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谢祖国:中国(南京)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-01-30
  •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-01-30
  •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-01-30
  • 粉丝经济时代:流量越大,责任越大 2018-01-30
  •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-01-30
  • 网友反映: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-01-30
  • 林肯MKX 售44.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-01-30
  •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? 2018-01-30
  • 《不灭的延安灯火》——中红网 2018-01-30
  • 图说龙江: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-01-30
  •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当前位置: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> 穿越小说 > 悍戚 > 第339章 矫诏(三)第三更

    第339章 矫诏(三)第三更

  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.24x25.com     百度搜索 本书名 +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

        庞德已经跑上了浮桥,正好看到两艘大船从漳水上游冲过来。

        他激灵灵打了一个寒蝉,顿时催马便走,更大声喊道:“快走,快走!”

        可是,已经晚了,只听轰得一声巨响,一座位于最西端的浮桥在大船凶猛的撞击之下,顿时四分五裂。浮桥上的汉军,好像下锅的饺子一样扑通扑通掉进河中。而大船来势不减,继续重装过来。

        汉军惊声叫喊,一个个往水里跳,想要躲过冲过来的战船。

        只是……

        庞德这时候刚刚上岸,就听到轰的一声响,身后浮桥被毁。与此同时,船只开始向北岸靠拢,曹军从船上纵身跃下,旋即便对乱作一团的汉军展开了砍杀。曹朋在漳水南岸,也登上一座浮桥。不过他不必担心战船会冲撞过来,因为在乐进的指挥下,曹军船只已经掉头向北岸靠?!笫埔讶?!庞德心中不禁暗自一声大叫,却不敢继续停留,率部仓皇撤退。

        丢弃在南岸的汉军,足有三四千人,成为曹军俘虏。

        曹朋渡河之后,便立刻与乐进汇合。

        “文谦将军,何不趁此机会追击,抢夺武遂?!?br />
        乐进闻听,立刻点头表示赞同。

        武遂就位于漳水北岸以北约五十里处,若能够占领武遂,则曹军便可顺利通过漳水,拥有一个桥头堡,占居有利形势。后世堂堂五子良将之一,这点眼界当然拥有。他旋即命曹朋追击庞德,而后他留守漳水北岸,接应过河的曹军。这次行动,也是曹朋和乐进经过商议之后决定。曹cāo命乐进协助曹朋,就是为了对付漳水北岸的汉军,却不想竟然是大获全胜……

        如此机会,怎能放过?

        曹朋纵马追杀,曹军士兵更一个个奋勇争先。

        庞德已经无法继续稳下来进行反击,只好连连败退。

        逃出三十里之后,曹军依旧紧追不舍……这种情况下,庞德哪里还能不明白,曹军的意图?

        这黄口小儿,好大的气魄,竟然想一举攻克武遂?

        若武遂丢失,曹军便可以长驱直入渡河而攻,那汉军势必要陷入被动。

        想到这里,庞德突然勒住战马,厉声喝道:“不能再跑了,若我等再跑,武遂便有危险。

        皇叔以国士待我,我当以国士报之?!?br />
        他旋即下令,命人通知武遂,紧闭城门。

        而庞德带着一干残兵败将,扭头迎向曹军,想要将曹军拦住。

        这一场厮杀,极为惨烈。

        汉军以数百残兵败将,抵住了曹军两千追兵。庞德舞刀在乱军之中拼杀,大刀翻飞,只见人仰马翻,血流成河。只是不多时,曹朋便催马赶来。他见庞德拦住了追兵,立刻明白了庞德的用意。

        内心里,还是极为敬佩庞德。

        可这两军交战,容不得半点心慈手软。

        曹朋虽对庞德颇为赞叹,但这个时候是绝不会有半分容情。

        他跃马挥戟便抵住了庞德,刀戟交击发出铛的一声巨响……

        “令明,事到如今,还不归降?”

        “小贼休要猖狂,这世上只有断头的庞令明,绝无苟且偷生的庞德?!迸拥乱丫焙炝搜?,怒吼一声,挥刀便扑向曹朋。就算今rì战死这里,也要把这小贼斩杀。这小贼,也是个狡诈之人,绝不可留他活命!庞德主意已定,全不顾生死,招招都是搏命之法……论勇力,庞德和曹朋在伯仲之间。而且在这种情况之下,曹朋本应该占居上风才是??梢唤疵?,万夫不当。庞德疯了,尽是以命换命的杀法。饶是曹朋勇力过人,也被庞德杀得狼狈不堪。

        不过,曹军中自有将领赶来助战,曹朋渐渐就稳住局势。

        眼见庞德不肯投降,曹朋眼珠子一转,趁着二马错蹬之际,从兜囊中取出一枚铁蒺藜球,反手便掷出。庞德猝不及防下,被铁蒺藜球砸中了肩膀,噗通便从马上栽下来。曹军立刻蜂拥而上,庞德从地上爬起来,顺手抄起一杆铁矛,大吼一声,竟步战抵住了曹军士兵……

        这可真是一条好汉!

        曹朋不由得发出由衷感叹。

        但越是这样,就越不能放过庞德。

        曹朋心中陡然杀机涌现,纵马便要向庞德扑去。

        就在这时候,忽听一阵号角声传来……从武遂方向,一队铁骑呼啸而来。

        马上一员大将,金盔金甲,在阳光之下灼灼闪亮。只见这员大将,跳下马近九尺身高,生的浓眉大眼,腰大十围。掌中一口金背大环刀,胯下一匹燎原火,如同一道红sè闪电般疾驰而来。

        “令明休要慌张,许褚来也!”

        伴随着他一声巨吼,在他身后的骑队,齐刷刷拔出长刀,一手刀一手盾,长刀击盾,合着隆隆铁蹄声响,发出一连串的咆哮。

        虽距离战场还有数百米,一股凛冽杀气已扑面而来。

        是虎贲军!

        庞德看到许褚,心中顿时大喜。

        他不由得jīng神一振,挺矛将一名曹军将领刺落马下。

        “儿郎们休要害怕,援兵来了!”

        刹那间,战场上的汉军将士也jīng神大振,立刻奋勇厮杀。曹朋见此情况,不由得心中一惊。

        汉军的援兵,来得好快。

        他不认得许褚,但是却能够猜出许褚的身份。

        在安平国几个月,曹朋对刘闯这边的情况也做过一些了解,他听人说过,刘闯帐下有一个名叫虎痴的猛将,是刘闯的心腹,悍勇至极。如今一见,果然名不虚传。不过,已经到这个地步,曹朋也不可能后退。他大吼一声,催马便迎向许褚,同时高声喊喝:“与我杀了庞令明?!?br />
        自有十余名曹军将领,将庞德围住。

        夺取武遂,已不太可能……既然如此,我便让你刘闯先折一员猛将再说。

        只是,曹朋已经厮杀半晌,气力远远不如先前。甫一和许褚交战,便立刻觉察到情况不妙。

        这许褚不愧‘虎痴’之名,大刀势大力沉,勇不可当。

        只十余个回合,曹朋便隐隐抵挡不住。

        而在许褚身后,源源不断的汉军正向战场本来……

        “友学,休要恋战!”

        就在曹朋进退两难之时,乐进率部抵达。

        一见汉军的援兵来到,乐进便明白,不可能拿下武遂。而且,汉军来势汹汹,显然不能够力敌。

        乐进当机立断,果断下令收兵。

        他亲自领兵断后,接下了曹朋,缓缓向漳水岸边退去。

        与此同时,汉军方面也传来鸣金之声。许褚也不敢继续追击,下令收兵,而后便来到庞德身边。

        “令明,可无恙否?”

        庞德满面羞愧,“若非仲康来援,我险些死在这里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我是奉子山之命前来……他之前得到消息,听说曹军调兵遣将,担心令明中了曹贼jiān计?!?br />
        庞德闻听,不禁默然。

        事实上,在出兵之前,他也得了步骘的提醒。

        只是,庞德和许褚不太一样,他并不清楚步骘的手段,所以也没有在意。

        而许褚则是与步骘有过多次合作,早在青州的时候,他就知道步骘的厉害……要知道,当时诸葛亮年纪还小,根本当不得大事。所以在当时,刘闯身边的首席谋主便是步骘步子山。

        只不过后来随着刘闯实力的扩张,荀谌来投,成为刘闯首席谋主。

        而诸葛亮司马懿也都渐渐长大,又有徐庶等人的辅佐,步骘便渐渐从台前退到幕后。

        但是,刘闯并非不重视步骘。

        相反他对步骘,是越来越依仗……开始时,步骘留守辽东,为刘闯打理辽东事务。当时阎柔向高句丽扩张,并且对三韩用兵。庞德不知道,他那时候能够在前方驰骋纵横,全都是步骘在后面提供支援。再后来,步骘出任渔阳太守,看上去一点都不重要。但是,稳定幽州局势,安抚民心,修建燕京,推广屯田……如果没有步骘,刘闯就不可能这么快稳住幽州的局面。

        可这一切,庞德并不清楚。

        他倒没有小觑了步骘,但对步骘的提醒,却未曾放在心上。

        听许褚这一席话,庞德不禁更加惭愧。

        “子山先生也曾提醒过我,说那曹朋小儿年纪虽不大,确是一个狡诈之人,要我多多提防。

        可是我未曾把他的话听进去,以至于……”

        看庞德满面懊悔之sè,许褚也不好再说什么,只笑了笑,拍了拍庞德的肩膀。

        “令明也不必太过挂记,子山心胸广阔,必不会把此事放在心上。

        本来,他是要亲自前来,但由于主公亲率兵马抵达卢奴,子山要随行左右。你没事儿就好,主公有命,若此次渡河不成,便屯兵武遂,不要和曹军交锋。曹cāo大军,已经抵达邯郸?!?br />
        庞德一惊,“主公要来吗?”

        “此次主公要和曹cāo正面交锋,怎可能不来?

        不过他因为一些事情,被拖住了行程,估计这时候还在汉昌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汉昌?”

        庞德又是一怔。

        不过,他没有问刘闯留在汉昌做什么,因为这种事情,也不是他可以过问。

        可这次败给曹朋,准确的说,他是败给了乐进和曹朋联手攻击,庞德这心里面,始终无法释怀。

        “仲康,可否助我一次,将曹军赶过漳水?”

        许褚闻听,顿时笑了。

        他从怀中取出一个锦囊,递给庞德,“我出发前,孔明与我这锦囊,言令明若为曹军所败,不妨打开锦囊,依计而行?!?br />
        庞德连忙接过锦囊,打开来观瞧。

        他脸上的yīn霾,随之隐去。

        庞德抬起头,看着许褚笑道:“怪不得皇叔言孔明有鬼神惧辟之能,有此妙计,焉能不胜?”(未完待续。)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