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谢祖国:中国(南京)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-01-30
  •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-01-30
  •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-01-30
  • 粉丝经济时代:流量越大,责任越大 2018-01-30
  •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-01-30
  • 网友反映: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-01-30
  • 林肯MKX 售44.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-01-30
  •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? 2018-01-30
  • 《不灭的延安灯火》——中红网 2018-01-30
  • 图说龙江: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-01-30
  •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当前位置: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> 穿越小说 > 悍戚 > 第296章 我要修建燕京(2/2)

    第296章 我要修建燕京(2/2)

  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.24x25.com     “阎乡大捷,阎乡大捷!”

        一骑飞奔,闯入涿县城门。马上的骑士沿途不住高声叫喊,引得无数人为之侧目。那匹马,汗水淋漓,口鼻中喷吐雾气,显然是长途跋涉而来。而马上的骑士则风尘仆仆,眉宇间透着疲惫,声音虽有些嘶哑,可看得出来,他的jīng神正处在一种极其亢奋的状态之中……

        阎乡大捷?

        路人露出惊讶之sè。

        “阎乡在哪儿?”

        “你连阎乡都不知道?便是那易县所治,位于五阮关西。

        前两rì听人说,那位袁二公子在中山征召数万大军,意图夺回涿郡。怎地这才一眨眼的功夫,袁二公子就败了?”

        有那明白的人,立刻开口解释。

        只是他脸上仍带着些不可思议的表情,显然是对袁军这么快败走,有些难以接受。

        是啊,数万大军,就算是站在那里任你屠杀,也不可能这么快就败走。战事,怎就这么结束了呢?

        涿县,府衙。

        刘闯正伏案绘图。

        在他身边,卢毓一脸诧异之sè,颇为好奇的看着刘闯绘制的图纸。

        刘闯所绘的图纸,是一座城市的平面图。只不过他采用的城市格局,与现如今大多数城市格局不太相似,借鉴了后世大唐dì dū长安的坊市格局。整个城市,经纬交错,形成一个个dú lì的坊市。刘闯拿着一支自制的炭笔,写写画画,不时还停下来,似乎在考虑着什么。

        “主公,你这是要重修涿县吗?”

        刘闯抬起头,仰着脸想了想。又摇了摇头。

        “这座城市,名叫北平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北平?”

        卢毓脸上的疑惑更浓,“莫不是中山国北平?”

        “中山国有北平吗?”

        “当然……就位于顺水河畔,阎乡以南四十里。不过城市很小,人口也不是很多,满打满算也只有八千人。只是主公你为何要重修北平?”

        刘闯愣了一下,旋即笑了。

        “那么一座小城,焉得北平之名?”

        “那主公的意思是……”

        刘闯站起身来,在摆放在衙堂上的沙盘旁边。

        这沙盘。是一座简易的幽州沙盘。刘闯在上面寻找了一阵子,而后拿起一支小旗,插在沙盘上面。

        “我yù在此建城,亦即北平,又名燕京?!?br />
        卢毓走上前去查看。却发现刘闯所指的地方,便位于昌平以南,蓟县以北。

        没错,这就是后世dì dū所在位置,不过在东汉末年,这里仍是一片荒芜,甚至还未建造城镇。

        “这里。倒是一个不错的地方?!?br />
        卢毓在昌平生活了几年,对附近的地形颇为熟悉。

        他想了想,便点头称赞道:“主公要在这里修建城池,的确是一个极佳选择?!?br />
        当然不错!这可是未来的华夏dì dū所在……

        刘闯笑道:“征北将军府设立于临渝。终究有些偏远,颇为不便。我准备以后把征北将军府就设立在此处,也能更好的掌控全局。不过这工程颇为浩大,还要仔细筹划才好。到时候免不了还要去南山书院找人帮忙??峙乱巡簧傩乃?。等我把图绘好之后,子家辛苦一遭。把图纸送去孤竹城,交给幼安先生。幼安先生jīng通易学,定能够把整个工程完善起来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喏!”

        卢毓欣喜领命。

        他久闻南山书院之名,更知道郑玄、管宁、邴原、胡昭、孔融等一干名士如今都聚集于孤竹城。此前他就想前去拜访,却苦于没有机会。而今刘闯派他前往,倒正好全了他的念想。

        就在这时,忽闻衙堂外一阵sāo乱。

        紧跟着,李逸风搀扶着一名小校来到衙堂上,伏身道:“恭喜主公,贺喜主公,阎乡大捷!”

        “???”

        刘闯闻听一怔,呼的站起身来。

        他也得到了消息,袁熙在中山国重整旗鼓,率部前来。

        不过,刘闯对袁熙的这次反扑并不是太过在意。五阮关易守难攻,有赵云坐镇,袁熙想要攻破五阮关,并非一桩易事。更何况,卑湛已得到消息,正在范阳征召兵马,随时可以给予增援。袁熙而今要兵没兵,要将没将,怎可能是赵云的对手?说实话,刘闯还真不放在心上。

        只是,卑湛援兵尚未出发,就传来阎乡大捷的消息。

        刘闯连忙绕过书案,大步来到那小校跟前,一把将那小校搀扶起来。

        “阎乡大捷,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

        “回禀主公,前rì袁熙率部屯驻阎乡,适逢风雪来袭。赵将军以为袁军立足未稳,故而亲率八百骑军突袭袁军大营,火烧阎乡,一战功成。袁熙率残兵败走,中途又被郝校尉截击,俘获牛饮山黑山贼头目孙轻,得胜而归。今袁熙带残兵逃往北平,赵将军命我前来告捷?!?br />
        刘闯听得有些发懵,好半天才反应过来。

        没错,他喜爱赵云,也一直想要重用赵云……此前调走田豫,便是想要给赵云一个成长的空间??擅幌氲讲乓徽Q鄣墓Ψ?,赵云就给他带来了如此惊喜。刘闯连忙向那小校详细询问,待听完了之后,又不禁为赵云的好运气而赞叹。说实话,赵云这阎乡一战,的确是有些幸运。若换一个对手,哪怕是现在的张郃高览,赵云想要偷袭成功,恐怕都没那么容易。

        不过,好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。

        如果不是赵云胆大心细,恐怕也不可能有这么一场大街。

        原本以为袁熙能蹦跶一下,却不想被赵云这么轻轻松松的战败,恐怕袁二公子的心里要被窝囊死。

        他这一战,输得是莫名其妙!

        “恭喜主公,贺喜主公?!?br />
        一旁卢毓听完汇报,笑呵呵上前向刘闯道喜。

        “子龙将军虽有些冒险,但也正说明了。他已经能够独领一军?!?br />
        刘闯听罢,忍不住也点点头。

        不管赵云这一场大捷是否有幸运的成分在里面,可毕竟是取得了胜利,也算是为他独领一军开了一个好头。

        “不过,子龙将军此战着实有些冒险,看样子主公还应该为他配一个助手才是?!?br />
        给赵云配一个助手,和让田豫辅佐赵云的xìng质完全不同。田豫的武力虽不及赵云,可论才干,却远胜赵云。让他留在赵云身边,会使赵云产生依赖。而助手的xìng质不一样,完全是以赵云为主,在一旁拾遗补缺。这对赵云会是一个极为有利的补充,却不会产生襟肘和依赖。

        刘闯听罢。颇以为然。

        只是该派何人前往,一时间却拿不定主意。

        不过,阎乡大捷之后,刘闯的想法,也产生了变化……

        他此前命张郃夺取易县,是想要把战火燃烧在境外。五阮关毕竟位于幽州治下,一旦袁军来犯。不管怎样都会给幽州带来一些波动。此前袁熙来袭,便有这样的情况发生。袁熙一个败军之将,都能带来这样的影响,若是袁绍来袭呢?又会是什么状况?要知道。袁绍的影响力可远非袁熙能比。

        “子家,若我兵出五阮关,你以为如何?”

        卢毓听了一怔,旋即便明白了刘闯的意图。

        他想了想。便点头赞成,“主公在幽州根基未稳。一俟幽州战事发生,势必会令一些人动摇。

        袁熙此败,短期内恐难恢复元气,更无力反扑。

        既然如此,主公何不趁机出兵,夺取北平县?若攻占北平,进可夺取中山,退可守御五阮关。西进则能威胁常山关,牵制雁门郡兵马……嗯,如此一来,主公可以发挥的余地更大?!?br />
        刘闯的眼睛,眯成了一条缝,轻轻点头。

        只是,若夺取了北平,赵云便等于是孤军深入冀州。

        单凭赵云,恐怕还不足以胜任??雌鹄?,给他派去一名军师,势在必行??墒歉门珊稳饲巴??刘闯坐下来,心中盘算不停。

        此前,刘闯已从张辽部下抽调郝昭前去帮助赵云。

        此时的郝昭,还不是那位后世的铁壁将军,虽已崭露头角,但还不能独当一面。把郝昭派去五阮关,从一方面而言,对赵云只能是一个有力的补充。嗯,军师!这个人选,倒是麻烦。

        就在这时,李逸风再次前来通报:“陆逊求见!”

        陆逊?

        刘闯听到这个名字,脑海中灵光一闪。

        他扭头对卢毓笑道:“子龙的军师,来了……”

        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        袁熙败逃北平之后,便立刻召集兵马,收拢残兵败将。

        三万大军,在阎乡一战之后,折损六成还多。剩下的兵马在北平集结之后,袁熙并未感到轻松。

        阎乡战败,损失的不仅仅是兵马,更有大批粮草辎重。

        北平是一个小城,人口本就不多,怎可能养活的了这万余兵马?

        无奈之下,袁熙只能派人前往毋极,再次向甄氏讨要钱粮,以期能够尽快恢复元气,重整旗鼓。

        可是,甄氏此前已付出三千万钱,以及粮草辎重价值五千余万。

        就算甄氏家大业大,也经不住袁熙这么折腾。

        袁熙阎乡战败,再次向甄氏讨要钱粮的消息传到毋极之后,甄家阖府上下顿时笼罩在一片愁云惨淡之中。

        “母亲,二公子这般贪得无厌,何事才能是个了结?”

        甄宓后宅的明堂里,甄尧忍不住开口抱怨起来,“自小妹下嫁袁家之后,我甄家耗费惊人。好处没怎么得到,可是为了这位二公子的事情,我等已经拿出逾亿钱粮,如何再撑下去?

        之前他便讨要八千万钱……好吧,这还没一眨眼的功夫,五千万钱粮便被他挥霍一空。如今又要讨要,开口便是五千万。母亲,我甄家虽然是中山大豪,也经不起这般没完没了的索要。前几rì甄常便对我说。家中有些钱两不足,以至于几次大生意,都被苏家给硬生生抢走。

        这若是再拿出五千万来,咱们阖家便等着吃西北风好了……”

        甄逸过世,而甄尧的两个哥哥甄豫和甄俨也都故去,故而家中只有甄尧这么一个男丁。

        平rì里,家中的事务,大都是由甄老夫人做主。虽然主家人丁不旺,可是凭借着几个女儿的婆家。倒还能维持住主家的地位??墒窍衷?,甄宓下落不明,至今仍不知是被何人掳走;而袁熙数次向甄家索要钱粮,已经超出了甄家的能力。其他各房对此,也产生强烈不满。

        老夫人的脸sè也极为难看。端坐榻椅上一言不发。

        半晌后,她开口道:“姜女,可否再烦劳你,向你婆家借调些钱粮?”

        这话一开口,甄尧脸上的不满之sè,便越发浓重。

        姜女,便是老夫人的大女儿甄姜。嫁给唐县张氏子弟。

        那唐县张氏,也是中山有数的大豪之家,此前为筹措钱粮,甄家已欠下一笔巨款……

        甄姜的样貌。也颇为动人。

        虽不似甄宓那般貌美,却别有一番风韵。

        她闻听之下,忍不住苦笑道:“母亲,不是女儿不肯帮忙。只是前债未还,如何再去开口?

        上次夫君强行借调了一千万钱粮。已经令家主动怒,不但严厉斥责,还从夫君手中收回了商行的权力。这一次,莫说夫君无能为力,就算他有这个能力,恐怕也不敢再私下借调出来?!?br />
        老夫人听罢,也是苦笑不迭。

        看样子,张家对袁二公子也不是特别看好??!

        甄姜这边借调不出来,想必其他三女那边也很困难。

        老夫人其实也非常犹豫,一来她也看出,袁熙的确是不堪重任,二来这一笔笔巨款支出,到如今却没有半点收回的迹象,也让她感到担心。家中其他各房对主家接连赞助袁熙巨款,已经有了不满的情绪。而今幼女失踪,一旦被袁熙知晓,甄家和袁氏的联络还能否维系?

        老夫人也要认真考虑一下,这些投入能否收回的问题……

        现在看来,前期的投入恐怕是很难收回。

        若继续投进袁熙那无底洞之中,后果恐怕难以预料。

        但不答应?

        老夫人又担心袁熙报复。

        不管袁熙是否能成就大事,毕竟还是袁家的二公子。这种情况之下,老夫人也感到了沉重的压力。

        “母亲,而今二公子被人家赶出幽州,已自身难保。

        而且,袁公对二公子素来不亲,他上有大公子压制,下有小公子受袁公宠爱,如何能成就事业?若二公子能坐镇幽州也就罢了,至少还能缓解一下咱们家的压力??墒窍衷凇⒍刹蝗衔?,他还有能力夺回幽州。那刘皇叔何等人物?乃汉室宗亲,皇亲国戚。便是袁公和曹cāo,对他也忌惮几分。而今他兵强马壮,又占居了幽州,想要把他赶走,恐怕很难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小尧,住口?!?br />
        老夫人闻听不由得sè变,厉声道:“这种话,也是你能说的?”

    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小弟,你莫再添乱了?!?br />
        见甄尧还想还嘴,甄姜连忙站起身,制止甄尧开口。

        “母亲,小弟方才言语虽有些不妥,但也不是没有道理。

        没错,袁公势大,刘皇叔弱小??杉幢闳绱?,咱们也要考虑周详才是……甄家以商事而起家,秉承的便只有两个字,利益!袁公此次便是胜了曹cāo,恐怕也元气大伤。到时候还真未必能夺回幽州。那刘皇叔初至幽州,手中不过寥寥兵马,便可以横扫辽东,谋取幽州。

        甄家在幽州之战中,已付出太多。

        咱们辽东的商路几乎被完全断掉,仅此一项,每年折损便至少有数千万钱粮……可是咱们得到了什么?那苏家和咱们相争,也未见二公子为咱们出头。当年刘良先生曾评价小妹,言她贵乃不可言也??墒强炊有惺?,何来贵相?倒是甄家为他付出,不可谓不多……

        他现在不听压榨,向甄家索取。

        前次咱们借出八千万,虽还有三千万未送出,却已经元气大伤。现在他又要索取五千万……母亲,他一次次向甄家索取,你一次次满足于他。却不知如此一来,也令他的胃口越来越大?!?br />
        老夫人一脸苦涩,“姜女所言,我何尝不知。

        可问题是,他向咱们索要,咱们真的可以拒绝不成?”

        此话一出,甄尧也好,甄姜也罢,都闭上了嘴……是啊,袁熙向甄家索要,便真的可以拒绝吗?

        一时间,屋中众人,都沉默不语。

        “夫人,外面有人求见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没看见正在商议事情,哪有那功夫见人……告诉他,家中有事,不见!”

        甄尧正心烦意乱,听得管事言语,立刻爆发出来。

        倒是老夫人一皱眉,厉声道:“小尧怎地说话?常管事不过是来禀报,怎可以失了礼数?

        常管事,是何人求见?”

        “回禀夫人,那人说是受小娘子所托?!?br />
        小娘子,便是甄宓。

        众人闻听一怔,老夫人的脸上更露出惊容。

        而甄尧则怒不可遏,从墙上拿起宝剑,便往门外走去。

        “小尧,你要作甚?”

        “定是那掳走小妹的狗贼上门,待我把他拿下,严刑逼问,看他还敢不招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你给我回来!”

        老夫人啪的一巴掌拍在桌案上,脸上青气一闪,令甄尧顿时闭上了嘴巴。

        “你这般xìng情,我如何能委你重任?人家既然敢上门来,又怎会惧怕你手中宝剑,真是糊涂!”

        说完,老夫人努力平息了心中的怒气,而后沉声道:“常管事,请他进来?!眮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