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谢祖国:中国(南京)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-01-30
  •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-01-30
  •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-01-30
  • 粉丝经济时代:流量越大,责任越大 2018-01-30
  •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-01-30
  • 网友反映: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-01-30
  • 林肯MKX 售44.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-01-30
  •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? 2018-01-30
  • 《不灭的延安灯火》——中红网 2018-01-30
  • 图说龙江: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-01-30
  •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-时尚资讯 2018-01-30
  • 当前位置: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> 穿越小说 > 悍戚 > 第280章 乱起(四)

    第280章 乱起(四)

  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.24x25.com     跨坐象龙,夜风拂面.

        刘闯怀抱甲子剑,立于城下,看着远方正不断逼近的鲜卑骑队,心中突然腾起一种莫名激动。

        这才是他想要的生活!

        入辽以来,刘闯发现自己已无法再像当年在青州那样,肆意纵横,驰骋疆场。

        他身为主君,需要做的是运筹帷幄,坐镇中军。而他的手下,在经历发展之后,也人才济济。

        武有黄忠、张辽、赵云、许褚、太史慈、庞德、魏延、甘宁、夏侯兰九大炼神武将,这还没有算上吕布;文有诸葛亮、司马懿、陈宫、陈群、步骘、阎柔,以及新近归附的徐庶和诸葛均。

        以前,他事必亲躬,凡事都少不得他的参与。

        而今已经不再似当年那么艰苦,许多事情他大可以安排下去,自然会有人把事情处理的妥妥当当,不需要他再花费心思。如此生活,固然轻松,但似乎少了许多乐趣。至少这一次夺取辽东,虽然大获全胜,可是在刘闯看来,所有事情似乎和他并无关系,都是别人出面。

        身为主君,只要掌控全局即可。

        刘闯当然明白这么一个道理,可明白归明白,并不代表他会赞同。

        生活变得轻松了,可是对他而言,却好像少了很多乐趣。他喜欢那种铁马金戈的生活,喜欢在战场上搏杀的痛快。但是在入辽之后,这一切都好像与他没了关系,也让他颇感烦闷……

        象龙,兴奋的打着响鼻,四蹄踏动。

        它原本就应该驰骋于疆场之上,可最近一段时间,却一直无用武之地。

        刘闯不上战场,象龙也只能呆在马厩中。哪怕衣食无忧,却并不快活……

        “老伙计,莫激动,待会儿咱们好好的杀一回,让这些个鲜卑狗知道,咱们的厉害?!?br />
        刘闯似乎能够明白象龙刺客的兴奋,轻轻拍打象龙脖颈,脸上露出一抹兴奋之色。他舔了舔嘴唇,回身向身后看了一眼。这才是他想要的生活,整曰坐镇中军,实在是太他娘的苦闷。

        今夜,他要在这柳城大开杀戒!

        鲜卑骑军,正迅速逼近。

        据斥候来报,这是鲜卑的先锋人马,大约有两千多人。

        真的是草原民族,来去如风。在此之前,刘闯这边的斥候,竟然没有任何觉察,以至于这支兵马几乎是兵临城下,才得到了消息。由此可见,这支鲜卑骑军,沿途定然是非常谨慎。

        铁蹄声阵阵,如巨雷轰鸣。

        刘闯骑在马上,眼见鲜卑铁骑靠近,猛然大吼一声,纵马冲出。

        象龙发出一声龙吟般的嘶吼,快如闪电一般。鲜卑先锋军显然没有想到,汉军在这种情况下居然还敢主动出击。以至于当刘闯和他的飞熊骑出现在前方时,鲜卑人也是一阵慌乱。不过,骑战对冲,他们并不畏惧。眼见刘闯率部扑来,鲜卑骑军毫不减速,迎着汉军便冲过来。

        箭矢,如雨。

        但双方的距离很近,刘闯和飞熊骑更清一色重甲,战马还配备了全副马铠。

        虽然鲜卑人的箭雨密集,却无法给予刘闯等人太大的伤害。一眨眼间,两支骑军如同两股洪流,便撞在一处。刘闯在马上大吼一声,甲子剑闪电般便劈斩而出。迎面一名鲜卑士兵举刀相迎,却听铛的一声响,甲子剑斩断了对方手中的兵器,更连人带马,劈成了两段。

        象龙张口撕咬,朝着对方的坐骑凶狠冲撞。

        它身披铁甲,每一次冲撞都有千斤巨力。鲜卑人的战马虽然不错,但怎比得象龙这等龙驹宝马。一人一刀一马,刘闯杀入鲜卑骑军之中以后,如同一头下山猛虎。虽然鲜卑人占居兵力优势,可长途跋涉而来,早已人困马乏。遇到刘闯这支装备精良,训练有素的铁甲骑军,人数的优势,很快便被抵消。

        柳城城头,战鼓声隆隆敲响。

        城头上灯火通明,人声鼎沸。

        史涣调兵遣将,已布置完毕……眼见城下厮杀惨烈,他立刻命人擂鼓助威,军卒更摇旗呐喊。

        刘闯舞刀驰骋,身前无一合之将。

        鲜卑人悍勇,却也要看是什么情况。面对眼前这支几乎是刀枪不入,杀法凶悍的汉军,鲜卑人也有些恐惧。一开始,他们占据人数的优势,尚能抵挡一下??伤孀藕壕缴痹接?,鲜卑人便有些撑不住了。与此同时,夏侯兰率部在城中巡城结束,并迅速和史涣部下进行了交接。

        他率领一部飞熊骑,杀出柳城。

        两部飞熊铁骑在战场上汇合之后,在乱军中横冲直撞。

        鲜卑骑阵被迅速撕裂分割,很快就溃不成军……战事大约持续了半个时辰,鲜卑先锋军溃败而逃。

        刘闯并没有继续追击,而是下令收兵,打扫战场,缓缓退回柳城。

        “皇叔勇武,不愧飞熊之名?!?br />
        史涣亲自迎接,更上前抓住辔头,为刘闯牵马。

        刘闯笑了笑,在城下翻身下马,和史涣一起登上城楼。城头上的汉军,齐声呐喊,欢呼雀跃。

        看得出,他们很兴奋。

        虽然鲜卑骑军来势汹汹,但是在主公面前,却不足为虑。

        刘闯的出现,更让他们感到无比骄傲,齐声高呼,喊喝声震天介响。

        “城中情况如何?”

        “有几波贼人试图在城中作乱,只是他们没有想到,主公的反应如此迅速,所以被衡若镇压下来。

        不过,此事颇有蹊跷,恐怕情况不妙。

        鲜卑人显然是有备而来,此次偷袭,更像是有周密的部属,否则城中也不可能会出现如此多反贼。此外,末将方才在城上观战时,还想到了一件事。从白狼到柳城,近四百里路程,沿途有许多乌丸部族,可是竟没有任何消息传来。若非斥候发现,我等险些便中了诡计?!?br />
        史涣跟在刘闯身边,压低声音说道。

        刘闯面色如常,还带着几分笑意,不时与军卒挥手。

        可是眼中的冷色,却越来越重。史涣虽然没有说明白,但意思已经表达的非常清楚……只怕乌丸人也卷入其中。

        “传我命令,备好军械,准备迎敌?!?br />
        刘闯深吸一口气,站在女墙后,沉声下令。

        方才击溃的,只是鲜卑的先锋军。鲜卑人转了这么一大圈,想要挑动辽西动荡,必然还有后招。但最使刘闯感到心惊的,还是史涣方才的那一番推论。这次鲜卑偷袭,沿途那么多乌丸部族,却没有一个人前来呈报。也就说明,这次偷袭,一定有乌丸人参与进来,接下来的情况,恐怕有些不妙。

        说不得,天亮之后,还会迎来一场苦战!

        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        有时候,刘闯真觉得自己有些乌鸦嘴。

        天亮之后,鲜卑大军抵达柳城城下的时候,虽则他已经有了心理准备,可是当他看到城下密密麻麻的鲜卑兵马时,也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。这支鲜卑军,怕有两三万之众,此外还有不少乌丸士兵,约万余人之多??醋怕奖橐暗牡芯?,刘闯的脸色,也不禁生出些许变化。

        不仅仅是他,就连在他身后的史涣和夏侯兰,都露出了震惊之色。

        “卜贲异,何来这许多兵马?”

        史涣自言自语,仿佛是提醒刘闯情况不妙。

        刘闯先一怔,旋即明白过来……根据他对卜贲异的了解,其麾下不过白狼、白檀和平岗三部部族,加起来也就是几万人而已??上衷?,城下鲜卑便有两三万之众,绝非卜贲异能够拥有。

        是之前的情报错误?

        亦或者是另有隐情……

        刘闯更相信,这里面有问题!

        卜贲异手中的力量,刘闯打听的非常清楚。

        此事也是麋芳最初负责,后来又有黄阁确认的结果,绝不可能出错。

        若不是情报有误,那城下这支兵马,绝非卜贲异的手下……刘闯脸上,尽力做出平静之态,可是这心里面,却突然产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。若不是卜贲异的手下,难道是燕荔游的人?

        燕荔游,东部鲜卑大人,部众多达五十余万,分布于乌侯秦水地区。

        一直以来,这燕荔游便是汉室心腹之患。

        自檀石槐死后,鲜卑分为三部。中部鲜卑大人步度根对汉室还算亲近,虽然多次寇边,却一直保持克制。而西部鲜卑,则相对混乱……不过这些年来,伴随着西部鲜卑大人轲比能崛起,渐趋统一之势。不过在短期之内,还无法威胁到汉室。三部鲜卑之中,燕荔游对大汉的危害最大。特别是在幽州,燕荔游多次寇边,造成汉民巨大的伤亡和损失……此前,有公孙瓒抵御鲜卑,情况还好一些。但随着公孙瓒和袁绍开战之后,对东部鲜卑的牵制随之减少。

        莫非燕荔游和卜贲异已经和解,并且联手来犯?

        可问题是,燕荔游和卜贲异两人之间的恩怨非常深,是谁居中调解,令双方可以放弃恩怨,联手前来?

        刘闯激灵灵打了个寒蝉,心中不由得一阵发冷。

        可是,在脸上却不能流露出半点恐惧或畏惧之色。

        他是汉军的精神支柱,这时候汉军已经有些惶恐,若他再露出惊惧之色,对汉军将士而言,必然是雪上加霜。

        想到这里,刘闯深吸一口气,露出一抹不屑笑容。

        他用手一指城下鲜卑人,扭头笑道:“衡若,当年咱们在徐州,面对曹艹十万大军仍无所畏惧。今曰这些鲜卑人和曹艹兵马相比,简直就是乌合之众??尚φ庑┖?,我不找他们麻烦,他们居然跑来送死。今曰在这柳城,我等定要他们好看,让他们知道汉家儿郎,不可轻辱!”(未完待续。)