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谢祖国:中国(南京)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-01-30
  •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-01-30
  •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-01-30
  • 粉丝经济时代:流量越大,责任越大 2018-01-30
  •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-01-30
  • 网友反映: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-01-30
  • 林肯MKX 售44.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-01-30
  •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? 2018-01-30
  • 《不灭的延安灯火》——中红网 2018-01-30
  • 图说龙江: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-01-30
  •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当前位置: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> 穿越小说 > 悍戚 > 第338章 观沧海(一)4/6

    第338章 观沧海(一)4/6

  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.24x25.com     百度搜索 本书名 +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

        出孤竹城,向东南行,约三十里,有碣石山,主峰峭拔挺立。

        刘闯陪同孙静登上街市上,眺望苍茫大海。

        荀谌和诸葛瑾的谈判非常顺利,双方各有算计,所以商谈起来也都尽量克制。在会商三rì之后,刘闯接到书信,言黄承彦相召。见谈判进展顺利,刘闯索xìng邀请孙静前往孤竹城。

        因为许攸已经传来佳音……

        不过,刘闯也知道,此去孤竹城并不简单。

        黄承彦突然相召,必然和诸葛亮的事情有关联。本来,刘闯是真不想掺和进去,可是又一想,觉得以黄承彦那牲口脾气,恐怕诸葛亮还真搞不定。思来想去,他最终决定走上一遭。

        孙静早就听说过孤竹城,但更让他感兴趣的,却是位于石臼坨的船坞。

        据说,刘闯的海船都是在那里制造,他也想过去看看,见识一下辽东新式海船究竟是如何制造。

        对此,刘闯并没有反对。

        孙静打得什么主意,刘闯当然清楚。

        只是这石臼坨工坊的xìng质,早在建安六年便发生变化。

        龙骨海船的生产,以及大型床弩的研发成功,使得刘闯意识到把船坞继续安置在石臼坨,难?;嵛行娜司醪?。当时,刘闯趁着官渡之战横扫幽州,实际上已经得罪了袁绍。而袁绍在官渡之战虽然失败,可实力犹存。两边相比之下,刘闯远远不是袁绍的对手……此外,石臼坨船坞位于辽西。袁绍如果想要找他麻烦,只要从渤??こ龌?,沿海岸线可轻而易举攻击刘闯。

        如此巨大的破绽,刘闯怎可能露出来?

        这石臼坨船坞里面,包含着刘闯的所有心血,他是万万不能被别人察觉。

        在和郑玄、荀谌等人商议之后,刘闯最终决定,将石臼坨船坞的主体,从孤竹城这边撤离。

        刘闯把工坊和船坞秘密前往沓氏。

        早在建安五年初,刘闯就着手安排在沓氏老铁山秘密修建了一座工坊。

        而沓氏,聚集了许多工匠。

        当时整个辽东的匠人,几乎都在这里,后来还有刘闯从三韩掳掠而来的工匠,以及当年从中原为躲避战火,逃到朝鲜半岛的工匠。这老铁山,也就是后世的旅顺港所在。只不过在东汉末年,这里还是一片荒凉。作为一个天然不冻港,刘闯当然清楚旅顺在后世的重要地位。

        所以,把他船坞和工坊迁至老铁山后,便正式置旅大县,拜周奇为旅大长。

        周奇,是胡昭的学生,陆浑山人氏,山民出身,没有任何背景……胡昭曾多次向刘闯推荐周奇,刘闯也暗中考核过此人。论才干,周奇可为一郡太守。但想要一下子获得重用,并非易事。

        刘闯也是等待了很久,才找到这么一个机会给予周奇安排。

        他本身也熟悉机关制造之术,又跟随崔州平做过一段时间的工坊管理,经验非常丰富……

        旅大苦寒,兼之荒凉。

        崔州平肯定是不愿意跑来这种地方就职。

        这也给了周奇机会,于是走马上任,同时还兼任黄阁主簿之职。

        而石臼坨船坞,依旧保持原貌。但它的作用,已经从建造转变为单纯的加工。老铁山船坞和工坊所需要的零配件一个各种原材料,都是由石臼坨工坊进行加工,而后送往老铁山船坞建造。待主体工作完成之后,再把床弩、海船送回石臼坨船坞,进行后期加工的工艺。

        比如,架设拍竿。

        比如,安置弩炮……

        这样做的好处,是可以更进一步加强保密工作,同时也能够保证工坊的制式工艺。

        不过对外界,石臼坨工坊依旧是刘闯的生产基地……虽然它从xìng质上已经转变为研发和加工,却无人知晓。

        刘闯的保密工作做的很好,甚至许多石臼坨工坊的匠人,都不清楚其中的变化。

        孙静想要探查工艺,也只能看一个大概。

        刘闯为展现出他的诚意,非常大方的派人随同孙静进入工坊。

        然则,其最为核心的技术,孙静根本无法发现。比如龙骨技术,比如复合弓技术……孙静走马观花看到的大都是成品以及零配件??杉幢闶钦庋?,也让孙静感到震惊,收获良多。

        至于更为隐秘的科研技术,孙静就更难发现。

        因为那些研发技术,都藏于南山书院之中,并且有邴原黄承彦亲自管理。

        在刘闯的调解下,黄承彦最终没有责怪诸葛亮。当然,这也和这个时代,三妻四妾的习俗有关?;圃掠⑺淙恍睦锩娌惶娣?,但毕竟和诸葛亮成亲多年,这感情很深厚,也不舍放弃。

        特别是刘闯建议,诸葛亮从女儿下手。

        更建议让孙尚香和诸葛亮的女儿多一些接触,以获取黄月英的好感。

        诸葛亮这次虽然有些狼狈,但最终还是渡过了难关。至于他在黄月英面前做了什么样的保证?刘闯不得而知。不过经此一事之后,刘闯敏锐的觉察到,诸葛亮此前还存有的几分纨绔浮夸之气,已荡然无存。再见到诸葛亮的时候,刘闯感受更多的,是一种平和中正的大气。

        调解诸葛亮的家事,只是捎带。

        刘闯陪同孙静参观了石臼坨工坊后,一行人便登上碣石山。

        面对苍茫大海,刘闯不禁心生豪迈之情。

        孙静突然笑道:“前次皇叔在军都山烽火台,曾做‘念天地之悠悠,独怆然而涕下’之词句,静敬佩不已。

        今见大海苍茫,却不知皇叔可有感怀?””

        在来到幽州之前,孙静心里还带着些许傲气。

        自古以来,这幽州便是苦寒荒芜之所,江东虽然也不甚繁华,但在世人心中却远胜幽州……

        可是来到幽州之后,孙静才感受到了不寻常处。

        在刘闯的治理下,幽州显然和孙静想像中的苦寒之所大有不同。

        仅仅是那座燕京城,其规?;蛐肀炔坏寐逖舫ぐ材切└龃蟪?,却隐隐透出一种君临天下之气势。

        相比之下,吴郡的格局实在是太小了!

        只是孙静还是希望能扳回一局,故而笑着向刘闯邀诗。

        刘闯一怔,旋即道:“我就问孙中郎才学过人,诗词歌赋无所不通,又怎敢献丑?”

        “诶,皇叔诗词,灵动非凡,我实敬佩。

        今与诸公同游碣石山,不如由我抛砖引玉,献丑一回?”

        “愿闻佳作?!?br />
        孙静沉吟片刻,便朗朗吟唱。

        他的诗词,颇得楚辞之jīng髓,深得离sāo三昧。

        孙静吟罢,便看向了刘闯。

        刘闯也清楚,这个时候他绝不能露怯。

        碣石山……

        刘闯脑海中突然灵光一闪,笑道:“闻孙中郎诗句,果然不凡。

        我所学不多,便和一首,请诸公指正?!?br />
        郑玄身体不太好,所以没有陪同刘闯前来。但胡昭、孔融、邴原等孤竹城南山书院的名士,却随同刘闯出游。除此之外,尚有诸葛亮、卢毓、陈群作陪,这小小碣石山上可谓人才济济。

        只是,这些人从未听过刘闯诗赋。

        便是诸葛亮,也只听过刘闯那首《山坡羊》。虽诗句寓意颇深,但在诸葛亮看来,却不登大雅之堂。也难过,山坡羊属元曲,诗尽词生,词尽曲生。此时唐诗尚未兴起,建安文风也方有雏形,哪怕是宋词都无法在这个时代得到尊重,更何况那近乎于俚曲一般的元曲呢?

        至于胡昭等人,则是好奇不已。

        方才孙静说‘念天地之悠悠,独怆然而涕下’的诗句时,令人感受到一种扑面而来的新意。

        只是,从未听刘闯诗赋,众人顿感好奇。

        刘闯有几斤几两,别人不清楚,胡昭等人最明白。

        他幼时蒙难,并未得到很好的教育,哪怕是刘陶留下的文献,也是在郑玄督促下读完。不过,刘闯喜欢读书,他们倒是知道?!妒⑹琛繁嘧隼吹氖焙?,刘闯的确是认真读过。

        但是……

        海风,强猛。

        拂动刘闯身上衣袍猎猎。

        他向前走上一步,远眺苍茫大海。

        就在众人有些不耐烦的时候,忽听他开口颂道:“东临碣石,以观沧海。水何澹澹,山岛竦峙。树木丛生,百草丰茂……chūn风和丽,洪波涌起。rì月之行,若出其中。星汉灿烂,若出其里……幸甚至哉,歌以咏志?!?br />
        这是历史上,曹cāo北征乌桓之前,途径辽西时,登山观海所作。

        原诗里,是秋风萧瑟。

        刘闯差一点就脱口而出。如果他真这样咏颂出来,势必会被人怀疑抄袭。好在他反应不慢,在关键之时,改了诗词,便为chūn风和丽。从整体而言,这首诗词的格调和气魄并未受到影响。

        想要压住孙静的楚辞,刘闯只能用这首曹cāo的《观沧?!?。

        左右曹cāo也不可能再北征乌桓,更不可能东临碣石,也不会再有这首诗词。如果让这首诗词就这么从历史的长河中消失,刘闯也确实不忍。所以在反复思忖之后,决定将这首诗剽窃过来。

        丈人,不是我想要剽窃,实在是你也不可能再做出这样诗词来。

        与其白白的浪费,倒不如成全一番你的女婿……左右都是一家人,相信你老人家必不会见怪。

        刘闯诗毕,仰面成四十五度角目视苍穹。

        海浪突然变得汹涌激烈起来,拍击在礁岩上,发出轰隆巨响,虽立于碣石山上,仍清晰可闻。

        曹氏父子,是建安文风的倡导者。

        在中国文学史上,占据着极为重要的地位。

        曹cāo作出的诗词自然非同凡响,令周遭众人,一时间目瞪口呆……(未完待续。)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