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谢祖国:中国(南京)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-01-30
  •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-01-30
  •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-01-30
  • 粉丝经济时代:流量越大,责任越大 2018-01-30
  •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-01-30
  • 网友反映: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-01-30
  • 林肯MKX 售44.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-01-30
  •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? 2018-01-30
  • 《不灭的延安灯火》——中红网 2018-01-30
  • 图说龙江: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-01-30
  •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当前位置: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> 穿越小说 > 悍戚 > 第328章 警告(下)

    第328章 警告(下)

  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.24x25.com     百度搜索 本书名 +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

        阳曲,是打通井陉的要隘。

        若井陉打开,则太原便可以和冀州连为一体,幽州兵马也可以顺势南下,一举攻占常山。

        可以说,阳曲是刘闯将幽州并州两地合而为一的关键。

        高顺也是兵法大家,听闻刘闯这话,心里没由来一咯噔,已经猜出了刘闯的意图。

        “主公要对并州用兵?”

        刘闯轻轻揉着太阳穴,有些困倦道:“孝恭,我也不瞒你。

        而今曹操占居邺城,二袁恐怕已无力抵挡曹军兵锋。最迟来年开春,曹操一定会对邯郸发动总攻。到时候袁谭也好,袁尚也罢,绝不是曹操对手。我必须要趁二袁覆没之前,结束并州战事,而后兵锋直指河东,方能牵制曹操一部分兵马……阳曲,极为重要。一旦我对并州用兵,你必须要在最短时间内拿下阳曲,打通井陉。到时候,太原郡定可兵不刃血拿下?!?br />
        刘闯目光灼灼,凝视高顺。

        高顺沉吟片刻之后,一咬牙道:“若主公能与我调集雁门兵马之大权,三天之内定取阳曲?!?br />
        刘闯沉默了。

        他并没有立刻做出决定,而是在沉吟良久之后道:“如此,我便明白了!

        孝恭,此事你暂且记在心里,做好准备。待时机成熟的时候,我自会与你命令,望你一举功成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喏!”

        高顺连忙站起,躬身领命。

        刘闯在句注山只停留了两日,便带着董俷匆匆赶去楼烦。

        他之所以急匆匆来到雁门。说穿了也就是担心南匈奴会有动作。不过。既然司马懿已经觉察到呼厨泉的异动。并且也做好了安排,那刘闯也就不再为南匈奴费心……呼厨泉,有司马懿对付,足矣!

        就在也就在刘闯离开句注山的同时,距离雁门郡千里之外的街泉亭,一场大战拉开了序幕。

        西凉太守马腾,金城太守韩遂兵分两路,直逼司隶。

        马腾的两万西凉兵。以及韩遂的三万兵马,合在一处共五万人,诈称十万,气势汹汹。马腾号称奉天子诏令,要铲除奸贼。而韩遂在凉州声望不弱,加之与马腾关系莫逆,自然起兵响应。

        两路大军势如破竹,在短短一月时间里攻克二十余城镇。

        凉州刺史韦端提兵迎战,并且向长安紧急求援。只是,马腾父子骁勇善战。韦端虽然名声响亮,手下更有杨阜等谋士。却抵挡不住马腾父子的兵锋,连连败退。幸亏司隶校尉卫觊率部接应,总算是让韦端稳住阵脚。双方在开头山成僵持局面,卫觊下令死守开头山,马腾猛攻数日,却始终无法前进一步。

        另一边,韩遂从金城出兵之后,却不似马腾那边战况激烈。

        他毕竟是凉州名士,所过之处也大都采用怀柔的手段,以至于兵不刃血拿下陇西,兵临街泉亭。

        钟繇在得知消息后,也不敢怠慢,忙下令死守街泉亭。

        韩遂在佯攻数次无果后,便暂时停止了攻击,寻找战机准备和钟繇决一死战。

        时,已入秋,凉州天气也变得凉爽起来。

        韩遂带着一干亲随,在巡视了街泉亭地形之后,返回大营。

        他正准备吃饭,忽听外面有小校来报:“启禀太守,辕门外有人自称是太守故人,求见太守?!?br />
        故人?

        韩遂听了一怔,心里有些疑惑。

        “既是故人,便请他前来?!?br />
        不一会儿的功夫,就见一个身穿黑色大氅,头戴高冠的男子走进大帐。

        他脸上带着一副面巾,所以韩遂未能看出他的身份。只是那双眸子,却好像有些眼熟……

        “敢问……”

        韩遂正要开口询问,就见那男子把脸上面巾取下。

        “元常先生?”

        借着大帐中的灯光,韩遂一眼认出来人身份,不由得大吃一惊。

        这人,正是钟繇。

        钟繇已年过五旬,但看上去却显得精神矍铄。

        他朝着韩遂微微一笑,“文约,别来无恙乎?”

        “元常先生,怎会来此?”

        韩遂连忙绕过桌子,躬身向钟繇行礼。

        虽说两人处于敌对的状态,但钟繇的声名,却远非韩遂可比。哪怕韩遂是凉州名士,可是和钟繇比起来,终究是差了些档次。故而,在钟繇面前,他还是保持了几分恭敬。当然了,这其中也有其他的因素。

        想当初,他和马腾归降曹操,便是钟繇为司隶校尉时劝说。

        后来,韩遂和马腾又发生了一些矛盾,两人一度相互攻击,也是钟繇出面调解,才重归于好。

        对钟繇,韩遂自然是非常尊敬。

        他见到钟繇,也是喜出望外,拉着钟繇的手道:“元常先生前来我这营寨,的确是令遂惊喜。

        来来来,先生请坐?!?br />
        钟繇倒也不客气,便坐下来。

        “先生可用过饭吗?”

        “我一早从汧县出发,莫说晚饭,便是午饭也没有来得及吃,却不知文约可否赏一顿吃食呢?”

        韩遂连忙道:“此遂之荣幸,有何不可?”

        他连忙命人备好酒食,而后又为钟繇亲自斟酒。

        韩遂心里非常清楚,钟繇不会无缘无故的跑来找他讨要一顿酒食。

        如今他和马腾正在攻打司隶,钟繇作为曹操置于关中的重臣,此来肯定是有其他目的。有道是,两国交兵不斩来使,更何况钟繇声名响亮,韩遂又怎会失了礼数,对待钟繇极为恭敬。

    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

        钟繇吃了一口酒,看了一眼站在韩遂身后,如护卫一般持矛而立的青年,忍不住笑着向韩遂询问。

        “彦明??炖醇O壬??!?br />
        那青年上前一步。躬身道:“阎行拜见元常先生。请先生恕我甲胄在身,不得全礼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此我之爱婿?!?br />
        听了韩遂的介绍,钟繇忍不住有打量那阎行一番。

        “久闻彦明骁勇,有不逊虓虎之勇,如今一见,果然气宇轩昂。

        文约,你而今手下的确是人才辈出?!?br />
        韩遂闻听,忍不住哈哈大笑。捻须露出得意之色。

        这阎行的确是声名不弱,在西凉也颇有声望。两年前,韩遂与马腾交恶,马腾命幼子马铁与之交战,阎行在十个回合便险些刺杀马铁。以至于马腾对阎行,也是非常忌惮。韩遂笑罢,便对阎行道:“彦明,你到外面守着,若没有我的命令,不管任何人。都不得来打搅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喏!”

        阎行大步走出大帐,这帐中便只剩下韩遂和钟繇两人。

        “元常先生此来……”

        钟繇看了韩遂一眼。微微一笑,“我此来,特为救文约性命?!?br />
        韩遂眼睛一眯,脸上没有流露出半点情绪波动,只笑了笑,便端起酒杯,抿了一口酒水。

        “莫非文约以为,我此话是在危言耸听?”

        “元常先生,我敬你为人……

        只是你说来救我性命,我却不知如何回答。今你我两家交兵,凉州无人能够抵挡我西凉大军。此前数战,先生也没有占到半分便宜,反倒是我与寿成长驱直入,眼见着就要攻入司隶。

        先生说我有性命之危,却不知是从何说起?”

        我现在占居了上风,你钟繇想要凭三言两语便让我恐惧,恐怕不太可能。

        钟繇笑道:“文约而今,的确是占居上风。

        只是接下来,再想取胜,恐怕很难……今以入秋,凉州天气转寒在即。我今背依司隶,只需死守关隘,文约想要一鼓作气打进司隶,恐怕也非易事。不瞒你说,司空已班师回朝,并且命元让在河洛集结兵马,不日就将西出函谷。我只需拖住文约脚步,待大军抵达之后,胜负尚未可知。

        此我言文约有性命之危其一?!?br />
        韩遂面颊,微微一抽搐,默不作声。

        钟繇说的这番话,的确没有错。

        他直指韩遂和马腾最大的软肋,便是他们兵力不足。

        整个凉州,在籍人口不足五十万人,其中武威三万,金城不足两万。

        韩遂和马腾手中的兵马,大都是以当地羌胡为主,虽悍勇善战,可是却难以持久。这也是马腾和韩遂的全部力量。而曹操作用中原,手中有源源不断的人力可以调用,绝非韩、马可比。

        对于这一点,韩遂心里也非常清楚。

        这也是他急于攻入司隶的主要原因……只要他和马腾能尽快夺取长安,便可以和曹操谈和。

        但现在看来,钟繇已经看破了他的伎俩。

        “凉州,自古为苦寒之地,粮草不丰。

        若文约无法在月内攻入司隶,只怕这手中粮草,也难以为继。我知道,文约帐下多羌胡,乃一群好利之辈。若没有粮食,又无法攻入司隶,恐怕用不得多久,你手下军心便要溃散。

        此我言文约有性命之危其二也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愿闻其三?!?br />
        钟繇脸上的笑容更浓,轻声道:“文约与马腾之间矛盾颇深,据我所知马腾妻子,便在上次冲突中死于文约部曲之手。虽则经我调解,你二人重归于好。然则马寿成虎狼之性,这仇怨已经结下,他之前迫于无奈才不得不休战??梢坏┯谢?,我相信马寿成一定会找你报仇。

        有此三条,文约怎无性命之忧?”

        韩遂听完钟繇这一番话,脸色阴晴不定,沉吟不语。

        良久之后,他苦笑着抬起头来,“却不知,元常先生又要如何救我?”(未完待续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