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谢祖国:中国(南京)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-01-30
  •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-01-30
  •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-01-30
  • 粉丝经济时代:流量越大,责任越大 2018-01-30
  •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-01-30
  • 网友反映: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-01-30
  • 林肯MKX 售44.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-01-30
  •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? 2018-01-30
  • 《不灭的延安灯火》——中红网 2018-01-30
  • 图说龙江: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-01-30
  •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当前位置: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> 穿越小说 > 悍戚 > 第345章 冀州之战第二弹(十一)5/6

    第345章 冀州之战第二弹(十一)5/6

  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.24x25.com     百度搜索 本书名 +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

        “府尊,再这样下去,儿郎们恐怕坚持不得太久?!?br />
        站在钟繇身后的一员武将,忍不住低声道:“昨rì已经有人开始杀马充饥,估计用不得多久,儿郎们就会彻底崩溃。当务之急,只有两条路。趁着大家还有些心气,拼死冲杀出去。便是战死疆场,也好过整rì里提心吊胆,连睡觉都要睁着一只眼睛。如此下去,死路一条?!?br />
        杨维,有一个很牛的表字,唤作伯约。

        他是陇西襄武人氏,曾在董卓帐下效力。

        董卓死后,作为西凉军中的一员大将,李傕对他颇有好感。

        这家伙在西凉声名极响,年轻时曾率领百余襄武青壮,生生击溃了上千马贼,故而在西凉有‘杨无敌’之称。不过,随着华雄徐荣吕布纷纷投效董卓,杨维也就不敢再用‘无敌’之名。

        他是个聪明人,‘无敌’这个绰号,实在是太拉仇恨。

        当时董卓帐下多骄兵悍将,不管是吕布还是华雄徐荣魏越,哪个不是骄横万分?

        不过由此也可以看出,杨维当初在西凉军中,还是颇有地位……李傕把杨维招揽之后,这家伙曾在长安城下,硬抗吕布二十回合,最后在其他人的帮助下,靠着人数优势把吕布赶走。

        经此一战,杨维声名大振。

        只是,伴随着李傕郭汜反目,西凉军威风不再。

        特别是汉帝东归后,杨维就越发不看好李傕……也就是在这个时候,钟繇奉命出任司隶校尉,安抚李傕。钟繇何等眼光,立刻就发现了杨维的存在。此后,他经常与杨维互通书信,嘘寒问暖,令杨维感激不尽。李傕死后,杨维便投靠了钟繇,并且助钟繇平定关中匪患。

        从这个角度来说,杨维可称得上是钟繇身边的心腹。

        但他现在说的这个办法,却让钟繇一声苦笑。

        “伯约,你以为儿郎们还有决死之心吗?”

        如果一开始被困白波谷的时候,这些曹军士兵说不定还能做出拼死之事??上衷凇焕鄏ì,没吃没喝,一个个饿的面黄肌瘦。肚子吃不饱,又何来的斗志?别看杨维这么说,可实际上他自己都没有这个信心。听得钟繇这么反问,杨维咧嘴一笑,便闭上了嘴巴。

        他与钟繇,谁也没说第二条路。

        其实,钟繇也好,杨维也罢,都知道第二条路才是正确选择。

        可两人都不愿说出来,其中的原因,也极为复杂……

        让舅舅向外甥投降?

        钟繇实在是拉不下脸来。

        想当初,刘闯逃离许都的时候,钟繇曾恩断义绝的对刘闯说:再相见时,我绝不会手下留情。

        但谁又能料想到……当年那个狼狈而逃的小家伙,如今已崛起北疆,成为一个能够与曹**相抗衡的霸主。而那时候称雄的诸侯们,刘表死守荆州,毫无进取之心;孙策被人所杀,早已魂归九泉。袁绍偌大基业,已烟消云散。剩下那个刘备,惶惶如丧家之犬,寄人篱下。

        有的时候,钟繇真想要感慨一声,这命运的无常。

        当然了,除了向刘闯投降之外,钟繇还有一个选择,便是自尽。

        可钟繇什么人?

        老jiān巨猾,能趋利避害,怎可能为曹**尽忠?他在等待一个机会,一个刘闯给他下台阶的机会。

        而且,钟繇也相信,荀谌决不可能对他赶尽杀绝。

        就在这时,有小校来报,“山谷外送来一封书信,邀请府尊明rì一早前往汾水亭相见?!?br />
        钟繇发现,这小校呈报的时候,眼中尽是期望。

        也就是说,他也想钟繇前去赴宴。

        到了这个时候,外界的情况已经断绝,刘闯和曹**的对决结果,也无人知晓。大家都期盼着,能够早rì结束战斗。投降就投降吧,能先吃一顿热乎乎的饭菜,比什么事情都要划算。

        军心,已经涣散!

        钟繇心里叹了口气,虽未接过书信,也知道是何人所书。

        “回复过去,明rì我当准时赴约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喏!”

        看着那小?;短煜驳氐呐苋セ馗?,钟繇不由得苦笑摇头。

        “伯约,人心思降……如此情况下,又如何突围?”

        杨维一脸赧然,连忙道:“末将思虑不周,险些坏了大家的xìng命?!?br />
        钟繇叹了口气,挺起胸膛来。

        “也罢,便我身死,且为大家求一生路。

        相信友若也不会逼我太甚……伯约,你回去准备一下,明rì一早,随我前去赴约?!?br />
        杨维心中顿时一喜,不过脸上却流露出一抹凝重之sè,“府尊忍辱负重,维又何惜此身?”

        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        两个老狐狸,都不是那愚蠢的人。

        杨维知道,钟繇需要一个台阶。而他何尝不是希望借此机会,能有一个好东家?

        左右大家心里都清楚是怎么回事,只是在脸面上,还是要表现出足够的气势,也算是保全颜面。

        第二天,钟、杨二人带着一队亲随,来到白波谷谷口。

        早有汉军等候在此,见钟繇和杨维两人到来,两员大将早已等候多时。

        他们快步迎上来,躬身见礼,“高平(高槐)奉我家军师之命,在此恭迎元常公。

        请元常公虽我等来,军师在汾水亭已备好酒菜,言要与元常公叙旧……”

        高平、高槐,是高览的堂弟。

        当年高览归降之后,便把这两人引介到刘闯帐下。

        这两个人的武力并不是很强,不过养气初期的水准,而且也都过了最好的年纪,很难再有jīng进。

        只不过,这两人却生就一副好皮囊,长的仪表不俗,相貌堂堂。

        而且他二人也jīng通兵法,善于治军。

        刘闯便让他二人在大将军府中任职,此次荀谌出征河东,更带了两人前来,也有提携之意。

        高览在安平国战死,刘闯一直心怀愧疚。

        所以,在回到燕京之后,便决意要提拔二人。只是荀谌却拦阻刘闯,认为冒然提拔,不但会引起其他人不满,说不得还会让两人产生骄横之心。刘闯的手下,大都是那种一步步爬上来的人,靠的是才干和功勋。高平高槐的资历不足,又无特别显赫的功劳,也无法重用。

        这次带二人来河东,就是为他二人争取功劳。

        只要有了功劳,刘闯再提拔两人,也不会有什么人说三道四。

        钟繇点点头,一拱手,“还请两位带路?!?br />
        高槐要留守军中,于是便由高平带着钟繇杨维一行人,来到汾水河畔。

        汾水亭,顾名思义,便位于汾水西岸,又称汾yīn亭。

        荀谌早就等在亭子里,只见他身着便装,一件月白sè的大袍,头戴纶巾,手持团扇,颌下黑须。

        “元常,怎这么晚才来?”

        钟繇也不客气,示意杨维在亭外等候,他迈步走进汾水亭。

        “某一介败将,自比不得友若你chūn风得意……谷中军务繁忙,我总要安抚一下,才好赴约?!?br />
        钟繇的语气有点冲,不过荀谌却不甚在意。

        他哈哈一笑,撩衣坐下。

        “快来快来,许久未与你这家伙吃酒,倒是想念的紧?!?br />
        荀谌和钟繇,的确是许多年没有在一起聚过。

        也难怪,钟繇看中了曹**,而荀谌则辅佐袁绍,两人之间关系敌对,自然不可能产生太多交集。

        不过,他们之间却不是没有联系。

        这年月里,哪怕明天就要生死相见,今**我是好友,也可以把酒言欢。

        公是公,私是私,大家谁也不会把公私掺和在一起……这,也许就是后世所言的名士风范?

        “孟彦,而今可好?”

        两人寒暄过后,钟繇便询问起了刘闯。

        荀谌沉默了一下,“他怎能不好?前几rì他刚败了曹**,夺了巨鹿,如今屯兵檀台,整rì里忙的焦头烂额。连康成公七六寿辰都未得前去拜见。若有机会,你还要多教训他才是?!?br />
        乍一听,好像是在责怪刘闯。

        可实际上,却是一种炫耀……

        钟繇询问刘闯,其实是想要打听冀州战局。

        大家都是**湖了,这种说话的艺术,荀谌怎能不知?

        曹**,败了?

        钟繇闻听心里一颤,虽竭力做出沉稳姿态,可是那嘴角的抽搐,还是显露出他内心的惊骇。

        曹**居然败了,他居然输给了刘闯?

        要知道,曹**当初割据安平巨鹿,可现在荀谌只说巨鹿,但钟繇却能听出来,曹**恐怕连安平也丢了。怎么会败得这么凄惨?曹**兵进冀州,可是挥兵八万,按理说应该占居上风。

        可是……

        钟繇脑海中,突然浮现起平阳城外那惊天动地的爆炸。

        难道说……

        钟繇心里一颤,似乎已明白了其中缘由。如果刘闯在冀州动用了那种手段,曹**战败倒是在情理之中。无他,那种手段实在是太过于骇人。哪怕是到了现在,钟繇回想起来仍会感到恐惧。

        曹**输了,也就是说河东大局已定。

        他闭上眼睛,露出一抹苦涩笑容,“闻喜裴氏,何以反我?”

        “元常莫非忘了,那裴茂曾师从子奇,有这么一层关系,裴氏反又如何?”

        钟繇闻听,顿时露出恍然之sè。

        当初他来到闻喜的时候,也不是不知道刘陶和裴氏的那么一层关系。

        只不过,当时曹**占居了上风,钟繇也就没有在意这件事情。在他看来,哪怕裴茂师从刘陶又如何?刘陶已经故去,裴茂也不再人世间。这层师生关系,还有谁会在意,或者看重?

        却忘了,荀谌和刘陶关系莫逆!

        我这次倒是输得不冤枉,是我自己有些轻敌了……

        想到这里,钟繇叹了口气,“如今我为鱼肉,尔为刀俎,却不知友若你又准备如何处置我呢?”(未完待续。)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