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谢祖国:中国(南京)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-01-30
  •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-01-30
  •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-01-30
  • 粉丝经济时代:流量越大,责任越大 2018-01-30
  •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-01-30
  • 网友反映: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-01-30
  • 林肯MKX 售44.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-01-30
  •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? 2018-01-30
  • 《不灭的延安灯火》——中红网 2018-01-30
  • 图说龙江: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-01-30
  •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当前位置: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> 穿越小说 > 悍戚 > 第331章 冀州之战(九)4/4

    第331章 冀州之战(九)4/4

  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.24x25.com     百度搜索 本书名 +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

        这一番话出口之后,杨阜却突然间一个寒蝉,脸上旋即露出一抹骇然。

        “照彦明先前所言,那马超去西域时与马腾已分了家,根本不可能得到马腾支援。

        既然如此,他又如何能够横行西域?凭他手中那三千羌兵?西域也非等闲,若是没有人在他背后支持,他哪里有的实力在西域横行?”

        战争,绝不是一桩简单的事情。

        马超在西域灭掉了蒲类、移支、卑陆、东且弥和前后车师六国,而这六国虽然弱小,但实力并不是想像中的那么差。马超凭借三千羌兵,就横扫了六国?他的辎重从何而来?他的粮饷从何而来?如果马超背后没有人在暗中支持的话,莫说横扫六国,只怕连一国都难灭掉。

        杨阜越想,越是心惊肉跳。

        他猛然长身而起,向左右眺望。

        黎明前的夜色,极为漆黑。

        四周空荡荡,只听得风声呼啸……

        “大仆,你这是怎么了?”

        看杨阜突然间惊慌失措,阎行不禁感到奇怪。

        他连忙走上前,一把拉住杨阜的胳膊低声询问。

        杨阜深吸一口气,颤声道:“彦明,那马超背后,定然还有人在暗中支持。

        而此次王同将军在苍松遭遇伏击,也绝不简单……依你所言,马超此人勇武有余,而谋略不足??墒歉萁獌椎幕乇?,苍松一战显然是对方蓄意为之。若我猜的不错,对方一定不会就此罢休。他们定然会设下埋伏。要将我等全部留在这里……你看,我们才入朴圜,马休便出城迎战。这也说明,咱们的一举一动,都在对方的算计之中,说不定此刻我们正在危险之中?!?br />
        阎行也不是愚笨之人,哪能听不出来杨阜的意思。

        他激灵灵一个寒颤。顿时冷汗淋漓。

        “既然如此,我们快走!”

        只是,不等阎行话音落下,忽听得从夜空中响起呜咽号角声。

        那号角声从四面八方传来,紧跟着火光闪动。夜幕中,一队队枪兵从四面杀出来。

        “上当了!”

        阎行大叫一声,连忙舍了杨阜翻身上马。

        “姜冏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大仆?!?br />
        姜冏跑到杨阜面前,大声道:“请大仆上马,我愿死战,?;ご笃屯晃?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不要妄动……我们。投降!”

        对方既然出现,显然是早有预谋。

        可笑自己还傻乎乎的自投罗网。如果他没有烧了朴圜,倒是可以据城而守。如今他一把大火烧了朴圜。也代表着己方再无退路。

        “大仆,怎还不上马?”

        阎行纵马来到杨阜面前,大声喊道。

        杨阜苦笑道:“彦明,你勇武凶悍。若自行突围尚有生路??扇绻盼?,便休想逃离……我便留在这里,还有一线生机,更可以为你拖延时间。彦明休要顾我,只管突围离开吧?!?br />
        阎行目光复杂的看了杨阜一眼,一咬牙,拨马就走。

        姜冏瞪大了眼睛??醋叛罡酚行┎惶靼?。

        杨阜轻声道:“莫让儿郎们再白白送死,愿意突围者便随彦明突围,若不愿突围者便留在我身边,弃械投降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姜冏,莫非你不顾妻儿,想要丧命于此?”

        杨阜一声厉喝,也使得姜冏虽心有不甘,却只能默默将手中长刀丢弃地上。

        从四面八方涌来的长枪兵,口中喊着呼号,踏着整齐步伐向杨阜等人逼近。阎行此时也顾不得杨阜的安慰,手持长矛跃马突围……这家伙,不愧是韩遂帐下第一猛将。一杆长矛吞吐冷芒,所过之处更无人能敌。长枪阵竟然被他一个冲锋,冲开了一个缺口。阎行在马上厉声咆哮,“我乃金城阎行,谁敢拦我?!?br />
        也许,阎行的名气比不得马超响亮,可是在历史上,这家伙可是差一点杀了马超。

        论武力,阎行不逊色马超多少。

        如今身陷重围,他更不再留守,铁骑过处,只杀得长枪兵东倒西歪。

        阎行越杀越勇,气势如虹。

        就在这时候,耳边忽听一声弓弦响,一支利箭呼啸而来。阎行忙伏在马背上,躲过这射来的冷箭。他刚坐直了身子,就听有人一声清叱:“阎行休要掌控,常山赵子龙在此等候你多时!”

        一匹白色战马,如同一道闪电向阎行扑来。

        那匹马,神骏异常,四蹄有金黄色毛发包裹,好像踏着金色祥云而来。

        常山赵子龙?

        阎行一愣,心中不禁疑惑。

        他从未听人说过这常山赵子龙是何方身上……而且常山,那不是在冀州吗?你一个冀州人,怎地跑来凉州?

        只是,形式已容不得阎行去多想,那赵子龙枪疾马快,已到了跟前。

        只见他在马上双手一合阴阳把,掌中龙鳞枪唰的分心便刺。那枪快的惊人,令阎行大吃一惊。

        有道是,行家一伸手,便知有没有。

        赵云这一枪刺出,阎行就已经看出了对方的深浅。

        这家伙绝对是炼神武将,看他这身手,恐怕不比自己稍弱……

        说时迟,那时快,阎行虽然震惊,可是手上却不慢。见赵云大枪刺来,他举矛封挡。两人在马上枪来矛往,眨眼间就是十余回合。赵云的枪,是越来越快,只听他一声声清叱,那杆龙鳞枪幻化出一道道枪影,把阎行笼罩其中。若是在平时,阎行说不得会很有兴趣和赵云较量一番??墒窍衷?,四周敌兵越来越多,也让阎行心里明白,绝不可以再这样和对方纠缠。

        想到这里,阎行突然虚晃一矛,拨马便走。

        赵云见他逃走。也不急于追赶,而是把大枪横在马鞍上,摘弓搭箭,照着阎行便是一箭射出。

        阎行只听得弓弦声响,再想躲避已来不及了。

        他伏在马上,竭力扭身,却仍旧慢了一步。只听噗的一声。那支利箭正中阎行的后背,阎行大叫一声,弃矛伏在马背上,落荒而走。

        与此同时,杨阜等人已经被团团包围。

        不过。他早早弃械,所以围上来的长枪兵也没有为难他们。

        眼见喊杀声越来越小,杨阜苦笑一声,上前一步大声道:“某乃凉州大仆杨阜,敢问何人在此做主?”

        长枪兵向左右一分,却见一个清秀少年在一员大将的陪伴下纵马而来。

        “原来是杨义山当面。诸葛均久仰义山之名,今日一见,果然名不虚传?!?br />
        说着话。少年甩蹬下马。

        杨阜呆愣愣看着对方,半晌反应不过来。

        诸葛均?

        那又是何方神圣?

        此时的诸葛亮尚未扬名天下,诸葛均年纪比诸葛亮还小,所以知道他的人也就更少。

        杨阜长年在凉州。虽知晓刘闯,但是对刘闯的情况却不是特别了解。他只知道刘闯是大汉皇叔,趁着曹操和袁绍开战的时候,投机取巧拿下了幽州,后来有大败鲜卑,灭掉了东部鲜卑大人。听说,刘闯手下猛将如云。谋士众多。难道说这诸葛均是刘闯的人?那岂不是说,马超背后之人,便是刘闯?

        虽然诸葛均没有说出自己的身份,可是杨阜还是能够猜出一二。

        若马超背后是刘闯……

        杨阜突然间倒吸一口凉气,那不就是说,早在三年前,官渡之战尚未开始的时候,刘闯便已经在凉州布局?

        可那时候,刘闯好像才刚逃出许都,寄居辽东。

        那时候,袁绍气焰正炽,曹操尚处于下风。

        那时候,马腾尚在,和韩遂关系莫逆……难道说,这刘皇叔在三年前,便已经猜到而今格局?

        想到这里,杨阜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。

        如果真是如此,那这位刘皇叔,也未免太过可怕……

        诸葛均不知道,在这短短时间里,杨阜的思绪已经数转。不过,他依旧保持着几分敬重之色,朝杨阜一拱手道:“义山先生乃凉州名士,我家军师也非常仰慕。难得与先生在此偶遇,不如请先生辛苦一遭,随均走一趟苍松?相信我家军师若知道先生在此,一定会非常高兴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你家军师又是哪位?”

        杨阜露出愕然之色,心中不由得一动。

        看起来,对方已经打探清楚了凉州的情况,否则不可能对自己如此熟悉。

        杨阜暗自心惊,同时心里又有些好奇。

        诸葛均笑道:“先生到了苍松,自然知晓?!?br />
        杨阜苦笑一声,便要迈步上前。

        姜冏想要跟上他,却被杨阜拦住……

        “莫担心,若这位诸葛郎君要对我不利,只凭他身边这位将军,便无人能够阻拦?!?br />
        他朝着诸葛均身边的青年看去,却见那青年微微一笑,朝他一拱手道:“在下武威马岱?!?br />
        马岱?

        杨阜倒是有些印象,好像是马腾的堂侄。

        阎行向他介绍过,说西凉军中,马超之下便是这个马岱,其地位好像比之马休还要高出一些。

        可是,这样一个人物,却随行?;ぶ罡鹁?。

        如此岂不是说,诸葛均的身份更加高贵?

        “敢问小郎君,刘皇叔又是何时布局凉州?”

        杨阜上马之后,诸葛均也跨坐马上。

        两人并辔而行,乍一看杨阜好像是诸葛均的客人,而不是俘虏。

        天,已经亮了。

        一轮朝阳升起,战斗也随之结束。

        姜冏等人在西凉兵的押解之下,复又踏上往苍松的道路。杨阜一眼便看到,在不远处一位白马银枪的将军,正和马岱低声交谈。那白马将军,目光不时扫向杨阜,令杨阜颇有些不自在。

        “布局凉州?”

        诸葛均闻听不由得哈哈大笑,“义山先生想必是误会了,我家主公从未窥觑凉州,不过他与孟起大哥乃结义金兰??銮衣硖诮胛壹抑鞴煌┦鹨麓?,马将军遇害,我家主公又怎可能坐视不理?”

        结义金兰?

        杨阜心中不禁冷笑。

        一个大汉皇叔,一个凉州杂种羌,若刘皇叔无心凉州,两人又怎可能结义?

        不过,衣带诏……

        杨阜眉头,不由得紧蹙一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