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谢祖国:中国(南京)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-01-30
  •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-01-30
  •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-01-30
  • 粉丝经济时代:流量越大,责任越大 2018-01-30
  •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-01-30
  • 网友反映: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-01-30
  • 林肯MKX 售44.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-01-30
  •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? 2018-01-30
  • 《不灭的延安灯火》——中红网 2018-01-30
  • 图说龙江: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-01-30
  •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当前位置: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> 穿越小说 > 悍戚 > 第332章 冀州之战(十二)3/6

    第332章 冀州之战(十二)3/6

  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.24x25.com     百度搜索 本书名 +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

        刘闯深吸一口气,突然扭头看了一眼跟在他身后的董俷。

        “阿丑,入营之后,只管杀人,休手下留情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嗯!”

        董俷手持双槌,跨坐一匹呼雷驳,用力点头。

        经过三四个月的强化培训,董俷的骑术已经登堂入室。他虽说人有些呆傻,但学起东西来却很快。短短三四个月的时间,他不禁能够纵马驰骋,更可以在马上搏杀。这家伙天生神力,连刘闯也有所不如。与人交战,更不需要太过复杂的招数,一力降十会,便无人能敌。

        刘闯看身后士兵已经做好准备,当下催马便冲向曹营辕门。

        曹军虽为派出人值守,可是在通往辕门的路上,却架设了许多拒马鹿柴等障碍物……刘闯手持八音椎,一椎便把身前的拒马砸碎,一马当先,便冲入曹军大营。方冲进大营,迎面就见几名军卒从军帐里走出来,一个个衣衫不整,睡眼朦胧。当他们看到刘闯的时候,一个个好像见了鬼一样。

        “敌……”

        其中一人反应很快,刚要叫喊示jǐng,却见刘闯从斜跨兜囊中取出三支小枪,甩手打出。

        那三支小枪快如闪电,曹军军卒还未能叫喊出声,便被小枪shè中,倒在血泊之中。剩下一人,张着嘴巴,眼睁睁看着刘闯到他跟前。他忍不住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,扭头就要跑回军帐,可是刘闯却手疾眼快,探盘龙八音椎向前一点,椎头狠狠点在那曹军军卒的后心之上。

        “给我杀!”

        刘闯一声巨吼,回荡曹营上空。

        他催马向前,大椎轮开嗡嗡作响,八音齐鸣。

        那些从军帐里跑出来的曹军士卒,很多人甚至没有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便被他砸翻在地。

        在他身后,两千汉军如同下山猛虎一般,逢人便杀,见人便砍。

        眨眼间,偌大曹军营地,变成了一片修罗场……

        曹营主将便是颜良,奉命驻守修县。

        昨夜一场暴风雪,也让颜良放松了jǐng惕。他在营中大摆酒宴,与麾下众将痛饮,喝得酩酊大醉。

        迷迷糊糊之中,颜良听到一声声惨叫,蓦地醒过来。

        他连忙披衣而起,光着脚,抄起一口大刀便冲出大帐……

        冷风一吹,颜良激灵灵一个寒颤,原本还有些糊涂的脑袋一下子变得清醒许多。他举目看去,就见一队队身穿白衣的骑军横冲直撞。

        不好,是敌袭!

        颜良没有弄清楚,这些人是从何处而来。

        不过有一点他可以确定,这些个白衣人都是敌人。

        “与我迎战,迎战!”

        颜良厉声咆哮,拖刀便冲上前去。

        一名汉军冲到他跟前,颜良猛然踏步顿足,身形一转,手中大刀斜撩而起,将那汉军从马上斩落。他随后一把抓住了那汉军坐骑的缰绳,翻身上马。

        咦?

        这汉军的战马,居然也有马鞍和双镫?

        颜良心中疑惑,但手上却没有任何迟疑。

        见他斩落自己的袍泽,两名汉军纵马上前。

        颜良不慌不忙,提刀向外一封,顺着那汉军的长枪一抹,便将汉军士卒斩落马下。而另一名汉军,拧枪刺来。颜良抬手啪的一下子攫住枪杆,大吼一声,把那汉军生生从马上掀翻。

        “休要慌张,与我迎战?!?br />
        颜良一声怒吼,纵马便冲向汉军。

        毕竟是河北四庭柱之首,颜良刀马纯熟,杀法凶悍。

        眨眼间,便有十余名汉军死在颜良的刀下……如此一来,曹军也渐渐稳住阵脚,开始向汉军反扑。

        刘闯眼睛一眯,一椎挑翻面前一名曹将,拨马便要迎上颜良。

        说时迟,那时快……不等刘闯上前,一员汉军大将纵马已来到颜良面前。董俷双手举起大槌,细目圆睁,横眉倒立,大吼一声道:“你这丑鬼,敢杀我哥哥的人……先吃我一槌?!?br />
        颜良看清楚眼前这人的长相,吓了一跳。

        可是听完董俷的话,颜良更是恼怒:你这丑厮长成这副模样,也敢说我是丑鬼?

        眼见着董俷双槌嗡的一声落下,颜良举刀相迎。只听铛的一声巨响,刀槌交击发出一声巨响。

        颜良只觉两只胳膊好像失去了知觉,险些拿捏不住手中大刀。

        胯下战马,更是希聿聿惨嘶,连连后退。

        董俷这一槌下去,怕有万钧之力。绕是颜良骁勇善战,在董俷神力面前,却显得微不足道。

        这丑鬼,好大力气!

        “咦,居然能挡我一槌,倒是有些本事。

        我哥哥说,天底下能接我三槌的人不多……丑鬼,若你能接我三槌,我便饶你xìng命?!?br />
        这丑鬼的哥哥是谁?

        说话怎恁大的口气……

        颜良刚要还口,董俷已经到了他跟前,左手槌一式泰山压顶,右手槌找出流星赶月,呼的便向颜良砸去。颜良想要闪躲,已经来不及了,只好咬着牙,举刀相迎。只听铛,铛两声巨响。颜良只觉得一股巨力涌来,手中大刀再也拿捏不稳,哐当便掉在了地上。胸中气血翻腾,他喉咙发甜,哇的便喷出一口鲜血。

        “第二槌!”

        伴随着董俷一声咆哮,他又一次举起双槌。

        你**的,那分明是两槌……加上之前那一槌,三槌已经过去了!

        颜良在心中咆哮,却说不出话来,拨马就走。

        董俷刚要追上去,十余名曹军将校一拥而上,把董俷团团围住。

        颜良也不敢回头看,趴在马背上就跑……只是没等他跑出十米,却听马挂銮铃声响。刘闯拦住他去路,冲着颜良咧嘴一笑,“尔便是那河北四庭柱的颜良吗?我是刘闯,侯你多时?!?br />
        话落,椎到。

        颜良大叫一声,想要弃马闪躲。

        可刘闯椎疾马快,盘龙八音椎便落在了颜良的头上……

        “颜将军,死了!”

        颜良的脑袋,被刘闯砸的粉碎,鲜血横流,栽倒在马下。

        看着颜良的尸体,曹军士兵先是一怔,突然间齐声呐喊,掉头就跑。这时候,曹营后营中突然烈焰冲天。李逸风陆逊各带一部骑军从后营中杀出,令曹军更加慌乱。虽则这修县答应之中屯驻兵马近五千人,可是颜良一死,营中又起了大火,曹军士卒哪里还有心情抵抗。

        汉军在曹营之中横冲直撞,杀得曹军落荒而逃。

        刘闯带着陆逊退出战场,勒马向修县看去。

        修县城门,已经洞开……

        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        “颜良将军,死了?”

        许攸在甘陵得到消息的时候,不由得大吃一惊。

        修县的意义,不仅仅是防御渤海河间的兵马。一旦修县丢失,汉军在绛水南岸便有了一个支点,把渤??び牒蛹涑沟琢谝黄?。

        许攸甚至,这修县事关重大。

        所以当他得知修县失守,颜良战死的消息后,第一个反应就是立刻出兵,夺回修县。

        不过,他很快冷静下来。

        “可查探清楚,偷袭修县者,何人?”

        “已经查探清楚,杀死颜良将军的人,便是那幽州牧刘闯?!?br />
        许攸闻听,激灵灵打了个寒颤。

        他眼珠子滴溜溜打转,突然唤来扈从,“立刻派人,将此事禀报曹司空?!?br />
        说完之后,许攸又徘徊片刻,沉声道:“再传我命令,让文丑立刻退回东武城,坚守城池,不得出战?!?br />
        此前,由于安平国反复,许攸命文丑驻守东武城。

        现在修县丢失了,许攸并没有想着要立刻夺回修县,而是决定固守东武城,抵御刘闯的攻击。只要挡住刘闯的攻势,守住东武城,许攸便能从容布置。到时候曹**援兵抵达,他重新夺回修县,也并非难事。

        许攸相信,刘闯虽然拿下渤海,更占领了修县,却不代表他有足够的实力和曹**抗衡。

        刘闯之所以选择清河国下手,更多的还是想要牵制曹**兵力,为袁尚争取喘息之机吧……若不然,他根本不需要亲自督战清河国,大可以陈兵滹沱河北岸,以逸待劳与曹**对决。

        刘闯越是这样攻势凶猛,就越说明,他还没有做好准备。

        许攸想到这里,先前的紧张情绪一扫而空。

        他冷笑一声,自言自语道:“皇叔虽勇,但还是太过年轻。

        你这般偷袭修县,实则已暴露了你的实力……也罢,且让我领教一下,刘子奇之子的手段?!?br />
        许攸想的非常好,只可惜却忽视了一个问题。

        颜良和文丑,十余年的交情,虽非手足,却胜似同胞兄弟。

        得知颜良战死的消息,文丑失声痛哭,便立刻点起兵马,要为颜良报仇。

        哪知道,许攸却传令让他固守东武城,顿时让文丑勃然大怒,“他许子远可以坐视自家妻儿死于非命,我文丑却不能眼睁睁看着兄长被杀,无动于衷。哪个敢阻我为兄长报仇,休怪我无情?!?br />
        官渡之战的时候,许攸夜奔曹营,献策偷袭乌巢。

        可是他妻儿,却留在邺城。

        他这一走,可就苦了他妻儿,满门被袁绍所杀。

        文丑这一番话,正说到了许攸的痛处……当他听闻文丑不停将令,带着兵马赶赴修县为颜良报仇,脸sè顿时变得极为难看。

        “老爷,文丑将军并无恶意,只是怒极攻心才说出这等失礼言语?!?br />
        许攸看了那扈从一眼,冷冷哼了一声。

        他站起身,在屋中踱步。

        半晌后苦笑道:“文丑这一去,只怕是凶多吉少?!?br />
        “???”

        “我本打算让他固守东武,等候司空援兵抵达,而后一举击退刘闯。

        可他现在跑去修县,实则是自投罗网。那刘皇叔得了修县,又怎可能没有防备?说不定,刘皇叔现在正等着他前去。文丑此去,非但报不得仇,可能连命也要丢下??上仪搴臃牢?,也因为这莽夫一时的激怒,化为乌有?!?未完待续。)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