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谢祖国:中国(南京)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-01-30
  •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-01-30
  •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-01-30
  • 粉丝经济时代:流量越大,责任越大 2018-01-30
  •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-01-30
  • 网友反映: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-01-30
  • 林肯MKX 售44.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-01-30
  •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? 2018-01-30
  • 《不灭的延安灯火》——中红网 2018-01-30
  • 图说龙江: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-01-30
  •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当前位置: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> 穿越小说 > 悍戚 > 第311章 平岗大捷

    第311章 平岗大捷

  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.24x25.com     百度搜索 本书名 +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

        呼厨泉怒极而笑,指着刘豹,半晌说不出话来。

        对这个侄子,呼厨泉自认是仁至义尽。自他继位以来,刘豹先是不肯屯驻沙陵,也就是此前左贤王的治下,而后更带着自己的部众,占领朔方,夺取河套,使得当时呼厨泉颇为尴尬。

        黄河九曲,唯利一套。

        刘豹抢走河套之后,也变得越发张狂,甚至有些dú lì于外的架势。

        有道是天无二rì,人无二主。南匈奴的大单于是呼厨泉,可因为刘豹的存在,让呼厨泉的威信将至冰点。这也就罢了,刘豹又在河套招兵买马,实力rì渐强大,令呼厨泉隐隐感到威胁。

        但不管怎样,刘豹是他兄长的儿子,呼厨泉就算是在不高兴,也不好对刘豹用强。

        可是现在……

        呼厨泉深吸一口气,厉声道:“刘豹,你说我要害你,那我问你,这书信可是出自你之手?”

        “不是!”

        刘豹毫不犹豫的否认。

        可呼厨泉却道:“那这上面的字迹,却分明是出自你之手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大单于,你休要冤枉我……不错,我与扶罗韩是有些交情,可不代表我会和他勾结。我勾结扶罗韩,又有什么好处?”

        “你勾结了他,杀了我,就可以做南匈奴大单于!”

        刘豹嘴巴张了张,却不知该如何辩解。

        呼厨泉说的也是事实,几乎所有南匈奴人都知道,他刘豹一直在窥觑南匈奴大单于的位子。

        可知道归知道,毕竟刘豹没有做出什么事情来。

        现在,呼厨泉拿着一封连刘豹自己也解释不清楚的书信来,让刘豹有口难辩。

        目光扫视大帐中的部落大人,刘豹突然心一横,厉声道:“呼厨泉今rì设计杀我,明rì便会找你们的麻烦。他勾结南蛮子,令我匈奴人面上无光。难道你们真的想做南蛮子的奴隶吗?

        呼厨泉,你想杀我,没那么容易!”

        说话间,刘豹拔刀在手,怒视呼厨泉。

        七八个部落大人呼啦啦一拥而上,拦在刘豹的身前。

        呼厨泉勃然大怒,“你们想要造反吗?”

        就在他‘造反’二字出口的一刹那,跟在呼厨泉身后,一直耷拉着眼皮子的王越却突然眼睛一亮,蓦地一下子便站在呼厨泉身前。只听仓啷一声,王越拔剑出鞘。几乎是在一刹那间,数道剑光飞shè而出,为首一个正要开口为刘豹说话的部落大人惨叫一声,便倒在地上。

        呼厨泉先一怔,旋即火冒三丈。

        他倒不是因为王越杀人而恼怒,更多是因为刘豹的党羽众多。

        这大帐之中,也不过十几个人,竟然有三分之二的人跑出来支持刘豹,岂不是说明刘豹的实力是何等强大?一直以来,呼厨泉知道刘豹手底下有一帮人,却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人。

        所以,呼厨泉恼怒的同时,又感到莫名的庆幸。

        若不是今天这封书信,恐怕自己还不知道,刘豹手下会有这么多人支持……

        “尔等要造反,那休怪我心狠手辣。

        我还是南匈奴大单于,这些人以下犯上,与我拿下?!?br />
        本来,双方若能冷静下来,好好谈一谈说不得也就把事情说开。但随之刘豹公然跳出来反对呼厨泉,王越出剑杀人,双方便再也没有缓和的余地。大帐中那些支持呼厨泉的部落大人,也立刻拔出腰刀。只是不等他们动手,王越身如鬼魅,手持利剑在狭小空间中错步腾挪,剑光闪闪,眨眼间又有三人倒地。

        刘豹的脸sè也变得铁青,怒吼一声,便扑向呼厨泉。

        没等呼厨泉动手,王越已闪身把刘豹拦下,剑光一闪,便刺向刘豹。

        刘豹举刀相迎,可是那道剑光却突然不见,刘豹只觉手腕上一疼,紧跟着啊的一声惨叫,握刀的手便被王越斩断。紧跟着一抹冷芒陡然出现,王越再想闪躲已来不及,被当场刺翻在地。

        “住手,都给我住手!”

        呼厨泉大声叫喊,可是大帐中却无人听从。

        两边人已打在一起,更有大帐外的护卫闯进来,却被王越一剑一个,眨眼间便刺杀了数人。

        “全都住手!”

        呼厨泉厉声喝道,总算是将帐中各部落大人制止住。

        可是,大帐里已血流成河,横七竖八倒着七八具尸体,直让人心惊肉跳。

        而刘豹则倒在血泊之中,眼见着就没了气息。

        看他那凄凉的模样,呼厨泉不知为什么,心里陡然生出一抹快意……刘豹这一死,偌大南匈奴,再也无人能够威胁他大单于之位。

        “王先生,何故下如此毒手?”

        可是在表面上,呼厨泉还是要流露不满之sè。

        他大声质问王越,可王越却淡然道:“徐先生命我?;ご蟮ビ诎踩?,所有威胁大单于的人,都要死!”

    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        呼厨泉看上去有些恼怒,但实际上,心里却乐开了花。

        刘豹一死,河套那块肥美的牧场就落入他的手中。要知道,呼厨泉对河套的牧场,早就垂涎三尺。至于那些被王越杀死的部落首领,大都是刘豹的手下。呼厨泉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问题。死了也好,正好可以把这些部落吞并过来,如此他在南匈奴的话语权也会更大……

        死得好,死得好!

        呼厨泉做出恼怒之sè,心里面已经开始盘算着,如何吞并刘豹等人的部族。

        这时候,王帐里也平静下来。

        一干原本中立的部落首领,见刘豹被杀,也顿时改变立场,纷纷向呼厨泉表示忠心。此时,派往汉军大营的斥候也回来,禀报鲜卑人被击溃,扶罗韩被杀,戴胡阿狼泥逃回受降城的消息。

        呼厨泉闻听,更坚定了要和汉军合作的信念。

        这位刘皇叔与他之前见过的汉军将领不同,说不得会成为rì后的主宰?

        既然如此,那就更要和刘闯打好关系……

        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        受降城偷袭失利,扶罗韩被杀。

        戴胡阿狼泥狼狈逃回受降城后,受到步度根严厉斥责。

        若不是其他部落首领出面求情,弄个不好戴胡阿狼泥就要被步度根杀死,为那扶罗韩陪葬。

        不过,死罪可免,活罪不饶。

        戴胡阿狼泥救援扶罗韩不利,最终被步度根打了三十背花,打得他皮开肉绽。

        步度根想出气,没问题……问题在于,戴胡阿狼泥从一开始就不同意出兵偷营,可是步度根被扶罗韩劝说,最终做出决定。现在,把罪名推到戴胡阿狼泥身上也就是了,更把他当成撒气的对象,戴胡阿狼泥又岂能咽下这口气?他原本就是那种心机深沉之辈,若不然当初也不可能夺得部落首领的位子。表面上,戴胡阿狼泥对步度根感激不尽,可心中却恨之入骨。

        回到本部之后,戴胡阿狼泥越想就越不舒服……

        他立刻找来极为好友,“想我为部落大人以来,从未受过如此羞辱。

        扶罗韩被杀与我有何干系,我从一开始就不同意出兵偷袭。步度根昏庸无能,相信扶罗韩之语,落得个损兵折将。到头来却要把罪名推到我的头上。如此昏庸之辈,如何能为鲜卑王?”

        戴胡阿狼泥的好友,厥机连连点头,表示赞同。

        “阿狼泥哥哥,那你说,该怎么办?”

        说话的人,名叫蹇曼,也是一位部落大人。

        只不过这蹇曼的出身却不一般,他乃是和连之子,大鲜卑王檀石槐的孙子。想当初,檀石槐死后,和连继位??墒钦夂土牟鸥?,与檀石槐相比全然不在一个层次,断法不平,贪财好sè,以至于短短数年便众叛亲离,被各部联手驱逐,最终在汉灵帝末年聚众为寇,在攻打并州的时候被人shè杀。

        和连有两个儿子,一个是魁头,一个是蹇曼。

        只是两兄弟矛盾甚大,特别是在鲜卑分裂,步度根崛起之后,魁头和蹇曼也随之发生了冲突??凡辉妇佑谌讼?,更不肯承认步度根的地位。而蹇曼却认为,檀石槐子孙的荣耀已经不在,既然如此就该认清楚现实。于是两兄弟决裂,魁头率部和步度根决战,被步度根驱逐,逃往漠北,河云驻扎,如今已经被轲比能消灭;而蹇曼则因为支持步度根,保留了檀石槐的部众,更因为身份高贵,即便是步度根对他,也颇为恭敬,所以过的是有滋有味。

        蹇曼和戴胡阿狼泥私交甚密,这次戴胡阿狼泥把他找来,他已隐隐猜到了对方的心思……

        戴胡阿狼泥挣扎着坐起来,拉着蹇曼的手,“蹇曼兄弟,你是檀石槐大王的子孙,想当年檀石槐大王带着我们雄霸北疆,即便是汉朝皇帝也不敢轻视我等??上衷?,鲜卑分裂,步度根根本没有能力带着我们重拾当年檀石槐大王的荣耀……你身为檀石槐大王的子孙,难道就甘心向步度根低头?”

        一旁厥机顿时抬起头,向戴胡阿狼泥看去。

        戴胡阿狼泥却不理厥机,依旧滔滔不绝的讲述着当年檀石槐的荣耀……

        蹇曼脸sè复杂,半晌后苦笑道:“我何尝不想重拾祖父当年的荣光。

        奈何鲜卑已非当年可比,昔rì祖父一声令下,偌大鲜卑谁敢不遵?可是现在……别的不说,步度根而今为大人,整个龙城,狼居胥山的木城都为他所有,我就算有心,又如何是他对手?”

        戴胡阿狼泥笑道:“蹇曼兄弟这话就错了。

        檀石槐大王虽已经故去,可他威名犹在。蹇曼兄弟你的部族有七万多人,我听说当年许多随同魁头大哥前往漠北的部族,自从魁头死后,便四处流浪。若蹇曼兄弟愿意,只要一声召唤,那些人一定会前来投奔。到时候,蹇曼兄弟你坐拥安侯河万里牧场,手下有十万之众,就算是步度根又能如何?我和厥机兄弟愿意帮助你,只看蹇曼兄弟你有没有这个胆魄?!?br />
        蹇曼顿时意动。

        不过,他还算冷静,苦笑道:“就算如此,步度根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步度根,一死人耳!”

        戴胡阿狼泥示意厥机在外面查看,确定周围没有旁人以后,他才开口道:“步度根虽然请了轲比能援兵前来,可依我看他很难支撑到援兵抵达。你没有看,汉军那边来了高人,略施小计就让我们损兵折将。他们的统帅,勇武过人,三大统帅皆有万夫不挡之勇……而汉军的武器,明显和以前我们遇到的那些汉军不同,更重要的是,他们武器jīng良,骑术jīng湛,显然是一支强军。

        我听人说,当年称雄并州的虓虎,而今就在平岗。

        相信用不得多久,那虓虎就会西进,到时候你我……蹇曼兄弟若有意做大事,我和厥机兄弟可以为你摇旗呐喊。步度根不足为虑,你想想看,只要咱们打开城门偷偷离开,受降城还能坚持多久?到那时候,让步度根去抵挡汉军,咱们趁机返回龙城,吞了步度根的部众。

        那个时候,蹇曼兄弟你便是大鲜卑王!”

        戴胡阿狼泥不是不想做鲜卑王,可他清楚,自己的威望不足。

        但蹇曼的情况不同,他是檀石槐的孙子,出身高贵。以前是步度根实力强大,现在嘛……

        只要蹇曼肯站出来登高而呼,相信会有很多部族站出来支持。

        蹇曼,也动了心。

        他犹豫一下,片刻后一咬牙,“那就依阿狼泥大哥所言?!?br />
        当下,三人商议决定,撤离受降城。

        不过,当蹇曼返回自己的军帐之后,却森然而笑。

        阿狼泥你以为我愚蠢吗?

        没错,我想要做大鲜卑王,可不代表,我就会对你言听计从。

        祖父的时代,和如今已经不同。我而今想成为大鲜卑王,若没有强大靠山,恐怕也难成事。

        蹇曼沉吟片刻,立刻找来小种鲜卑部落大人素利。

        这个素利,原本是魁头的部下??匪篮?,素利带着本部投奔蹇曼,更成为蹇曼的左膀右臂。

        “素利,我有两件事要托付与你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请大人吩咐?!?br />
        蹇曼深吸一口气,轻声道:“方才我去探望戴胡阿狼泥,他有意谋反,更戳哄我出头。

        自阿爹被赶走之后,我一直忍气吞声。而今时机成熟,我不想再去迎奉步度根。只是,我更不想被戴胡阿狼泥控制。所以我准备和汉家人合作。你对汉家人了解,更jīng通汉家的言语。

        我想请你代为联络汉军将领,就说后rì丑时,我和戴胡阿狼泥、厥机将撤离受降城?!?br />
        素利一听,顿时大喜。

        他轻声道:“大人放心,我定会通知到汉军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此外,我要你去一趟河云,代我通知昔rì我兄长的部众。

        告诉他们,我要恢复檀石槐的荣耀,我需要他们的帮助,请他们前往安侯河来找我?!?br />
        素利听罢,连连点头。

        “大人放心,素利定不辱使命!”

        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        建安六年五月中,曹cāo和袁绍,激战正酣。

        而位于塞北的受降城,却发生了一场血战……汉军在十七rì凌晨,突然向受降城发动进攻。

        原本驻守于受降城北门的戴胡鲜卑,突然间不见了踪影。

        不仅是戴胡鲜卑失踪,还有负责守卫城中军械的厥机部落也一同不见了踪迹。汉军几乎是兵不刃血,便杀入受降城。步度根在睡梦中被惊醒,仓皇逃出受降城。城中数万鲜卑人,在一夜间成为汉军俘虏。

        突如其来的变化,让刚刚整合完南匈奴的呼厨泉大吃一惊。

        他连忙派兵出击,可为时已晚。

        汉军占居受降城后,明显不愿意再退让出来。

        呼厨泉虽然恼怒万分,但事不可违,于是只能下令追击步度根。

        在呼厨泉的追击之下,步度根狼狈而逃……幸亏轲比能的前锋军及时赶到,才使得步度根得以幸免。

        可是,不等他稳住阵脚,便得到消息:蹇曼带领大军杀入龙城,戴胡阿狼泥和厥机两个部族联手,夹击步度根在狼居胥山的部族。这次袭击太过突然,加之步度根远在受降城,以至于龙城和狼居胥山的步度根部族毫无防备,被蹇曼三部兵马杀得大败,死的死,逃的逃,剩下部众则被蹇曼三人吞并。

        步度根大惊失sè,可手中却无太多兵马。

        蹇曼以檀石槐子孙的名义,召唤各部鲜卑,重拾当年大鲜卑之荣耀。

        檀石槐的威望实在是太大了……哪怕已死去二十多年,依旧在鲜卑部族之中,拥有极大影响力。

        昔年和连被驱赶,是他自己作死。

        可蹇曼却不同,所以有很多人,依旧愿意跟随。

        步度根惊慌失措,无奈之下,向轲比能求助。

        轲比能也是小种鲜卑,说起来与步度根是同宗……眼见蹇曼声势惊人,他也担心蹇曼发展起来以后,会找他麻烦。于是,轲比能让步度根召集他昔rì的部众,双方联手试图击败蹇曼。

        西部小种鲜卑,与中部鲜卑之间,顿时变得冲突不绝。

        两部鲜卑混战,也使得塞北局势突然发生变化。

        燕荔游原本强攻平岗,得知步度根大败的消息之后,也是大吃一惊。燕荔游虽然暴躁狂妄,却并不愚蠢。他深知,步度根这一败,则汉军便腾出手来。一俟汉军援兵赶来,他必将面对整个汉军的攻伐。这时候再强攻平岗,似乎意义已经不大。无奈之下,燕荔游连忙仓皇撤兵。只是他进击容易,撤兵却难……诸葛亮在得知受降城战果之后,便猜到了燕荔游的后招。

        燕荔游前脚刚撤走,汉军随即便杀出平岗。

        刘闯、吕布各领一支铁骑追击鲜卑大军,八千人追着五万鲜卑人,沿着乌侯秦水一路砍杀。

        原本燕荔游还想来一次反击,可这时候受降城失守,步度根失败,汉军即将回援的消息已经传遍军中。鲜卑人心惊肉跳,毫无斗志。双方在饶乐水中游交锋一次,可谁料想刘闯和吕布只一个冲锋,便凿穿了鲜卑人的骑阵……数万大军不战自溃,在汉军追击下狼狈而逃。

        如此局面,燕荔游也知道大势已去。

        不过更坏的局势还在后面……当东部鲜卑大军快退守大鲜卑山的时候,夫余国主简位居命王子麻余率两万夫余大军突然出击,绕过大鲜卑山,沿着后世克鲁伦河向南推进。东部鲜卑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,北方部族迅速被击溃,大批鲜卑人被掳走,成为夫余国人的俘虏。

        燕荔游见此情况,也不禁有些慌乱。

        他连忙下令在大鲜卑山南麓结阵,可是墙倒众人推,燕荔游连番大败,已使得他威信大减。

        各部族不再听从燕荔游调派,有的前往安侯河投奔蹇曼,有的则归附夫余国,更多人则离开大鲜卑山牧场,向西北迁徙。在东部鲜卑西北方,还栖息着一个强大的部落,名为丁零。

        丁零大单于儿禅屯驻北海,也就是后世贝加尔湖所在,聚众数十万之多,极为强大。

        这丁零,又做丁令。高车。铁勒……

        在东汉末年,丁令被分为两部,一部分便是在贝加尔湖地区游牧的北丁零,另一部分则迁徙到西域阿尔泰山地区,与乌孙、车师、康居等国为邻,所以又被称之为西丁零。丁令,属敕勒人,也是北方游牧民族的一支。因为敕勒人使用车轮高大的车子,所以又被称之为高车。

        早在西汉时期,汉军进攻北匈奴之后,敕勒人向南迁徙,并逐渐和汉人交集。

        诸葛亮建议,先不要和北丁零人开战。

        毕竟他们和鲜卑之间的战争尚未结束,更不要说并州还有南匈奴这么一支,若冒然和丁零人开战,定然会遭遇整个北方游牧民族的联合。所谓唇亡齿寒的道理,不仅仅汉人知道,这些北方游牧民族,也极为清楚。

        “兄长当下应集中力量,消灭燕荔游。

        而后迁东部鲜卑人归化,也能解决幽州人口短缺的麻烦。燕荔游一死,北疆二十年内无战乱之忧。蹇曼崛起,步度根和轲比能联合,双方必然会有一场混战。以亮之见,儿禅未必愿意和兄长为敌,但是他得了那么多鲜卑部曲,一定会进入塞北,加入这场北方异族之争。

        若丁零加入,到时候整个塞北定然会混乱不堪……

        兄长应尽快解决北疆战事,抽身出来,转而夺取并州,南下冀州才是?!?br />
        说实话,若没有诸葛亮这一番劝说,刘闯倒是真有些想要一战功成,彻底灭掉鲜卑。

        且不说他实力尚不足以对抗整个鲜卑,就算是有这个实力,和鲜卑打完之后,他也将元气大伤。

        更不要说,丁零、北匈奴绝不会袖手旁观,还有夫余国,看似好像是自己的盟友,一旦简位居强大起来,而刘闯元气大伤的话,那简位居一定会出兵,到时候辽东又将战火重燃……

        思来想去,刘闯最终打消了念头。

        伴随着夏侯兰、太史慈和魏延三部兵马与他汇合一处,汉军与燕荔游的决战也随之拉开序幕。

        只是,这场原本想像中应该是极为惨烈的大战,很快就落下帷幕。

        已走投无路的燕荔游和他的东部鲜卑大军,早已无力对抗汉军……一场大战后,鲜卑军彻底溃败。燕荔游在逃亡中被亲信所杀,尸首更献于刘闯。燕荔游一死,东部鲜卑彻底放弃了抵抗。

        整个东部鲜卑,大大小小部族难以数计,人口多达百万。

        虽然在大战之前,许多鲜卑人投靠了丁零和夫余国,也有不少部族迁离大鲜卑山……

        不过,留居在大鲜卑山的鲜卑人,仍多达三十余万,部族大小共二十余。

        这么多的人口,刘闯自然不可能全部杀掉。同样,他占领了这大鲜卑山之后,更不愿意轻易放手。他要归化,要彻底占领这东部鲜卑,才可以保证整个北疆无事??梢剂煺龃笙时吧?,却非一桩易事。

        他把陈宫和诸葛亮等人找来,仔细商议对策。

        “主公既然不想退出大鲜卑山,也不是不可以。

        鲜卑人贪财重利,主公只要能让他们过上好rì子,这些人自然就会归附。关键是要派一得力之人留守大鲜卑山。这大鲜卑山西北联丁零,东北接夫余,若真能掌控住,可以对丁零和夫余人形成牵制,确保辽东平靖。所以此人必须要熟悉塞北风俗,更有能力掌控大鲜卑山。

        我倒是有一个人选,却不知主公是否敢用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谁!”

        “不知主公以为,那晓风如何?”

        刘闯眉头一蹙,看向陈宫。

        陈宫道:“晓风此人,本就是夫余国人,jīng通夫余、丁零和鲜卑语,更清楚对方的习俗。

        自他归附主公以来,一直是兢兢业业,非常尽心。

        若使他驻守大鲜卑山,想必简位居也不会太过反对。只要能够与夫余人维系好关系,则丁零鲜卑,不足为虑。不过,单晓峰一人还有些不够……原辽西郡长史王贺,同样是夫余国人,但是对主公却极为忠心。他同样了解塞北,更兼从政多年,手段和眼界都够,可担当大任?!?br />
        晓峰,王贺……

        听上去倒还不错!

        刘闯对这两人倒是印象很好,所以心中并没有太过拒绝。

        诸葛亮道:“此二人驻守大鲜卑山倒也合适,不过亮以为,还应当在乌侯秦水上游修筑一城,可以加强对大鲜卑山的控制。再遣田豫为护鲜卑将军,屯驻城中,则北疆定然无虞!”(未完待续。)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