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谢祖国:中国(南京)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-01-30
  •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-01-30
  •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-01-30
  • 粉丝经济时代:流量越大,责任越大 2018-01-30
  •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-01-30
  • 网友反映: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-01-30
  • 林肯MKX 售44.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-01-30
  •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? 2018-01-30
  • 《不灭的延安灯火》——中红网 2018-01-30
  • 图说龙江: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-01-30
  •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当前位置: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> 穿越小说 > 悍戚 > 第347章 老羌(一)

    第347章 老羌(一)

  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.24x25.com     百度搜索 本书名 +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

        河湟的河,指黄河;湟则是指湟水,其中还包括了其支流大通河。

        chūn季融雪之时,也是河湟丰水期,古称三河间。河湟地区是指湟水和黄河冲击而成的两个谷地的统称,西接青藏高原,介于黄土高原和青藏高原,更是连接陇西凉州的重要通道。

        河湟谷地,水草丰茂,土地肥沃。

        羌胡据此地而生,繁衍生息。

        东汉末年时,羌人已不是单纯依靠游牧而生,更有许多人随汉人学会农耕,并在河湟耕种。

        正是秋高气爽的时节。

        中原乃至关中的天气仍带着些酷暑残留的炎热,而河湟已凉风徐徐。

        一队骑军越过大通河,逆流而上。

        那为首的两人,一个是诸葛均,另一个却是赵云。

        “子龙大哥,再往前走,就要进入烧当羌的领地,还请多多留意?!?br />
        诸葛均突然开口提醒,赵云默默点了点头,向身后小校一摆手,马队的骑士们纷纷取出盾牌,把弓箭准备妥当,长刀更随即跨在马背之上,以方便出鞘。这支马队的雏形,便是飞熊骑。不过伴随着赵云和夏侯兰独领一军,飞熊骑旋即被分开,成为两支dú lì的骑军……

        赵云手下的这支骑军,名为矢锋骑,意思是说行动如同闪电,快似离弦之箭。

        而夏侯兰所部,则改称为无当骑。

        清一sè配以重甲骑士,所用兵器也都是大刀长矛。

        无当,便是无人可挡的意思,也代表着夏侯兰那支兵马的特点。

        这两支骑军,也是刘闯最为重视的骑军。此次随同赵云夏侯兰入凉州作战,从某种程度上,也表明了刘闯对凉州势在必得的决心。夏侯兰如今屯驻逢义山,负责牵制曹仁所属兵马。

        而赵云这支轻骑,在和马超汇合之后,奉徐庶之命,?;ぶ罡鹁袄春愉?。

        诸葛均这次入河湟的使命,非常重要。

        他将承担起分化河湟羌人的任务,以确保马超对金城韩遂之战的胜利。

        前面曾经说过,金城汉人的数量不多,而登记造册的人数更少。整个金城,大都是以归化羌胡为主,而韩遂的主要依持,便是烧当老羌。不过,伴随前次烧当老羌大迁徙,引发了河湟动荡。许多羌人故土难离,特别是一些依靠农耕而生的羌人,更不愿意轻而易举离开。

        最重要的,是烧当老羌羌王柯最霸道无比。

        他的部族,占居了河湟谷地最好的土地,而那些迁徙的羌胡,则无法获取足够的生存空间。

        羌胡和匈奴鲜卑人一样,彼此间也是征战不止。

        烧当老羌早就有心独霸河湟,只是苦于没有机会和借口。

        一旦那些羌人部落失去了自己的土地,便如同无根飘萍,用不得多久就会被老羌彻底吞并。

        对此,那些羌人部落自然不肯答应。

        老羌趁机征伐,激怒了一些羌人部落首领。这些首领立刻联起手来,准备和老羌来一次对抗。

        身为刘闯的代表,又是马超身边的首席谋主。

        徐庶对凉州的局势一直都在关注,而对于河湟的内乱,也都进入眼底。

        老羌若统一河湟,必将成为凉州心腹之患。到时候那些羌胡有了一个主体,会纷纷归附,为祸凉州。这绝不是徐庶愿意看到的结果,于是在五月初便传书刘闯,有意利用讨伐韩遂的机会,来解决河湟羌乱。

        刘闯对此,颇为重视。

        虽然说历史上的三国时期,羌人并未统一,也没有对中原形成太大的威胁??捎幸坏惚匦氤腥?,三国动荡百年,凉州羌乱从未停息。

        曹cāo数次安抚,可效果并不明显。

        这里面,当然也有未来诸葛丞相的功劳,他帮助刘备占居西蜀之后,一直在拉拢和招揽羌胡。

        不过,随着中原战乱结束,三国归晋。

        羌人的确是出现了一次短暂的统一,并且对中原,对汉人造成了惨痛伤害。

        刘闯当然不会坐视烧当壮大,如果再加上韩遂这个野心勃勃的野心家,必然会产生巨大的祸害。所以,徐庶的报告送到他面前后,刘闯就立刻表示同意,并全权交由徐庶负责此事。

        徐庶占领了祖厉之后,并未继续攻击。

        他先是设法和韦端等人暗中联系,假刘闯之名,对韦端等凉州士人加以安抚。

        后随着钟繇归降,韦端等人的态度也发生了悄然变化。在和徐庶反复谈判后,韦端同意马超向韩遂报仇,而凉州的豪强不会插手此事。而作为代价,徐庶必须归还祖厉,并退守鹯yīn河。

        对此,徐庶并无异议。

        他很清楚,刘闯现如今还没有足够的力量来吞并凉州。

        如果要强行用兵,最终的结果只能是便宜曹cāo,令韦端等人彻底倒向关中。

        那可不是一件好事……要知道,凉州士人虽表面上臣服曹cāo,可实际上一直都是一个dú lì的个体。他们向朝廷称臣,也愿意听从曹cāo的命令??墒?,曹cāo若真要插手凉州事务,却极为困难。在原有的历史上,马超起兵,杀了韦端之子韦康,已实实在在威胁到凉州士人的利益,更逼迫凉州士人彻底倒向曹cāo,才使得曹cāo得以有可乘之机,向凉州之地进行渗透。

        有的时候,越是偏荒,越是苦寒的地方,就越是闭塞,就越是排外。

        相反,那些富庶之地,人口众多,商业繁荣,排外的思想也就相对会弱一些……

        如今刘闯要掌控凉州,不和韦端这些凉州士人打好关系肯定不行。只有让韦端这些人愿意真心实意的配合,他才能插手其中。

        徐庶也深明这个道理,所以在关键之时,还是做出退让。

        韦端保全了汉阳、陇西和安定的完整,又可以得到刘闯这么一个强援。如此一来,他就可以在夹缝中求生存求发展,利用刘闯和曹cāo之间的矛盾来壮大自己,同样是收获颇丰……

        不过,如何令归化河湟,也是徐庶必须要面对的一个问题。

        在求教了杨阜之后,徐庶决意派遣使者前往河湟,分化羌胡。

        烧当不是想要一家独大吗?那些反对老羌的羌族部落,便可以成为对抗老羌的力量。

        可是,派何人前往?

        就在徐庶犹豫不决的时候,诸葛均自动请缨。

        这孩子的年纪也不小了,而且也逐渐的展现出了他的才能。

        打北地一战,便是诸葛均出谋划策,利用刘闯的剑士营神不知鬼不觉拿下廉县,而后有引得张既出兵援救,被赵云一举击溃。此一战,诸葛均谋划周详,算计jīng明的特点展露无遗。

        而听闻徐庶要派人前往河湟,诸葛均二话没说,便表示愿意前往。

        这小家伙,是和他二哥对上了!

        与历史上的诸葛均不同,这一世的诸葛均得到了全面的发展。他最早跟随刘闯,又入南山书院求学,学识不俗,辩才无双。而在他心里,也一直想要超越诸葛亮,所以遇到机会,便不肯轻易放过。徐庶对诸葛均的这种好胜之心也非常赞赏,两人还因此成为了至交好友。

        他当然想要成全诸葛均,只是单让诸葛均一人去,却未免有些不放心。

        所以,他拜托了赵云,请赵云随行前往。

        一来赵云勇武过人,可以?;ず弥罡鹁?;二来嘛,这金城之战是马超的复仇之战。赵云虽然是马家的女婿,但马超却不希望赵云也参与进来,他是希望靠自己的力量,来解决韩遂。

        赵云无奈之下,只得退出。

        但徐庶却认为,让赵云这么闲置未免可惜。

        左右赵云也是马超的妹夫,便让他去河湟走一遭,也算是为他那死去的老丈人报仇,又不会让马超感到不快。

        赵云,欣然领命。

        天苍苍,野茫茫,风吹草低见牛羊。

        这几乎就是河湟的真实写照,只让诸葛均一路上颇感惊讶。

        他和赵云一边赶路,一边低声交谈。

        就在这时候,忽听前方传来消息,一队羌骑正向他们行来……

        “箭上弦,结阵!”

        赵云二话不说,立刻传令。

        矢锋骑脱胎于飞熊骑,个个都是百里挑一的勇士,而且经过严格的训练,以及一次次搏杀。

        听闻有敌情,矢锋骑丝毫没有慌乱,刹那间结成一个雁行阵,一个个在马上利箭上弦。

        远处,一队羌骑正迅速逼近。

        从对方奔行的速度上,赵云便看出了端倪:来者不善。

        “子衡,且退到中军,送死的人来了?!?br />
        赵云说着话,猛然催马上前,抬手便摘下大枪。

        他把头盔上的白银面具往下一拉,便遮住了他大半张脸,只露出嘴和下巴来。

        阳光照在面具上,折shè出夺目的银光来。眼看着那支羌骑越来越近,而且丝毫没有减缓速度的迹象。

        赵云便更加肯定,这支羌骑绝非善类。

        “矢锋,奔shè!”

        他一声令下,身后八百矢锋呼啸而出,迎着那羌骑便冲了过去。

        眼见着进入shè程之后,矢锋骑便开弓放箭。刹那间,箭矢如雨,朝着对面奔袭而来的羌人shè去。羌骑显然没有想到,这支汉军竟然如此大胆。这可是在河湟,他们竟然敢对羌人下手?

        不过,后悔已经来不及了。

        冲在最前面的羌骑,在一连串的惨叫声中纷纷落马。

        矢锋骑一轮奔shè之后,双方便已经靠近。他们立刻收起弓箭,拔刀出鞘,向对方冲杀起来。

        “是何方羌贼?”

        诸葛均脸上毫无惧sè,催马来到赵云身边轻声问道。

        赵云面无表情,稳坐爪黄飞电,“一群跳梁小丑,管他是什么来历?”(未完待续。)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