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谢祖国:中国(南京)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-01-30
  •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-01-30
  •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-01-30
  • 粉丝经济时代:流量越大,责任越大 2018-01-30
  •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-01-30
  • 网友反映: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-01-30
  • 林肯MKX 售44.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-01-30
  •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? 2018-01-30
  • 《不灭的延安灯火》——中红网 2018-01-30
  • 图说龙江: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-01-30
  •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当前位置: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> 穿越小说 > 悍戚 > 第341章 短歌行(三)3/6 拜求月票??!

    第341章 短歌行(三)3/6 拜求月票??!

  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.24x25.com     百度搜索 本书名 +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

        荀攸贾诩在一旁听了,不由得眉头一蹙。

        说实话,目前和刘闯在安平国决战,绝非上策。

        安平国的地理位置,注定了他四面环敌,曹cāo很难集中兵力。

        以荀攸和贾诩的想法,这个时候最好的办法,就是放弃信都,弃守安平,退守巨鹿……这样一来,曹cāo背后便能够有一个依托,更能够发挥兵力上的优势,轻易就立于不败之地。

        但问题是,曹cāo此时已疯狂了!

        他要为乐进报仇,便不可能退出安平国。

        荀攸和贾诩相视一眼,两人又朝着曹朋看过去,却见曹朋的脸上,也流露出一抹难言的忧虑之sè。

        “主公……”

        荀攸大着胆子,想要上前劝解。

        哪知道他刚一开口,就被曹cāo拦住。

        “公达休要再劝我,我意已决,不杀闯儿,誓不收兵?!?br />
        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        建安八年四月末,曹军北上,屯驻棘津城。

        刘闯听从诸葛亮的建议,在观津驻扎,双方大军总人数超过十万人,与安平国相互对峙。

        清晨,下起了雨

        这场雨水的到来,或多或少的缓解了观津的酷暑。

        雨雾蒙蒙,刘闯领着诸葛亮、陆逊、卢毓和董俷,在太史享和飞熊卫的?;は?,从观津城内行出,查探地形。

        刘闯没有骑马,而是立于一辆轻车上。

        董俷站在他的身后,单手持一顶黄罗伞,为刘闯遮挡雨水。

        刘闯占居了观津,便等于立于不败之地。

        特别是在史涣率部进驻弓高之后,刘闯便等于把安平河间与中山三地连为一体。

        刘闯这次回辽西,从辽西抽调了史涣前来。

        而今辽东的局势越来越稳定,特别是随着刘闯的海运能力提升,麋家也加大了中原流民的招拢。在过去两年间,仅辽西一地,便增加人口近十万,使得辽西汉民人口的数量达到二十七万之多,比之建安四年刘闯初至辽西的时候,增加了三倍有余;而辽东郡人口,已增加至五十万;玄菟郡人口从建安四年的四万五千人,增加至八万人;乐浪郡则从二十五万人口,增加到而今三十六万人……也就是说,整个辽东的汉民人数,在过去几年中翻了一倍。

        如此巨大的人口,对于辽东五郡,却毫无压力。

        汉民人口的增加,使得刘闯在辽东的统治达到了一个高峰。

        高句丽、朝鲜半岛的投降,也让刘闯在辽东的声望,无人可以抗衡。

        百万乌丸?

        已经被拆的七零八落。

        东部鲜卑战败,燕荔游战死,乌丸人哪里还敢在刘闯的面前惹是生非?

        这也就使得辽东的归化速度加快不少,两年中,共有近三十万乌丸人归化,更进一步加强了刘闯的统治。

        这种情况下,史涣继续留守辽西,已没有意义。

        在和他商议之后,刘闯把他从辽西调出来,屯驻河间……

        三座城池,相距不远,犹如常山之蛇。

        刘闯在查看了观津地形之后,便准备返回。就在这时候,却忽然听到诸葛亮一声轻呼传来。

        “主公,快看?!?br />
        顺着诸葛亮手指的方向,朦朦雨雾中,刘闯看到了一群人。

        距离他大约有六七百米的样子,看那旗号,他一眼便认出是曹cāo……

        心里一动,刘闯心中顿时产生一个念头:现在冲过去,把曹cāo杀了,那曹魏定然会不战自溃。

        可是这念头也只是在他心里一闪。

        曹cāo如果那么容易被干掉,他也就不是曹cāo了!

        他既然敢出来,怎可能没有防备?虽然说双方已经势成水火,但是在未曾真正开战之前,都还算克制。

        更重要的是,如果这时候干掉曹cāo,会便宜谁?

        曹cāo那些手下,会疯狂的向刘闯进行报复……刘闯更不可能一下子接手曹cāo所有的势力。到时候,只可能便宜了刘备孙权之流。刘闯才不会做这种事!曹cāo虽然难对付,却好过让刘备孙权之流得利。老子就算是死在曹cāo的手中,也绝不会让刘备和孙权在一旁看热闹……

        远处,曹cāo的人马也停下来,显然是发现了刘闯。

        看得出,曹cāo其实也挺纠结。

        但最终还是忍耐下来,没有来找刘闯的麻烦。不过,过了一会儿,只见一骑飞驰而来,在距离刘闯约四五十米的地方停下。

        “前面,可是刘皇叔?”

        “正是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我家主公,请你一叙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主公,不可上当?!?br />
        卢毓连忙阻拦,却见刘闯微微一笑,拍了拍他的肩膀道:“怕什么?我去见自家丈人,能有什么危险?”

        说着话,刘闯一抖缰绳,轻车呼啸而出。

        董俷站在他身后,纹丝不动,一只手牢牢抓着黄罗伞。

        刘闯到那曹将马前时,微微一笑,“文烈,别来无恙?!?br />
        这员曹将,正是曹家千里驹,曹休曹文烈。

        在许都的时候,刘闯曾经见过曹休,两人之间的关系还算不差。

        司马防设计刺杀刘闯的时候,便是曹休率先看来;后来几次冲突,也都是曹休出面来处理。

        只不过,当年的阶下囚,而今已是可以和曹cāo分庭相抗的一方诸侯。

        刘闯还是刘闯,可是给曹休带来的感觉,和当年已经是大不相同。

        见刘闯开口,曹休连忙还礼道:“有劳皇叔挂念,休尚可?!?br />
        刘闯和老曹家的关系,其实挺复杂。他是老曹家的女婿,同时和一些曹二代之间也颇有交情。但是,他又和曹cāo势同水火,已难以调解。在这种情况下,刘闯也好,曹休也罢,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。

        曹cāo骑着马,行出队伍。

        他身边只带了两个人,随行护卫。

        “孟彦,别来无恙?!?br />
        看到刘闯的时候,曹cāo并没有之前见到乐进尸体时的那种暴怒,而是给人一种彬彬有礼的感受。

        刘闯勒住马,在轻车上拱手一揖到地,“闯拜见丈人?!?br />
        不管怎么说,曹cāo都是他老丈人,这长幼之间的礼数,刘闯还要尽到。哪怕他和曹cāo转过来便要你死我活,可现在,他和曹cāo确是心平气和。甚至在刘闯心中,对曹cāo还有些敬佩。

        曹cāo骑在马上,似乎仍低了刘闯一头。

        他上上下下打量着刘闯,眼中流露出一抹古怪颜sè。

        此前,刘闯在许都的时候,曹cāo虽然重视他,但说实话,并未真正与刘闯有过交流。

        而今刘闯已经成为一个能够和他分庭相抗的诸侯,也使得曹cāo再看到他的时候,心里陡然有一种古怪的感觉。

        这是他的女婿,更是他死生大敌!

        “你送来的太师椅,极好?!?br />
        刘闯笑道:“丈人觉得好,那我就满足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你设计的这马鞍,也极好?!?br />
        马鞍和双镫,是当年刘闯离开许都时,为了帮助曹cāo对抗袁绍,专门送给曹cāo做礼物。如今,马鞍和双镫已经普及,就连江东的孙权,也开始进行装备。只是曹cāo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颇有些古怪。刘闯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接口,沉默半晌后道:“丈人觉得好,自然好?!?br />
        “玉娃,可还好吗?”

        “她很好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怎地你们成亲这么多年,却没有动静?”

        此时的曹cāo,并不像那个‘治世能臣,乱世jiān雄’的一代雄主,更像是一个长辈,和晚辈东拉西扯。

        刘闯有些赧然,心里不禁吐槽:你道所有人都似你那般禽兽?

        你闺女嫁给我的时候才十二岁,你让我怎可能狠得下心来对她下手?

        “赶快有个孩子,也能多些运道?!?br />
        “闯谨记丈人教诲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孟彦,你可知道,我最后悔什么吗?”

        “???”

        “当年你到许都的时候,我真不该心慈手软,直接杀了你,也许就没有现在这么多的烦恼?!?br />
        刘闯也笑了。

        对嘛,这才是曹丞相应该有的气魄。

        “若那时候丈人杀了我,那你的外孙rì后可就没了父亲?!?br />
        曹cāo听了,举起马鞭笑指刘闯道:“你这家伙,倒是脸皮厚,好像没有你,我闺女就没人要一样?!?br />
        可你四个女儿,除了大女儿嫁给夏侯楙之外,其他三个都是一辈子的悲苦。

        刘闯倒是没有辩解,呵呵笑了。

        他两人在这里说笑着,也让跟在曹cāo身后的两个人,都放松了jǐng觉。

        “我听说,你会作诗?”

        “???”

        “前不见古人,后不见来者,念天地之悠悠,独怆然而涕下。

        小小年纪,哪来这许多悲苦寂寥……大丈夫生于天地之间,当顶天立地,持三尺青锋,创不世之功业才对。相比之下,我倒是更喜欢你那首《观沧?!?。星汉灿烂,若出其里,歌以咏志,幸甚至哉。这才是大丈夫应有之气度……说起来,前些时rì我也曾赋诗一首,正想唱和。原本以为你这家伙不学无术,却不想……今rì正好,便与你唱和一回,帮我指正?!?br />
        要和我唱和诗词吗?

        你曹cāo这不是欺负人嘛!

        你好歹是建安文风的创始者,我……

        不过,话既然说到了这个份上,刘闯是不可能退缩的。

        说句不好听的话,这也是他和曹cāo之间的一场交锋,一场对决,一场看不见道光建议的厮杀。

        “愿闻丈人佳作!”

        曹cāo微微一笑,闭目沉吟半晌,突然大声吟唱。

        “周西伯侯,怀此圣德。三分天下,而有其二。

        修奉贡献,臣节不隆。崇侯谗之,是以拘系。

        后见赦原,赐之斧钺,得使征伐。为仲尼所称,达及德行,犹奉事殷,论叙其美。

        齐桓之功,为霸之首。九合诸侯,一匡天下。一匡天下,不以兵车。正而不谲,其德传称。

        孔子所叹,并称夷吾。民受其恩,赐与庙胙,供奉天王。

        小白不敢尔,天威在颜咫尺。晋文亦霸,躬奉天王。

        受赐圭瓒,秬鬯彤弓。卢弓矢千,虎贲三百人。

        威服诸侯,师之所尊。八方闻之,名亚齐桓。河阳之会,诈称周王,是其名纷葩?!?未完待续。)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