就知道,这家伙死定了!

        而赵云却好像这件事和他毫无关系一样,已跃马冲进人群之中。

        那杆枪吞吐寒芒,一个冲锋下去,便有二十多老羌跌落马下……

        又行出大约四五里,远远就看到一队人马,正在行进。

        看对方的衣装,赵云便知道是白虎羌兵。他更没有半点犹豫,马上加鞭,爪电飞黄如同一道闪电,便冲入白虎羌兵的队伍之中。白虎文正兴高采烈的前去和芒中汇合,哪知道赵云竟然从后面追杀上来。他吓了一跳,连忙大声呼喊道:“给我拦住他,休要放过这汉家狗?!?br />
        数十名白虎羌兵跃马而上,只是不等赵云动手,矢锋骑便把他们包围。

        赵云好不减速,继续纵马追来。

        白虎文眼见躲不过去,连忙拨转马头,提刀便迎上赵云。

        这家伙手中这口大刀,份量不轻,足足有三十多斤。只是和赵云走马盘旋三个回合之后,就见赵云在马上枪交左手,探手从兜囊中取出一枚小枪,二马错蹬刹那抖手掷出,将白虎文当场击杀。

        这时候,一员羌将恶狠狠挺矛刺来。

        赵云在马上微微一侧身,让过了对方的长矛,探手一把揪住对方的后衣领。他本想把对方从马上救下来,却不想入手却是一个极为坚硬的物品。赵云心中一愣,猛然手上用力,只见一道冷芒掠过,那羌将顿时身首异处。战马拖着一具无头死尸,跑出去五六步,噗通一声,尸身落地。

        而赵云的手里,却出现了一口式样极为奇特的钢刀。

        火光照耀下,那钢刀的刀身上,呈现出横亘数道的波浪形纹路,刀刃之上寒光流转,冷气逼人……(未完待续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