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谢祖国:中国(南京)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-01-30
  •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-01-30
  •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-01-30
  • 粉丝经济时代:流量越大,责任越大 2018-01-30
  •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-01-30
  • 网友反映: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-01-30
  • 林肯MKX 售44.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-01-30
  •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? 2018-01-30
  • 《不灭的延安灯火》——中红网 2018-01-30
  • 图说龙江: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-01-30
  •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当前位置: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> 穿越小说 > 悍戚 > 第302章 抓阄(2/2)

    第302章 抓阄(2/2)

  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.24x25.com     甄仁等人从中山国送来两万多流民,便安置在昌平县,并承担起修建燕京的事务。同时,老夫人更向刘闯保证,会在这新的一年里,设法为幽州增加二十万人口。刘闯没有询问老夫人如何增添这些人口,但是却向老夫人保证,若甄家能够做到,他就同意甄家在北疆贩卖私盐。

        鲜卑人也好,匈奴人也罢,对食盐需求甚大。

        而自西汉以来,盐铁便被列为战略物资,禁止对胡人输送。

        只是官府虽明文禁止,民间贩卖私盐生铁者却屡禁不绝。这世上,只要有利益的存在,便可以让人铤而走险。刘闯心里很清楚,想要禁止食盐流入草原,基本上不可能。只看那卢奴苏氏、唐县张氏无不从事私盐贩运的生意。即便是麋家,也是靠贩卖私盐起家,甚至成为豪强。

        我无法禁止,那我就要设法将这种事控制在我手中。

        甄氏舍弃祖业投奔幽州,固然是有不得已的原因,可也是受到了刘闯的蛊惑。

        自建安五年刘闯关闭了甄氏在辽东的商路,甄氏元气大伤。而此次他们前来幽州,却给幽州带来了不少方便。近八千万钱粮的输送,足以让刘闯增添不少的底气。有道是礼尚往来,甄氏举家相投,而苏家却推三阻四。既然如此,刘闯当然更愿意把利益分拨给甄氏一些。

        袁熙死了,过往的恩怨也就一笔勾销。

        甄家人杀了袁熙,也算是一个投名状,和刘闯牢牢捆绑一处。

        既然如此,又何惜重用?

        而对甄氏来说,刘闯对他们开放了盐路,便代表着巨大的利益……和袁熙不同,这位征北将军似乎更喜欢互利互惠,而不是像袁熙那样拼命的压榨。即便是甄氏带来八千万钱粮,刘闯也没有任何窥觑。他依旧让甄氏保存这些钱粮,并通过这种方式对幽州高涨的粮价进行打压。

        甄老夫人对此,也非常高兴。

        唯一的遗憾,就是在他们抵达昌平后不久,刘闯就命人把甄宓送回来……

        老夫人仔仔细细,认认真真的询问了一下前因后果之后,却发现事情似乎并不如她所想象。

        刘皇叔在掳走甄宓之后,竟然未动她分毫!

        这是什么意思?

        老夫人有些疑惑不解。

        难道说,刘皇叔对我家小宓并没有动心?

        只是这种事情,老夫人不可能让人去询问刘闯。她更不好逼迫甄宓,只能满怀疑惑的等待……

        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        建安六年正月二十二,刘闯在安排妥当之后,启程前往班氏。

        此时,已收到命令的黄忠和许褚两部兵马,业已自东安阳出发,抵达班氏县城。这班氏县城,也不算很大。满打满算不过一万三千人,但是在代郡治下,已称得上是一座中上城池。

        他毗邻雁门,也是代郡最西边的一座县城。

        当班氏百姓一夜醒来之后,便发现城外已屯驻数千汉军。

        刘闯抵达班氏的时候,已正月二十八rì。

        本来,他可以早一些抵达,可由于chūn耕的缘故,不得不在代县停留了几rì,与韩珩共同举行了烧荒仪式。

        所以刘闯抵达班氏,黄忠和许褚早已扎好营寨。

        把刘闯迎进大营,许褚显得有些兴奋。原来,这家伙自军都山一战后,老罴营一直未遇到大战,所以有些急迫。

        “主公,此次出征,许褚愿为先锋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许老虎,你怎地出尔反尔?”许褚才一请命,却惹恼了老黄忠,立刻拍案而起道:“之前咱们可说好了,由我为先锋,怎么主公一来,你就变了主意?”

        许褚嘿嘿直笑,“汉升将军息怒,我当时答应等主公到了再说,却没有说让出前锋军的位子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许老虎,我知你老罴营善战。

        不过主公此次突袭雁门,有道是兵贵神速。你麾下尽是重甲步卒,如何能比得我骑军迅速?

        我不欺你,可若真要你为前锋军,贻误了战机又当如何是好?”

        和许褚一样,黄忠自从兵出辽西之后,并未遭遇大战,甚至还比不得许褚。

        不管怎样,许褚至少还参加了一场军都山大战??墒腔浦易源佣崛∥拗找院?,便再未与敌交战。眼看着赵云火烧阎乡,耳听闻女婿夏侯兰驰骋塞北。就连徐盛等人也在云中大战了好几场,甚至那方投降过来的张郃高览,和袁军正鏖战易县。这也使得黄忠,更心痒难耐。

        眼看着黄忠和许褚两人吵得面红耳赤,到后来几乎要在大帐里上演真人PK,刘闯也有些头疼。

        说实话,黄忠也好,许褚也罢,都可以独当一面。

        刘闯本打算在班氏集结后兵分两路,谁料想这两位竟然发生了争执。

        这情况倒是第一次遇到,刘闯看着两人,不禁苦笑连连。

        可不管怎样,总不成让这两位将军在中军大帐里真的打起来!

        刘闯正要开口劝解,却觉察到身边的诸葛亮,轻轻扯了一下他的衣袖。

        “两位将军请暂息雷霆之怒,听亮慢慢道来?!?br />
        诸葛亮这一开口,黄忠和许褚便闭上了嘴。

        别看诸葛亮年纪不大,可这两年实打实的成绩摆放在那里,即便是高傲如黄忠许褚也颇为敬佩。

        更何况,诸葛亮还是刘闯的小舅子。

        照目前的情况发展下去,早晚是刘闯手下第一谋主。

        同时,黄忠和许褚与诸葛亮也或多或少都有些交情。诸葛亮这时候站出来说话,两人怎地也要给些面子。

        “黄将军,许将军?!?br />
        诸葛亮笑盈盈走到沙盘旁边,“此次攻取雁门,要速战速决。

        如今彭安屯兵定襄,雁门兵力并不强盛。不过,若因此而掉以轻心,难?;嵊幸话?。雁门之战,需防止太原袁军来袭。所以要夺取雁门,必先取句注山。

        在来的路上,亮与主公已商议妥当,准备兵分两路。

        一路由主公亲自督帅,跨戍夫山直扑句注山;另一路则需一员大将统兵,走剧阳、汪陶,夺夏屋山取yīn馆。不管是哪一路,都不容易。却不知哪位将军愿为主公夺取yīn馆,建立首功?”

        yīn馆,是雁门郡郡治所在。

        黄忠和许褚相视一眼,几乎是同时站出来,大声道:“末将愿往?!?br />
        诸葛亮见此情况,忍不住哈哈大笑。

        “两位将军都愿出战,却只有一人可以统军。

        两位将军的勇武,亮与主公都极为信任,实在不好选择……不如这样,两位将军抓阄,如何?”

        抓阄?

        黄忠和许褚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同时道:“抓阄就抓阄!”

        “呵呵,亮也知抓阄未免儿戏,可实在是……

        所谓听天由命,且看老天选择哪位将军,为主公分忧?!?br />
        说罢,诸葛亮便写了两个纸条,揉成两个纸团放在书案上。

        “哪位将军先来?”

        “仲康!”

        黄忠上前一把抓住了许褚的胳膊,颇为动情道:“仲康,你我相识已数载,当年在青州时,你就多次随主公出战,老夫却从未有过怨言。今老夫已渐老朽,也不知以后还有没有机会上阵。方才你我相争,都是为主公分忧。而今抓阄,便与老夫一个便宜,让我先抓如何?”

    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        许褚犹豫了一下。

        也就是他这一犹豫,黄忠上前一步,便选了一个纸团,并迅速打开来。

        “yīn馆!”

        黄忠顿时大喜,把纸团上的字迹向许褚展示。

        许褚脑袋一懵,正要开口,却听诸葛亮道:“既然汉升将军选了yīn馆,乃上天注定,便由将军率本部出征?!?br />
        说话间,诸葛亮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将另一个纸团收起。

    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        刘闯站起来,笑呵呵道:“可是什么……莫非老虎哥不愿与我并肩作战?”

        许褚闻听连连摆手,“主公,你知我绝无此意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就请仲康随主公前往句注山……要知道,这句注山同样重要,需防范太原袁军来援?!?br />
        许褚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,可事已至此,他也不好再说什么……

        难不成说:我不想和主公并肩作战?

        就算他和刘闯的关系再好,说出这样的话,恐怕也难免会令刘闯心生芥蒂。

        “明明是我的机会,却便宜了你这家伙?!?br />
        黄忠暗地里向诸葛亮点点头,却一本正经道:“此乃天意,仲康承让了?!?br />
        事已至此,许褚也只能低头认命。

        诸葛亮旋即命两人下去准备,他正要离开,却听到刘闯在身后道:“孔明,记得把那纸团烧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???”

        诸葛亮脚下一个趔趄,扭头向刘闯看去。

        “你道我不知,那两个阄都写的是yīn馆……嘿嘿,你做阄时,偷偷与汉升将军挤眉弄眼,我都看在眼中。只是这种事情,可一不可再二。若不是我也认为汉升将军合适,必要拆穿你的诡计?!?br />
        刘闯说完,笑呵呵来到诸葛亮身边,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        诸葛亮露出尴尬笑容,搔搔头也不争辩。

        其实,就如同刘闯所说的那样,诸葛亮那两个阄上,写的都是yīn馆。而且在写完之后,他便对黄忠使了眼sè,要黄忠抢先挑选。

        许褚勇猛无敌,但却不适合担当夺取yīn馆的重担。

        刘闯心里也是这么认为,所以才会帮着诸葛亮隐瞒……若不然,那许褚怎可能轻易的就范?

        这家伙,一向都是没理搅三分的主儿。

        万一他硬要看另一个阄,到时候就算是刘闯劝说,也难免会对诸葛亮心生间隙。

        而这,却非刘闯所愿……(未完待续。)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