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谢祖国:中国(南京)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-01-30
  •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-01-30
  •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-01-30
  • 粉丝经济时代:流量越大,责任越大 2018-01-30
  •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-01-30
  • 网友反映: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-01-30
  • 林肯MKX 售44.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-01-30
  •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? 2018-01-30
  • 《不灭的延安灯火》——中红网 2018-01-30
  • 图说龙江: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-01-30
  •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当前位置: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> 穿越小说 > 悍戚 > 第332章 冀州之战(十)1/6

    第332章 冀州之战(十)1/6

  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.24x25.com     百度搜索 本书名 +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

        鹯yīn河畔,韩遂静静听完了阎行的汇报,半晌无语。

        有些事情阎行不明白,但对于生有黄河九曲心肠的韩遂来说,怎可能听不出端倪来?特别是杨阜在最后和阎行的对话,韩遂更是仔仔细细的询问了一遍,越听就越感到心里面发堵。

        “丈人,杨义山这些话究竟是什么意思?”

        韩遂站起来,在大帐中徘徊片刻,突然唤来亲随,“立刻传我命令,着程银五部人马,马上收整,入夜之后拔营起寨,退回金城。同时再派人联络烧当老羌,请他们向龙耆城一带迁移?!?br />
        阎行在一旁听罢,越发的糊涂。

        龙耆城,那不是西部都尉所治?

        烧当老羌驻于西海和赐支河曲之间,也是河湟地区水草最为丰美的地区。韩遂和烧当老羌的关系素来密切,凭借着彼此间的合作,韩遂以寒士出身,在没有任何背景的情况之下,却坐稳了金城太守的位子;而烧当老羌则因为韩遂的帮助,成为河湟地区最为强盛的部落。

        整个烧当老羌,约二十万人口,声势骇人。

        可是现在,韩遂却让烧当老羌向龙耆城集结,明显是要收缩兵力。

        为什么?

        阎行一脸茫然之sè。

        见阎行不明白,韩遂叹了口气道:“彦明,我本以为铲除了马寿成,便可以独霸西凉。

        可现在看来,早有人盯住了西凉之地。杨义山最后与你询问,那马超和马腾分家之后,何以凭借三千羌兵便横扫西域?其实也是在提醒你我,马超背后肯定有人支持,而且这个人非比寻常。

        常山赵子龙,我倒是知晓此人。

        他是大汉皇叔,幽州牧,车骑将军刘闯刘皇叔的妻兄……他如今出现在西凉,足以说明一切问题。马超何以能横扫西域六国,必有刘皇叔在背后支持。若不然,他怎可能这么快就在西域站稳脚跟?马腾一死,也给了马超充足理由返回西凉。我们实际上,都被人算计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???”

        阎行愕然不解,显得有些糊涂。

        韩遂道:“彦明你想,马腾独爱马铁,对马超素有排斥。

        马超留在西凉,会受马腾节制,难以有所作为;他和马腾分家,实际上也是保存了自身的力量。横扫西域六国,他手中有数十万人口可以调用,远胜过在西凉被马腾压制。现在马腾死了……他挟横扫西域六国之势君临武威,西凉谁人能够抗衡。我们杀了马腾,实际上是便宜了马超。他再无人能够襟肘,坐拥武威,背靠西域,已然成就一方诸侯的气派……”

        说到这里,韩遂不禁苦笑一声。

        “说起来,我也罢,曹**也好,都受了刘皇叔的算计。

        我费尽心思解决了马腾,实际上等于便宜了刘皇叔,让他兵不刃血拿到西凉。这是刘皇叔和曹**之间的博弈,我们插手不得。如今刘皇叔派出赵子龙前来西凉,显然是对凉州志在必得。

        曹**费尽心思,铲除了马腾这头恶狼,却不想却要惹来一头猛虎……

        从今以后,西凉不靖,凉州不靖,关中不靖!”

        阎行听得一愣一愣,半晌说不出话来。

        “那以丈人所言,我等当如何自处?”

        “我听人说,刘皇叔礼贤下士,求才若渴。

        我这几年也一直在留意他的举措,总算是有些收获。从去年开始,我便着手让柯最收整烧当老羌的户籍……彦明,我要你代我出使一遭幽州,拜见刘皇叔,将这卷户籍册呈现刘皇叔?!?br />
        说着话,韩遂走到书案旁,从榻椅后面拉出一个箱子。

        阎行愣了一下,立刻便明白了韩遂的意思。

        “丈人的意思是,投效刘皇叔?”

        哪知道韩遂却笑了起来,连连摆手,“彦明此言差矣,刘皇叔而今虽然强盛,但是还没有到值得我投效的地步。你拿着这一箱户籍册去幽州,相信刘皇叔定然明白我心意。这个时候,我们谁都不要投效,只管坐山观虎斗。只待刘皇叔和曹司空分出胜负,我们再做决断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可是,马超……”

        韩遂笑容更盛,“马超那边不必担心,我相信,他在这个时候,绝不会对金城用兵?!?br />
        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        建安七年九月末,凉州初雪至。

        马超大军自西域返还,抵达玉门。

        三年前,他带着三千羌兵,身边只有马岱跟随,离开了西凉。

        如今,他坐拥西域六国,手下兵马数万,更得猛将无数,重返西凉,却已经物是人非。

        玉门关,一面大纛旗傲立于城头上,黑底金字,上书‘伏波将军,大汉邰亭侯’九个大字,正zhōng yāng掐金边走金线,绣着一个斗大的‘马’字。马超看到这面大纛旗,竟不由得愕然。

        伏波将军,邰亭侯?

        他向左右看了一眼,露出疑惑之sè。

        “将军,关内有人出城相迎?!?br />
        跟随在马超身后的一员将催马上前,低声提醒。

        马超一怔,这才注意到玉门关外有一队人马早等候多时。

        为首一名文士,看年纪大约在三十左右,相貌俊朗,颇有姿容。一袭青衫,颌下黑须,更透出卓尔不群的气概。

        马超策马上前,那文士也迎过来。

        “车骑将军府军师中郎将徐庶,奉皇叔之命,特来迎接将军归汉?!?br />
        马超连忙下马,上前两步搀扶住徐庶。

        “蛮夷之人,怎当得先生大礼?”

        “诶,君侯此言差矣,君侯本就是马伏波之后,今皇叔持大将军印,拜君侯为伏波将军,合情合理。庶此次前来凉州,奉命协助君侯,自当全礼,怎可怠慢?”

        “这伏波将军,是我的?”

        马超再次抬头,看着城头上的那面大纛,突然间明白了刘闯的苦心。

        人常说,马超是**羌,所以为不少人排斥。哪怕他顶着伏波将军后人的名头,却苦于没有证据,也不为人所接受。刘闯现在拜他为伏波将军,虽说只是一个杂号将军,却等同于为他正名。此后谁在说他是**羌,马超就可以以此来驳斥。也算是有了一个立足的根本。

        “二百年前关中马伏波,二百年后西凉马伏波,定是一段佳话?!?br />
        徐庶这句话,正说到了马超的心坎了,让他忍不住哈哈大笑。

        “徐先生谬赞了,超怎敢与先祖并论?”

        不过这一来,却让马超心里面舒服了很多。

        他拉着徐庶并肩行入玉门关,在玉门关府衙中落座。

        “却不知,刘皇叔此次派徐先生前来,究竟是什么用意?”

        说话之人,名叫杨仆,为武都氐王。建安五年,马超攻占蒲类海,杨仆便率种人举族迁徙,从汉阳前往西域。东汉末年时的西域,远不似后世那么荒凉,颇适合人类居住。马超也是先后得了屠各jīng骑和武都氐骑之后,实力大增。再加上刘闯自幽州送来的辎重粮草,更使得马超如虎添翼,这才有了横扫天山六国的辉煌战绩。只是,马超身边算得谋士者,却不太多。杨仆虽然识字不多,可是却颇有机变之能,故而成为马超帮手,为他出谋划策……

        徐庶道:“皇叔得知马将军遇害,也是非常震惊。

        他猜到君侯定然会返回凉州,担心君侯会莽撞行事,故而派我前来协助君侯。除我之外,尚有皇叔妻兄赵云,妻弟诸葛均,以及泰山名士羊续后人羊衜,皆听从君侯调遣?;适逶谖页龇⒅痹担郝砻掀鹗俏倚殖?!所以皇叔要我们待君侯,若同代他,绝不可有所怠慢?!?br />
        马超听罢,心中一暖。

        他犹豫片刻后,轻声道:“孟彦,如今可好?”

        “皇叔一切都好,而今正准备与曹**在冀州决战,故而脱不出身来?!?br />
        马超闭上眼睛,内心中感慨万千。

        他突然想起来当初在许都和刘闯相聚的场面,脸上的冷漠也随之缓和许多,眼中透出一抹柔和。

        “胜哥儿降世,我却不能前去道贺,实在是惭愧。

        这三年来,得孟彦关照,我方能在西域横行……今我回还西凉,自当为孟彦分忧。不过,我乃一介武夫,冲锋陷阵,决胜于疆场乃我所长,可运筹帷幄,决胜千里始终是有所不足。

        想来孟彦也知我这情况,故而才派军师前来相助。

        这样也好,有军师为我出谋划策,我也可以轻松许多……”

        马超,不是愚蠢之人。

        他很清楚刘闯派来徐庶的意图。

        但相比之下,刘闯在他最困难时给予他的帮助,也值得马超为刘闯效力。更不要说,他和刘闯相识的时候,远没有那么多的功利可言。大家情投意合,所以才结拜为兄弟。如今刘闯要和曹**对决,他这个做兄长的,于公于私都不能袖手旁观,也应该为刘闯分担压力。

        这大方向的事情解决了,气氛也就更融洽。

        “对了,西凉情况,现在如何?”

        “此前韩遂奉命进击武威,不过在苍松被子龙和子衡设计击溃。韩遂之后便退回金城,如今西凉情况,一切平静。在我离开之时,皇叔吩咐,会送来一批辎重粮饷。不过由于往凉州通路不甚畅通,所以尚未送达。再过些时rì,待皇叔打通河东通路,便可以畅通无阻送来?!?br />
        马超点头,露出一抹笑容。

        “孟彦思绪周密,非我可比。

        如此也好,我回西凉也许时rì整顿,待我稳定了武威局势之后,便立刻出兵,助孟彦一臂之力?!?br />
        屋外,碎雪纷飞。

        马超站起身,走到门口。

        他目光东眺,突然间嘴角一翘,脸上旋即流露出一抹灿烂笑容。(未完待续。)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