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谢祖国:中国(南京)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-01-30
  •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-01-30
  •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-01-30
  • 粉丝经济时代:流量越大,责任越大 2018-01-30
  •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-01-30
  • 网友反映: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-01-30
  • 林肯MKX 售44.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-01-30
  •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? 2018-01-30
  • 《不灭的延安灯火》——中红网 2018-01-30
  • 图说龙江: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-01-30
  •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当前位置: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> 穿越小说 > 悍戚 > 第299章 袁熙之死(二)1/4

    第299章 袁熙之死(二)1/4

  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.24x25.com     袁熙也清楚,他这样逼迫甄氏,如同杀鸡取卵。

        甄氏的家底儿有多大?

        袁熙身为袁绍之子,甄家的女婿焉能不知?可他别无选择。如果甄氏不与他资助,他就真的完了。袁绍膝下,袁谭袁尚争斗正凶。袁尚还好一些,可袁谭却视袁熙如眼中钉。原因嘛,也很简单。袁熙一直恪守中立,既不帮袁谭,也不帮袁尚。他本想要在夹缝中求生存,可有的时候,这和稀泥的事情并不好做。他想要两不相帮,可实际上却等于是两边得罪。

        想想看,袁绍手底下的谋士武将都开始站队。

        除了少数几个德高望重,或跟随袁绍已久的老人没有明确表示立场之外,就连辛评辛毗这样的颍川名士都要选择立场。袁熙只是个庶子,论能力并不算出sè,论声望更比不得辛评等人。这种情况下,你一个庶子又有什么资格和稀泥?你那不是和稀泥,分明是别有用心。

        袁尚待袁熙还好一些,但袁谭……

        而今袁绍在官渡战败,正在气头上。

        袁熙丢了幽州,若不摆出足够的姿态,袁绍岂能饶他?

        甄家虽然和他结亲,但袁熙并不放在心上。不逼迫甄家,难道去逼迫袁尚袁谭?那才是找死。

        反正甄家和袁熙已经成了一条线上的蚂蚱,在袁熙看来,他别无选择,甄家同样没有选择。

        一辆辆大车缓缓驶入北平城中,甄尧和甄信两人来到袁熙面前,躬身施礼。

        “二公子,粮草已押送过来……只是时间太过仓促,首批只有六千石粮草。

        一应辎重器具,还在筹备。我等出发之前。母亲让我们恳请二公子能宽容些时rì,否则很难凑齐二公子所需物品。另外,母亲说似大弩、投石车以及军械铠甲等物资,不太容易押送,需晚几rì才能送来?!?br />
        袁熙温言道:“两位贤弟不必多礼,母亲的难处我也知晓,便晚几rì也算不得大事?!?br />
        已经进入十一月,天上飘着小雪。

        看着白茫茫的城外,袁熙也感到有些烦闷。

        好在粮草送来。在短时间内不必为粮食而发愁。这总算是一桩不幸中的万幸!粮草跟上,便不会动摇军心。自己手中尚有万余兵马,凭借北平城,总可以稳住阵脚。待袁绍回兵河北之后,汉军必然会撤退。到时候袁熙便可以掌握主动。就不信夺不回来五阮关,洗刷屈辱。

        当晚,袁熙在府衙中设宴,款待甄尧和甄信。

        酒席宴上,甄信好像是随意的问道:“二公子,听说袁公马上要返回邺城了?”

        袁熙摇摇头,“前两rì得到消息。父亲已退回黎阳。

        不过他身体不太好,到黎阳之后便病倒,估计也不会马上返回邺城。cāo贼狡诈,竟偷袭粮道。若不然此战焉得失败?放心吧。待父亲身体好转,回到邺城之后,用不得多久,必与那曹cāo再战?!?br />
        甄信闻听。眼睛一眯。

        他扭头看了甄尧一眼,向甄尧点了点头。

        “对了。小宓如今可好?”

        袁熙得了粮草,心情好转许多,酒过三巡之后,便忍不住开口询问。

        说起来,袁熙倒是的确喜欢甄宓。

        且不说甄宓美艳不可方物,xìng格也好,温良贤淑,绝对有大家闺秀的风范。一晃快大半年没有见到甄宓,袁熙心中也颇为想念。

        甄尧连忙道:“五姐甚好,只是前几rì天气骤变,偶然风寒,所以有些不舒服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”

        袁熙道:“那边让她好好歇息?!?br />
        他没有再去询问甄宓的事情,与甄家兄弟推杯换盏。

        觥觞交错,不多时袁熙便吃多了酒,在两名婢女的搀扶下,回到屋中休息。

        甄尧和甄信两人也告辞离去,走出府衙时,天sè已晚。

        雪依旧下着,不过雪势并不是很大。

        甄尧和甄信相视一眼后,甄尧便带着人回转驿站。他回到驿站后,命人准备了酒水,而后亲自送往北平城门楼,假借袁熙之命,犒劳城楼上的守军。

        不管怎么说,甄尧是袁熙的小舅子。

        他亲自亲来犒劳,令得城门楼上的军卒,无不感到受宠若惊。

        这些rì子来,他们出镇北平城,面对着汉军连番搦战,也是担惊受怕。天这么冷,还下着雪。有酒食可以犒劳肚子,城上的袁军将士自然无法拒绝,连连向甄尧道谢,便各自领了酒水。

        甄尧则命人在一旁侯着,他陪同城门守将在城门楼卷洞中吃酒。

        时间,一点点的过去。

        那袁将也喝了不少的酒水……

        忽然间,只听城门楼上传来一连串的呼喊声,“将军,有敌情!”

        城门守将闻听,忙跌跌撞撞跑出卷洞,顺着驰道登上城楼。甄尧也跟着那守将到城楼上,只见城外一支汉军,正迅速逼近。

        “直娘贼的幽州蛮子,便不得安生吗?”

        那袁将忍不住破口大骂。

        可不等他发出命令,却见城中突然火起。

        袁将一怔,连忙高声喝问:“快去查明,是何处起火。

        立刻通禀二公子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不用了,我知道是何处起火?!?br />
        甄尧一直跟在袁将的身后,手中更拔出宝剑。

        那袁将闻听一怔,猛然转身??刹坏人从?,甄尧上前一步,一剑便刺中他的心口。

        一蓬温热的鲜血,喷在甄尧的脸上。

        “袁熙逼迫我甄家太甚,今rì我甄家,便反了他袁氏。

        那个敢乱动,休怪我心狠手辣……来人,给我打开城门,方皇叔兵马入城?!?br />
        跟随在袁熙身边的扈从,都是老夫人从甄家jīng挑细选而来的豪士,武艺高强。更骁勇善战。

        甄尧一动手,这帮子扈从便拔出兵器,一阵砍杀。

        袁军士卒还没能清醒过来,甄尧已带着人来到绞盘旁边,转动绞盘,将城门打开。

        赵云早已得田释通知,眼见城门开启,二话不说,领着兵马便杀入城中……

        “我乃常山赵云。谁敢拦我?”

        赵云在马上高喝,袁军将士竟纷纷闪躲。

        阎乡一战,赵云马踏连营,已经让袁军将士吓破了胆。如今这赵子龙又杀入城中,一帮子败将。谁敢上前阻拦。

        与此同时,甄信带着一批人,纵火焚烧了校场中的粮草。

        甄尧说是送了一万石粮草,可实际上,这一万石粮草中,真正的粮草并不是很多,里面充斥着许多枯草柴火等引火物??词亓覆莸脑勘?。更不会想到这甄家竟然反了袁熙。所以在毫无防备之下,便被甄信顺利攻入校场,纵火焚烧……火势很猛!甄家这次是蓄谋已久,那粮车遇火便燃。眨眼的功夫。整个校场便被火海吞没,袁军士卒更惊慌食醋,不知如何是好。

        也就是这时候,赵云杀入城中。

        北平袁军早已成惊弓之鸟。见此情况,二话不说便弃械投降。

        甄尧从城头上赶下来。与赵云汇合之后,便在前面领路,直扑府衙。

        驻扎在城外的袁军,也觉察到北平起火。

        袁军将领立刻率部赶来救援,哪知道陆逊郝昭早在半路上埋伏妥当,当袁军抵达时,立刻迎头痛击。

        在经历了阎乡一战后,袁军士气早就降至冰点。

        以至于当他们与汉军遭遇之后,几乎并未做出什么抵抗,很快便溃败而走。

        袁军的人数虽多,却不堪一战。

        郝昭领八百陷阵,直接在正面击溃对方。陆逊则率部从两翼夹击,令得袁军兵马四散奔逃……

        袁熙,从睡梦中惊醒,披头散发的跑出房间。

        “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,究竟是何处起火?”

        一名袁家家将跑到袁熙面前,大声道:“二公子,大事不好……甄家兄弟造反了!”

        “什么?”

        袁熙这时候还没有从宿醉中醒来,乍听之下,便破口大骂道:“你胡说什么,甄家怎可能造反?”

        “真的,甄家兄弟真的反了。

        甄信带着人少了城中粮草,那甄尧则打开城门,把辽东蛮子放进城中……而今,辽东蛮子正向府衙赶来,那为首的便是常山赵子龙。二公子,请速撤离,我等愿拼死?;す映纷??!?br />
        袁熙忍不住吞了口唾沫,酒一下子醒了。

        甄家,竟然造反了?

        怎家怎可可能造反,他们又怎么可以造反!

        袁熙顿时怒不可遏,“甄家莫非想死不成……”

        不过这时候,不是他发脾气的时候。袁熙听说汉军已经杀入城中,便知道败局已定,无可挽回。本就是一帮残兵败将,本就士气低落。现如今连甄家都反了,袁军将士早就无心抵抗。

        喊杀声,越来越近。

        袁熙心知,再不走便来不及了。

        他二话不说,光着脚便跑下台阶。

        早有人牵来战马,袁熙翻身上马之后,在一干家将的?;は屡ね繁闩芟蚋煤竺?。

        从后门出来,袁熙早已惊慌失措。他辩明方向之后,打马扬鞭从小巷中冲出来,却不想刚从巷口冲出,胯下马希聿聿一声惨嘶,噗通便跪倒在地上。原来,巷口有人布下了绊马索,袁熙从马上摔下来后,整个人都昏沉沉,有些迷糊?;秀奔?,他就看到有几个身穿袁军服侍的人跑来,于是大声喊道:“我是袁熙,谁来救我?快带我离开,我定有重赏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二公子,看清楚我是谁?!?br />
        那为首之人沉声喊喝,袁熙凝神看去,失声道:“信哥儿?”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